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tc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木葉之硬核匠忍 起點-724-acisc

木葉之硬核匠忍
小說推薦木葉之硬核匠忍
那名暗部成员见状,有些不悦的说道:“怎么,团藏大人的话你也打算违抗吗?不要忘了整个木叶村的和平可都是团战大人在默默的付出呢,如果没有团长大人的付出,你们哪来的安定!如果因为你们,而给村子带来灾难,你们负的起责任吗?”
迫于对方的压力,那名医疗忍者只好将扎布交给了那几名暗部成员。
……
赛场这边,中忍考试还在继续进行着,第三场考试是两名路人之间的战斗。或许是由于前一场比试太过刺激,这第三场的战斗,虽然是中规中矩,但是观战台上的人们却是觉得有些枯燥无比,好在这场比赛很快就结束了。
当月光疾风宣布完这场比赛获胜者后,大屏幕上的名字再度滚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大家的心也再度跟着悬了起来。
终于,下一场比赛的第一个名字出现了:日向藤井!
众人看到这个名字后,第一件事都是从心中默默祈祷起来,大家都希望下一个名字,千万不要是自己。
月光瑾诚在看到这个名字后,喃喃道:“那个家伙已经恢复好了吗?这才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恢复到可以参加比赛的状态了吗?真是不可思议呢!”
就在月光瑾诚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第二个名字出现了:月光瑾诚!
日向藤井VS月光瑾诚!
在看到第二个名字不是自己后,众人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将目光全都看向了月光瑾诚那边。
而月光瑾诚在看到自己名字出现在大屏幕上时,心中不禁咯噔了一声,想不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而且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他,那个号称木叶天才的少年!
该来的总会来,月光瑾诚不再抱怨什么,他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背着自己的awm走向了战场。
“那个家伙还真是倒霉呀,想来匠忍村这是第一次参加中忍考试吧,啧啧啧,想不到第一次参加中忍考试就遇到了木叶的天才忍者。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呢。”人群中有忍者戏谑的说起风凉话来。
“我看呐,这是木叶故意为之,如今几大忍村都知道那个日向藤井实力不俗,无论把哪个村子的忍者分给日向藤井做对手,都会有怨言的,也就只有像匠忍村这样的小国,替那些大国当当挡将牌罢了!”
……
观赛台上的众人还在议论纷纷,而月光瑾诚已然走上了赛场。
当月光瑾诚来到赛场上后,却迟迟没有看到藤井的身影。
这时,月光疾风走到了赛场的中央,对众人说道:“在之前的第二场中忍考试结束后,日向藤井就进入到了昏迷状态,直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这第三场考试他恐怕要缺席了,因此这一场的胜者是…”
还没等月光疾风把话说完,观赛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高呼道:“我不同意!”
就在众人为这场比赛没能欣赏到一番精彩的对决而感到失望的时候,突然传来的反对声音,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月光瑾诚在听说了自己的对手是号称木叶天才的日向藤井时,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背着自己的AWM走向了战场。
与此同时,观赛台上也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那个家伙还真是倒霉呀,想来匠忍村这是第一次参加中忍考试吧。
“啧啧啧,想不到第一次参加中忍考试就遇到了木叶的天才忍者。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呢。”
人群中有忍者戏谑的说起风凉话来。
“我看呐,这是木叶故意为之,如今几大忍村都知道那个日向藤井实力不俗,无论把哪个村子的忍者分给日向藤井做对手,都会有怨言的,也就只有像匠忍村这样的小国,替那些大国当当挡将牌罢了!”
……
观赛台上的众人还在议论纷纷,而月光瑾诚已然走上了赛场。
当月光瑾诚来到赛场上后,却迟迟没有看到藤井的身影。
这时,月光疾风走到了赛场的中央,对众人说道:“在之前的第二场中忍考试结束后,日向藤井就进入到了昏迷状态,直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这第三场考试他恐怕要缺席了,因此这一场的胜者是…”
还没等月光疾风把话说完,观赛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高呼道:“我不同意!”
听到声音,月光谨诚和月光疾风同时把目光看向了观赛台,此时一名额头上包扎着绷带的忍者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不同意你们这样的安排,我觉得就算是日向藤井因为伤势无法参加这场比赛,那也不能将胜利的果实直接让给那个匠忍村的小鬼!
那名绷带男说完之后,不少人都跟着议论起来:“是啊,就算是把晋级的名额让给第二场那个战败的少年也比让给这个没什么实力的匠忍强啊!”
绷带男见自己的言论受到了众人的拥护,感到了一阵兴奋。接着,他一脸得意的直接跳到了赛场上,然后颇具挑衅意味的对月光谨诚说道:“小鬼,别想赢得那么容易!中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当上的!”
说完,他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缠着的绷带,继续说道:“你可知道我这伤是怎么来的,这是我在第二场考试时,九死一生留下来的,你根本无法想象,我们这些人能够走到这第三场考试有多么的不容易!”
绷带男说完之后,带着玩味的眼神打量着月光谨诚,然后说道:“我看你身上连处伤都没有,想必之前的第二场考试,你也是靠运气侥幸通过的吧,接下来我就会让你知道,成为中忍的路,究竟有多么困难,可不是单单凭着运气就可以的!”
此时已经听出了这个绷带男是什么意思的月光疾风向他确认道:“你是准备要向月光谨诚发起挑战么?”
