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um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來自繆星 ptt-第868章 抽絲剝繭-1ra1d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钟雅琳淡淡的回答着,“三年前侥幸从那个丁蒙手中逃过一劫,回来之后我也不太喜欢过问政务了,呆在这地方其实挺好的。”
她的幸福之色溢于言表,一个女人该有的东西都拥有了,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这时外面的草地上响起了很轻微的脚步声,钟雅琳又笑了:“阿阳回来了。”
进来的人果然是“文阳元首”,他和三年前一样,几乎看不出任何的变化,西装革履、文质彬彬,步伐稳健、气度沉稳,他的穿戴永远是最合身的、他的气质永远是最独特的、他的笑容永远是最富有感染力的。
如果不是亲历了隐锋那件阴谋,丁蒙铁定会认为这就是文阳元首本人。
看到文阳走进客厅,钟雅琳顾不得纪尘雪这些外人在场,欢快的跑上去和文阳拥抱,两人甚至非常甜蜜的吻了吻,显得十分恩爱。
文阳背后的齐原和莫潇潇满脸都是羡慕之色,纪尘雪不禁笑了:“你们是故意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吗?”
文阳这才松开钟雅琳,露出了微笑:“尘雪,好久不见!”
他显然也得到了齐原的汇报,朝凌星弦道:“凌总,欢迎来我这作客。”
凌星弦姿态放得很低:“文总,荣幸至极。”
文阳又望向长得跟黑铁塔似的丁蒙:“欢迎!”
前面两个人都他带了称呼,到了丁蒙这就没有了,显然是祖龙身份不够。
丁蒙没有介意,他只是暗中观察着元首。
文阳没有过多的客套,他竟然真的独自一人进入了厨房,居然开始烧饭做菜,阵阵浓郁的香味很快从厨房里传来。
一时间凌星弦感慨之极,说她不羡慕钟雅琳那是假的。
饭菜是最经典的西餐,牛排沙拉小汤配红酒,白色典雅的长条餐桌边,文阳和钟雅琳是坐在一起的,文阳切着牛排,一勺一勺的喂到钟雅琳的嘴中,钟雅琳那是说不出的享受。
望着面前的餐盘,丁蒙并没有急于动叉,他的表情若有所思。
凌星弦有些奇怪:“祖总,怎么不用餐呢?”
丁蒙面无表情:“因为这东西吃不得。”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文阳眯起了眼睛,注视丁蒙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
这个时候纪尘雪的表情变得惊讶之极,她就像看到了最神奇的一幕,因为在她的真实视野中,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念力视野产生了盲目,这位其貌不扬的祖总,竟然是一位资深的念术术士,而且修炼的还是应用型念力。
文阳并不生气,微笑着道:“祖先生胃口不好?”
丁蒙露出了诡异一笑:“我胃口一向很好,只可惜这晚餐吃不得。”
齐原有些怒了:“大胆,这里可是元首之家,请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丁蒙拿起红酒瓶子,轻轻倒了一点在高脚杯中,他也不说话,手掌握住酒杯微微发力,肉眼可见鲜红的酒化为了氤氲白气,显然是被蒸发了。
忽然间丁蒙手掌泛出丝丝白光,透明的晶光杯上,附着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蓝色微点,这些蓝点根本不能用肉眼辨析,不过在场的都是高手,目力相当惊人,很快就看出了门道。
凌星弦惊讶道:“毒?”
“不是!”丁蒙摇头。
纪尘雪好奇了:“那是什么?”
丁蒙盯着这些蓝点:“这是一种增幅辅助药物,它产自掠噬界魔幻苹果还未结果时的花瓣,在没有被魔湖淬炼之前运送到了联邦帝国,在市面上这是一种极其难弄的珍稀药材,对人体无害。”
凌星弦也眯起了眼睛:“那它有什么作用?”
丁蒙忽然抬头:“你刚刚也喝了一口酒的,你是不是觉得元首本人更加顺眼了?”
凌星弦倒也大方:“是有这么一种错觉,比起文总进来的时候,我感觉他仿佛更帅了。”
丁蒙解释道:“这种药物就是轻微刺激人体体内化学物质PEA苯基乙胺分泌的催化剂,让你对身边的异性产生好感,平时喝一点酒没有问题,但是长期饮用的话,你就会对这个人深深的入迷,甚至是爱得死去活来。”
凌星弦和纪尘雪都不说话了,转头把文阳元首望着。
钟雅琳一脸懵逼,但文阳却是非常的平静,他望向丁蒙的目光十分深邃。
丁蒙的目光又望向钟雅琳:“夫人,你怀孕几个月了?”
这话可说是相当无礼了,齐原和莫潇潇正有所行动,文阳却轻轻的摆手:“让他说下去!”
钟雅琳脸上已有了一丝愠色:“请注意你的身份!”
