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s39火熱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仙二代 起點-第547章 誰給你們自信用大陣殺我?鑒賞-qlch1

我真不是仙二代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仙二代
安不浪自然也知道日月岛修士们的真实意图。
他面露讥讽,淡淡道:“好一个报仇立威,明明是你们先动的手,到头来却是我的错了?想要天神宝树就直说嘛……不过很遗憾地告诉你们,天神宝树我已经留在苍云道宫,托寻光道人保管着,你们可能要失望了。”
“什么?天神宝树居然不在你身上?”一个青年男子脸色一变。
“该死……”另外一个中年美妇亦是面露急躁和不甘。
倒是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依旧心平气和:“小三,小八,要心平气和,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这时候,那两人才反应过来,一脸的不好意思。
安不浪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觉得更加的好笑了。
“那么多吃瓜修士看着你们表演呢,拜托你们演戏也要演全套啊,现在那么震惊和失落是闹哪样,我人不是还在这里吗?”
少年双手摊开,一脸讥讽道。
一个手握赤阳双锤的壮汉冷哼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直到现在还逞口舌之快。安不浪,你要知道,你的死期就是今天!”
手握日月宝印的女子,双瞳有两轮弯月旋转,语气清冷道:“今日我日月九子齐出,即使是渡劫期也能战,你也算死得不冤了,我送你上路。”
日月九子是日月岛问道境大能中天赋和实力排名前九的大能们,他们的日月天功都已经修炼至了化境,任何一人都可横行称霸一方,九人合一则可傲视天下。
日月岛让他们同时出动,可见对安不浪到底有多么的重视!
“二姐,我们别跟一个死人废话了。”身后悬着日月天盘的中年男子,突然对着安不浪凌空一指,“九日流金!”
阴阳气象生杀大阵被引动。
九轮金灿灿的大日横空,同时一震。
巨量金色太阳真火从大日中流出坠落,宛如奔腾的金色河流,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无限恐怖的炎力能焚灭四海八荒,将无边无际的沧海一同焚干。
安不浪处在金色河流的中央,脸色不悲不喜,古井无波,双瞳突然间变成了璀璨的金色,琉璃神火化作火焰光圈扩散。
“放肆!”
仿若一声神灵怒吼。
至高至上的神火号令万火,让奔涌的金色河流生生一顿,然后从中央分开,根本无法伤到中心的少年分毫。
那位中年男子脸色一变:“这……居然连阴阳气象生灭大阵的太阳真火也能免疫?”
日月九子排行首位的那位老者,依旧是笑眯眯的慈祥模样,声音苍老嘶哑:“早就听闻安不浪小友的火焰傲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太阳之力奈何不了你,那么太阴之力呢?”
说罢,他脚步在流转的大阵上轻轻一踏。
“无量太阴!”
沧海之上,一轮完美无缺的圆月释放冰冷光辉,与天空九阳呼应。
九阳的烈日越是炽热,九阴力量就越是冰冷无情。
海洋上深蓝冰莲覆盖十里,冰封沧海,快速旋转,勾动亿万顷无量海水倒卷,每一滴海水都蕴含着最为纯粹浓郁的太阴之力,它们皆是日月岛九阴天功的九**力所化。
太阴海水怒卷而起。
每一滴都能冻结一汪湖泊。
那么多水滴汇聚的惊涛骇浪,如收拢闭合的巨大太阴水莲,完全以不可斗量之势倾天灭绝之力,遮蔽了天空,朝最中心的少年全方位地挤压镇落!
这一击,完全超越了问道境层次该有的正常战力。
无论是道力,还是法则道境,统统都能被这一击碾碎!
