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psw精彩都市异能 我要做閻羅 ptt-第1247章:預備開國(一)展示-kdqe4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不好意思,本王虽然想把全国送上星空,但是从没想过亲自去星空一趟……
秦夜瞟了二代一眼,暗搓搓的心声没有说出来。他有种预感,说出来之后会被教做人。
地球多好,自己已经位居至尊,每天喝喝茶打打麻将,岂不美哉?
于是他迅速地转移话题,目光看到了秦长信身上:“恭喜。”
眼前的秦长信,全身都散发着阎罗的波动。和华国阎罗不同,他双眼眼眶中,眼珠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道宛若闪电一样的赤红鬼火,全身都不时有电光隐没。
“承大人吉言。”秦长信心中早已是激动无比,他从未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真的可以走到这冥界至尊的行列。仅凭这一步,当初的归顺就完全值得。
哪怕自己名义上是日本总管,头上还有个华国地府,那又如何?
真正统一日本的……还是自己!德川家康,丰臣秀吉,他们只能在天守阁下等着,等着自己的分封,想上到这一层来都做不到!
“也幸亏秦阎罗身在华国地府。”谛听娴熟地蹦上了秦夜肩头,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地动了动,看样子是想更娴熟地跳到秦夜脑袋上去。然而仿佛考虑到是秦长信在场,硬生生顿住了爪子。呲牙道:“日本地府因为地域所限,无法成就阎罗。但是归于华国地府之后,可以享受到华国地府海量的阴气。秦阎罗才有走到这一步的机会。”
“是。”秦长信微微舒了口气,压下心中悸动,拱手道:“滴水之恩,永不敢忘。”
谛听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哪怕华国地府,在没有吞并日本地府以前,也无法支持一次成就两位阎罗。幸好在日本归附之后,勉强有了一丝可能。所以,本王当时带秦阎罗前往最近的台湾岛成道。”
秦夜抬了抬眉:“秦阎罗不用在日本成道?”
谛听微微一笑:“日本列岛已经归属华国地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是同一个国家,在哪里成道没有任何关系。不过……”
他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秦长信:“如果日本列岛分裂出去,那就不再属于华国地府,信仰和阴气暴跌。秦阎罗恐怕再也无法支撑阎罗业力。”
话中有话。
一是告诉秦夜,日本列岛可以放开手给秦长信去管,只要对方舍不得自跌阎罗官职,那就永不会背叛。
二是顺路点拨秦长信,如果你想成为冥界近百亿阴灵中不足百的阎罗,享受至高无上的存在,那么,就不要再考虑日本的归属问题。
大总管,是你最好的职务。
秦长信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中也是喟然长叹,可惜……自己到底不是华国阴灵,哪怕赐姓秦,也改变不了自己本名织田信长。
如果是岳飞接任,赵云接任,谛听哪里会有今日的点拨?自己要彻底融入华国地府,起码还有两三代人的路要走,而这段时间内,地府也不会太放松对“织田家”的警惕。
言下之意自然是不方便放在纸面上说的,徒伤感情。谛听说完,也不管两人明白没有,尾巴很娴熟地一扫秦夜面皮:“所有新晋阎罗,都要通报全国,百官贺喜。现在有了阴灵大学,更需要在大学中巡回演讲。最重要的是,所有新晋阎罗,都需要阎王亲自拟定封号。”
秦夜想了想,沉声道:“老地府的十殿阎罗中,除了特殊的几位,多是以所在地为封号。比如曾经的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六殿卞城王,七殿泰山王这几位。”
“秦阎罗身为日本列岛大总管,日本地府首都为京都,京都古称平安京。所以……本王拟为平安王。也有祝福阴灵来世平安之意。各位觉得如何?”
所有目光都看向了秦长信,秦长信立刻抱拳躬身:“再好不过!”
至此,地府已经确定十殿两大阎罗——轮回王阿落刹娑,平安王秦长信!
不……还有第三个!
秦夜深呼吸一口,目光闪烁地问道:“本王闭关了多久?岳武穆现在在哪里?”
“一个月。”谛听说道:“至于岳武穆……也在天守阁。他打算等您一出关就面见您。不过……有点小麻烦,把他拦下了。”
不等秦夜开口,它就说道:“这件事情,还得你亲自解决。别人真没办法。”
说完,尾巴顺势在秦夜后脑勺上一拍。引来秦夜狠狠一个白眼。
这种“走,来福”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
“大人!当年完全不关我的事啊!”
