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六十章 【啥?】展示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六十章【啥?】
第二天,李颖婉没有到学校。大概是母亲来到华夏,回去亲人团聚去了。
学校自然是大开绿灯——其实八中的校领导对于这位南高丽来的转校生的态度,一直很复杂。
按理说,这么一个财大气粗的资本主义世界来的资本家的女儿,在本地投资,官方肯定是提供优厚的条件。
李颖婉要上学借读,哪个学校不能去啊?
可偏偏来了八中——上级透露,这还是人家指定了的。
八中的领导很是忐忑……我们这小小的学校,名气都传到南高丽去了?
和校领导态度不同的是,教育公司对此非常的欢迎。改制之后可就是私立学校了,如果能吸引一波外国学生,那么将来建立个学校国际部——嗯,美滋滋啊。
八中上下对于李颖婉同学可谓是小心翼翼,校领导三令五申绝对不能让这个女孩在学校里出一丝一毫的岔子。
从一点可以看出校方是下了大力气的:李颖婉来到学校这几个月,居然没有一个学校里的混子找她麻烦。送情书,讨好献殷勤什么的,学校没办法禁绝。
但学校里有名有姓的几个刺儿头,却没有一个上门来骚扰李颖婉的。
比如那位张林生同学的前搭档,现在的八中道明寺的冠名者。哦,上个月他还叫八中山鸡哥呢。
八中这种校风一般的学校,当然是有那么一些刺头问题学生的。但李颖婉这几个月过的很安稳。学校明着看似没什么动作,但是暗里已经悄悄使劲了。背后狠狠警告过几个刺头。
李颖婉请假没来上课,最开心的是谁?
还用问,当然是孙校花呀!
看不到那个碍眼的李蚂蚱,孙校花就觉得今天太阳都比平日要更灿烂几分,中午吃饭都多吃了小半碗。
课间的时候,孙可可干脆就直接坐到了陈诺的身边,女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不是这是在教室里,孙可可恐怕整个人就要腻在陈诺身上了。
年轻小男女,初谈恋爱时候,其实都这个样子。
只是……苦了罗青同学了。
整整一天时间,罗青每节课下课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就是个巨大的电灯泡,厕所一天去了五六次,每次回来都只能讪讪的站到一旁——为啥?他的座位被孙校花坐了呗。
可该孙可可倒霉。
下午第二节下课的时候,老孙忽然跑教室里来了。
原来老孙只是来找班主任吴老师,和老吴商量个教务工作。
结果老孙一进门,就看见自个的宝贝小棉袄,就这么贴着陈诺坐在一块,那个小丫头,含情脉脉的样子,身子就靠在陈诺的胳膊上——这还是碍于大庭广众,毕竟在教室里了!若是在没人的地方,孙可可只怕都已经靠在陈阎罗的怀里了。
老孙一眼看过去,当场脸就黑了,手捂了悟心脏的位置,顺了好几口气才顺过来。
当时就直接把孙可可叫了出去。
孙可可有点忐忑——本来她正想约陈诺周末去看电影来着。
结果这一出去,后面一节课孙可可就没回来。
回来的时候,都已经下课了。
孙校花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眼睛都有些红红的,显然是被老孙狠狠的训斥了。
老孙这次训斥,忍不住说了几句重话。
其实孙可可从小到大,家教极好。老孙确实是个会养孩子的好父亲好老师。
今天也是真有点急眼了。
“老孙骂你了?”陈诺走过来拍了拍孙可可。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六十章 【啥?】閲讀
孙可可委委屈屈的嗯了一声,欲言又止的看着陈诺。
“说你啥了?”
“说我在学校里,太……太不像样子了。”孙可可有些脸红,她自己也意识到自己,是有些忘形了。而且又被自己父亲抓了个正着。
“那也不至于哭吧。你爸那个人,其实心软的很的。你晚上回家对他撒个娇什么的,就过去了。”
孙可可一撇嘴:“他要安排我补课了……”
“哈?”
再问几句,问明白了。
老孙给孙可可找了补课老师。
从下周开始,一三五晚上补语文,二四六晚上补英语。
尤其是英语课,孙校花成绩一塌糊涂,考试也总是拖分。
老孙还是希望自己女儿能靠上大学的,这个时候,开始给孩子上紧箍咒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不用多说了。
“我,我以后放学,就不能找你玩了……还有周末。”孙可可撇嘴:“我爸说周末安排我去补数学。”
嚯。
陈诺笑了。
老孙这是严防死守,出绝招了呀。
为了不让孙可可有时间和自己单独相处,这真的是发狠了。
看着眼前这个委屈巴巴的姑娘,陈诺只能叹了口气,安慰了几句。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老孙办的也不算错啊。人家为了自己女儿能考上大学,安排她补课,名正言顺的事儿,陈诺能说啥?
