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bcel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892章 燃燒的晉陽(2)-1iiou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唐邕面前的粗犷汉子,叫贺拔仁,出自敕勒贺拔氏。晋阳鲜卑之中,他是仅次于斛律金的大佬。
别看此人粗犷不堪,实际上他粗中有细,颇有权谋,能混到今日的地位,不是靠着侥幸和蛮力。
大老粗肯定没怎么读过书,然而他们也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蠢笨之辈。
在高欢麾下当马仔,还能活到现在,哪一个又是简单角色呢?
“高演当储君,是太后生前指定的。这份遗诏,会不会是伪造的?”
贺拔仁疑惑的问道,他看着唐邕的目光,充满了玩味。
不得不说,这份所谓的“遗诏”,太有猫腻了。毕竟,太后之前那么坚定的把高演立了起来。临死之前又说把他打下去,这是吃饱了撑着么?
只不过,所谓“遗诏”是不是伪造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贺拔仁能从这件事里面,得到什么好处,这才是最让人在意的。
其他的都是浮云。
贺拔仁现在依然是当晋阳的顶级权贵,手握强军,轻轻松松就能拉起万人的精兵,如果没有好处,那么为什么要瞎折腾呢?没事跟美女在床上谈谈人生理想,不是很好么?
至于谁当皇帝,反正他贺拔仁当不了皇帝,谁当都一样,只要不碍他事就行!
唐邕什么打算,贺拔仁心里是清楚的,这厮是想把权柄都抓手里,只是他没什么兴趣去参与而已。
“将来打下邺城以后,收服山东之地,济州或者两淮的扬州,随便你挑一个!”
唐邕直接甩出王炸!他就不信贺拔仁不动心!
要知道,这两个地方,可是北齐的赋税之地,尤其是扬州,现在收上来的关税,比邺城地区收的税收总和还多!
这两地乃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如果贺拔仁拒绝,那他就是个傻子!
既然是傻子,根本没有合作的必要,找其他人合作也是一样的,晋阳鲜卑又不是只有贺拔仁一人。
“嗯,听起来似乎不错……容我考虑一下。”
贺拔仁沉吟不语,不过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有加重的呼吸,都显示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这些富庶的地方,哪怕是他这样的大老粗,也是听说过的,特别是扬州,那是北齐人人都盯着的肥肉。
别说是独占了,就是咬上一口,也是美滋滋的回味无穷啊。
然而,唐邕现在这样的行为叫什么呢?贺拔仁虽然不知道有“望梅止渴”这个词,也不知道“画饼充饥”怎么写,但对于“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的道理,却是了解得再通透不过了。
说得再多,谁知道真到那个时候你会不会兑现呢?你要是不会兑现瞎忽悠,到时候我又搞不过你,不是白忙一场么?
所以贺拔仁表现出来的态度非常冷淡。
当然,也没有拒绝,也没必要拒绝。
“好的,那在下这就告辞了。”
唐邕微笑着拱手行礼,干净利落的转身走了,这让贺拔仁非常意外!
刚才他故意表现出来冷淡,这个时候难道唐邕不应该返回来求自己,加码条件么?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贺拔仁想去拦住唐邕,又怕弱了自己的气势,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开了。
“唉!真是不消停啊!”
这位胡须茂密的粗犷汉子深深叹了口气。其实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不折腾是最好的选项!
什么叫“不折腾”呢?就是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不要做什么改变,那就最好了。就像是前两年的“公廨钱”“公廨田”之类的东西,虽然让他们这些上层勋贵得了不少好处,却也将晋阳折腾得天翻地覆,伤了元气。
对此他深感不安,却又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勋贵之所以是勋贵,是因为他们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手下还有一帮人,手下还有手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剥削体系!
哪怕最上层的人想让利给最底层的鲜卑军户,也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办到的,其间的阻力,会大到难以想象。
这确实是六镇鲜卑的弊端,可这么多年都过来了,那就继续过下去呗。没有那个能耐,就不要去折腾,不然只会越折腾越坏!
现在娄昭君死,不知道晋阳这艘破船,会驶向何方。
……
唐邕为什么不着急呢?很简单啊,因为他还有别的牌!比贺拔仁这样老鼠一样的家伙更可靠的底牌!
这张牌叫“莫多娄敬显”!
早年的时候,高欢手下第一能打的双花红棍,并不是斛律金,更别说什么高岳之流了,而是一个叫莫多娄贷文的人,当然,他出自鲜卑莫多娄部,正如斛律光出自斛律部一样,那时候都是带着自己的部族打仗。
他一开始跟从神武帝高欢在信都起义,反对尔朱氏。
中兴初年,因为战功被受封为伏波将军、武贲中郎将、虞候大都督。
后来跟从高欢在广阿城击败尔朱兆,有功,加前将军,封石城县子,邑三百户。
又从破四胡于韩陵,进爵为侯。然后在赤谼岭又击败了尔朱兆。尔朱兆势穷自尽,被莫多娄贷文截获了并斩首,迁左厢大都督。
高欢前期的战役里面,这厮战功每次都排第一。元象元年时,他联合河南大行台侯景攻打洛阳,受到西魏丞相宇文泰所击,力竭战死。
莫多娄敬显乃是莫多娄贷文的嫡子,和老爹一样,骁勇异常。更关键的是,他与唐邕私交甚好,对于家族在晋阳的地位,却有些不满!对于家族在父亲死后地位日渐下降,也有些不满!
也就是说,此人是迫切希望改变现状的!他对于唐邕的画饼,才会有兴趣。
贺拔仁当然不愿意跟着唐邕瞎胡闹,他现在要什么没有?何必冒险呢?至于斛律金,别说是人不在晋阳,就是在,恐怕也是一个态度。
唐邕之所以来说一下,就是为了让贺拔仁在他们发难的时候袖手旁观!只要他两不相帮就OK了,唐邕根本没指望他能鼎力相助。
莫多娄敬显与唐邕平日里来往极多,他才是唐邕真正的底牌!
莫多娄敬显的人马再加上段部鲜卑的嫡系人马,足够控制晋阳的大局了。唐邕虽然没料到娄昭君死得如此突然,但对于这一天,他却是一直在准备。
现在终于到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