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ffw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五章相伴-vxypu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身为第一个晋级前百的参赛者,张依依被直接送至决赛准备区,在百人席位中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等着其他晋级的九十九人到来。
至于打完了这一场擂台后,旁人如何看她议论她,对她而言根本不重要。
目光穿过所有阻碍,张依依朝着底下一直关注着她的师叔与洛启衡挥了挥手,随后也没有再做其他,认认真真地开始观看起了其他各个擂台上的小组对战情况。
她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想要榜首之位自然得知己知彼,好好看清别人的手段与底牌,哪怕此时都不可能完全毫无保留。
“看到没有,我们家依依胜而不骄、自信却又绝不会自负。她会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强大,你呢?”
擂台下,乔楚看着自家小师侄满眼都是骄傲与自豪,片刻后这才得了闲,又瞄了一旁的洛启衡一眼,忍不住又挑刺起来。
好吧,他是老岳父看女婿,越看越不爽,自家小姑娘越是优秀,便越觉得谁给叼走都想让他打人。
别说洛启衡只是有个仙帝的外祖,就算臭小子自己是仙帝,在他眼里看不顺眼的依然不顺眼。
洛启衡并不在意乔楚的挑剔,反正他满心满眼都只容得下一个张依依:“往后余生,晚辈都会与她并肩同行。”
“往后余生吗?你这口气倒是不小,余生太长,希望你将来真的能够说到做到。”
乔楚彻底闭上了嘴,如果真的有一人能够一直陪伴着依依风雨共进、并肩同行,这又何尝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只不过,世间所有的东西存在的变数太多太多,而他们这样的修仙者境界越高,余生也就越漫长。
往后余生当如何,说了也没用,唯独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洛启衡也明白乔楚并没有轻易相信他的誓言,可旁人信不信他从不在乎,他在乎的永远只有依依一人而已。
张依依认真地观看其他玄仙正在进行着的小组对决,完全不知道洛启衡又又擅自与她许了余生。
看得越久,她发现很多玄仙所修之道在自己眼中竟是一目了然,哪怕绝大多数人对小组赛的对战之中并没有直接使用自己得特有的道法之力。
甚至于还有人跟她一般在极力的隐藏自己真正的道法,可但凡有过使用的痕迹,哪怕只是一丝,哪怕掩饰得再好,她也能一眼便看个分明到底是什么道。
如此能力绝对超出了张依依如今的实力境界本身,而她也很快意识到了这应该是神格不断增强之后,所衍生出来的一种新的能力——对于各种规则之力的识别与敏锐感知。
惊喜的同时,张依依观察得愈发用心,因为在理论上,自己若是能够分析旁人之道的规则,可便意味着能够得到此道破解之法。
哪怕这样的理论还只是一种想法,但光是想到这个可能,面对自己这个发现足以令她激动而惊喜。
当然,以她现在这么点神格水准,想试着分析,也只能从最简单浅显的道法开始,能不能成更需要漫长的时间钻研验证,绝不是那么简单之事。
不过哪怕现在无法做到看穿旁人道法规则,但一个个看下来至少摸清了他们所立之道为何,如此决赛比斗之时,也算是占了一丝先机,多少有点儿心理准备,不至于被那些比较特殊、古怪的道法给打个措手不及。
就好比快要打败最后一个对手的温宜,他的道竟是有些类似于传递感染的功能,不仅能让自己的一些举动影响到对手,同时也能让对手所使用的一些手段传至他身上,为他所用。
张依依倒是觉得温宜这名字取得很是巧,跟他所立之道有着一种天然的契合,温宜、瘟疫,他之道的主动功能作用,还的确有点儿类似温疫般扩散,所不同的是,主体与受体可以随时互相转换,好的坏的都能传递罢了。
还有一个叫田七的男修,这会儿功夫人家已经晋级坐到了离她不远的百位席上。
田七所立之道应该是替换,看似粗浅简单,可实际上运用起来却是有着无数种的可能。
只要自身实力足够之强,田七不仅可以替换一切可以替换之物为他所用,甚至于还能替换对方道法、手段、法宝、以至于思维等等!