“没错!下一场比赛就由我来对战月光谨诚吧,如果他赢了,自然是直接通过这第三场考试,而我则彻底失去资格,如果我赢了,那么彻底失去资格的将会是他月光谨诚!”
“我明白了。”月光疾风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月光谨诚:“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了吧,现在说出你的看法吧。当然,你也有权利拒绝对方的这次挑战。”最后这句,是月光疾风好心加上去的,毕对方可是与自己有着相同姓氏的人,虽然不至于让自己替他徇私,但是一些照顾还是可以有的。
听到月光疾风询问起自己的意见,月光谨诚的内心自然是非常想直接拒绝掉这场挑战的,那样的话,自己将毫不费力的通过这场考试。
但是经过刚才那个绷带男的一番鼓动,此时观战台上的所有忍者都在等待着自己接下这份挑战,如果自己选择拒绝的话,那即便是成为了中忍,也不会被其他国家的忍者承认的。
那样的话,自己这个中忍当的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且直到刚才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大屏幕上之前,自己一直都在认真的准备着接下来的战斗,匹配到日向藤井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或许此时个绷带男才应该是自己这场考试应该遇到的真正对手!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给句痛快话好不好,反正你要拒绝的话,我就当你是个怂货就好了。”绷带男继续阴恻恻的刺激着月光谨诚。
此时,月光谨诚猛然瞪了对方一眼,已经从心中打定主意的他,一脸坚毅的对面前的绷带男说道:“就算你想挑战我,也总该报上你的名字来吧,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被我打败的是谁!”
月光疾风没想到月光谨诚竟然会真的接受了对方的挑战,他的心中多多少少感到一丝欣慰,毕竟如果月光谨诚真的选择拒绝的话,那他也会从心底里瞧不起月光谨诚,此时听到月光谨诚这么说,他也朝着面前那个让人瞧着很不爽的绷带男问道:“是啊,你在这里说了半天,我们连你的名字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那名绷带南见月光谨诚终于是接受了自己的挑战,心中激动的难以言表,听到对方问起自己的名字,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自信的说道:“我的名字叫昭曼拉,来自音忍者村!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吧,小鬼,这将是你成为中忍道路上的一座高峰!”
听到对方如此中二的介绍起自己的名字,月光谨诚努力憋住,没有让自己笑出来,不过此时他才知道对方的身份,原来是音忍者村的忍者,之前由于对方头上缠着绷带,并没有佩戴护额,所以月光瑾诚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见双方都答应了要挑战,而昭曼拉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月光疾风退到一旁,向观赛区的众人宣布到:“第四场,月光谨诚对战昭曼拉,现在开始!”
“嘿嘿,小子,不要怪我哦,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弱了,换谁都会选择软柿子来捏的!”
比赛开始后,昭曼拉一脸得意的看着月光谨诚,有些挑衅的向他说道,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个只会打打铁,造造武器的铁匠,根本没什么实力!
发现有人向自己提出挑战,月光瑾诚想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
身为主考官的月光疾风没想到月光谨诚竟然会真的接受了对方的挑战,他的心中多多少少感到一丝欣慰,毕竟如果月光谨诚真的选择拒绝的话,那他也会从心底里瞧不起月光谨诚,此时听到月光谨诚这么说,他也朝着面前那个让人瞧着很不爽的绷带男问道:
“是啊,你在这里说了半天,我们连你的名字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呢!”
那名绷带南见月光谨诚终于是接受了自己的挑战,心中激动的难以言表,听到对方问起自己的名字,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自信的说道:“我的名字叫昭曼拉,来自音忍者村!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吧,小鬼,这将是你成为中忍道路上的一座高峰!”
听到对方如此中二的介绍起自己的名字,月光谨诚努力憋住,没有让自己笑出来,不过此时他才知道对方的身份,原来是音忍者村的忍者,之前由于对方头上缠着绷带,并没有佩戴护额,所以月光瑾诚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见双方都答应了要挑战,而昭曼拉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月光疾风退到一旁,向观赛区的众人宣布到:“第四场,月光谨诚对战昭曼拉,现在开始!”
“嘿嘿,小子,不要怪我哦,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弱了,换谁都会选择软柿子来捏的!”
比赛开始后,昭曼拉一脸得意的看着月光谨诚,有些挑衅的向他说道,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个只会打打铁,造造武器的铁匠,根本没什么实力!
昭曼拉继续对月光瑾诚说道:“你不要记恨我,我这么做无非是想让你知道,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实力才是在这个世界存在活下去的唯一力量。”
听到对方的一番嘴臭,本不想搭理他的月光瑾诚,此时也忍不住对他反驳道:“首先呢,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我能够通过之前的第二场考试,并不是依靠幸运,而且我坚信我们遭遇的事情,比你遭遇的难的多,我之所以没有受伤并且成功通过了第二场考试,这多亏了我遇到一群好队友。
反观你自己,伤成这个样子,估计你的队友们也伤的不轻吧,还是说你的队友健健康康就只有你伤成了这个样子,那可真是可悲呀。”
月光瑾诚的一番话,似乎是刺激到了昭曼拉的痛处,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臭小鬼,我不许你侮辱我的队友,既然你说你不是依靠运气才走到现在的,那么就来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吧!也让大家都看一下,你们匠之国的忍者,到底有什么实力吧!”
说完,昭曼拉不等月光瑾诚反应,他便突然动身,然后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朝着月光瑾诚冲了过去,在冲向月光瑾诚的过程中,他胳膊上戴着的奇怪装置里,突然发出了一股刺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