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lcf火熱都市小說 信息全知者笔趣-第三百二十七章 心魔閲讀-x77hg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菲斯最想保守的秘密,最大的心魔,被黄极剥丝抽茧,一一揭开。
更可怕的是,他全说对了!
哪怕一丁点实证也没有,但因为的确是唯一的情况,导致菲斯竟然一时间想不到别的可能,可以用来反驳。
“你的能力,一定是可以和任何生物繁殖后代,而这正可以弥补小灰人无法繁育后代的缺陷。”
“也只有这种情况,你才有资格跟帝斯谈条件,争取到这么先进的装备。”
“甚至不止生一个,帝斯还想和你生更多,所以没有过河拆桥,而是履行承诺。”
“唯有这能解释帝斯给你这装备后,没有再夺回去,因为他还需要你的配合。”
黄极的话一字一句,简直要把菲斯说崩溃了。
他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能通过一点点线索,就看破事情的真相。
“闭嘴!够了,你不要再说了!”菲斯怒吼道。
黄极沉默不语,菲斯凝视着他,又看了看叛军们都在看自己,不禁脸色变了又变。
“是的,你都说对了……”
菲斯直接承认了,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不是那种死缠烂打之人,黄极说对了就是说对了,菲斯也不想再隐瞒,那只会让他更觉得羞耻。
黄极语气自信,言语有条理,他还死不承认,只不过是掩耳盗铃。
如果他还各种掩盖,纵然黄极不再说,菲斯的心里也会充满了压抑。
此刻黄极表面上没有一丝嘲讽的意味,可菲斯的心里也还是认为黄极在鄙夷他。
有些事,不是他不承认就有用的,那只会让自己丑态尽出。
不如说开算了,这件事本就压抑在他心里太久了。
菲斯冷笑道:“呵……你既然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是又如何呢?这只是交易而已,各取所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这是拿到能量护罩的唯一方法,我又何乐而不为?”
“我告诉你!整个光明会,就没有人比我更有种!”
“我往上爬,支撑我的不是成为掌剑的渴望,而是更高的东西!”
曾经他想一步步做到掌剑,最终执掌光明会,与小灰人周旋,然后想办法改变人类命运。
“那群掌剑,还有你们,你们所有人!都只想长生而已!你们懂个屁!”
“还以后成为类似的监视者?去监视其他原始种族,成为主的属下……想什么呢?”
“不可能的!人类根本就不配!主神是星空中的法外狂徒,不是慈善家!”
“主只答应我们666个人免于大审判,至于扔到哪里去自生自灭,亦或者压榨最后的价值,谁又知道呢?”
菲斯咆哮着,说的简直句句都不是光明会中人敢说的话。
这些问题他都想过,只不过当他什么都拥有后,他自觉自己变得成熟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抗只有死路一条。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666人的约定,就像是一个希望,也许……主没有那么无情,毕竟抠出一点指甲缝的东西,他们都满足了啊。
一切不过是主的一念之间,说不定,未来很美好呢?
菲斯嘴上那样强势地说着,心里却是又忍不住地告诫自己。
他的声音很大,一点也不怕别人听到。
甚至因为黄极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出数百米,犁出一条沟壑,而导致他们的位置来到了亚当斯部队的附近,菲斯也依旧大声地诉说着自己昔日的梦想。
“老子的野心,冠绝古今!你肯定懂得,华极,你其实才是重瞳派系真正的主宰吧!哈哈哈,你一定懂对不对!”菲斯声音洪亮道。
黄极诚恳道:“是的,如果是我,我也会换。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从一开始我的问题,其实就只有一个……”
“你敢杀帝斯吗?”
又是这一句诛心之问。
与之前问的情境不同的是,此刻他与帝斯的恩怨已经被揭开,唯有鲜血,方可雪耻。
不是帝斯的血,就是他自己的血!