双方交战,特别是在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任何一个细节上的疏忽与着错都将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若是连思维都能被替换,哪怕只是一瞬,却也足够分出生死胜负。
除此之外,张依依还特别注意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名女修,目前张依依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但人家所立之道却是威力极其恐怖的黄泉道。
黄泉一道掌生死,一般而言修黄泉道者多为鬼修,大成者更是鬼仙之王。
这不是人鬼歧视,而是鬼修天生在黄泉一道上有着先天的优势,这种优势当真是很难跨越的。
但那名女修以人修之身不仅立了黄泉道,而且修得十分之好,光凭这一点,张依依也不会对这位对手轻敌半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决赛百人席进来的人越来越多,空着的位子也越来越少。
张依依的身边原本空着的位子突然有人坐了下来,一名看上去像十五六岁少年模样的男修正对着她笑得无比讨喜。
“无羁道友,在下道号流觞,我能坐在这儿吗?”
少年模样的流觞,看上去像只惹人怜爱的小狗,只可惜他本人若真这般可怜无害的话,身处修真界时便早就灰飞烟灭。
张依依的确挺喜欢看上去蠢萌蠢萌的小奶狗,但前提条件那得是只真的蠢且萌的小奶狗,而不是披着假皮的老作精怪。
“不可以的话,你会换位子吗?”
她淡淡反问,对流觞有着一种本能的不喜。
倒不是说张依依察觉到了流觞的恶意,只是眼缘这个东西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言。
“无羁道友果然快人快语,是在下俗套虚伪了。”
流觞的确没有换座位的打算,因此直接被张依依不怎么给面子的反问,索性立马承认了自己刚刚说的的确只是客套话。
张依依微一点头,不置可否。
流觞曲水,这便是道号的来历?
给他赐道号的人怕不是正玩乐时随口取的吧。
流觞自然不知道张依依心里正暗自吐槽着他的道号,见人家对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倒也不再试图东拉西扯,径直说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能借无羁道友虚无剑一观,不论道友有什么条件,只要在下做得到,都在所不辞,还望无羁道友恩准。”
这话一出,百人席中已经坐下的其他人一个个都听得分明,顿时惊诧无比地看向流觞,同时也看着张依依如何应对。
虚无剑有多好多厉害,刚刚他们不少人都亲自见识过了,可再厉害那也是人家的宝剑,更是人家的本命剑,若是朋友还好,但明明他们并没有半点情谊关系,甚至于一会儿决赛时还将成为竞争对手。
流觞竟当众提这等要求,要看人家的本命剑,这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种挑衅,更是一种荒唐无比的无理要求。
“你想看我的本命剑?”
张依依的反应倒是没其他人所想象的那般激烈,甚至于这样的反问仅仅只是一种确认,而无半点的意外与愤怒。
不等流殇回答,她很快又道:“没问题呀,不过交换的条件,你得单独给我施展一次回溯过程。”
说着,她抬手取出一块仙石,三两下便吸光了仙石中的仙力。
丧尽最后一丝仙力之际,整块仙石瞬间化成粉末,而张依依则将捧着仙石粉末的手掌往前挪了挪,示意流觞这彻底无用一小堆粉末,便是她指明要施展回溯之术的对象。
没错,流殇之道便为回溯,这种道法涉及到了时间,但又不仅仅只是简单的时间倒流,是张依依观察了这么多对手后,目前所发现的最高强繁琐的一种道。
所以她想看看流殇单独将用尽化为粉末的仙石回溯成原来模样的整个过程,或许这般能够看得更加清楚分明,从而推断出整个回溯之道包含了多少种规则组合在内。
“无羁道友当真慧眼无双,在下佩服。”
流觞没想到张依依直接便叫破了他的道,哪怕他运用之时十分小心,掩饰得极好,并且只是小小的运用了些许。
不过看出来了也没什么,当众叫破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决赛时肯定也藏不住,自己的底牌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提前被人识破就受影响。
但张依依想看他单独演示一次回溯仙石的过程,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可他实在是对那把虚无剑中的时间规则之力感兴趣,这与他道法回溯中所波及到的一点点时间规则完全不同,如果他能借此悟出一二,说不定能够让自己的回溯之道有新的突破。
“既然无羁道友想看,那在下自然恭敬不如从命!”
流觞不装小奶狗小白兔之类的,倒是果断得紧:“为表诚意,便由在下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