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b81超棒的都市言情 第一重裝 起點-第650章 互相傷害啊!看書-430c9

第一重裝
小說推薦第一重裝
联邦机甲战神燕赤烈,曾经的老兵烈血,抵达战场。
不仅肆无忌惮的散发出属于他的强横精神力场,更是霸道无匹的切入杰彭机甲的公共信道,向杰彭军于此地的最强单兵战力—秀云机甲战神发出挑战。
位于双方激烈交战前方,一台趴伏在掩体之后看似普普通通的机甲,头具双眼闪烁着令人心悸蓝光,在上百杰彭机甲惊疑的目光中,缓缓站起身。
公共频道中,出现有些苍凉的声音:“燕赤烈,你终于舍得出现了,怎么?看着你的学生死伤殆尽,心疼了吧!”
“心疼啊!被秀云老贼你说中了!”燕赤烈蔚然长叹。“知道吗?虽然理智告诉我,我可以继续等下去,等藏身于普通机甲部队中的你接近,然后对你一击必杀,若秀云老贼你这些年并无多少精进的话,以老子现在的水平,又是突袭,干掉老贼你的几率超过百分之九十。”
燕赤烈的声音不大,却仿佛有种魔力,就算很多杰彭机甲师在内心认定他这已经不是自信而是自大,却竟然没有一人敢在公共频道中出声反驳。
似乎,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吧!这种念头突然生起的同时,不知有多少杰彭机甲师猛然惊醒,继而冷汗直流。
视频中这位突然出现在一线战场向己方闻名遐迩的秀云机甲战神发出挑战的联邦机甲战神,什么都没做,纯粹靠着几句话,就让人不知不觉认为他说的有道理,这得是多么可怕的精神力场,竟然一人就影响数万大军?
苍凉的声音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这位老对手甫一公开接触就如此自信,竟然当众宣称拥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将自己斩于战场之上,迟疑之间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反驳。
因为到达他们这个层次,都是心智坚逾金石之人,所谓的心理战早已失去作用,燕赤烈如此说,就代表他一定是如此想的。
遥遥看着对面的那台看似普通的机甲的驾驶舱中,一个样式有几分怪异的战斗头盔下,是一张看上去绝对不会超过四十岁的脸,一张有着几分消瘦清隽的脸,一张普普通通的脸,如果不是一双眸子深若幽谭显得有几分妖异的话,恐怕谁也不会把这位和享誉杰彭帝国军方民间近二十年的秀云机甲战神联系在一起。
燕赤烈,在西南联邦军中是个传说,长弓秀云,可也是杰彭帝国内的一个传奇。
长弓秀云,从未从军,但他是杰彭皇家赫赫有名的武道大师,一直致力于自身苦修,直至四十五岁那年自觉武道再无精进之途,开始操控机甲,短短四年,便由一名初学者成为高级一级机甲师,并在踏入五十之龄前一日,晋级成万众敬仰的机甲战神。
如果说在成为机甲战神之前他为百人斩,那么在晋级为机甲战神之后,即为万人斩,可比所谓的武道大师要可怕的多了。
而晋级机甲战神三年后,这名操控机甲晋级速度之快无人能比的可怕人物便挑战当时杰彭国内三大机甲战神之一,苦战半日,结果如何杰彭帝国方面对其进行SSS级别加密无人得知,但一年后,杰彭皇室就特聘其为杰彭皇家特种机甲团总教官。
这已经近乎变相的说明,那一战究竟是谁胜谁负。
此后,长弓秀云再未有出手记录,但其实在杰彭军民的心中,这位机甲战神就算排不上国内第一,也绝不会落下第二。
将近七十的年龄,也怪不得年龄小他十余岁的燕赤烈骂他老贼。只不过,如此高龄,却显得像是个四十许的中青年,就显得很妖孽了。
要知道,现代的科技,虽然已经可以延缓细胞的衰老,但也只能提高人类的平均寿命,可不是说把老年人变成年轻人,什么样的年龄细胞就会呈现什么样的形态,而数千年前所谓的美容技术则早已被淘汰,人类对生命的理解早已进入另一个层面,而不仅仅只是停留在外表表面。
