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5te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起點-第三百零一章 血親圖騰(上)-gmjli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小說推薦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悠久流传的狼人家族中普遍供奉着由它们信奉的神明所赐下的图腾,其内部蕴含着维系整个家族血脉延续的根本。在这片北方的冰冷土地上,黑夜下狼人的传说格外活跃。”——《天际冒险指南》
“找到召唤的源头了么,是不是那个神像?”
走进凌乱的大厅,想起来什么的达内尔突然说道。
他们原本是抱着瞻仰前辈的心情来到这里,为此他还特意在空间里面挑选了几瓶斯科月馋了很久的好酒,刚刚被没有料想到的屠杀场刺激太过,以至于龙裔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用魔法把那只狼人撕成碎片。
说是愤怒也好,说是看到同族惨状油然而生的怜悯也罢,或者内心处没被拉尔打消掉的良知告诉他需要做点什么。很多事情不在于意义与否,而是必须去做。
总之离开了那间墙壁的木板几乎都被鲜血浸透的房间,达内尔稍稍冷静了下来。
那在松加瓦草原另一面都能感应到的强烈召唤,想必和艾拉关系匪浅。
“周围到处都是残留的气息,我想那个东西曾经应该被供奉在这里。”
艾拉走到被掀翻的桌子后面,一脚踹开凌乱堆叠的杂物,露出了几件和祭祀有关的石质饰物。
在战友团天空熔炉下方的溶洞里面,同样有这些东西的存在。
“我之前想过会不会是其他人捡到了战友团某个人私自带进来的东西,然后被侵蚀导致神智错乱,你知道普通人很难抵抗狼人血脉的诱惑。”
“而且根据历代先驱者的记录,在第三纪元时期的确有几件物品从圆环内失踪。当时先驱者是一个强烈反对狼血的诺德人,比老头子要强烈十倍,很多人怀疑是他偷偷安排人手把那些诅咒,呵,诅咒物品运了出去。”
走进瞟了一眼沾满泥土污垢的饰物,斯科月顺着艾拉的话继续说下去。
同为圆环成员的他们两个,显然都看过克拉科珍藏的记录。
“可现在来看,很可惜,它就出自我们这里,出自战友团内部。大概曾经也是个圆环成员,才能被那个先驱者托付销毁狼血的任务,最后要被销毁的却是他自己。”
“那它的实力大概在什么等级。”
微微皱起眉头达内尔抽空检查了下自己系统里面快要见底的库存。
本来打算来到福瑞克斯之后再根据情况采购一些补充的,来到狩猎场之后天天大吃大喝加上几次战斗的额外支出,小莱迪亚为我准备的物资,有些不够了啊。
幸好每个龙裔多少都有些收藏癖,除去炼金药剂和鲜肉等稀缺货,普通的面包和清水倒是够我们仨吃上十天半个月都不会饿。
“如果他每天呆在图腾附近,用心提炼自己血脉的话,我们很可能要打一场苦战。”
听到达内尔的问题斯科月拉长嘴角露出两边两边的尖牙,语带轻蔑。
“可像这样的畜生,见面了我要先砸开他的脑袋把脑子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尝尝自己的味道。喜欢吃?我让他吃个够。”
“别让他死的太简单了,斯科月。”
甩甩靴子上沾着的泥土,艾拉语带杀机。
“不会的。”
比起达内尔纯粹作为一个局外人的愤怒,他们两个的情绪里面还多出了一种东西。
那是自己心中时刻奉为准则,视为家人,用生命去捍卫的某种东西被玷污了的感觉。
自幼时边将战友团视为人生目标的艾拉,在外漂泊半生才最终找到家的斯科月。他们心中对于战友团的归属感和荣耀感,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恐怕换做老圆环成员的任何一人在此,反应都不会比艾拉和斯科月逊色多少,包括最木讷的法卡斯和近些时日来越来越像一位普通老人每天笑呵呵的先驱者。
看着两人的样子达内尔如此想到。
就算那天在吸血鬼驻地里面被迪亚炸成重伤面临背叛的时候,他都没见到艾拉这样生气。那时女猎手脸上更多的平静,看死物一样的平静。
平日里在众人面前,斯科月是个梳着辫子的有些小帅的大叔,每天总是到处去喝点酒,白天在月瓦斯卡给一些新人讲讲战斗机巧或者年轻时自己冒险的故事,只要晚上想找他的时候不见人,去母马横幅准没错。艾拉则是喜欢狩猎的性感又带着些危险诱惑的成熟姐姐,每个想搭讪的人都要先经过女猎手目光的考验,以至于关于未来能否有人得到她高看一眼的这件事始终在她不在战友团的时候流传。
达内尔接触两人更多的都是上面的形象,最多还有斯科月酒醉后一些胡言乱语以及艾拉面对洛珊的时候带着无奈的宠溺。但直到此刻,两人之间的肃杀气氛,以及浑身充斥着的危险信号,才明白无误的告诉达内尔,他们为什么能在战友团中多年始终担任圆环一职,为什么他们的名字提出的时候无人敢于忽视,为什么战场上他们永远是最锋利的长矛,为什么他们足以称之为传奇战士。
圆环众人中威尔卡斯沉稳老练,面对众多事务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法卡斯内敛可靠,战场上永远是值得托付后背的首位人选。克拉科老成持重,以威严和公正带领着战友团从微末重新开始走向辉煌。除此之外三人也都是足够强大的战士,战场上足以以一当十。但要说原本战友团内真的有人能代表着战士的狂傲不羁,诺德人的豪放洒脱,所有人都不会对人选有任何的疑问,那就是斯科月和艾拉。
看来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战士,还有很多路要……不对,我是个法师。
摇摇头把自己身穿重甲握着双手焰形大剑,在和精灵的战场上带着同样身着重甲的队伍冲在最前方,剑锋所指无一合之敌,打的精灵战阵破碎不堪,最后站在旗帜下仰天长啸所向披靡的形象从脑海里划去,达内尔点点头。
“我知道了,扎依曼德,你的感知能力最好,有发现记得提醒。”
“听从您的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