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of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2342-懂得多也不好相伴-oargj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列山沉不住气,手下各个猛将也都是如此。
除了赤松之外,更是没有一个来说劝列山别上当的。
坂泉郡郡城门打开,列山头一个奔火石而去。
他带人冲出来的时候,更是手中高举铁刀,是厉声的大喝:“给我抓住那个混蛋!扒了他的皮!”
不消列山特意鼓动士气,手下人各个都猛地跟小老虎一般望前冲。
火石也是个人物,看到城门开的时候,立刻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冲小姬焕所在的位置大声呐喊求救。
小姬焕早就等着呢,见火石跑回来,一举轩辕剑,整条锋线之上,各个大王统领,带着数不尽的战士迎了上去。
像是阿晃了,阿巨了,阿虎,应龙,兽血,白牛这些。
大家士气正旺,冲将上去,列山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的实力,双方刚一接触,靠着人多,列山就被打的败像毕露。
你想啊,列山这边才多少人,不能全出来,肯定要留下一些守着坂泉郡的。
小姬焕没有这么多顾虑,全员押上,本来双方战士的战斗力都差不多,撑死了,也就是列山这边比小姬焕稍微的弱在装备上面,这么点的劣势不算多,在双方几乎对等的实力之下,人数,就成了左右战局最大的因素。
小姬焕这么多人,光是往那一站,就得吓得列山手底下一哆嗦。
这不是,双方厮杀还不到半个小时,列山扛不住了,也顾不上杀火石了,转身带人就撤回了坂泉郡城,高闭城门,死活不出。
小姬焕也没有傻到硬冲坂泉郡,毕竟大家刚才只是杀上去野战,也没有说带床弩投石机什么的,硬着和列山来,那不是聪明人干的事情。
反正小姬焕也不着急,让队伍在箭雨攻击下撤下来,继续的让火石上去骂阵。
火石算是得以了,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当即很是兴奋的端着架子,在二十余名虎臣部的族人保护下又上去了,张开嘴,什么牙碜什么磕碜就骂什么,骂的列山无地自容,几次想要出来再战,都是赤松拼死抱住列山的腰,下令床弩射击。
火石倒也是不慌不忙,列山手中的床弩,射出来的都是石矛,他们可是没有铁器,再看己方,光是保护自己的这些位,手里头拿的那都是正儿八经的铁盾牌,每张盾牌都有手掌厚,重是重了点,但防御力高。
这不是,火石只是把脑袋往盾阵里面一缩,石矛打过来撞在盾牌之上,除了迸发出来一连串的火星子之外,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是一点的伤害都没有造成。
而且来说,在床弩停下攻击的空档,火石又把头钻出来,不止疲惫的继续骂阵,一次比一次的难听。
这下列山忍不了了,赤松就是劝也劝不住了。
用列山的话来说,宁可在外面跟小姬焕拼杀被抓,也比在这活活被人骂死的强。
你说都这样了赤松还能咋办,一咬牙一跺脚,跟着杀出去。
小姬焕瞧见了乐开了花,拿手一指,队伍又一次冲将上去,双方一阵厮杀,阿晃阿虎应龙他们仨憋着去抓列山,虽然有刑天拦着,可刑天拦不住三个人。
应龙钻到列山跟前,把列山吓得一机灵,不是夸父紧急时刻杀了回来救下列山,战斗就结束了。
双方一场乱战,列山再一次败退回了坂泉郡内。
因为是天晚了,小姬焕也没有再让火石骂阵,今儿个一天两败列山,小姬焕已经是很满意了,回来之后,当着大家伙的面实名夸赞了一番火石,这让兽血一张老脸上面熠熠生辉。
嘿,自己儿子有出息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人高兴的事情了么?没有。
是谁说自己儿子二代最废?这不是很有出息么?骂阵上面,就眼巴前吧,自己儿子说第二,谁敢说第一?
陛下就算了,陛下在的话,他能比自己儿子骂的还磕碜人。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儿子能骂阵成功,也不全是他的功劳,主要一个原因还是在列山的身上。
你列山当初偷师要是不学这么多,也不会被骂的这么惨。
你说你学其他的不好么,非要把亲情伦理称呼也给学走了,这火石一骂你就知道是啥意思,你说这能怪谁?
要不说有时候懂得多他也不好呢。
为火石准备的一场庆功宴,当天吃的饱饱的,第二天再去骂阵,小姬焕都说了,不用给他面子,只管骂就是了。
小姬焕都这么说了,火石他能客气的了?当天吃好喝好休息好,第二天,在虎臣部的保护之下又出去了。
昨天出来火石那是提心吊胆生怕出了事,可是今天,火石心里头有了底,也不怕了,矜持着,掐着腰,端着步子走出来,脸上很是光彩模样。
他还拿了一个装满了凉白开的水壶,走到了五百步的距离,先是润了润嗓子,跟着开口就骂。
中间骂累了呢,就喝一口水润润嗓子。
这也是彻底不当人了。
列山在城墙上是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说这出去打也打不过,在城里头骂吧,那火石就当听不到,骂到最后生气的还是你。
列山听得心焦,最后一转身,下令所有人不许出击,回了郡守府就去睡了。
说是睡,可就是睡不着,咋想咋觉得憋屈。
干憋屈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咱们长话短说,三天,火石堵着列山骂了三天,胆子是越来越大,靠城墙是越来越近。
开始他在五百步外,三天后,来到了三百步的距离。
城墙上众人大多都让他麻木了,众人都有些后悔自己懂得有些多了。
这要是还是跟列山之前大家懵懂无知的地步多好,他骂什么自己也听不懂,那时候多快乐?
哪像是现在,每天都忍受着折磨。
开始火石只是骂列山一个人,现在倒好,整座城里头的连山战士都给骂上了。
你随便挑,就没有一个不恨火石的,如果可以,大家出去能给火石皮扒了方才善罢甘休。
三天来骂阵倒也不是没有收获,羲和望舒这俩出来了一共五次,被小姬焕按在城外摩擦了有五次,不是刑天救,两人都回不来了。
没办法,不是他们不听从列山将令,委实是火石不地道,骂列山,还骂列山的妻子。
列山妻子是谁,那是听訞,是羲和望舒小妹,火石骂起来这个他俩受不了,背着列山出来好几次。
连山联盟之中,除了列山就属他俩身份高了,赤松都比不上,也拦不住他们。
列山这几天都在郡守府里头生闷气,没有一个压得住两人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瞧着他俩出去,然后被收拾一顿回来,第二天再出去,再被收拾一顿。
城外漓火联邦营地之中,大家都很高兴,不为别的,主要是三天来,列山士气跌落严重。
火石的骂阵,列山的避战不出,让所有的连山战士都觉得连上无光,士气就跟坐过山车一般蹭蹭的往下掉。
小姬焕刚来的时候,他们在城头上站着多威风,可这么会儿你再去瞧,一个个臊眉耷眼的提不起来半点精神,就这种状态,别说打了,都不用自己动手,用过不来多久,列山那边自己就给崩了。
漓火这边所有的高层都很开心,这眼瞅着打了快十一个月的战斗就要获胜了,能不开心么。
赶上姬贼回来,还能送给姬贼一个大礼,怎么想,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就是阿良有些神神叨叨的,大家都在庆祝,他一脸愁容,嘴里嘟囔着也不知道是在念叨什么。
小姬焕很好奇的问:“阿良大叔,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