这种状况只能说明,长弓秀云利用强大的精神力,使得自己的细胞保持在三十年前体能最巅峰的状态,这已经不是科学所能解释的通的了。
也或者说,机甲战神,早已不再是普通的人类,已经可以靠自身调节细胞的生长,成为更高维度生物的存在。
若不然,长弓秀云也不会被派往此地,成为杰彭军反制燕赤烈的最大底牌。
但如此可怕人物,燕赤烈却依然在数万大军面前,公开宣告,他可以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将对方斩杀当场。
燕赤烈,不愧是在前线战斗三十年以“杀”证道的超卓人物,仅是自信心这一点,就无人可及。
可长弓秀云并不认为这仅仅只是燕赤烈的盲目自信,自从柳川静水陨灭,他就对燕赤烈这个老对手提高了警惕心。除了两国极少数高层,无人得知,他于两国边境一颗无人星球上曾经和燕赤烈悄无声息的较量过一场,虽然结局是他稍占上风,但他知道,所谓稍胜,也有限的很,不过是一线而已,想杀死那名无比坚韧的对手,他的结局也绝不会好到那里去。
但不过数年的光景,对手进步的速度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竟然在他最擅长的精神领域让他吃了个哑巴亏,出手杀死一个高级二级机甲高手竟然都没让他感觉到一丝精神力的波动。除非他没有动用脑神经操控机甲,可这实在是太难了,高级机甲师已经站在了机甲师的顶端,就算是机甲战神,也不是随意就可以将其碾死,至少,信息被屏蔽的柳川静水有机会放出示警弹。
可,依然没有。
难道说,燕赤烈这几年真的就突飞猛进远远超越了自己吗?一时间,自负如长弓秀云也有些惊疑不定了。
根本没有等长弓秀云回答的意思,燕赤烈声音低沉,“可老子,终究不是神,还是凡夫俗子一枚,老子学生的血,就这样在我的眼前撒遍昆仑星的大地,老子的心终究是疼了,很疼啊!”
“老子曾经是个兵,一个在前线呆了三十年的老兵,别的没有,但养成了一个习惯,你们杰彭人杀死我多少战友,那老子无论如何都会双倍奉还!”燕赤烈的声音很平静,其中蕴藏的杀气却让人心惊肉跳。“幸好,这个习惯一直都还在。”
“不好!”长弓秀云首次色变。
身为机甲战神,他可是知道一个和他战斗力差不多的家伙发疯的话是有多可怕。
那可不只是对方那个高级机甲师上来一个照面就和“烈日”德川原来了个同归于尽那么简单,严格意义上说,只要不是两个机甲营数百台机甲将之围死,所有机甲面对他,都不过是待宰羔羊,高级机甲师也不会例外。
“宫本,立刻增加护卫力量!河上、织田,退!”长弓秀云的机甲猛然大步前行,瞬间达近百米的速度远超普通九代机甲鬼切。
周围那些普通杰彭机甲这才恍然知道,他们无比仰慕的机甲战神,竟然一直藏身于他们之中。
只是,长弓秀云的那句“不好”刚出口,正在极速狂飙的方块形机甲速度再度提升,就像是一支利箭,直直撞入正在围攻最后十五台机甲的03号高地。
和先前的甄枭雄一样,燕赤烈采取了最直接的方式。
只不过威势却是截然不同,甄枭雄被层层阻碍,虽然连斩十余台机甲,但速度终究不可避免的降下来。
可那台方形机甲,却宛如世间最锋利的箭,尚未反应过来不知是该抵抗还是该躲避的机甲群就如一层薄纱,一穿即透。
短短不过三十秒,在方形机甲前进的路上,至少有四十台机甲爆成一团烟花,无一例外,他们都是被生生戳爆能量引擎形成爆炸。
说这帮杰彭精锐是待宰羔羊,恐怕都有些太高看他们了,在怒火高炽终于爆发出所有实力的这位联邦机甲战神面前,他们不过是小鸡仔,随手可灭。
犹如泼汤之雪,尚存的300余台机甲再无立于此地之勇气,争先恐后的向后方跑去。他们不傻,就算他们围住了这台可怕的机甲又怎样,等到秀云机甲战神前来,恐怕他们其中的绝大部分都已是死了。
自己都死了,就算最终能杀死这名机甲战神,那和自己又有毛关系啊!这人那,只能是活着,才有享受荣誉的机会,否则,勋章挂坟头,奖金买纸钱吗?
