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xsd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霸衛笔趣-第六百三十七章 顧及顏面閲讀-4sz4b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姬成师对三公子姬还仍有些偏心,毕竟自己总在晋国,吹嘘自己的侄子姬还有多么多么厉害,若现在站在大公子那边,传出去,晋国群臣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临阵倒戈了。
或许还会以为,侯爷姬成师是因为三公子姬还于招婿之试落败,认为三公子无法再守住他的世子之位,便选择帮助大公子。
“侯爷,您可得考虑清楚,若做下决定,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张然明见姬成师不停地绕来绕去,却总是在回避这个问题,他颇有些不满,特意压低声音,提醒了这么一句道。
见瞒不过张然明,姬成师倒也随意起来,“然明先生,在您面前,吾也实话实说了,此次吾大老远地从晋国跑到齐国,不惜与大哥大吵一架,就是为了帮助三公子守住他的世子之位,
当然,吾之前去了趟大公子府邸,不得不说,这九年过去了,大公子现在的表现真是让吾眼前一亮,他还真是有些本事,逻辑思维条理清晰,将所有情况的利弊都与吾说的非常清楚了,吾也清楚,此次大哥的确想废除三公子的世子之位,立大公子为世子,只是。”
说到这儿,姬成师有些犹豫,当着然明先生的面,他本想直话直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张然明是聪明人,他当然知道,若姬成师现在公然说自己选择站在大公子姬伯那边,传了出去,晋国群臣会如何看待他,堂堂一个侯爷,竟然出尔反尔,本事气势汹汹地从晋国赶到齐国,是为助三公子一臂之力,现在反倒是变了个态度,这怎么说得过去。
“侯爷,您到底在担忧什么,我很清楚,唯一的办法,既能帮助您保住面子,又能帮助大公子夺回他的世子之位,唯一的办法,便是让王上来决定此事。”
张然明这番话是说在姬成师心坎上了,可姬成师也只觉得奇怪,这然明先生究竟在说些什么,要知道,大哥姬仇是最讨厌让别人多管晋国的闲事,更不用说这位年轻的天子姬宜臼了。
若不是为了与在携地称王的姬成师等人分庭抗礼,以大哥的脾气,又怎么会选择辅佐天子姬宜臼呢,虽说被立为方伯,可姬宜臼之前刚刚封赏卫世子卫扬为介卿,卫侯卫和为司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可不仅仅是用来对付在携地称王称霸的乱臣贼子虢公翰的。
更像是用来对付姬仇这个方伯的,更不用说现在卫世子卫扬成为了齐侯的乘龙快婿,在天下诸侯心中的地位又更上一层楼,反观晋侯姬仇这边,世子姬还不念手足之情也就罢了,还在招婿之试中落得一个被秒杀的下场。
无论是哪一位诸侯公子来参与这场招婿之争,可都不敢这样落于下风,也绝对会非常重视这场招婿之试,毕竟,卫世子卫扬之前可是天下公认的废柴世子,落败在他手中,还是被秒杀的形式,这传出去,任凭谁都会觉得丢脸。
姬仇贵为方伯好面子,而姬成师身为晋国侯爷,他也好面子,他不希望因为自己临时改变了决定,而让自己丢尽了颜面,在天下人心中落得一个不好的印象。
毕竟,在多年前,他可是为了三公子姬还能成为世子之位一事,在大殿里当着群臣的面与大哥姬仇大吵了一番,结果也正如天下人所知道的一样,大公子姬伯成为晋国世子,而是三公子姬还因为不是嫡长子,当然也无法成为晋国世子。
可九年前,因为大公子姬伯自己的失误,导致他这位晋国世子在周幽王面前的表现极差,反倒是给了三公子姬还一次绝佳翻盘的机会。
姬还也很争气,抓住了这次机会,一举从姬伯手中夺得了世子之位,而大公子姬伯,却因为一气之下,离开了晋国,在外流浪了九年。
有人还针对此事,在说这位侯爷姬成师还真是无情,自己的大侄子负气离开晋国,他身为叔父,竟然没有出面去劝阻。
这一点,也是身为侯爷的姬成师被天下人所诟病的地方,他也清楚,若现在大公子姬伯回来,他能够站在大公子那边,自然会在天下人心中落得一美名,可稍有不慎,不仅没法帮助大公子夺回世子之位,反倒还会让天下人以为,他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侯爷。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能想出办法的,便是他眼前的这位然明先生,否则,他也不会先去找三公子和大公子讨论这些问题,最后定下决定,前来找然明先生商议。
“然明先生,还望您能给吾出出主意。”姬成师站起身,拱手一揖,道。
“侯爷,您已经做出了您的选择,确定是帮助大公子么。”最后几个字,张然明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出来的,仿佛是在提醒姬成师,要让他慎重考虑。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没有后悔的可能性,姬成师一直是以这样的原则在思考的,他也确定了,那场招婿之争中,是三公子姬还落败于卫世子卫扬,而这场世子之争中,以三公子现在的本事,他也压根就不是大公子的对手。
一方面,跟随在三公子姬还身边的能臣荀成将军,现在正身处晋国,无暇来管齐国之事,毕竟,这是姬还自己的过错,一手好牌被他打得稀烂,明明能通过招婿之试,即便不能赢,也绝不会因此而失去自己的世子之位。
可现在倒好,因为大公子姬伯的回来,他却因为离开晋国九年的大公子,而对自己产生了些许的不自信,正是这些不自信,让他不得不考虑该如何对付大公子,也就有了之前在大公子府邸发生的一些矛盾。
而他,身为晋国三公子,晋国世子,非但不念手足之情,还想陷害陈国的陈刀将军,以及齐国大公子吕禄甫,这些事,齐侯吕购都是知道的,即便姬还能赢得招婿之试,以齐侯的脾气,也定不会把自己的小女儿托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