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a1火熱都市异能 神級農場-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曙光熱推-3ehuo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
埃隆马斯克摆摆手说道:“曼努博士,我对你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这几天为了小X的事情,你和你的团队也是尽职尽责的,所以辞职就没必要了。”
“马斯克先生……”曼努觉得有些羞愧,感觉自己没脸再呆下去。
埃隆马斯克摆手打断了曼努的话,说道:“我还是希望曼努博士你能留下来,而且可以继续完善小X的治疗方案,我们可以作为备用选项。”
说到这,埃隆马斯克望向夏若飞,客气地问道:“夏医生,您不介意吧?”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当然,有备无患嘛!尽管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但我并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埃隆马斯克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而一旁的李义夫也面露不悦,感觉埃隆马斯克这是对夏若飞不够信任。倒是夏若飞自己始终表情淡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埃隆马斯克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请曼努博士的团队先留下来吧!毕竟他们还要为我和我的家庭提供其他的医疗服务。”
夏若飞含笑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有意见,不过我希望曼努先生和团队其他成员能够签署一份保密协议……”
“保密协议?”埃隆马斯克楞了一下。
“关于今天的事情,以及后续对病人的治疗,我不希望被外面炒的沸沸扬扬,所以我认为保密协议还是有必要的。”夏若飞说道。
埃隆马斯克十分不解地说道:“夏先生,如果您能攻克如此凶险的疾病,您一定会在全球范围内声名鹊起的!而且……”
“我并不想出名。”夏若飞直接打断了埃隆马斯克的话。
埃隆马斯克对夏若飞的决定十分不解,这世界上还有人嫌自己名气太大的?他从事互联网和高科技行业,有些观念可谓是根深蒂固,有时候一个利好的消息甚至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都可以让一家科技公司市值翻番,所以对于夏若飞的低调做法,他是很难理解的。
不过既然夏若飞做了决定,他也不会去反对,毕竟这是人家的自由。
所以,埃隆马斯克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
接着他又问道:“曼努博士,这个保密协议……”
“我们签!”曼努毫不犹豫地说道。
虽然他也不懂华夏人的“淡泊名利”,但能保住这份高薪工作,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签保密协议,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即便是没有签署任何协议,他也不愿意到处去帮夏若飞宣传的。
埃隆马斯克点了点头,直接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把保密协议的事情先部署下去。
埃隆马斯克的公司有很多尖端技术,保密工作是重中之重,这样的保密协议都是有模板的,只要在模板的基础上稍微修改一下条款就行了,没什么难度。
“夏医生,我已经安排好了。”埃隆马斯克说道,“保密协议准备好之后,曼努博士和他的团队成员都会第一时间签署!”
夏若飞微笑点头。
曼努觉得自己真的没脸再呆下去了,趁着这个机会说道:“马斯克先生,那我就先去完善治疗方案了!”
埃隆马斯克点头说道:“好的,谢谢你们!”
曼努生无可恋地带着团队成员离开了房间,他气势汹汹地进来,没想到不但没有揭穿“骗子”,反倒是自己被啪啪打脸,而且转眼间他们这个高端医疗团队就成了备胎,实在是扎心……
夏若飞对埃隆马斯克说道:“马斯克先生,关于耳鸣的问题,我必须告诉你一点,针灸实际上只能治标……”
“治标?”
尽管夏若飞尽量用通俗易懂的方法把治标这两个字用英文解释了一番,但埃隆马斯克显然还是没有听得很懂。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简单的说,就是只能起到缓解作用。”
“啊?”埃隆马斯克大惊失色,他可不想再经历耳鸣的折磨了,“那……也就是说这样的症状以后还会出现?那我隔一段时间针灸一次可以吗?”
“这也是可以的,不过依然只是治标而不治本。”夏若飞说道,“所以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配合服用中药。”
埃隆马斯克长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这个毛病永远无法根治呢!
他连忙说道:“没问题!我都听夏医生您的!您说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找埃隆马斯克要来纸和笔,刷刷刷地在上面写了起来,一会儿工夫,夏若飞就停下笔,然后把那张纸递给埃隆马斯克。
埃隆马斯克接过来一看,上面全是中文,尽管字体看起来十分飘逸,即便是完全不懂中文的他,都觉得这样的文字充满了灵气,但关键是他根本不知道内容是什么啊!