总不能冲到老孙的面前,对他说:补什么课!谈情说爱它不香嘛?
嗯,估计就被打出去。
放学的时候,孙可可唉声叹息的回家,陈诺则骑上自行车,前去赴萤火虫母女的饭局。
·
姜英子对陈诺的重视,甚至远远超过了李颖婉的心理预期。
约了吃饭的地方是在JN1912街区的一家江鲜馆。
姜英子提前问过女儿,打听到了陈诺喜欢吃鱼,而且口味比较清淡,特意订了这家饭馆。
又知道陈诺的身份敏感,身上有秘密,不好大张旗鼓的去学校接陈诺。
但是礼数却做到了非常周到。
陈诺抵达酒店的时候,姜英子已经站在酒店门前的台阶下等着了。
这个南高丽女人非常聪明,而且表现的非常客气,姿态也摆的很低。绝不会因为陈诺的年纪而稍微有一丁点的疏忽。
毕竟,南高丽的那天晚上,这个少年展现出来的那一面,让姜英子留下了震撼的印象。
陈诺才停好自行车,姜英子身边的一个类似秘书一样的随从已经飞快的跑了过来,帮陈诺接过了车。
“您可以把车交给他,不用担心,他会安排好的。”
姜英子对陈诺先是来了一个标准的难南高丽式的鞠躬,客客气气的说话,然后亲自领路,引着陈诺进门,直接上楼去了一个包间。
这家酒店规模不大,但是档次不低,而且姜英子直接要了最大的包间。
请客么,就是要摆足了牌面,以示对陈诺的尊敬。
李颖婉一路跟在母亲的身边,大概是姜英子和她交代过什么了,今晚没有造次,也没有贴着陈诺亲热,而是规规矩矩的跟在母亲身边,就像个大家闺秀一样,母亲鞠躬,她也鞠躬。
不过,进了包间后,李颖婉就憋不住了,不管姜英子严厉的眼神,直接就坐到了陈诺的身边。
“很抱歉,我管教不严,我的女儿在您的身边,给您带了很多麻烦。”姜英子等陈诺坐下后,先鞠躬说了这么一番话,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陈诺的另外一边。
于是,包间里成了陈诺坐在主位,萤火虫母女两人左右分坐在他两侧。
菜上的很快,而且姜英子让人特意叮嘱过酒店,今晚这个包间里的才,是这家馆子的主厨亲自出手做的。
姜英子非常细心,让自己的秘书就侯在包间外。一路掐着时间,盯着饭店的人上菜。
陈诺看了一眼,菜式大体上都是自己平时里爱吃的。
李颖婉来了几个月了,偶尔周末也会跑去自己家蹭饭,也一起出去吃过几次饭,自己爱吃什么东西,长腿妹子都已经记住了。
姜英子随后让人送上来了一瓶酒,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下陈诺后,才打开了。
“听李颖婉说,您不喜欢南高丽的烧酒,所以我特意让人准备了华国的白酒,这是本省产的洋河,我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想来本乡人喝本乡酒,应该不会唐突了贵客。”
说着,姜英子亲手给陈诺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迟疑了一下,她还给自己女儿也倒了一杯。
陈诺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女人。
姜英子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李颖婉。
李颖婉乖乖起身,然后母女两人离席,直接走到了陈诺的侧面空地上。
火熱連載小說 穩住別浪 線上看-第六十章 【啥?】讀書
“这一杯酒,是我们李家上下,感谢您的恩德!按理说,这样的感谢,应该有李家的男人出面,但是我儿子年纪还小,而且最近他身体也不太好,所以就没有带他过来。”
姜英子的语气很郑重,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一口就把一杯白酒闷了!
不光是她,连李颖婉也是,长腿妹子大概是被母亲交代过了,也很郑重严肃的端起杯子,一口喝了下去。
华国的白酒比南高丽的烧酒要烈多了。
一口下去,李颖婉顿时咳嗽不止,而姜英子则强行压住了,飞快的吐了两口气,然后拉着还在咳嗽的女儿,居然就这么当着陈诺的面,两人一起就跪了下去!