别说,这帮杰彭人想的倒是挺通透的。
所以,他们逃了,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就像是一群受惊的鸭子,离开3号高地,再无人回头。
徒留已经精疲力竭的十五台联邦机甲呆在原地。
而燕赤烈仿佛早知如此结果,一举杀透杰彭战阵连斩四十台机甲毫不停留,机甲带着滚滚烟尘朝着临近的04号高地狂飙。
“燕赤烈,长弓秀云在此!”正急匆匆跨越2000余米距离向这边赶来的长弓秀云看着这一幕几欲呕血。
他当然明白燕赤烈的意思,你娘的个腿,既然你让老子心如刀割,那老子也绝不会让你好过,他的目标根本不是03号高地,而是目前距离他最近的“狂狼”河上彦照。解决03号高地上围攻联邦机甲的杰彭机甲部队,不过顺手之劳。
做为杰彭皇家特种机甲团总教官,前团长宫本刚是长弓秀云的弟子,另外五人虽没有师生之名,但也都长期接受他的指导,亦有师生之谊。
燕赤烈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同样将他的得意弟子杀个精光。
长弓秀云倒是也很像学着发狂的这位一样,也不去管他,闯入西南联邦阵地杀个天翻地覆。可现在西南联邦方已经大大处于下风,几乎所有精锐都在一线,能拿得出手的那几台机甲基本都战死沙场,他去拿一些小卒子撒气,实在是大大的不划算啊!
他倒是有心闯入位于一线阵地后方六七公里外的指挥部对方指挥官干掉,可后方地堡多达十余个,每个都装备着可怕的磁能炮,他也不是神,就能硬顶着磁能炮硬上,就算能一个个杀过去,天知道那一个才是真正的指挥部所在,等他找到,搞不好这边燕赤烈都已经闯入己方本阵找宫本刚的麻烦了。
这就是典型的光脚不怕穿鞋的,燕赤烈已经毫无顾忌,近乎赤果果的告诉长弓秀云,要杀你去杀,反正老子的人也没多少让你可杀的了,但你这边的肥肉可不少,宰一个少一个。。。。。。。
就像是富人和穷人打架,穷人已经只剩裤衩烂命一条,大不了以命抵命,自然是往死里干,但富人却还想着,老子有这么多钱,可别把那货给打死了,坐牢了咋整?老婆养小三花老子的钱咋整?拥有的越多,顾忌就越多。
来啊!互相伤害啊!燕赤烈虽然没说,可就是这么做的。
可是,光脚的穷人能这样,穿鞋的富人却不想。
所以,长弓秀云只得跟在燕赤烈的屁股后面,恨不得求着燕赤烈,来吧!你的对手不是我吗?跟老子打吧!
这可能也是燕赤烈能和唐浪看对眼的原因,两人都有一个特质,老子报仇,从来不隔夜。
刚刚还牛逼哄哄的“狂狼”河上彦照看着两公里外烟尘滚滚中掩藏的那台要命的机甲,满嘴苦涩。
身为高级机甲师,已经有一定精神力基础的“狂狼”知道,自己跑不了,他已经被那位机甲战神锁定,无论他怎么逃,对方都会追上他,干掉他。
他唯一的生机,就是坚持,坚持到秀云机甲战神的抵达。
“列阵,开炮,射击!”河上彦照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近百台机甲排成军阵,上百道能量束疯狂的朝着烟尘遮掩中狂飙突进的方形机甲射去。
很自然的,全部射空。
几乎都没改变方向,机甲再度不可思议的加速,燕赤烈就闪过了上百道离子束覆盖方圆百米的可怕轰击。
两千米的漫长距离,在速度已经高达四百五十公里时速的机甲面前,不过是十来秒的光景。
近百台机甲组成的战阵,完全没有发生作用,燕赤烈这次没有直接撞入,而是划出一个弧线,从侧翼杀入。
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切开黄油,厚实的机甲战阵瞬间被剖开,“狂狼”河上彦照不得不直面让自己无比恐惧的对手,他想离的远远的对手。
可惜,那名可怕的对手没给他这个机会。
然后,他就死了,在长弓秀云赶到之前,他自己的刀,被自己的机械臂握着,插在机甲驾驶舱里,整个机械关节,已然被生生扭断。
可怕的离子焰,在驾驶舱被破的那一刻,就已经将曾经不可一世的高级二级机甲战士烧成一团焦糊糊。
燕赤烈扬长而去,直奔06号高地。
六公里之外,“白夜”织田信正在狂奔。
本来他还打算组织麾下数百台机甲和这位机甲战神较量一二,可当看到对方就那样杀入机甲战阵,他就怂了,根本没看“狂狼”是死是活,转身就跑。
发狂中的战神,八嘎的太危险了。
对这样的人认怂,没啥好害羞的。
至于说武士精神,还是去特娘的吧!俺要活着。。。。。。
燕赤烈出场,形势逆转。
但长孙雪晴的耳机里,却传来一声长叹:“长孙,你撤退吧!撤回学院,鹰首高地防御战,我方已败!”
那是,张恨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