夏若飞含笑道:“这是一个药方,都是一些常见中药,你派人到唐人街随便找一家中药铺都能轻松配齐。另外,我在上面也写了煎药的方法,现在的中药铺都有代煎药的服务,你直接让他们帮你煎好药就行了。按照这个药方,每天饭后服用三次,连续服用七天,基本上这个耳鸣的毛病就可以根治了。”
这个治疗耳鸣的药方对于夏若飞来说也算不上珍贵,所以他也没有刻意保密。
当然,如果中药铺的人识货的话,将这个药方记录下来,还是相当有价值的。
埃隆马斯克如获至宝地将那张纸抓在手里,然后把管家叫过来,让他按照刚才夏若飞说的,马上去唐人街抓药。
他甚至没有让管家拿走那张药方,而是让他用手机拍下来,而他自己则把药方小心地收了起来。
管家自然不敢怠慢,拍下药方照片之后,就匆忙地赶往附近的唐人街抓药去了。
埃隆马斯克面露感激之色,说道:“夏医生,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后续小X的治疗,还请夏医生费心!”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不用客气。我们华夏中医界有句话,叫做医者父母心,对待每一个病人,我们都会像是对自己的孩子那样,一定会尽心尽责的。”
“谢谢!谢谢!”埃隆马斯克搓了搓手,说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本来我还想帮您好好宣传一下医术,但您却不愿意大肆宣扬……这样吧!夏医生,无论小X的治疗效果怎么样,我都会支付你一笔令你绝对满意的诊疗费……”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这就不必了。诊疗费方面,李义夫先生已经支付过了。我想……马斯克先生你应该很清楚,李先生这么做的用意。”
埃隆马斯克楞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李义夫,又看了看夏若飞,他摸不准夏若飞是否了解李义夫和他谈的那笔“大生意”。
李义夫见状,微笑着说道:“马斯克先生,夏医生是自己人,他了解的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就可以了。”
埃隆马斯克闻言,脸上的犹疑之色依然没有完全褪去,显然还是有些顾虑。
李义夫笑呵呵地说道:“马斯克先生,夏医生没有任何华夏官方背景,这点你可以完全放心。另外,我们的这次交易完全和华夏官方没有任何关联的!”
埃隆马斯克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对格莱姆斯说道:“亲爱的,你去隔壁看一下小X吧!”
格莱姆斯知道埃隆马斯克要谈事情,她不方便在场,于是点了点头,又朝夏若飞和李义夫微微欠身,然后离开了房间。
埃隆马斯克让所有无关人员都离开了房间,就剩下他和夏若飞、李义夫三个人。
然后,埃隆马斯克才苦笑着说道:“李先生,您真的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航天领域的技术非常敏感,您应该是很清楚的。”
李义夫微笑着说道:“当然!不过,火箭技术相对敏感度较高,而太空生存装备,包括太空飞船,想必就相对没那么敏感了,不是吗?”
火箭技术涉及到军事领域的应用,一些远程洲际导弹和运载火箭,在原理上都是相同的。
另外,重型运载火箭技术,尤其是火箭发动机技术,也仅仅掌握在少数几个国家手中,这样的技术肯定是严格封锁的。
埃隆马斯克说道:“也只是相对而已!NASA对自己的东西都看得很严,哪怕是太空食品这样的小技术,也同样都有严格的保密流程。SpaceX从NASA获得了某些技术,但我们都是签署过保密协定的,一旦违反,我的公司将会面临非常严重的指控,甚至我本人都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李义夫张了张嘴,不过却被夏若飞用眼神阻止了。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马斯克先生,我想你非常清楚,李先生提出购买的装备、设备,根本不会对你们的国家安全构成任何威胁。而且我们也保证,这些东西不会被运出美国。想必以美国情报部门的实力,这么大一批东西,我们肯定是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出境的,对吧?”
夏若飞看了看埃隆马斯克,继续说道:“而且,我想以马斯克先生的实力,应该可以很轻松地抹去一切痕迹,即便是我们被FBI、CIA查获,也牵连不到贵公司的。”
埃隆马斯克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切都是难以预估的,SpaceX正处在关键阶段,一旦成功,我们的市值也许会翻几番,真是容不得一点儿差错啊!不过事已至此……”
夏若飞笑了笑,打断了马斯克的话,说道:“马斯克先生,这件事情咱们先不谈,还是先给孩子治病吧!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孩子的健康重要,对吧?”
埃隆马斯克露出了一丝感动之色,他心里很清楚,虽然最后他都不太可能赖账,毕竟李义夫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现在是夏若飞他们讨价还价的最好时机。
夏若飞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医术,而小X命在旦夕,就等着夏若飞去救命。
但是夏若飞却并没有以此为筹码,趁机先把购买宇航服和其他一些装备的事情谈成,反而是提出先给孩子治病,这就让埃隆马斯克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埃隆马斯克下意识地看了看李义夫——他始终以为这件事情是李义夫做主的,比较夏若飞太年轻了,而且还是个医生,他觉得夏若飞应该不会介入太深。
然而,埃隆马斯克看到李义夫已经退到一旁,丝毫没有因为夏若飞“擅自做决定”而露出不悦的神色,相反,李义夫看起来神色如常,好像夏若飞拍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埃隆马斯克的观察力还是很强的,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似乎应该对这位年轻的夏医生重新评估一下了。
“马斯克先生!”夏若飞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于我的提议,你觉得如何?”
“啊?”埃隆马斯克回过神来,连忙说道,“感谢夏先生的慷慨!请放心,李先生的事情也会尽快想出一个对双方都有好处而且安全的解决方案,我一定会尽全力满足李先生的需求!”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走吧!我们再去看看病人!”
以心换心,你给予对方足够的善意,对方自然也能感受到,并且同样释放出善意来。
有时候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多几分温情,效果未必比强硬手段要差。
夏若飞、李义夫以及埃隆马斯克三人来到隔壁房间,格莱姆斯正坐在婴儿床旁边,呆呆地望着依然还在熟睡的小X出神。
“亲爱的!”格莱姆斯轻声说道,“今天小X似乎睡得特别香,前几天他经常在睡梦中被疼醒,而且小眉头一直都是皱着的,今天却舒展开了,而且嘴角还挂着笑呢!”
埃隆马斯克看到自己的儿子,眼神也柔软了不少,他探身过去看了一眼,高兴地说道:“真的呢!”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也许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摆脱病痛的折磨,所以睡梦中都在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