还不等秦夜走下楼,一个有些尖锐的哭泣声,就响彻在一楼。
“大人,您仔细想一想!我们那个朝代,武将是没有兵权的!但是南宋立国之初,靠的就是各大武装力量来稳定。当朝廷稳定了,自然想要削减这些武装力量,武将们当时有财有权有兵!这叫做立山头,而您当时就是其中最大的一股!”
秦夜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却停住了脚步,饶有兴趣地听了下去。
关于岳飞的死,历史上有太多说法。他听出了这个声音,也想听听当年的内幕。
大厅里没有声音。许久,岳飞平静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就这些?”
“不……不止!”尖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当初……您平叛之时,私收财产整编部队。当然,其中很多是当地地方官和百姓献上,期待您北伐的,但是……但是朝廷不认啊!”
“还有!您曾当面说过陛下子嗣问题!陛下本就绝后,这句话整个朝野无人敢说,您这不是捅陛下心窝子吗?”
“再有,您还说过迎回二圣……您迎回二圣了,将当时的陛下至于何地?陛下可以口头上说说,但是您是付诸于实际。陛下……不敢让您打过朱仙镇哪……”
再次安静。
秦夜忽然笑了笑,低声问肩膀的谛听:“秦桧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快一个月了。每天来这里叩首认罪。”谛听还没回答,二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夜转头一看,对方听墙角听得格外乐呵。
“请注意你的仪表神态!”秦.底气十足.夜颇有些嫌弃地说道。
话音未落,随着二代轻咳一声,角落一张泥金红木桌瞬间灰飞烟灭,不见任何动作,空中毫无任何力量行走的轨迹。
秦夜只感觉眼角乱跳,也轻咳一声硬着头皮说道:“本王的意思是,你的仪表神态可以不用那么英明神武,这会给被窃、听的人带来太大的心理压力……你要学会适当地打入基层,融入群众……”
二代笑眯眯地轻抚秦夜狗头:“可以……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我只服你。”
不等秦夜开头,二代收回爪子,挤了挤眼睛,朝下面抬了抬下巴:“准备怎么做?”
秦桧虽然奸猾,但是是有才的。而且好歹夜在华国地府建设中出了大力。当初也是全面投降。杀了寒众臣的心,不杀寒岳飞的心。
“不是本王决定怎么做,而是岳将军准备怎么做。”秦夜淡淡道。
二代意外地抬了抬眉头,点了点头:“上道。”
秦夜的意思很明白,这是在天守阁,在日本行省,这里没有老班底。岳飞如果真的过不去,想杀就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附近的只有曾经的日本大名。为了封地着想,只要平安王下一道封口令,这件事就不会传出去。大不了,说秦长信被日本地府残留抵抗势力所杀。
是的,日本地府虽然评定,但是各大城市都还有不少反动武装。关于怎么处置,现在是以围堵封锁为主,是剿是安,都在等待着秦夜出关之后的安排。
下面的楼层足足平静了十分钟,才听到岳飞开口道:“其实,我都知道……”
一阵推动桌椅的声音,仿佛岳飞站了起来。幽幽道:“这千年来,我被关在那个不见天日的院子里,也想了很多……”
听不见秦桧的回答,只能听到对方十分应景的抽泣声。
“也不能怪你。”岳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楼上的秦夜微微笑了起来。
如果岳飞真的杀了秦桧,他虽然不会管,但是岳飞这个名字,恐怕就要在他心中打个折扣了。
不问青红皂白,只为泄愤。而且在找不到赵老九的情况下迁怒于人。这样的人,坐上阎罗的位置,恐怕多生事端。
幸好,岳飞没有让他失望。
“你不过是高宗的一把刀而已。以我当时的功绩,没有他点头,你杀不了我。想杀我的……并不是你……”
啪啪啪——话音刚落,秦夜终于轻轻鼓掌,从楼上走了下来。
“秦阎王!”就在秦夜下来的瞬间,秦桧如同膝盖上长了脚一样,飞速地膝行而来,一个磕头,地板都咚得作响。哽咽道:“天地可鉴!我绝不是憎恨岳将军!如果不是官家相逼,我如何也不敢下这个手啊!大人明鉴!明鉴啊!”
“起来吧。”秦夜淡淡道:“岳武穆既然原谅了你,那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日后两位同朝为官,还要互相帮助才是。”
“好好回东三省当监察,风急火燎地跑到这里来像什么样?东三省你的工作谁来接手?”
不等秦桧山呼万岁圣明,他就收敛了笑容,挥手道:“清场,十分钟后,召开第一次阎罗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