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pi8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周仙吏 ptt-第75章 解釋閲讀-iocmt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半年之前,数年都不响一次的道钟,每天鸣响好几次。
好不容易安静了半年,阳县又有女子含冤而死,临死前以滔天怨气,引动天地共鸣,诞生了新的道术,使得道钟又一次鸣响。
时隔不久,道钟再次响起时,竟然产生了一条裂缝。
这种事情,自符箓派创派以来,绝无仅有。
一名白发白须的老者,站在裂了一条缝隙的道钟前,目光深邃,沉默不语。
第五脉首座玄真子走上前,沉声问道:“师兄,这……”
老者缓缓说道:“道钟鸣响之音,与道术的强弱有关,新的道术越强,道钟的声音便愈大,能让道钟产生裂纹,恐怕是有至强道术诞生……”
“又是北郡……”玄真子表情肃然,说道:“这恐怕不是巧合。”
仙风道骨的老者看向一名宫装妇人,说道:“如此道术,北郡一定会有异象出现,师妹,麻烦你下山一趟,查一查究竟是何原因……”
北郡,城外。
五道强大的气息,从五个方向,将楚江王围在中心。
楚江王头顶的珠玉冠冕已经掉落,披散着头发,身上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面对五位同等境界的强者,他没有一丝脱逃的可能。
北郡郡守看着他,冷声道:“楚江王,束手就擒吧。”
楚江王大口喘息,左右四顾,发现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
心知今日已经无法逃脱,他抬头看着众人,厉声道:“如果不是那个骗子,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杀本王?”
几人默然无语,他们也很清楚,如果不是李慕拖住了楚江王,恐怕现在的楚江王,已经献祭了全城的百姓,晋级第六境,此刻的猎人与猎物,会彻底反过来。
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李慕一个第三境的小修,是如何拖住楚江王,长达半个时辰,又是怎么破掉十八阴狱大阵的……
白妖王看着楚江王,淡淡道:“可惜,没有如果。”
北郡郡守开口道:“诸位,全力出手,诛杀此獠!”
五道气息冲天而起,楚江王站在中间,仰天长笑,“没有人可以杀本王,幽冥不行,千幻不行,你们这些废物更不行!”
他话音落下,体内忽然传来一阵强烈的气息波动。
北郡郡守面色大变,立刻道:“退!”
众人飞速后退,从楚江王的位置,爆发出一道强大的毁灭之力,摧毁了方圆数百丈内,一切生机。
郡城。
李慕和白吟心都受了不轻的伤,柳含烟和晚晚左右扶着李慕,小白和白听心扶着白吟心,回到住处。
李慕躺在床上,柳含烟坐在床头,一言不发,默默垂泪。
这是李慕第一次见她流泪,他握着柳含烟的手,安慰道:“别难过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柳含烟抹了抹眼泪,抽泣道:“如果你出什么事情,我和晚晚怎么办?”
李慕看着她,认真问道:“难道你要让我丢下你们一个人逃跑吗?”
他将柳含烟拥入怀中,说道:“对你们的男人有点信心好不好,区区一个楚江王算什么,千幻上人比他厉害吧,最后还不是栽在我手上……”
柳含烟靠在他的胸口,轻轻捶了捶她的胸膛,“都这个时候了,还逞能……”
李慕看着她泪痕未干的俏脸,在她脸上轻轻一吻,说道:“相信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的。”
柳含烟没有用语言回应李慕,她用自己的唇,吻上了李慕的唇。
“咳!”
白听心在门口咳了咳,柳含烟慌忙的从李慕的身上爬起来。在外人面前,她的脸皮还是有些薄。
她狼狈的抹了抹嘴唇,说道:“我去看看吟心姑娘。”
李慕怒视着白听心,柳含烟好不容易有这么主动热情的时候,却被这条蛇破坏了氛围。
白听心回头看了看,见柳含烟已经走远,飞身上床,扑在李慕的身上,在他的脸上猛亲不止。
“住口!”