丁蒙慢慢的起身,望着这客厅四壁上挂画,多是文阳夫妇甜蜜恩爱的合照:“这些壁画应该是这三年制作的吧?”
钟雅琳也起身了,冷冷的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丁蒙道:“本来我想不通,直到来了这里,我基本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
客厅里本是愉快祥和的氛围,就因为丁蒙这几句说出来,给所有人心头都笼上了一层阴影。
丁蒙道:“三年前你身受重伤被程玉峰将军送回帝国,当时你和丁蒙的那一战你两百多亿指数的源能被废了,从战神级跌落至战将级,如果是普通人,疗伤估计需要花百年以上的时间,但你不同,你是元首夫人,又是天启明珠,拥有的是帝国最好的资源,我判断在一年左右的时候,你就能恢复。”
钟雅琳也吃惊了:“你是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丁蒙继续道:“在你疗伤期间,元首肯定不能碰你,我在猜他一定守护在你身边,无微不至的关怀你,甚至是为你注能,提高你的修为,你是不是觉得文阳元首三年前回来后对你的态度变得不一样了,更热情了?”
钟雅琳淡然道:“夫妻二人经历了生死,感情自然倍加珍惜。”
丁蒙反问道:“但是等你伤好之后呢?他是不是热情得过了火?比如你们的夫妻生活?比如这三年来的第一次?”
钟雅琳大怒:“胡说八道,把他给我赶出去。”
丁蒙目光如刀:“你好好回忆一下,想想我的话究竟是不是在乱说?”
钟雅琳忽然冷静了下来,她发现丁蒙说得好像并没有错,她伤愈复出的那一晚,文阳的确非常的热情,他要了她整整七次之多,简直可说是欲仙欲死,甚至比新婚之夜都还要旖旎,从那以后几乎每晚文阳都要她,文阳对她的兴趣令她自己又羞又喜,这的确与三年前大不一样。
看着钟雅琳一会红一会白的脸色,纪尘雪和凌星弦就知道丁蒙的确不是在乱说。
“三年前的文阳元首,他精于政务、专注事业,和你的感情其实非常的平淡,他一个月都回不了几次家,可是这三年,文阳元首完全变了个人,他不问政务、专注于你,天天都要回家,就连做饭这种事情他都要亲自为你下厨,这是不是太不正常?”丁蒙盯着对方。
钟雅琳争辩道:“有什么不正常的,夫妻之间感情有起伏很自然的。”
丁蒙冷笑:“但你已有三个多月身孕,为什么不敢把这消息宣布出去?”
钟雅琳道:“这是我夫妇的隐私,不便对外公开。”
丁蒙道:“那你为什么故意穿宽大的服饰来遮掩你的肚子?同时你这身裙子上面还附着了特殊的能量,也防止别人的查探,这又是为什么?你想去品鉴会淘宝,但又怕在公众场合露出蛛丝马迹,所以让他们两位秘书代你跑腿,这些你觉得合理吗?”
钟雅琳顿时语塞。
纪尘雪和凌星弦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丁蒙说的这些实在是太惊人了。
然而更惊人的还在后面,丁蒙沉声道:“你并不是不方便对外公开,我判断这是文阳元首的意思。”
钟雅琳拒绝回答,沉默通常都意味着默认。
丁蒙道:“因为你是元首夫人,你怀孕的消息一旦被外界知道了,短时间内整个诺星帝国都会知道,甚至是联邦那边和外太空都有所耳闻,说简单些就是天下皆知,这个劲爆的消息一旦让真正的文阳元首知道了,那后果难以想象。”
钟雅琳露出了骇然的表情,就连纪尘雪凌星弦都没坐得住,一下子惊得站起。
凌星弦看了看文阳,又看了看丁蒙:“你……”
丁蒙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文阳:“是的,他并不是真正的文阳元首,他根本就是一个冒牌货。”
纪尘雪秀眉微蹩:“你有什么证据?”
丁蒙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在你面前打开念力吗,就是因为我的念力级别比你高太多,能够看到很多你看不到东西。”
纪尘雪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目光,在场任何一个人都太难相信丁蒙所说的话了。
钟雅琳怒喝道:“妖言惑众、胡说八道!”
文阳一直没有打岔,此刻才开口道:“继续!”
丁蒙笑了:“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破绽在哪儿?”
文阳皱眉:“我的破绽?”
丁蒙道:“在隐锋你搞阴谋诡计倒是可以,但是作为帝国的元首,你对治理国家、管辖军队一窍不通,沃垩星系大撤军我估计都还不是你的意见,而是几位将军联合起来的意思,他们要逼迫你尽快实施作战大计划,可惜你不懂这些,原本应该协助你的宫平将军也失联了,再加上你每天沉溺于夫人美色,诺星帝国搞成现在这个局面,就因为你是一个假元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