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從紅月開始 愛下-第二百一十章 找到它,抓捕它分享

從紅月開始
小說推薦從紅月開始从红月开始
“警察叔叔,你们相信我,我们真的没做什么……”
“对,我们就是在驱邪……”
“没有没有,别听他们瞎说,不是感情纠纷……”
“枪?什么枪?”
“我们没开枪,什么枪都没开……”
“……”
酒店房门前,肖远正在努力的向赶过来的巡警解释刚才开枪的事情。
只是,就算他身份算是不低,对于“开枪”这样严峻的事件,也根本无法说服对方。
两位警员已经强行查看了酒店的房间,然后又一脸严肃的要彻查周围。
但也就在他急的满头冒汗,但又不肯“出卖”陆辛的时候,两位巡警已经接过了对讲机里传来的话,一个走到旁边,说了几句,再回来时,脸色已经变了,低声向身边的巡警说了几句,也就在这时,陆辛从不远处走了回来,这两位巡警顿时有些紧张,急忙行了个礼。
口吻也从刚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的质疑,变成了尊敬的:“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肖远看着都有些呆了,这两位巡警的态度变化怎么这么大?
“没有没有,谢谢你们。”
陆辛也急忙向他们道谢,这两人则立刻点头,再次敬了个礼,飞快的离开。
这一幕看得肖远都有些懵。
虽然很确定陆辛是在帮着自己,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这可是开枪打了人的恶性事件,就这么结束了?
从看到了陆辛随意进入警卫厅的举动后,更是猜到了他的身份不简单。
但如今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其实是有些出乎自己预料的荒诞了……
……不是因为自家公司的员工为什么这么厉害,而是因为,他为啥要给自家打工?
……
……
“陆大……不,小陆……不,小陆哥……”
连续切换了好几个称呼,肖远才让自己舒服了些,紧张的问:“我这……我这该怎么办?”
“我年龄真比你小。”
陆辛看了他一眼:“你是我们公司的领导,叫我小陆就行。”
肖远头皮都麻了一下:“我不是那种领导……”
陆辛无奈,决定让他一步,不再计较称呼,而是略一整理思绪,道:
“现在你每天晚上会做噩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今天晚上你就可以睡个好觉了,但还有一个问题,便是如何找出那个让你做噩梦的人,这件事,便由我自己来帮你处理……”
“让我做噩梦的人?”
肖远先是一惊,旋即瞪大了眼睛:“是有人……有人害我?”
陆辛点了下头,道:“对,可以确定,你做噩梦,就是因为有人让你做噩梦。”
“现在,我只是解决了你做噩梦的问题,后面要做的,就是找他出来。”
“……”
“好……好……”
肖远听了,心里已是感激的发抖。
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现在心里是恐惧还是愤怒更多一点。
最初时,那连续不断的噩梦,让他几度快要崩溃,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态,而从陆辛这里得知,他可以帮到自己心里,心里便只有激动和期待,可以不再做那样的噩梦,就已经是最大的目标,直到如今,他听说了自己的噩梦居然是有人设计的,又变得愤怒起来。
“麻烦陆……麻烦小陆哥你了,一定……”
他的脸都有些扭曲了起来:“一定要帮我找他出来!”
“……”
他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谁,这么歹毒,居然让自己一遍一遍的,吃了弟弟妹妹……
他宁可忍受有人拿枪对着自己。
“找他出来是一定的,但这件事需要你帮忙。”
面对着肖远愤怒而扭曲的脸,陆辛则显得极为平静,微微揉了一下太阳穴。
“首先,你要跟我说实话。”
陆辛抬头看向了他,道:“在梦里,究竟是有人逼着你吃,还是……”
“……你自己在吃?”
“……”
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却使得肖远,猛得一下抬起了头来。
看着陆辛那张平静的脸,他却感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一句谎话也不敢说,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开口:“一……一开始,确实梦到了一个……一个怪人,他在逼我,但是……但是几天之后,其实……其实就是我自己在……在做那些事了,梦里的我,好像……”
嘴唇微颤,嗫嚅了半晌,才道:“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很……很享受那个过程。”
陆辛只是静静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
“我……我不想那么说,是因为……是因为我真的觉得,梦里那不是我……”
肖远像是极力想解释:“梦里的,根本是个变态,那不是我……”
说出这些话来,对他来说似乎极为艰难。
但出奇的,陆辛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道:“我明白,你也不用担心,那并不是真的因为你心里有那种想法,只是你受到的影响特别深而已,只不过……”
“后面的事情,你一定要说实话,明白吗?”
