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5g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ptt-第558章:我料想你必有高論,沒想到卻說出如此….相伴-j935j

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國漫開始
“你要说只有他们两个的话,我赢了。”
这句话说出来,就很直白的在告诉云韵,他所面对的对手并非只有两个。
而这样的说辞,也成功的让云韵,还有一旁陷入到网抑云气息中的秦羽的注意力,被拉扯了回来。
“珏王很菜,他是真的菜,昙王,也就是项央虽然有点本事,但比起我而言还差点。”
有一说一,高杰说的都是实话。
毕竟也算是和这俩人大战过的,对于他们俩的战斗力和实力境界划分,他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你既然都这样说了,这就说明战斗之中,有人插手。”
云韵接过高杰的话语,顺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插手的同样也是四王之中的一位,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可能是亨王,也有可能是龙王。”
在赵总管的记忆中,见识过最多的,当然就是珏王和昙王这俩人。
亨王倒是不曾见过。
因为亨王通常都在自己的院落中。
而且赵总管负责的也不是这一块区域,自然无从见过。
他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位,却也不代表他亲眼见过。
“他的实力呢?如何?”
秦羽紧随其后,直截了当的询问出来。
对于玄天宗的一切,他比起任何人而言都要上心。
血海深仇摆在眼前,玄天宗是他无论如何都绝对不会放过的对象。
对方的强大程度究竟有多少。
秦羽必须要知道这些。
“很强,现阶段的我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说着,高杰撇了一眼秦羽。
现阶段的确是不如对方,但也只是或许,而且也只是现阶段。
而超出现阶段之外的,当然就是找回人魄。
“现阶段?”
秦羽将目光转移了过来,高杰的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映入他的眼中。
虽然简单,但是根据之前的战斗还有手托举着的那宝塔,都足以说明眼前这人并非是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当然是现阶段,这要取决于你…是否愿意相信我。”高杰摊开手。
掌心之中什么都没有。
但这恰巧是想要映照出信任的手。

秦羽看着这只手,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也许他现在的精神里经历着的,是天人交战般的打击,是无法用言语说明的争斗。
心绪之中的复杂情感充斥着他的心神。
让他一时间的沉默,陷入到了两难之中。
“你我本为一体,我知道你想要亲手报仇,但我也并非是不可以去做。”
叹息一声,高杰将手掌收敛了回来。
现在和他讨论这些,还是太远了吗?
信任的这条路上,可远不是两三句话就能说的清楚明白的。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秦羽终究还是陷入到沉默之中。
一时间无法回答的话语,只是摆在仇恨面前的汤药。
吃下去,或许会得到一时的爽快。
但在那之后,是否还会留存有遗憾?
仇恨是驱动着人前进的动力。
也许出现一个能够为他报仇的人,秦羽会很高兴。
但这种报仇并非亲手,甚至也是有着代价在手上的呢?
秦羽的回答,取决于他自己。
“之后呢,你想要做什么。”
秦羽沉默,换来的是云韵的问答。
既然找到了秦羽,也坦诚相见了,想来在这个世界高杰已经做到了他想要做到的事情。
在这之后,是否能够寻找如何回到斗气大陆了呢?
“之后…之后的麻烦要超出我们想象的多。”
高杰叹息了一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天空,随后说道。
“这个世界遭逢入侵的强度很高,这和世界本身的强度也摆在这里,毫不客气的说,在我所经历过的世界中,这里也是丝毫不差的。”
“你还去过什么样的世界?”云韵问道。
“有很多,有些虽然不强大,但是气氛很美好,人也不错,我很喜欢那些世界。”
回忆之中的世界都在眼前。
只是欠缺了一些关键。
人魄就在旁边,魂体与魂体之间相互影响。
欲望得到理智的控制。
理智得到欲望的情感。
虽然没有完全归一,但总算也得到了互补。
“海域之中的麻烦虽然被我雷霆般的斩断,但那也不过是开头,接下来闻风而来的,想来还有很多麻烦。”
玄黄塔的波动席卷的范围相当巨大。
这种至宝般的波动拦不住那些家伙。
高杰知晓那些人一定会来。
而且来的不少。
正好,他对于这个世界他的实力处于一个什么等级,也没有清晰的认知。
若是有人到来的话,大战一场,也好过对此有更加明白的体现。
“玄天宗?”云韵反问道。
“不一定是玄天宗,但一定会有人来。”高杰闭上了双眼,沉浸在了修炼之中。
“静待吧。”
——————————割——————————
“首领!”
还是那一间房间内,还是那两个人。
纵使亨王已经出场,但他却也不会和这俩人一起而来。
回到玄天宗的瞬间,他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中,什么也不理会了。
独独留下昙王和珏王,来像首领禀报这一次出动带来的消息。
“我说过,一月之内不允许联系我两次,除非出现重大的事情。”
漆黑的幻影似乎有了一些黑雾散去的迹象。
能够看到在黑雾之下,是一个带着兜帽的男子的身影。
“你们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首领,我想不通!”
珏王直接跪了下来,语气中蕴含着的不甘心简直能够透过屏幕,冲击到这所谓首领的面前。
“绝仙剑在这世界上应当只有一把才对,缘何我拿到了绝仙剑之后,对方甚至具有绝仙剑意?”
“不仅仅是绝仙剑意,他拥有着四剑之中所有的剑意,并且任意切换。”昙王双手抱拳在面前,恭声说道:“难道说,他是那个世界的漏网之鱼吗?”
“世界并非是唯一的,这个世界有,其他的世界当然也有,莫说绝仙剑意,哪怕是他取出另一把绝仙剑来,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首领继续说道。
“不过你们说的这个,具有四种剑意任意切换的人,我倒是从未见过,也未曾听说还有这种法门存在。”
“哪怕是诛仙阵图,也做不到这件事。”
“还请首领赐下其他重宝,吾等必然不会输给对方!”珏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力气用的十足,都把青石砖块的地板砖给磕的裂开了。
“重宝?你还想要什么样的宝贝,说来听听。”首领语调略微上扬,仍旧耐着性子说道。
“还请首领赐下元屠剑与阿鼻剑!”
“…”首领一时间没有说话,似乎被震撼的不轻,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确定?”
“我很确定。”
“你…项央,你没告诉他说元屠剑和阿鼻剑,还不如绝仙剑吗?”
“这…我以为他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