母女两人用的是南高丽的那种传统跪拜礼仪(大长今看过吧)。
就是那种先抬起双手,手背贴着额头,然后再下跪。最后再一个俯身,贴着额头的手掌必须贴在地上了,才算是完成。
陈诺有些意外,起身侧开,不受这一跪。
他皱眉看着姜英子,叹了口气:“不必这样的。您赶紧起来吧。我和李颖婉平辈相交,您就是长辈,这样太不合适了。”
姜英子抬起头,脸色非常严肃郑重,她沉声道:“不,这是必须的。”
说着,姜英子咬了咬牙,低声道:“我听李颖婉说,那天是您把河正宰带走了……车家的两兄弟也好,还有河正宰……他们都是害死了我丈夫的凶手!您……”
顿了一下,这个女人把声音压的更低,音量维持在只有房间里三个人能听到的程度。
“您是给我的亡夫,报了血仇的!这一拜,哪怕是为了我亡夫报仇雪恨的恩德,我也必须要拜的!”
看着这个女人眼睛里的倔强,终于叹了口气,陈诺没有再动了。
任凭姜英子拉着女儿完成了这个跪拜礼。
然后姜英子又多拜了两下,后面这算是感激陈诺的救命之恩。
起身后,姜英子和女儿坐回了座位上。
姜英子亲手给陈诺布菜,斟酒。
而李颖婉则坐在陈诺的另外一边,拿着一双尖头筷,挑着一条蒸鱼,把鱼腹的少刺的肉夹了出来,又仔细的将鱼刺一根根的挑出来,然后夹给陈诺吃。
贤惠的就如同个小丫鬟一样。
看着自己碗里的鱼肉,看着李颖婉一脸期待的眼神。陈诺没说话,两口吃掉了。
姜英子仿佛松了口气,然后又给陈诺亲手盛了一碗汤。
“这次来,一来是为了向您表达感激,二来,我想跟你谈谈李颖婉的事情。”
陈诺放下了筷子,笑道:“其实我也正想要和您说,李颖婉……”
陈诺准备了一些言辞,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就要劝姜英子把女儿带回去算了。
不等陈诺说完,姜英子却已经举起酒杯来,陈诺只好暂时住口,端起酒杯又和姜英子碰了一下。
姜英子一口又闷了,然后吐了口气,目光凝视着陈诺,缓缓道:“李颖婉这个丫头,我教的还好,虽然有些顽皮,但还算是识大体的,自己也是个有主意的人。”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笔趣-第六十章 【啥?】讀書
“嗯,她挺好的。”
“李家不是大户人家,她的父亲李东赫是穷苦人出身。我也一样。但我丈夫做了生意后,我就很好的教育两个孩子,我自己不懂的,也会找人来教。
所以这个孩子,其实很多事情都会做的。一些简单的家里的事情,她也都能胜任,而且,也不算很蠢笨,虽然有些淘气,但如果严厉一些的话,也是很容易管教的……”
呃?
陈诺怎么听着味道有点不对。
“……这次来,我除了要亲自向您表示感激之外,也是想看看我的这个女儿,在华国这里,在您的身边,有没有给您添麻烦。现在看来,还好,我也就放心了。”
不是……这话意思不对啊?
“您是李家的大恩人,救命之恩,报仇雪恨的恩德,可以说,没有您的出手,李家现在已经没了!那天晚上,河正宰是抱着要灭我李家门的心思来的,这一点,我想的很明白。
一直想着,这么大的恩德,该怎么报答您。
钱么,李家是有一些的。
但是您这样大本事的人,我只怕用钱来酬谢,却反而是羞辱了您。
而且我听李颖婉说,您在华国这里,生活起居都很简单,似乎对钱看的也很轻。
这个也不奇怪,似您这样的能人异士,钱财不过是身外物罢了。
所以,我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才能报答您,幸好,李颖婉这个孩子在华国待了这些时候,我也终于放心了。
所以,今天,我想恳请您……”
说着,姜英子再次站了起来,对陈诺欠身。
“我这个女儿,模样还行,脑子也不算太蠢笨,若是照顾人的话,也勉强还做的来。您要是不嫌弃,以后就让她跟在您的身边伺候吧!
我李家一门活命和雪恨的恩德,就让她替代她死去的父亲,留在您身边来报答吧!”
说着,姜英子再次跪了下去。
卧槽?
陈诺傻了。
不是。
这一幕有点眼熟啊!
这特么不是庄少奶奶把双儿送给韦爵爷的路数嘛?!
大姐,今年是2001年了啊!
大清早就亡了呀!!
疯了吧?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