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jaj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七十七章 第一面展示-efquv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纸船平稳的朝神武天而去,下方,陆隐望着纸船远离,目光扫过山谷,要抓紧时间摇骰子了,以他如今的名气,到达神武天不会有一天安生,就跟在寒仙宗一样,真正可以让他自由的时间只有从寒仙宗去往神武天的路上。
而纸船上自然也有人代替陆隐,正是刘少歌,借助微的力量掩护,让食神和夏子恒发现不了他的伪装,不过也只是在闭关状态,一旦刘少歌与他们接近,就未必能隐藏得了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陆隐只能冒险。
以雾祖的速度,可以在纸船接近寒仙宗的时候将他带上去。
纸船到达寒仙宗至少半个多月,也就是八次摇骰子的机会,希望八次机会可以让他融入星盟修炼者体内,只有八次。
随着纸船消失,陆隐不再多想,深呼吸口气,抬手,骰子出现,玉昊这个身份用不了多久了,希望运气好点,想着,一指点出,随着骰子缓缓旋转,三点,上下两层光幕出现。
第一次陆隐摇到了三点,第二次摇到了五点,第三次摇到了四点,第四次,他摇到了一点。
颇为无奈的叹口气,运气不好,一次六点都没摇到,只能等十天了。
另一边,纸船朝着神武天飞行,原本一路平静,即便遇到什么强悍生物也被半祖吓走,而这一天,一道人影自前方踏出虚空,在众人警惕的目光下露出面容。
白薇薇惊呼,“穆天师?”。
一众人大惊,天师,是特定的称谓,唯有原阵天师才可以被如此称呼,放眼树之星空,所有人知晓的只有四位原阵天师,而姓穆的,只有一位,便是被称为史上最年轻原阵天师–穆尚。
说起穆尚,不自觉会让人想起曾经的七英杰,以及现如今的白仙儿,因为他们都是传奇,一个时代的传奇。
穆尚的解语天赋自被发现那一刻,直到成为原阵天师,带来的永远是惊叹与不可思议,无论同辈还是前辈,对他的印象只有四个字–无所不能,在解语一道上,即便古言天师都曾说过,穆尚是足以超越时代的奇才,是最有可能追赶慧祖步伐的解语奇才。
要知道,其余三位天师,古言天师拥有半祖修为,厉天师同样拥有半祖修为,秋灵天师比较年轻,拥有星使巅峰修为,唯有穆尚,只是六次源劫,他的年纪远远比不上秋灵天师,只比当初的七英杰大几十岁,完全可以看做是七英杰时代的人,白仙儿都称他为穆哥。
穆天师,是树之星空记录史册的绝顶奇才,即便食神与夏子恒这些半祖面对他都只能视为同辈。
他是无数人疯狂崇拜的对象。
穆尚拥有略带蓝色的长发,英俊的脸庞充满了刚毅,眼中带着笑容,缓缓接近纸船。
夏子恒目光警惕,穆尚是寒仙宗的人,当初为了争夺此人,无论是陆家还是其余庞然大物都差点撕破脸,最终还是被寒仙宗抢去了,谁也不知道穆尚为什么选择寒仙宗,而不选掌控星空的陆家,但他如今就代表寒仙宗。
食神对穆尚的印象并不深,穆尚属于解语一道的人,常年在背面战场,从未去过忆贤书院,也从未去过望屿,他还是在背面战场见过此人一次,但听到的传说不少。
穆尚接近纸船,在距离纸船千米远外停下,对着食神与夏子恒行礼,“晚辈穆尚,见过食神前辈,见过夏子恒前辈”。
食神赞叹看着,“你我虽只见过一次,但你的名字,我却听过很多次”。
穆尚谦逊道,“小小虚名,不值得前辈记挂”。
“穆天师,你挡在前面要做什么?”,夏子恒问道,语气不是很客气。
穆尚是原阵天师,在解语一道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但不代表此人就可以成为祖境,比如古言天师,是当今树之星空第一天师,但他成为祖境的可能微乎其微。
对于穆尚,他们是尊重,但后面那个玉昊不同,完成天外天试炼,只要不夭折,几乎就是祖境强者,而且同样拥有超凡的解语天赋,被评价为有可能超越穆尚的奇才,这种人物在他们心中的价值自然要超过穆尚,当然,那也是因为穆尚代表寒仙宗,如果穆尚是自由人,是散修,他们的态度便不会这样。
穆尚笑着看向夏子恒,“晚辈听说中平界出了一位解语奇才,刚好途径此地,特来看看,不会不方便吧”。