既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那当然可以不必急于一时,可至少他得敢,他得有这个计划和觉悟。
如若不敢,而甘于一次又一次地被帝斯当做生育工具,那说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就是扯淡,他只不过是被迫卖·身而已。
“嘁……将死之人,还跟我废话!”菲斯厉色道。
他的奔奔石在护罩内,黄极抢夺不到,可以说菲斯立了一个无敌的炮台。
黄极的护盾频频闪烁,每一次的颜色都变得更暗淡。
“哈哈!去死吧!我把所有人杀了,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菲斯大笑道,神色略有癫狂。
敢杀帝斯吗?他终究不敢,他的野心和斗志早已被磨平了。
他之所以大声阐述昔日的理想,而不怕被亚当斯他们这些人听到,就是因为……
菲斯已经决心杀死所有人,圣清岛上,一个不留!
因为他绝对不允许,自己为帝斯生孩子的事,流传出去,知道的人都得死!
他不知道亚当斯听没听到,不管,一律视为听到了!
说不准就有叛军逃窜开来,说给亚当斯部队的人听了,说不准连他手下基德也听到了……
这以后让他如何面对?
“所有人都杀?你连忠诚之士也不放过吗?”黄极问道。
菲斯森然道:“哪有什么忠诚之士?忠于谁?所有人,都只是忠于自己而已!”
“我不怕你们知道我的秘密……哈,华极,你拥有一双看透人心的眼睛,你简直聪明绝顶,可那又如何?”
“你想杀人诛心?哈哈哈,你点破我的心魔,也不过是多害死一些人罢了!”
坦然接受心魔被公开的事实?怎么可能?他终究过不去这道坎,他终究平不下心中对帝斯的战栗。
而此刻想要平复自己内心的羞耻,除了黄极点出来的雪耻一途以外,还有一条路……那就是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不被外人所知,只有他与帝斯两名当事人知道。
菲斯选择了后者,他不敢杀帝斯,但他敢杀死任何人类!
什么留有一批忠贞之士宣扬今日他的功绩?什么带着一批幸存者平稳收割各方势力?统统作废。
他要杀死岛上所有人,为此不惜打破自己原有的计划!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激光不止于针对黄极,还在大肆杀戮叛军。
甚至不止于杀戮叛军,还在疯狂攻击自己人。
菲斯大开杀戒,在他眼中,现在所有人,都是敌人。
……
忠诚之士这边,之前就跟着亚当斯救援阿罗纳。
阿罗纳的殖装,都快被波波消磨掉了,这东西也是要能量的,能量耗尽,那就什么用都没有。
好在亚当斯及时带人赶到,和波波斗在一起。
一大群S1、S2的群攻围殴,勉强和波波战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波波这个人,也着实强横,身中数百创,视若等闲。
胸前插着几把剑,脖子上还有几根矛,小腿砍上一把利斧,都砍进骨头卡住了,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波波跟没事人一样,腿上拖拽着一名握斧头的S2,继续厮杀!
战场大片地被鲜血染红,而波波丝毫没有失血过多的迹象,造血细胞疯狂工作,如同怪物。
亚当斯头疼无比,心说这家伙也太能扛了,菲斯以一敌万,靠的是高科技护罩。
这家伙以一敌千,靠的是皮糙肉厚,自愈能力强大。
由于其体质特殊,亚当斯的激素都影响不到他,平常能影响别人的信息素,波波吸收进身体,全成了体内菌群的养料,反而让那些菌群更兴奋了!
