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ywf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蘇廚 愛下-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抵進讀書-qn0ow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抵进
在大军震天的怒吼中,刘昌祚跳下厢车,来到阵前,取过两枚大盾挡在身前。
姚麟取下鼓架上的一对大锤,对同车的监军李祥说道:“监军,我泾原诸军上下,多谢监军一言不发。”
李祥将手里的兴州宝弓斜搁在厢车壁上,用膝盖顶住,使尽全身的力气将弓压弯,然后将弦挂上,头也不抬地说道:“三位将军血勇刚强,咱家却也不是懦性之人。今日备了三百羽箭,也要发发利市才行。”
“打你的鼓吧,陛下重军功,咱们做内官的,可不就得死心效命?”
姚麟哈哈一笑,取过鼓槌,敲响了车上灵幡下的巨大战鼓。
“咚!咚!咚!”
节奏缓慢而沉稳,在鼓声的引领之下,宋军盾兵在前,枪兵次之,长弓手次之,鹤胫弩再次之,骑兵随后,军法队压阵,排成整齐的队形,慢慢朝两里外的夏人关隘压了过去。
震天的鼓声和怒吼,让镇守青冈峡的夏人心惊胆落。
梁永能在昨夜就将梁乙埋和梁格嵬送去了后寨,看着宋人随着战鼓和步伐越来越高的士气,沉声道:“这样下去就难打了,谁敢出战,去灭一灭他们的士气?”
守青冈寨乞伏木奕紧了紧衣甲:“末将去吧,守寨本就是末将之责。”
梁永能点头:“打乱他们的阵型就回来,小心宋人弩矢和火器厉害。”
乞伏木奕抽出长刀:“末将领会得!”
很快,夏人寨堡里冲出五千人,由乞伏木奕带领着,扑向宋阵前军。
两百步相近,宋军枪盾后,中军两侧的弓手开始放箭。
“嘣——”无数羽箭飞向半空,然后朝着夏人的冲锋路线落下。
“杀——”见到宋阵之后的白羽飞起,乞伏木奕一手持着小圆盾,一手持着长刀,开始向宋军冲锋。
“嘭!”刘昌祚将两枚重盾顿在地上,蹲下身子,用肩头抵住。
两侧的盾兵也依样操作,不过他们都是单手,顺便抽出了腰里的长刀。
枪手上前,将长枪搁在了盾牌上方的凹陷处。
中军中央的鹤胫弩手的视线再无遮挡,“上弦——压箭——放!”
“嗖嗖嗖——”无数近乎直射的弩矢从宋阵中飞出,钻向乞伏木奕的锋矢阵型。
“嗖!”“嗖!”乞伏木奕丝毫不顾前方和上空飞来的弩矢,不顾身边中箭惨呼倒地的袍泽,死盯着宋军盾阵,亡命奔跑。
宋人的弩矢厉害,夏人要取得优势,百步内的牺牲是必然的。
然而只要接敌之后,夏人的勇武便会爆发出来,打不上六十回合的的战士,在军中是要被嘲笑的对象。
听辽国使臣说,东海边的女直蛮子更厉害,他们勇士的标准,是一百回合。
百步临敌,不过三箭五矢,数千夏人只被杀伤了少数,两军便轰然撞击到一起。
乞伏木奕将举着圆盾左臂收紧,拳头贴在左肩,左臂贴紧身侧,越冲越近,然后一声狂呼飞身而起,凶猛地撞到宋人军阵正中的两面大盾之上。
乞伏木奕是西夏数得着的猛将,曾经与仁多零丁大斗数十回合不落下风,现在携着速度撞上对手的盾阵,他有信心用这种方法,打开宋军盾阵一个缺口。
“嘭——”宋夏两军的战线就此碰撞在一起,无数长枪从盾牌上刺出,给凶悍的夏人一次猛烈的刺击!
碰撞之声尚在山谷中回荡,厮杀和呐喊惨呼之声,紧跟着响起。
宋夏两军在青冈峡的第一次接战,就此打响。
乞伏木奕的凶猛撞击,并未达到他要的效果,对方的巨盾竟然没有丝毫动摇!
他的身前没有长枪,然而随着一面巨盾的倒下,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另一面巨盾的后方站了起来,用左手的兵器朝着乞伏木奕狠狠劈下!