“……”
“嗯嗯,好好,我发誓……”
肖远连连点头,甚至真的举起了一只手。
“不用这么紧张。”
陆辛示意他放下,心里也自我检讨了一下。
自己是不是有点太严肃了,看把领导给吓的……
……
……
不过听了这时候肖副总的话,陆辛也就更确定了一些自己刚才想的事情。
这个能力者,应该比自己想的,还要厉害一点。
或者说,情况更复杂一点。
肖远遇到的问题,看起来像是普通的造梦系也可以造成的,韩冰的分析也没有问题。
但却有一些细节,显得有些怪异。
便如,留在了肖远体内的精神力量,虽然看起来很友善,也很好解决,但陆辛觉得这肯定不是像韩冰说的那种只有几十或上百的精神力,而是要比这个数字高了那么小小的几倍……
怪异的地方就在这里。
正常的能力者,谁舍得把自己的精神力,留这么一大块放在受害人体内?
这已经相当于一种自身精神力的分割了。
就算要害人,也得考虑成本啊!
能力者与污染源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意志,污染源会污染所有符合它逻辑链的人,而能力者则会让自己的目标符合自己的逻辑链,所以,污染源的污染,是不定向的,也不会控制自己的污染程度。而能力者影响别人,却会精打细算,尽可能的让利益最大化。
陆辛遇到的问题,就在于:
看他受到的影响,像是被污染源影响的,所以受影响很深,残留精神力量很强。
但是看他受影响的方式,又像是被能力者选中,极为精准。
……
……
“想要找这个害你的人出来,就需要你先做到一些事。”
陆辛看向了肖远,慢慢的说道:“如果你是一个月前开始做这个噩梦的话,那我需要你将一个月前接触过的,以及任何对你家族不满,想要破坏你和你这个家庭关系的人,以及如果你出了事情,获益最大的人……当然,前提是不只一次的接触过你,很容易靠近你。”
慢慢说着,陆辛道:“全部集中起来。”
肖远听着,眼神有些迷茫:“这是为了什么?”
陆辛看着他,没有说话。
肖远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忙道:“有些麻烦,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到,只是问题在于,我家里人一直在办理入驻主城的手续,现在,爸妈和佣人等人,都在主城那里呆着……”
“主城也要去。”
陆辛回答,顿了一下,才又道:“我需要看到他们,然后一个一个的筛选。”
“一个一个的筛选?”
肖远微微睁大了眼睛:“然……然后呢?”
“然后?”
陆辛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抓捕他。”
肖远一时惊住,这么平淡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他一时觉得自家这个员工,简直是冷酷自信到了极点。
……
……
这就是陆辛想出来的办法。
自己已经接触过了肖远身上的残留的那道造梦者的力量。
并且近距离感应过它,也记住了它。
而在无法直接请家人帮忙的情况下,自己就要将所有有嫌疑的人集合到一起,然后一个个的看过去,只要找到了与这种精神力量相似的人,自然也就找到了这个暗中害人的人。
无论对方是造梦系还是污染源,都可以用这个比较笨的方法寻找出来。
这属于排查法。
而找到这个人,除了真正的帮肖远解决问题之外,陆辛还有另外一个隐隐的目的。
肖远身上残留的造梦系力量,帮自己在走廊里待了二十几秒……
那本体的话……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当然了,自己不能这样想,人家造梦系又不是消耗品。
不过,诚心诚意的请他帮个小忙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他留在了肖远体内的精神力量,非常热心,为了帮自己,消耗掉了它自己。
……想必,他的本体,应该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吧?
当然,就算他不肯帮,陆辛也不介意跟他讲讲道理,用自己的真诚感动他。
毕竟,这人属于违法的能力者。
如此想着,陆辛有些绷紧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平静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