如此厮杀中,突然战圈外传来一声惊叫。
亚当斯看过去,只见阿罗纳也不知道和维罗妮卡聊了什么,突然勃然大怒,一巴掌打翻了她。
“贱人!你竟然带他们去拿约柜!”阿罗纳气得嘴皮子都在发抖。
“你干嘛!”亚当斯连忙冲上去。
阿罗纳连忙将维罗妮卡挟持在手中,同时夺过了她手里的权力剑,直接架在维罗妮卡脖子上。
亚当斯冲的太猛,阿罗纳生怕来不及,所以动作极快,以至于收不住力,一剑直接砍进维罗妮卡肩膀的肉里,鲜血浸透了衣裙。
“叛徒!你别动!他马的,我给你骗得好惨。亏我还把权力剑给你,亏我还送你药剂!亚当斯!你是重瞳的人!”阿罗纳怒道。
“什么!”众人哗然,一失神,被波波连续打翻数人。
他们连忙继续招架波波,可心思已经飘到阿罗纳那边了。
要知道,菲斯的身份存疑,可阿罗纳绝对不是叛军,他全程被叛军追杀至此的。
“父亲!约柜是我自愿带他去拿的,他肯定也是被布兰度欺骗,父亲你搞错了!他是爱我的,他可是在救你啊!”维罗妮卡说道。
阿罗纳咬牙道:“你给我闭嘴!约柜只有掌剑知道在哪,我曾告诉过你位置,这事他怎么知道的!”
只有掌剑能知道,但阿罗纳这个人比较嚣张,有时候不太爱守规矩,曾经有一次喝醉了酒,他就跟女儿说了。
维罗妮卡对此无话可说,只是看着亚当斯。
亚当斯脸色沉凝道:“阿罗纳,她是你亲生女儿,把她放了!”
“我问你是怎么知道的!”阿罗纳吼道。
亚当斯不言,他似乎在纠结犹豫着什么。
“既然是叛军,知道约柜所在也不是难事,毕竟奥纳西斯都背叛了。但凭什么是你和维罗妮卡去拿?啊?说啊,这是你的投名状?你特么出卖我?”阿罗纳怒道。
亚当斯沉默,让维罗妮卡去拿,这当然是因为,黄极要算计维罗妮卡死在这。
林立看向亚当斯,他已经知道,清早的时候,亚当斯曾和他们说跟黄极见过面了,黄极跟他交代了一下计划和他要做的事。
收拢所有忠诚之士,正常杀叛军,但要避开叛军的主力。
之后若有机会救下阿罗纳,一定要救。如若阿罗纳知道维罗妮卡做的事,一定会愤怒无比。
到时候亚当斯只要正常亮身份,就可以报复这个女人了。
表明自己只是利用维罗妮卡,绝情地让维罗妮卡品尝自己做过的事情,然后直接掏出黑魔杖,连阿罗纳带维罗妮卡,一块杀了,或者让阿罗纳把维罗妮卡杀了,然后再杀阿罗纳都行。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样的结局,是当初亚当斯自己选的。几个小时前,黄极还确认过,亚当斯表示:就按照你的计划来。
然而,事到临头,亚当斯迟疑了。
第一反应是去救人,结果反而让阿罗纳借此挟持维罗妮卡。
“要那么做吗?”亚当斯心里犹豫着。
这时,一路跟他并肩作战的忠诚之士们有人站出来说道:“阿罗纳掌剑,你误会了,他绝对不可能是叛军,现在当务之急是对抗敌人,我们自己人就不要乱怀疑了吧!”
“亚当斯绝对不可能是叛徒,若有什么也肯定都是布兰度、罗言这些叛逆害得啊,掌剑你可不要听信了什么谣言,冤枉自己人啊!”
“就是啊,阿罗纳掌剑,他可是忠心耿耿啊,你听你女儿的吧!”
众人都一窝蜂劝着,心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内讧?
在他们的角度,亚当斯这帮人可是铁杆忠臣啊,他们中有些人都想放弃了,尤其是一些富豪和政客,混在队伍中,却总是提及从了重瞳派系似乎也没区别之类的话……
每当这时候,都是亚当斯站出来,激发大家战斗意志,提振士气。
亚当斯这人,他们感觉很神奇,有一种奇特的感染力,简直是天生的领袖。
本来勤王之师早就崩盘作鸟兽散了,大家硬是让他给团结起来了,这才能坚持到现在。
结果阿罗纳,竟然说亚当斯是叛徒?搞笑呢吧!