斩马刀!
宋代斩马刀与汉唐不同,“熙宁五年,作坊造斩马刀,长三尺余,镡长尺余,首为大环,上出以示蔡挺。挺奏,便于操击,战阵之利器也。五月庚辰,命置局造数万口,分赐边臣。”
这其实是脱胎于二林长刀的一种加重型新式双手军刀,刀背厚达一指径,阔及三指,重量九斤,非军中勇武壮士,没法使用。
但是刘昌祚还嫌它太轻,因此如今这口刀,便在斩马刀的基础上,再将刀柄截短,刀锋延长,还在刀柄尾端加了一个黄白铜的虎头作为配重,把双手刀变成了单手刀,重达整整十五斤!
重刀劈落,尚未调整好身形的乞伏木奕只得举盾格挡,那面铁钉和牛皮蒙面的圆盾,顿时被劈得四分五裂。
刘昌祚的长刀并不锋利,但是因为重量加持,杀伤力比寻常战刀更加惊人。
乞伏木奕虽然保住了左臂,却已被劈得半边身子发麻,不由得大惊——大宋竟然也有如此雄武之人!
大宋曾经出现过不少的雄武之人,比如三川口之战壮烈殉国的郭遵,手中铁鞭铁枪,共有九十多斤。
夏人曾经想要用铁索阻拦他,铁索尽数被他打断,最后还是先射杀了他的坐骑,才蜂拥而上将之杀害。
比如王光祖他爹,在好水川之战中牺牲的王珪,为了营救任福,“乃复入战,杀数十百人,鞭铁挠曲,手掌尽裂,奋击自若。马中镞,凡三易,犹驰击杀数十人。矢中目,乃还,夜中卒。”
如今西军中这样的猛将,一样还有范龙山、刘昌祚、姚兕姚麟两兄弟。
这样的猛将是苏油非常喜欢的,范龙山又爱显摆,经常扛着叶锤挂着战斧耀武扬威,把几个猛将哥们儿都羡慕坏了。
苏油知道后,给其余三人特意定制了各自称手的重兵器,刘昌祚得到的就是现在这把斩马刀,姚兕的是手戟,姚麟的是内凹四棱钢锋锏。
乞伏木奕知道要是放手让对方来攻,今日断然无幸,再次扑上,刀锋直取刘昌祚防护脆弱的脖颈。
然而刘昌祚大手一翻,斩马刀以其绝不该有的灵活,猛然横扫,一刀上撩,正好砍在乞伏木奕长刀的重心刃筋之上。
“当!”轻重武器的差别,在这一刻展现无遗,三斤多的青锋刀对上十五斤的斩马刀,锐利的刀锋立刻就被崩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斩马刀携带的巨大动能,将乞伏木奕的长刀崩向外圈。
乞伏木奕虎口崩裂,门户大开,而刘昌祚的大刀再次劈到!
“噗!”沉重的斩马刀,从乞伏木奕的左肩直劈至他胸前,将这名西夏有数的猛将,劈得跪倒在尘埃当中。
“杀——”刘昌祚怒吼一声,一脚踹翻强壮的对手,向前迈出一大步:“泾原军,抵近——”
“杀!”无数长枪从刀盾手的掩护后刺出,带走一波夏人的生命。
“上弦——压箭——放!”
隆隆的鼓声当中,鹤胫弩指挥官苏炽火稳定的声音和尖锐稍音响起,“嘣——”这一次的弩矢杀伤效果发挥到了极致,刚刚还悍勇无比的夏人,瞬间被凶悍的三棱弩矢射倒无数。
刘昌祚一手持盾,一手持刀,依旧不紧不慢地保持着和鼓点合拍的步伐,坚定地前行,遇到前方阻力,便是斩马刀一刀劈过去。
所过一路,人甲俱裂,断无一合之敌。
乞伏木奕的五千人队虽然竭力抵抗,但最终还是被斗志昂扬装备精良的宋军压散,纷纷朝着青冈峡寨堡奔回。
宋军大胜,气势如虹,转眼便逼至寨墙百步。
梁永能脸色铁青,将手一压,“嘭嘭嘭——”关墙上射出无数拳头大小的石子,朝宋军阵营呼啸而去。
旋风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