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v10優秀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四章 齊國沒別的事相伴-l73dt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第二天一早,苏礼就在湖面上与这老鱼头完成了交易……他把从赤老那里弄来的神道之法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对方,然后换回了那支浮山钗。
将这浮山钗收藏妥帖,他什么也没多说,就继续启程了。
沿途老鱼头还给他们送了一大篓浮山湖中的大白鱼,并且一直将他们送到了岸边。
“那香火成神之道应该没什么问题,没想到那魔灵竟然还有这种见识……”玄素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她大概觉得作为苏礼的‘随身大前辈’却被人比下去了。
“它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古老,甚至还不一定是来自这方世界。”苏礼简单地说了一句,然后转换话题道:“太师叔祖,你说这老鱼头能凝结香火金身吗?”
“舍弃肉身凝结香火金身,这可真是十分冒险的一步啊……或许它能成功,可是我不确定这是否真的是件好事。”玄素却是犹豫了起来。
洞冥境是元婴期的最后一个境界,已经有点洞察天机的意思在里面了。所以在她的感应来说,对于这香火成神之道并没有觉得太好。
这时被解开了一缕缝隙‘放风’的赤老怪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件好事啊,只有香火金身而没有相应的神位册封,所谓的神灵也不过是个‘野神’。”
“不但没有相应神位的威能,还会被香火之毒不断侵蚀进而失去自我。”
“那条老鱼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我给的香火成神之道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它没有神位硬要凝结香火金身,最终只会使自己成为那些村民们希望它成为的样子,而它也不再是它自己。”
苏礼听着不由得问:“那么这神位该由谁来赐予呢?”
“当然是更高级别的尊神赐予啊,这种事情你不用问我,不是我的专业范围内。”赤老很是爽利地表示自己不知道。
它现在是看明白了,只要自己有一说一,苏礼是不会为难它的……与这少年分别近六年,原本以为再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一定能够让他‘屈服’,却没想到它反而是被苏礼吃得更死了。
它始终搞不明白苏礼的镇封类法术是怎么回事,被封印的时候竟然连它与自己幕后之人的联系都能够直接切断……这绝对已经超出正常法术范畴了啊!
苏礼听了赤老的回答只能将这件事情暂时放下,然后继续自己的游历进入齐国地界。
齐国虽然同样民风开放,但是国民精神面貌却要比宋国与马韩要好得多。他们更多的不是傲慢而是真正的自信……
齐国历史上出过不少惊才绝艳的明君,将这原片原本属于东胡的土地发展成了不逊于中原的文明昌盛之地。
更因为齐国本就是通过开拓蛮荒而成长起来的,所以在骄傲的同时也时刻怀着一份谦卑敬畏之心……于是在齐国首都营丘就有了一座‘稷下学宫’。
汇聚天下英才引百家精华为己用。
所以齐国朝政也绝对是东洲列国中最有活力的。
只是天下人才汇聚得多了,又自然会有许多倾轧与斗争。于是就出现了许多杰出人才在这里郁郁不得志,又或者遭受政敌打压不得不远走他乡……
所以东洲列国之中历代都有不少杰出人才是齐国人,讽刺的是他们在自己国家被挤压得呆不下去却在别国取得了巨大成功。
齐国的问题就是人才太多却没有足够的施展舞台。所以苏礼这次倒是也是准备往齐国来看看,能否再替姬正招揽一些不错的人才。
营丘是齐国首都也是齐国最大的城市,而且因为近海,这里倒是有着许多味道鲜美的海鲜菜肴……
于是这里就成为了苏礼这次游历中最爱的地方了,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多种类的海鲜,令他吃得流连忘返大呼痛快。
“你不是说要来找人才并且见识稷下学宫的吗?你倒是去啊!”玄素有些受不了,她忍不住吐糟。
“明天,明天再去,今天就先去海边尝试一下新鲜捕捞上来的大鱼,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苏礼嘿嘿笑了一声,然后连忙催促暴烝快点驾车飞到海边去。
听说今天是齐国捕鱼队返航的日子,这是专为齐国王室提供贡品的队伍。返航以后他们会挑选品相最佳的海产以最快的速度返回王宫供给齐王等王公贵族食用,剩下还有许多品相不佳的则是会就地售卖。
苏礼看中的就是这些就地售卖的海产。虽然品相不是最好,但是肉质口感可不会差了太多。
而一般购买这些新鲜海产的就是营丘的各大酒楼……但是那些海产虽然也是加急运回,口感上却终究是差了一点。
所以就有许多好这口的老饕每到捕鱼队返回的日子就会聚集到他们登陆的码头,就地生火造饭,专吃这些新鲜回来还是鲜活的海产。
关于这一点玄素也是彻底无语了,她怎么也搞不明白苏礼就是在营丘呆了三天,怎么就混到这群人的圈子里去了?
然后苏礼的仆人暴烝又‘悟道’了,他觉得苏礼这种明明已经是金丹真人了,却还能够混迹于市井凡俗之中,与这些凡夫俗子共饮共乐……这才是真正的红尘炼心,这才是真正的返璞归真啊!
玄素这个时候觉得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式的孤独……因为苏礼的两个宠物也对这种生活满意极了,他们一个爱吃鱼一个爱吃,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常人要一整天才能走完的路程对于修士来说不过是眨眼功夫。众人聊着天就来到了海边,也看到了聚在海边等待捕鱼队返回的人群。
那些都是酒楼的人,而另一拨则是已经在岸边的沙滩搭好了石头土灶,并且把火升好……这是一群非富即贵的老饕。
“苏礼小哥,快点,你来得太慢啦!”一个老饕挥着手向苏礼打招呼。
这群人大多认识,而苏礼则是新加入进来的‘新人’。他们对于在营丘各大酒楼出手阔绰的苏礼并没有任何怀疑,直接就引为自己人并且给他介绍了这次活动……
因为这群人虽然非富即贵,但是向来不把自己身份与事务带到这‘吃’上来,在场的都是以吃来论交,这种交情倒也算是纯粹了。
而最让玄素无语的是,苏礼认识的这群老饕之中身份最尊贵的,也是招呼他过去的那个人……居然还是这齐国的太子。
当太子的这么接地气,也是蛮让人服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