这时,波波杀疯了,因为众人见阿罗纳这么一搞,一时间都无心恋战。
他们一味地游走避战,顶在最上面的只剩下林立、阿兰、恶龙等人。
这下子压力大了,波波毕竟是一名强横的S4,只一拳就轰飞了林立,打得林立呕吐鲜血不止。
“林立!”阿兰惊呼。
“刺啦!”
阿兰看到林立重伤,身上光芒一闪,刺啦啦一阵电弧闪烁,竟然愤怒得当场周身放电!
“发克!死怪物!我们可没有用全力啊!”
“嘭!”阿兰一拳轰在波波身上,打得波波脸色发紫,僵立原地,他顺势就把波波的大棒子给夺了过来。
阿兰的实力早已不同以往,他不是炽人,却战力比寻常的S2还强,尤其是黄极的那几手致人内伤的法门,他也学会了。
不得不说,阿兰是个奇才,他现在的战力,接近当初在圣塔菲还没有注射完美人类药剂的黄极。
当然,他没有黄极那技近乎道,可以不放过任何破绽的能力,可也不差多少,周身电能激荡,找到机会命中波波一下,应用黄极教他的用法,波波顿时就手麻脚麻,心悸胸闷,然后被趁机夺去了大铁棒。
恶龙紧接着也浑身爆电了!在低熵功法上的造诣他虽然略逊一筹,可也能给波波造成不小的麻烦。
“都愣着干嘛!先把这货解决了!”他们两个也支撑不久,实力差距太大,也就是出奇招,稍微牵制波波一下。
众人回过神来,连忙上去帮忙,团结一致再次压制了波波。
与此同时,还有人边打边劝阿罗纳。
他们不劝还好,这一窝蜂地帮亚当斯说话,阿罗纳顿时将他们全都视作敌人,冷笑连连。
“唰!”亚当斯一直盯着他呢,眼见他冷笑,连忙闪到波波附近。
波波身上的戒指,可以保证两米内无法被锁定。
果不其然,阿罗纳正要动用奔奔石杀死他,却被他这一躲,没能动出手来。
“嘣!”阿罗纳干脆,冲着人群攻击。
“你们这群叛军,还想要搏取我的信任,掌控我的家族,我呸!亚当斯,你去死吧!”阿罗纳说道。
他这个人,本就薄情寡义,对亚当斯本来就只有一个初次见面的好印象,今天经历了这么多,还被波波按在地上锤了十几分钟,他心态都炸了,已然有些疯狂。
从维罗妮卡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后,一下子就意识到亚当斯这波人有问题。
果不其然,如今亚当斯身边的人都身上电能激荡了,和那个华极一样,还有什么好说的?阿罗纳当即恨不得他们全死。
可是阿罗纳不知道的是,他见过华极使用电能激荡,其他人没见过啊。
林立、阿兰等人之前和大家一起平定叛乱时,就用过这些招式,如今这些忠诚之士只当是他们本来的特殊能力,并不会将其和叛军联系在一起。
如此,一道激光下来,杀死数名战友后,一众勤王之师都怒了。
“草泥马!”
“这还保个屁!亚当斯,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老子反了!”一名暴脾气的哨兵吼道。
很多人之前心态就崩了,因为开局就被掌剑们用奔奔石杀了一通,之后是亚当斯好不容易收拢的残兵,带他们四处对付小股敌人。
几次有人想散伙,亚当斯都劝回来,现在阿罗纳当着面发疯,他们终于受不了了。
“先干掉他!给重瞳派系当投名状!”
“亚当斯你不要劝我了,我劝你也加入重瞳吧!”
一群人分了一批朝阿罗纳冲去,背后被这个掌剑狂射怎么行!
阿罗纳拉着维罗妮卡,连连后退,不断发射激光,战士们死伤惨重。
“他交给我!你们别上了!”亚当斯说着,一个人朝阿罗纳冲去。
“找死!”阿罗纳大喜,当即要用激光锁定他。
可是他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退到了最边缘的那座金字塔下的入口。
维罗妮卡突然一撞,两人抱在一起滚进了金字塔中。
这下瞬间失去视野,阿罗纳又一次没能出手。
“该死!”阿罗纳推开维罗妮卡,砍了她一剑,连忙冲出去,却见亚当斯已经冲到了眼前!
