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bt9有口皆碑的小說 美漫喪鐘 愛下-第2282章 趴體的邀請函相伴-gg5b0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
哥谭的夜晚很多时候都在下雨,这些腐蚀性的雨水和这座冰冷的城市简直绝配,铁锈一样的气味能够掩盖血腥味,而黑暗会遮掩一切的罪行。
在韦恩塔的顶部观景台里,一个人影于闭馆时间后混进了这里,他脚下的红色地毯顿时就被打湿,留下了血迹一样的足迹。
當青春成為往事
这里平时是对哥谭市民开放的,只不过最近世界的混乱,导致人们很少有游览的心思,不少物件都积了厚厚一层灰。
不过好在这里没有风,在暴雨夜里至少很安静。
那个人影的斗篷随着脚步迈动而飘飞,一个明显经过变声器扭曲的声音响起:
“我来了,你在哪?”
一炮而紅 程家之宇
随着话音落下,黑暗中亮起了两个绿色的光点,那边有一台看似电视机一样的东西开始蠕动变形,变成了高大魁梧的人形。
鄰家女神愛上我 三尺君子
“在这里,小罗宾。”
“叫罗宾就行,不要加形容词。”达米安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应,泥脸有时候就喜欢恶作剧。
“好的,小罗宾,毕竟你们兄弟太多了,我也只是为了好区分。”泥脸蠕动着走近了达米安,并且降低了自己的身高,和对方平视:“我还记得当年有大罗宾,二罗宾,三罗宾,你则是最后才被加入蝙蝠家族的小罗宾,明明你才是蝙蝠侠的亲儿子,好奇怪。”
观景台的钢化落地玻璃窗外有闪电突然亮起,在黑暗中照亮的达米安的小脸,他眼罩后的眼神却并不是怀念,而是另一种东西。
他眯了一下眼睛,像是在躲避强光。
亲儿子么……呵。
不过有些事情没必要弄得人人皆知,那是自己的私事,中断巡逻来这里和泥脸见面,可不是为了聊私事的。
泥脸本质上是个好人,或者说不那么坏,他做过一段时间的反派,但最后却站在了蝙蝠侠一边,成为了蝙蝠家族的编外成员。
能力顾名思义,他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外形,就像橡皮泥一样方便。
这让他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外形和声音,也让他可以潜入绝大多数的地点,帮蝙蝠一家打听消息,同时物理攻击基本上对他无效。
“时代变了,泥脸,就像是你现在变成了一个好人。”达米安摇摇头,他纠正对方:“如今对我们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夜翼,红头罩,红罗宾,和我——罗宾。”
泥脸没有心脏,也没有肺那些杂七杂八的器官,他就是一团活着的泥,但此时还是像模像样的叹了一口气:
“有没有人给你说过,你们一家都太严肃了,至于这么较真吗?”
“模仿小丑说话的笑话到此为止吧,你叫我来这里说是有重要消息,我来了,现在可以汇报了。”达米安走近玻璃窗,看着下方灯火通明的城市,那霓虹灯下一切都显得犹如幻境,并不清晰。
泥脸就知道,达米安一点也不好玩,他根本就不像是个孩子,蝙蝠侠扭曲的教育方法只是培养出了另一只小蝙蝠。
可是谁能管蝙蝠侠的家事呢?要知道超人和蝙蝠侠谈过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蝙蝠侠像是根本不在乎达米安变成什么样,或者说,只有如今这样才合他心意。
我的時空穿梭項鏈
“好吧,说正事,就在大概半小时前,暴狼来找过我,我们比划了几下后他就撤退了,留下一个消息,我觉得很奇怪就通知你了。”
“什么消息?”达米安看着雨滴汇成小溪从玻璃上流过,那痕迹扭动着,就像是活的透明小蛇。
泥脸深吸一口气:“他说小丑邀请我去哥谭下水道的最深处,参加一个疯狂的趴体。”
“假的,不可能。”达米安头也不回,他的手掌撑住了窗户,感受着那份冰冷:“小丑死了,我亲眼看到他的尸体在蝙蝠洞的冷库里,胸口一个大洞,除非你要去参加的那个趴体请了灵媒,打算玩笔仙游戏或者通灵板给他招魂什么的。”
“你居然在说冷笑话?跟丧钟学的么?”泥脸的黄泥面孔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那对绿色发光的眼睛更是透出了费解神色。
达米安皱了下眉毛,转过身来:“我想要像谁是我的自由,你继续说目前的正事。”
泥脸不再纠结了,就像达米安说的那样,那是他的私事,于是那血盆大口再次张开:“我也见过小丑的尸体了,但你知道暴狼那家伙,他是个雇佣兵,如果没有人支付报酬,他是不会到处奔波着找人的。”
“你是说他找了不止你一个人?”达米安发现了疑点。
流年傷不傷 下一站、寓
太後升級路
泥脸点头,他没有脖子,但他可以控制五官在脸盘上流动达成视觉上的点头效果:“是的,有一张名单,暴狼亲口告诉我的,说是小丑要邀请十几个老朋友,他已经帮忙请到八九个了。”
“都是什么人?”罗宾又问,他开始捏着自己的下巴思考,这件事变得不对劲起来了。
“我不知道,暴狼虽然大大咧咧满口粗话,动手比动脑还快,但他毕竟还是个佣兵,对于任务情报的保密意识还是有的。”泥脸摊开巨大的手掌,显得很无奈:“不过我尽量拉长脖子瞄了一眼,看到三个名字分别是黑亚当,西瓦夫人,心灵海盗……不管是谁在召集这些人,都不是闹着玩的。”
花火 京城小丫
“你没有脖子,你那是躯干的延伸。”达米安冷冷地说出了残酷的现实,随后摇摇头:“会是小丑之女么?那个女疯子最后就消失在下水道的深处,她上一次就是伴随着小丑死亡的传闻出现的。”
窗外闪电一亮,光线在视网膜上留下残影,噼噼啪啪的大滴雨水敲打着玻璃,谈不上温暖的室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我以为她在和蝙蝠侠的搏斗中摔死了,最深处的那个深渊没有人知道下面是什么,一般默认为无底的悬崖。”泥脸挠挠头,他曾经和杀手鳄关系不错,但是那个家住下水道的家伙,也不知道最深处有啥。
深渊周围的墙壁光滑如镜,下面漆黑一片深不见底,一看就是下去就再也上不来的那种地方。
“可是现在趴体的举办人明显是知道的,光是一个西瓦我们就对付不了,得联系‘孤儿’从香港回来。”达米安有些头疼的捏着眉心,他感觉到了力量的局限:“不管是不是有人借用小丑的名号做事,我们都必须破坏这次恶棍聚会,但为什么对方会邀请你?哥谭的道上现在没有人不知道你已经弃暗投明。”
泥脸蠕动着,他也看向了窗外。
“我不知道,也许,就是组织者故意想要给蝙蝠家族传递这个消息?我可以带着窃听器和摄像头混进去,但是下水道深处有没有信号我可不确定。”
达米安没有当即回答,他需要认真想想,因为如果泥脸的猜测是对的,那么那个神秘组织者的玩法就有些高级,让他嗅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