夏子恒皱眉,“还真不方便,昊玉先生因为天外天试炼受了些伤,正在闭关”。
穆尚看向食神。
食神道,“实在可惜,如果不是闭关,昊玉先生与穆天师一谈,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能得到穆天师指点,相信也是他愿意的”。
穆尚目光越过两人,看向纸船,看到了一个个目露崇拜之色的学生,也看到了陆隐闭关之地,“昊玉先生受伤,晚辈这里有最好的疗伤奇果,得自一处奇异的平行空间,名为月兰果,不知先生可需要?”。
“月兰果?那个即便半祖内世界受伤也可以很快治愈的奇果?”,夏子恒惊讶。
穆尚笑道,“正是,在背面战场这么多年,晚辈也得到些战功,兑换了这月兰果,如今用不到,正好给昊玉先生使用,昊玉先生完成天外天试炼,在解语一道又有非凡的才能,如此人才是我等最看重的,不能出一点差错”。
食神与夏子恒对视,人家连月兰果这种半祖都觊觎的奇果都拿出来了,貌似没有理由阻止他见人。
穆尚笑了笑,一脚跨出,来到纸船上,越过食神与夏子恒,一步步走向陆隐闭关之地。
他走的很慢,面带微笑,略带蓝色的长发飘起,看上去充满了潇洒与自由,看的不少女生目泛异彩。
如果单看样貌,穆尚比不过玉昊,但论气质,穆尚拥有多年在背面战场养成的杀伐果断,还带着潇洒之气,不是玉昊可比的。
“昊玉先生,可否一见?”,穆尚走到陆隐闭关之地外不远处开口。
食神等人奇怪看向纸船内,按理说玉昊应该出来了,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四大原阵天师之一,而且又给他送奇果,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尊重,他都应该主动拜见,而不是紧闭大门。
但门内没有动静。
穆尚目光一闪,神色不变,再次开口,“听闻昊玉先生受伤,这里有月兰果一枚,算是穆某代表解语者向先生慰问,可否一见?”。
众人静静看向门内。
有人不满开口,“昊玉先生太托大了,穆天师可是史上最年轻的原阵天师,无论修为还是境界都远超他,竟避而不见”。
“莫非先生在天外天试炼真的受了很重的伤?”。
“有可能,天外天试炼那么诡异,七位同学要么修为无法调动,要么不似人形,或许昊玉先生也出问题了”。

穆尚刚要再开口,门内传出声音,“昊玉,见过穆天师”。
众人惊讶,如果受伤,不出门可以理解,但听声音貌似没有受伤,如此还不出面就过分了。
穆尚却没有生气,“先生受的伤,可重?”。
“不重,没受什么伤”。
“可否出来一见?”。
“穆天师见我为了什么?”。
穆尚淡笑,“自然想看看当下的解语奇才,听闻昊玉先生不用出手,光靠指导就能让完全不会解语之人布置原宝阵法,如此手段实在奇特,我特意问过秋灵天师与厉天师,他们都言明未必可以做到”。
穆尚的话震动了所有人,连天师都做不到的事,昊玉先生竟然可以做到,难道他已经成就天师了?
白薇薇骇然,她已经很高估这位昊玉先生了,到头来发现还是低估了,普通人怎么可能劳烦穆天师亲自出面,并送上半祖都觊觎的奇果。
拥有媲美天师的解语才能,完成天外天试炼,昊玉先生究竟多优秀?这是他这个年纪可以达到的吗?
夏子恒呼吸急促,目光越发炙热,此子必须留在神武天,哪怕付出再大代价。
“天师谦虚,家师曾言,在下还年轻,要走的路还很长,经历的,看到的,做到的,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古言天师才是真的谦虚,通过昊玉先生,我对古言天师的解语修为更期待了,待回到背面战场,必找机会与天师切磋一下”。
“何不与我切磋?”。
穆尚挑眉,其余听到的人都惊讶,包括食神。
昊玉在众人印象中一直是温顺有礼,除了对夏家态度不同,对其他人从未有过峥嵘,如今面对穆尚,竟出口挑衅,这不是他的为人。
“穆天师,我可以与你见面,却并未见面,一墙之隔,隔得不仅是你与我的第一面,也是家师曾说过的,过眼云烟,我希望见到你的第一面,可以向你发起挑战,那才是你我真正应该相见的第一面”。
一众人看向穆尚,这是,挑战,界原阵师对原阵天师发起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