亚当斯已经是S2,还是阿罗纳他亲自给的药,这速度他这个老头当然没法比。
如此,亚当斯冲进了他两米范围内,奔奔石无法锁定他了!
“嘭!”亚当斯狠狠撞上去,将阿罗纳顶在墙上,同时拿出了黑魔杖!
这是林立带上岛的,林立等人乃是没有登记就混上来的,身上自然带着这根从纽约开始就屡屡建功的武器。
“亚当……”维罗妮卡虚弱地说道,她已经血流如注,倒在地上。
“维妮,我一直都是在利用你,我让你买的东西,行的方便,都是为了在你那里发展自己的势力。你的势力,早就被我架空了,从一开始刺杀你,就是奔着控制你去的。”亚当斯冷漠道。
“我知道。”维罗妮卡早有猜测,却一直视而不见,对此,她愿意装一辈子的糊涂,可现在装不了了。
亚当斯一滞,不知说什么好。
维罗妮卡说道:“我想问……”
“没有,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亚当斯公式化说道。
维罗妮卡愣住,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随后又露出开心地笑容道:“我只是想问,我能死在你的手上吗?死神亚当!”
当初由刺杀而起,此刻由刺杀而终。
亚当斯眼皮直跳,却做不到。
正僵持间,三人都听到菲斯那一番野心勃勃的自吹。
随后菲斯更是宣称要杀死所有人,激光到处轰炸。
亚当斯揪着阿罗纳来到金字塔外,心说菲斯疯了吗?
他知道黄极让他当好人的原因,那就是安全!
场上厮杀的都是光明会的人,他们昆仑墟真正的自己人,则一直没有参与进高端战力中,即便之后菲斯来了,也是选择保下亚当斯这波人,只对华极那波人出手。
可现在,情况变了,菲斯竟然见人就杀。
“嘣!”突然一道激光轰到远处,直接湮灭数名忠诚之士,还震飞数十人。
紧接着,是一道又一道,在疯狂杀戮他们。
那是菲斯,在大开杀戒!
“呃啊啊!”
“卧槽!菲斯你连我们也杀!”
“果然说什么救我们都是骗人的!”
“我们根本不可能打的赢这伙叛军的……”
“停啊!我们都投降!”
面对菲斯的攻击,终于心态崩了,很快全体选择投降。
因为他们已经没得选,当菲斯已经大开杀戒时,所有人都成了叛军。
还保谁?场上就俩掌剑了,却都在杀他们!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投降顶什么用?
现在是菲斯一个人,敌对全岛,若无人能解决他,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哈哈哈……”阿罗纳被亚当斯钳制着,见状却哈哈大笑。
阿罗纳也知道,他死定了,他早就没有翻盘的机会,眼前这些所谓勤王之师,别说是叛逆,就算是死忠,也不可能打的赢菲斯。
所以他才会这么疯狂,直接是想杀两个赚一个,临死前最后畅快一下!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所有人都加入重瞳了,而菲斯要杀所有人……
菲斯干掉华极,或者华极干掉菲斯,他们之间的胜负,就决定了这场战争的结果。胜者通吃!
两边谁赢都跟他阿罗纳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是绝对的败者。
“也罢也罢,你们赢了!就让我死的壮烈一点吧……”阿罗纳说着,突然把殖装脱下了,扔到地上。
“嗯?”亚当斯见状,还以为他放弃抵抗了。
“亚当斯啊,你是不是喜欢维罗妮卡,我想听听实话。”阿罗纳问道。
亚当斯犹豫了一下说道:“是的,我爱上她了。”
阿罗纳点点头,朝着菲斯走去,说道:“好,那就好,这场战争你们赢了……我死之后,你要照顾好维罗妮卡。”
亚当斯皱眉跟上道:“我会的。”
他话音刚落,阿罗纳突然回身一指金字塔。
霎时间,从另一座金字塔上的奔奔石中,劲射出一道粗壮的激光。
激光轰在了亚当斯背后的金字塔上,他蓦然回头,只见恐怖的激光洞穿厚实的岩石,炸掉了金字塔的一角。
里面还躺着维罗妮卡的这座金字塔,终于受不了多次摧残,此刻轰然倒塌。
“轰隆隆~!”金字塔坍塌之声不绝于耳,尘土飞扬!