李慕提起力气,捏着她的嘴,惊道:“你疯了吗……”
白听心骑在他身上,轻哼一声,说道:“那个时候我已经发誓,谁要是能救我,我就嫁给他,你把我和姐姐从楚江王手里救了下来,我要嫁给你……”
“胡闹!”
李慕瞪了她一眼,说道:“你有没有问过我,有没有问过你婶婶……”
白听心道:“我可以做小……”
李慕怒道:“我是你叔叔,你这是乱伦,赶快从我身上下去!”
白听心嘻嘻一笑,“不下。”
这条蛇是真的疯了,李慕感受到几道熟悉的气息迅速逼近,说道:“你爹来了,快点下去!”
白听心撇嘴道:“别想骗我,不下不下就不下……”
“听心!”
背后传来的一道威严声音,让她身体一颤,立刻跳下床,乖乖的站在角落,低头道:“爹。”
白妖王和玄度等人快步走进来,关切问道:“三弟,你没事吧?”
“放心,死不了……”李慕笑了笑,又问道:“楚江王呢?”
陈郡丞道:“楚江王知道不敌,自爆魂体,可惜沈大人没有亲手报仇的机会了。”
李慕看向白妖王,白妖王知道他要说什么,微微一笑,说道:“楚江王以及十八鬼将残余的魂力,我已收取。”
林郡守走上前,对李慕道:“此次北郡能躲过这场浩劫,你当居首功,本官会亲自上书朝廷,为你请求封赏。”
李慕微微一笑,说道:“身为大周吏,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百姓,这是应该的。”
“今天晚上,你是怎么拖住楚江王的?”林郡守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也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李慕早就想好了解释,说道:“我骗他说,郡城的国庙之下,镇压着一只第七境的凶鬼,若是楚江王直接献祭郡城百姓,那凶鬼便会破封而出,到时候,就算他晋升第六境,也还是要被那凶鬼吞噬,死路一条。”
众人面露诧异,显然对于楚江王如此轻易相信李慕,表示不能理解。
李慕知道他们的疑惑,继续道:“他起初不信,后来我装作千幻上人,楚江王便不再怀疑,我骗他花费了半个时辰,准备镇压那凶鬼的阵法,才拖延到你们赶来。”
陈郡丞愕然道:“你,装作千幻上人?”
李慕点头道:“在阳丘县时,千幻上人的一缕残魂,曾经想要夺舍我,幸得一位前辈高人出手搭救,灭杀了千幻的残魂,也让我得到他一些残存的记忆,这记忆中,有关于楚江王的陈年旧事,我就是用这些骗过他的……”
这番话,李慕说的半真半假,他是纯阳之体,在阳丘县时,千幻上人本就和他有过很深的交集,再结合李慕上一次的证词,解释这件事情并不难。
显然,无论是陈郡丞,还是林郡尉,对于几个月前,千幻上人一事,都很熟悉。
两人也都知道,李慕是纯阳之体,千幻上人曾经对他出手,却被一名道号“老子”的高人所救,这些都写在那件案子的卷宗中。
林郡守赞叹道:“关键时刻,能有这份机敏,实在难得。”
他又问道:“十八阴狱大阵,也是你破的吧?”
李慕没有否认,说道:“当时,楚江王已经准备献祭全城百姓,若是不破坏那阵法,郡城数万百姓,都将成为楚江王的祭品,我情急之下,只好以真言指天叫骂,引动天地之力,破坏大阵,我的伤势,其实大部分都是被天地之力反噬,若不是十八阴狱大阵的阻挡,恐怕我早就被那道天地之力抹杀了……”
陈郡丞一愣,愕然道:“这也行?”
李慕无奈道:“当时情况紧急,也别无他法,只能冒险一试,好在成功了……”
陈郡丞奇道:“天地之力虽然强大,但也并不是轻易就能引动的,难道是上天对你有特殊的眷顾?”
从某种意义上讲,李慕的确很得上天眷顾,他每次念动道德经的时候,上天都挺想让他原地去世的。
李慕看了看玄度身后的小玉,说道:“其实,我也是受小玉之事的启发。”
小玉悄悄看了看李慕,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