安不浪释放琉璃神火,化作圆球模样包裹周身。
太阴海水疯狂冲击琉璃神火。
琉璃神火虽说层次更高,能够焚烧蒸发太阴海水。
但阴阳气象大阵引动的太阴海水,数量级实在是太过恐怖了,无论怎么焚烧,怎么将其蒸发,海水都源源不断,狂涌不息。
海啸狂涌,它们无穷无尽地朝安不浪挤压围杀而来,根本没有尽头。
琉璃神火即使层次再高,也不能永远地焚烧下去。
安不浪保护自己的神火大球,在挤压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姬茵茵心中大急,释放气海投影,引动巨量火焰帮助安不浪抗衡。但她的火焰面对无穷无尽的太阴海水,依旧是杯水车薪,作用不大。
“安不浪危矣,只要他那奇异的火焰一旦消失,那么无穷量的太阴力量,将会瞬间将他的身体碾碎融掉……”
“这就是阴阳气象生杀大阵的恐怖之处,不仅能量极其纯粹和强大,并且能量的量级还达到难以计量的程度,近乎无穷无尽,能让任何一个问道境大能绝望,就连身受重创的渡劫期大能也能耗死。”
“唉,只是可惜了啊,大陆难得出现了那么耀眼强大的炼器宗师,结果声名正起,风光无限,没几天就要陨落在沧海之中了。”
“自古天骄多夭折,怪就怪他当初太意气用事,招惹了日月岛,如今自我保护意识又不强,没有护道者还敢只身闯沧海,这回是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一些围观的修士或是感慨,或是惋惜。
日月九子的老八看见被无穷量太阴海水围困的少年,摇头冷笑:“安不浪也不过如此,阴阳气象大阵发动的力量不足五层,他就要撑不住了。太上长老也真是的,为了对付他,居然还要我们全员出动……”
排行第三的中年美妇,神色遗憾:“可惜了,天神宝树他没有拿在手,我们还准备了一系列针对他手中奇宝的方案的……”
神火中心的少年,听到这话笑了起来。
“怎么,你们难道觉得自己要赢了吗?”
手握赤阳双锤的壮汉老四嗤笑道:“你难道觉得你还能逃走?”
安不浪叹了一口气,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周围的九人:“唉……你们来围杀我,也不查查我来沧海是干什么的吗?”
“你想说什么?”手握日月宝印的清冷女子,皱眉相看。
“我来这里……是为了来帮人破阵的啊……”
安不浪看着日月九子排行第二的清冷女子,淡淡一笑,额头破析之眼显现,智慧之力笼罩天地。
“所以……谁给你们的自信,竟敢用大阵来杀我?!”
少年的话语铿锵有力,透着无上王者的威仪。
“破阵?就凭你?你在做梦吗?真以为我日月岛的生杀大阵,是你这种小人物随随便便就能破开的?”老八冷笑不已。
安不浪没有说话,他双瞳璀璨,周身琉璃神火疯狂喷薄而出,然后急剧凝缩,形成九支威能极大洞穿性极强的神火箭矢。
刹那间,箭矢如赤雷,瞬息且极速地洞穿了无穷量的太阴海水,朝笼罩天地的大阵的各个节点射出。
为首的老者脸色剧变:“不好,快拦住那些箭矢!”
其余日月九子脸色都是有了变化,本能地想要出手,但是都太晚了。
三支箭矢击中虚空,三支箭矢击中太阳,三支箭矢击中了沧海之上的冰莲,每一支箭矢都蕴含着极致的神火,撞破了大阵的致命破绽。
轰!!!
一声无法想象的爆裂巨响。
仿佛连锁反应一般,日月岛的至强杀阵,在下一刻支离破碎。
大日一个接着一个溃散,冰莲崩裂化作海水。巨量的太阳太阴力量失去控制暴动起来,时而冰封大海,时而焚烧蒸发海洋,好似要毁灭一切。
九位问道境大能统统受到大阵反噬,身形爆退,嘴角涌出鲜血。
周围的修士们都傻眼了,没想到威震大陆的阴阳气象生杀大阵,居然那么快就被一个少年给破开。
老八更是脸色铁青,他之前还说安不浪想要破开大阵是做梦,现在安不浪就把梦带进了现实,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这一番破解阵法实在是太过出神入化,连日月九子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而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
一股悚然的气息开始出现。
白衣少年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青色凤凰模样的长弓,搭上炽热滚烫的赤金色神箭,拉弓成满月。
极致的法宝气息瞬间笼罩了天地。
日月九子仿佛看到了一尊能脚踏日月星辰的神灵,正在拉弓如满月。
上古而来的神秘凤凰张开了双翼,真龙盘踞于凤凰的羽翼之上,幽冷可怖的双瞳闪烁危险的光芒,刹那间仿佛有极为恐怖的能量在积累。
“不好!是他在炼器大赛炼成的赋神极宝!”
“快!快结出防御大阵!”
为首的老者大声惊喝。
弓弦突然松开。
天地在这一刹那仿佛一静。
唯有从洪荒而来的神灵,凤凰,与真龙,在这一刻有所动作。
凤凰振翼,赐予了真龙跨越九天十地的能量。
那真龙体型不大,却能够贯穿天宇,在天空划出一道惊艳到无法直视的神灵一般的光芒,在刹那间洞穿了一切。
“啊……!!”
声嘶力竭的惨叫响起。
一朵金色的血花在空中绽放,随后又被箭矢携带的恐怖力量蒸发湮灭。
“小九!”
“师弟!!”
日月岛的问道境大能统统睁大了双眼,一脸震骇地看向某个地方。
他们的师弟,被安不浪一箭灭杀!
箭出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