“哈哈哈!想接管我的家族?做梦!”阿罗纳癫狂大笑,他竟然宁为玉碎!
更甚至装作放弃抵抗的样子,在确定亚当斯真的喜欢自己女儿后,突然出手,将维罗妮卡杀死!真是狠辣毒绝。
亚当斯怔怔地看着倒塌的金字塔,维罗妮卡被压在了下面,可谓十死无生。
这里每一块巨石,都有两吨之重。数百万块这样的巨石构成的金字塔倒塌下来,底下的人恐成肉酱。
“都别好过!”阿罗纳残忍笑道。
“啊啊啊!”亚当斯悲痛至极,他万万也没想到,阿罗纳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嘭!”
亚当斯愤怒一拳,瞬间击碎了阿罗纳的脑袋。
这个人就是因为把殖装脱了下来,才让他放松了警惕。
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最终,他还是害死了维罗妮卡。
“咚咚咚!”
与此同时,菲斯从天而降,准确地是坠落,轰在了亚当斯的面前,砸出一个大坑。
黄极轻盈地落下,站在了金字塔的废墟上。
他从头到尾,都在暴打菲斯,菲斯虽然顶着个乌龟壳,却毫无还手之力。
也不怎么的,黄极没有继续打下去,只是默默看着亚当斯。
亚当斯神情恍惚,手握着黑魔杖,指着菲斯,却大脑空白,忘了口令。
菲斯惊愕,原来重瞳派系也带了一根黑魔杖上来。
当即朝着亚当斯撞去,想要夺取这根黑魔杖。
他拿着倒是没用,可也不能给黄极。
“噗!”
亚当斯直接被撞出十几米,筋断骨折,呕吐鲜血,躺在地上都不想起来。
他手中的黑魔杖,也落到了菲斯手中。
菲斯双手各持一根黑魔杖,指着黄极喊道:“欧透!咋瓦莫惊多!”
双炮齐发!而他惊喜地发现,黄极依旧站在废墟上没动。
“轰!”
两道恐怖的等离子洪流一左一右,擦肩而过,而黄极的能量护盾,终于爆碎,消失无踪。
这一击,彻底耗尽了黄极那颗贤者之石的能量。
“哈哈哈!你死定了!”菲斯惊喜万分。
他在想攻击,却发现黄极咻得一下,来到他面前。
菲斯知道,今生之后,就别想用黑魔杖了,当即手指微动,启动奔奔石。
“嘣!”黄极向左一闪,预判地躲开了这一击。
“什么!”菲斯也没想到,黄极没有能量护盾,竟然也能躲开他瞄准。
不过这又有何意义呢?躲得过一次,躲不过两次,预判也不是每一次都准的。
菲斯说道:“我稍微变一下节奏,你就死定了!”
“华极,胜负已分,我的能量还有好多呢!”
黄极抿嘴道:“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果然连回答都不敢么。”
菲斯一怔,羞怒道:“可笑,死到临头,还要搞人心态。这就是你吗?华极。”
说罢,他接连射击激光。
然而,黄极却每一次,都在他已经锁定激光落点,但又还没发出的瞬间闪避。
连续十二道激光下来,竟然一次也没打中黄极。
“什么……”菲斯看傻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这可是激光,是不可能闪避的,而且奔奔石发射时没有征兆也几乎没有蓄能时间。
所以要说闪避,的确也可以闪避,但只有预判才行!
黄极竟然连续预判了十三次激光射击的时机与落点?
“这不可能!”菲斯终于慌了。
激光都射不中黄极,这怎么打?
