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3uc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仙聲奪人-第857章 顏色展示-3sj8s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看着激怒的魔主,夏天子摸摸脖颈,只觉得凉飕飕的。
他试探的说道:“若阁下想做什么,在下可否有效劳之处?”
同舟眉眼冷峻道:“不劳夏皇费心,命运雷劫将至,无一人可以逃脱。”
夏天子也不意外同舟会知晓此事。
随着容娴证道时机将近,天道会将这个讯息传给中千界的巨头。
算是给中千界修士一线生机。
因而各大势力之主都收到了冥冥之中的讯息。
命运雷劫那是什么?
传说中的净世雷劫。
逆命之人全部死去,自身修为元气回归天地,哺育天地。
之后便是真正的大争之世。
在浓郁的元力之下,无论是天才地宝还是天之骄子,都会一个个出现。
但人都是自私的。
起码知晓净世雷劫的修士们不愿意牺牲自己栽树给后人乘凉。
与之相比的便是道君魔君的证道差上一筹的。
道君证道会将中千界所有魔修一网打尽。
魔君证道会削弱中千界所有正道修士的实力,并将魔修实力提高二成。
凡是被发现有人走这几条道儿的,都会被人以雷霆手段处理掉。
也就煦帝能瞒着所有人在不知不觉中修炼有成,还有仙朝护身,让人轻易动弹不得。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有动作。
东晋的出手只是试探,接下来便是其他势力了。
所有人都确信魔主绝不会坐视不理,因为净世雷劫不分正邪,全都要一力灭杀。
哪怕他与煦帝真他吗还在藕断丝连也没关系,这场雷劫就是二者的情感的终局。
夏天子默默充一句,再加上煦帝绿了魔主。
魔主也确实准备如他们所愿。
同舟缓缓站起身,随着他的身姿挺直,一股仿若泰山压顶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是一种天威,是无情道主业位赐予的伟力。
强大无情,感之而让人生畏。
“如此,吾便走上一遭。”同舟淡淡道。
既然没人愿意容娴成功渡劫,那容娴也不必再为他人着想。
同舟眉宇间雷霆印记一闪,空间撕开一条裂缝。
同舟脚步一跨,便朝着裂缝中而去。
与此同时,镇守南荒部洲的守护者大魏国师洛飞玄与镇守北疆部洲的云九、玄虚子齐齐目光闪烁,看向同舟。
北疆部洲,容国乾京。
坐镇皇宫的容娴突然抬头看向虚空。
“陛下?”华琨扫了眼虚空,神色警惕道。
容娴摆摆手,很戏剧化的说着:“不必担心,只是皇夫回朝罢了。”
华琨一个激灵,就更警惕了。
“陛下,若臣没有记错,您在几年前刚刚被杀妻证道了。”华琨板着脸提醒道。
容娴神色一顿,表情差点没绷住。
呀,她差点忘了两个化身是生死大敌来着。
不过没关系,一切的不合理,都可以用一个借口圆过去。
容娴眨眨眼,眼里满是情深:“可我爱他。”
偷偷关注的夏天子‘噗’的一声,将刚喝进嘴里的酒喷了出去。
爱?
呵呵。
夏天子:给你们讲一个笑话,光明正大给奸夫怀了孩子的煦帝说她爱着把她杀妻证道的皇夫。
这时,虚空一道裂缝出现。
一身玄袍的同舟走了出来,俊美的面容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被淡金色光芒笼罩的眸子冷寂空无,那亘古不变的情绪在一瞬间便将乾京的繁华压了下去。
容娴微微阖目,气运凝结成一具化身,从皇宫内走出。
“煦帝。”同舟看向皇宫内的帝王,声音不高不低。
那如同被冷泉泡过的美玉相互扣响,余韵绕梁,带着淡淡的寒意又没有感情。
乾京朝臣神色一凛,俱都在瞬间现身在皇宫上空。
“退下。”
云端之上传来容娴温和又不失强势的声音。
岳同山等人对视一眼,迅速消失在原地。
虚空之上,化身容娴与同舟站立在两边,周身气势隐隐对立。
暗中,一个个势力之主的注意力都投视了过来了,无比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容娴感应到周围的情况,眉头一皱。
她嗤笑一声,道:“各位这个闲,要不要凑近点儿看啊。”
说罢,她直接拂袖一挥,在她与同舟周围还出现了许多把椅子。
各大势力之主面面相觑,山海道场黎教主沉默了片刻,一缕意识化身出现在一把椅子上。
随即紫云道主、回音道主、司马姮君、夏天子、云九、玄虚子、四大世家家主等等强者都投注了一丝意识化身过来。
人数不多不少,刚好坐满了容娴留出来的椅子。
众多势力之主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忌惮。
煦帝更强大了。
在净世雷劫面前,容娴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
周围来的这群人看似是来看戏的,实则是在找漏洞,万一有机会,他们定会杀了她,或者将她的修为打落,终生不得证道。
容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居然被#十面埋伏#了。
不过无妨,在容国这个主场,他们轻易不会动手。
“老熟人很多啊。”容娴理了理衣袖,慢条斯理道,“没想到各位对朕与皇夫的感情生活这般关怀。”
顿了顿,她装作恍然大悟道:“朕明白了,定是中千界娱乐生活太过单一,出个什么事情你们都火速围观了。”
说罢,容娴脸色一沉,张嘴嘚啵嘚啵就怼了:“怪不得一个个都没飞升呢,看看你们这跟咸鱼一样的姿态就清楚了。还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凑,要不要我跟皇夫聊完你们每人上交一份心得体会?”
她言辞犀利的嘲讽道:“一个个一把年纪了还老不修似的,偷窥小年轻的感情生活,真是#手拉着手如走兽,天长日久单身狗#,憋坏了吧?!手拉手连右手都没腾开呢。”
众人:我艹,这疯子嘴还是这么欠。
不是,煦帝你居然在你皇夫面前搞颜色,你才是憋坏了吧。
不等他们开口,容娴便扭过头去,朝着同舟道:“皇夫突然回朝,所为何事?难道还想再杀妻证道一次?”
众人:不知怎么地,发现煦帝连魔主一起怼后,心态就平衡了很多。
同舟没理会面前的闹剧,一双空无的眸子落在容娴身上,带着些许寒意道:“你要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