别看黄极没有盾,可既然杀不死,那黄极迟早能磨掉自己的盾。
眼见黄极脸色平静,菲斯看向天空,似乎决定了什么道:“你的确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这一战摧枯拉朽,却没想到蹦出你这么一个怪胎,把我逼到绝境。”
“你其实想让我帮你杀帝斯吧?你也没有自信战胜他,多一个我,你把握大一些,甚至你想用我引诱帝斯落入你的陷阱,对吗?”
“呵呵,你们这些人,我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天哪,这已经不是自不自信的问题了,这是在送死。”
“而且你们以为,杀死帝斯,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黄极说道:“看来你今日,必死无疑了。”
“我的确必死无疑了,但……你也是!”菲斯说着说着,突然嘶吼起来。
只见他的瞳孔突然变成了纯黑色,没有一丝眼白!
他一头潇洒的金发,也全部脱落,瞬间变得光滑无比。
菲斯的身体开始收缩,精致,很快浓缩得只剩一米六。
“这……这不是小灰人吗!”两人在这驻足许久,自然有人围上来。
他们只敢在远处观战,此刻见了菲斯的形象,赫然觉得他像小灰人。
此刻的菲斯,肤色虽然还是白的,但是这脑袋和身高还有眼眸,明显都是朝着小灰人的方向变化的。
“咯咯咯……”菲斯的笑声,变得尖细,还有些空灵,像是鬼婴一般。
众人听了,都觉得瘆得慌,并认出这是小灰人的声线。
菲斯嗡得一下,一拳瞬间就打在黄极身上。
黄极格挡的手臂直接折断了,甚至皮肉都爆出一团血雾来,整个人倒飞出数十米,撞在乱石上。
“完了!这什么力量!”阿姆惊恐道。
罗言瞪大眼睛道:“什么情况!他拥有了小灰人的基因?这……这不会基因崩溃吗?”
此刻菲斯,速度快得惊人,而且力量恐怖,直接碾压了黄极。
S7!众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数据,但也能感受的出来,这可能达到S7了!
“你非要逼我变成这副鬼样子……咯咯咯,我活不了了,但也要杀光你们……”菲斯恐怖的声音,让众人一片慌张。
他自己可以变身为S7,之前还被黄极各种暴打?
除非,这个状态和罗言之前一样,甚至更惨,几分钟后必死的那种。
但即便如此,菲斯这状态谁也遭不住啊,黄极明显跟不上菲斯的攻击。菲斯足以在自己基因崩溃前,杀光所有人。
“嘭!”菲斯一脚将黄极轰进了人群。
他瞬间跟上,却发现黄极预判式地用光剑挡住了他的手臂。
这一下,直接削掉了菲斯的半条手臂!
更可笑的是,黄极从他断掉的手臂里,吸出了一滴青色的血液,那血液还有种铜锈的质感。
菲斯一愣,这正是帝斯之子的血液。
他帮帝斯生孩子,乃是被迫的,当然是小动作不断。
比如,在生育期间,偷偷从胎儿身体里弄走了一些血液和细胞样本。
为了得到力量,菲斯一直都是很胆大包天的。帝斯的细胞样本他研究不出什么,跟人类差距太大,可帝斯之子的就不同了!
那同时也是他的孩子,甚至于,其实更像人多一点。
利用这些样本,菲斯给自己进行了改造,让自己拥有了一些帝斯之子的基因片段,但也只是隐性的,因为一旦显性,他一定会死。
此刻为了杀光岛上的人,菲斯没有别的办法,便选择了激活它。
激活之后,他体内原本鲜红的血液,也就变成了这副鬼颜色。
“你心脏都碎了!还抽我的血?”菲斯愕然。
“嘁!”
菲斯另一只手,骤然戳穿了黄极的心脏。
噗嗤!菲斯抽出左手,甩了甩碎肉。
菲斯笑道:“我之前给你机会了!要你我罢手,共治光明会。”
“你偏偏要惹怒我!”
“那本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你却错失了!”
“你没想到我还有一张底牌吧!可惜,圣清岛最终会……无人生还!”
砰的一下,菲斯一脚踹飞了黄极。
黄极飞出数十米,噗嗤一下,刚好撞上了……静静立在那,跟吉祥物一样的……翼神号!
如炽天使一般锋锐羽翼的尖端,从黄极的后心插入。
而黄极刚好心脏被菲斯打穿,此刻尖端从前胸透出。
黄极将得来的青色血液,射入残破的心口。
他的心口竟然渐渐也流出了青色的血液!而这人神混血儿的血液,竟然渗透进了翼神号的羽翼之中。
“嗯?”全场错愕。
菲斯感觉不秒,连忙冲了上去。
黄极严肃道:“错过唯一活命机会的,是你。”
话音刚落,黄极背后有耀眼的金光闪烁!
翼神号如日初升,带着黄极飞起,随后咔嚓一下,原本严丝合缝的羽翼展开一道缝。
咻得一下,整个翼神号碎裂开飞到黄极身上,顿时众人只觉光芒刺眼,无法直视。
待光芒稍暗时,菲斯看到,眼前的黄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尊高大的金人,鹰首,人身!
长达九米的黄金羽翼,朝天展开,上面一根根锋利的刀羽,反射着阳光,圣光曦曦。
雄鹰般锐意的眼眸,金光灿灿,宛如天神!
“翼神号……荷鲁斯……”菲斯呢喃着。
此刻就连重瞳派系的人,也都满脸不可思议。
翼神号机甲,远古光明会的镇教之宝,天人给予的最强兵器,竟然穿在了黄极身上。
“这血液,可以激活翼神号?”菲斯绝望,他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轰!”
黄极展翅翱翔,直接飞到了空中,光震荡的气浪,就让周围飞沙走石。
众人仰望那黄金般的身躯,足感觉可与日争辉。
“嘤!”黄极右手向外一张,五指之间自然生成出一杆离子光矛。
鹰眼俯瞰,锁定菲斯,让他感觉仿佛被死神盯上。
此时此刻,菲斯连躲闪的念头都没有,漆黑的双眼盯着黄极,怔怔出神。
“嗡!”
黄极刀翼一震,手持蓝色光矛,如雄鹰俯冲而下!
“簌簌簌!”
光矛撞在菲斯的护罩上,只见护罩直接被激发到全红状态,发出刺耳的声音。
“轰隆隆!”
菲斯脚下的大地,直接裂开,随后瞬间爆碎出一团团齑粉,菲斯整个人深陷了进去!
“轰!”
一声巨响,菲斯的能量护罩,轰然爆炸,消弭于无形。
冲击波向四周扩散,卷出一阵阵烟尘。
待尘埃落定,众人看到,现场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直径约有二十米!
黄极一尘不染地耸立在深坑前,手上的离子光矛已经不见了。
而深坑中,菲斯浑身血污地埋在碎石粉尘中,浑身的肌肉和骨骼,都被刚才击破护罩而产生的压力给挤碎了。
“我……”菲斯重伤濒死,导致基因崩溃提前引发,此刻只剩一口气。
“我不敢……”
原来在临死之前,他终于想回答黄极的问题。
黄极的声音洪亮道:“你都敢用必死的禁招,跟我同归于尽,却不敢杀帝斯?”
菲斯眼泪流了下来,泪珠滚着灰尘,在他的脸上划出明显的痕迹。
是啊,他连死都不怕,为何……怕帝斯?
没见过帝斯的他,野心勃勃,锐意进取,敢换新天。
可见过帝斯之后,那个外星人就给了他一种烙印在骨子里的恐惧,每一次见面都被迫说服自己服从他,每一次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这层恐惧都加身一层。
起初他还敢在心里骂他,背地里说自己要杀他,可不知为何,他已经习惯于对那个恐怖的存在屈服,不知不觉,他就已经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了。
原来,他不是怕死,他只是不敢反抗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