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q3h人氣玄幻小說 頭狼討論-3834 籌碼展示-imouv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一把勒住方便脖颈的家伙正是刚刚让地藏捶的泛不过来劲儿的小富。
小富左手卡住方便的肩膀头,右手攥着半拉玻璃碎片,凶神恶煞一般的戳在他的太阳穴上,气喘吁吁的咆哮:“王朗,我知道你那点鬼心眼,你踏马现在四面树敌,上有敖辉虎视眈眈,下有李倬禹、贺来团团包围,还得随时防备鹏城、羊城各种小势力的反扑,这种情况下,你敢惹z.商银行方家吗?”
“你个傻逼玩意儿,真是比狗翻脸还快,前一秒还特么跟人称兄道弟,后一秒就要人性命!”车勇啐了一口黏痰,不屑的冷笑:“不怕特么遭天谴啊!”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都机八刀口舔血的主儿,怕天谴还混个鸟!”小富吊着眼珠子回怼一句,而后又看向面色惊慌不已的方豪庭:“老方头,敖辉真是高看你了,儿子让人打这个逼样,愣是一点脾气没有,守着自己的地盘,随便招呼一声有的是人,结果让几个生瓜蛋子吓得屁都不敢往外放!”
“爸,救我..我不想..不想死…”
方便吓得两腿直打哆嗦,声音变调的朝自己老子求助。
“闭嘴,废物!”小富攥着玻璃茬子往他腮帮子狠戳一下,直接划出来一条食指长短的大口子,顷刻间鲜血淋漓,说不出来的可怖。
方豪庭见状,连忙双手举起,弯下腰杆恳求:“朋友,高抬贵手,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我只有这一个儿子,拜托你了!”
“我算看出来了,敖辉当初选择你们做合作伙伴简直就是脑残行为,凭借你们的智慧和魄力,还想帮着马科东山再起,无异于痴人说梦!”小富喷着唾沫星子,轻蔑的吐了口浊气:“老方头,让你跟王朗血拼,你肯定是没那本事,这样吧,给老子准备一台车,然后让王朗他们留在原地一个钟头,我保证你的龟儿子死不了!”
“这..这..我..”方豪庭无助的望向四爷。
四爷皱眉撇撇嘴:“你看我干嘛,我就是个打酱油的,管不了你们这些破事。”
“王总,算老朽求求你了,我今年七十三,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有的方便,我承认这个混蛋确实不学无术,可..”方豪庭又立即看向我,脑袋耷拉的很低:“不管怎么说,算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只要你能用的上我的地方,我保证鞠躬尽瘁。”
“老方头啊,你真是特么搞笑,一把岁数居然还求个都能当你孙子辈儿的,一把阅历全都活在狗身上。”小富摇晃脑袋轻笑:“老方头你记住,今晚上本来没事,全因为王朗而起,如果你儿子死了,那一定是死在王朗的暗手里。”
“铁子,你这小嘴儿是一点不带闲啊,吃完屎还不忘记把盆子往我们脑袋上扣。”车勇双手环抱在胸前,轻飘飘的出声:“我跟你比功夫呢,你在这儿和我飙演技?自己从这儿说的那么热闹,我们好像答应你能走似的!”
说着话,车勇挥舞一下胳膊,朝着身后摆摆手:“来,咱家的兄弟,全部往跟前靠拢,用人头把这个狗渣给我堵死!”
“来,跟我的兄弟,把街口堵住!”
魏伟摆摆手,领着一大群直接朝街口处走去。
“莞城的兄弟,把街尾给我填了!”
王嘉顺也立即率领了一大波哥们往街尾处开拔。
三眼则领着剩下的其他人,呈半圆形将小富和方便给堵的水泄不通。
“王先生,王兄弟,你就当可怜我老头行么?”
一看这架势,方豪庭彻底软了,瘫着身体一激灵跌倒在地上,仍旧两手抱拳的冲我祈求。
另外一边,被众人包围的小富一点不显慌张,死死的揽着方便,不咸不淡的轻笑:“临死前能拉个超级纨绔垫背,我这辈子值了!”
感觉求我们不好使,方豪庭再次将希望投向四爷,直挺挺的跪下身子,哭求:“四爷,四爷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份上,你替我说句好话,我老方一定永生铭记,将来只要你有用的上我的地方,我肯定…”
“老方啊,别老求求你、求求你的说白话,你也是做了一辈子生意的人,应该比谁都明白,万事万物有来才有回,光喷着唾沫星子甩两句拜托、麻烦,有什么价值?难道你下辈子听到的祈求还少吗?你会因为别人的可怜巴巴就网开一面不?”四爷咳嗽两声,看了我一眼后,若有所指的呢喃:“争斗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谋求利益,一时之气换不来半生荣耀,累挺一晚上,我得找地方吃口宵夜去,一块吗?”
“快起来吧老方,如果磕头有用,炎夏一夜之间不知道诞生多少亿万富翁。”四爷斜眼看了看方豪庭:“拿点有用的出来交换吧,都是凡夫俗子,离不开五谷杂粮,所以,你懂吧?”
我一眼不眨的凝视他一眼,而后自顾自的点燃一支烟。
其实我现在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方豪庭的摇尾乞怜上面,而是始终在观察小富,这家伙刚刚距离方便至少有六七远,左有地藏看管,右有车勇盯梢,拖着个伤痕累累的身体,他是如何做到擒获方便的?
再有就是,地藏在小富抓住方便以后,就闪进人群里不知去向,这完全不符合他的状态,他对小富恨之入骨,所以不论发生什么状况,都不可能轻松让小富离开,那他究竟去了哪里?
“王先生,你看这样行不?”方豪庭的深呼吸两口,盯着我眼睛道:“我们z.商银行放弃马科,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从今往后,这个人都和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
“诚意有了,但是筹码还不够。”我摇了摇脑袋拒绝,同时指向张星宇道:“如果我兄弟毫发无损,咱们完全可以坐下来谈,可现在你说呢?我们一没得罪贵公子,二没霍乱贵公司,凭什么遭受这种无妄之灾?”
方豪庭咽了口唾沫:“钱能解决吗?”
“肚子饿了。”张星宇拍了拍小腹,走到我面前努努嘴:“来这头好多天了,还没正儿八经尝过这边的宵夜是个啥味道。”
“对喽,人生不就是吃吃喝喝嘛。”四爷哈哈一笑,朝我们招招手:“天大地大,吃饱最大!混的目的就是为了吃,招呼哥几个别从这头大眼瞪小眼了,啥事都不争一朝一夕,制敌就像拍苍蝇,哪有一回全打死的,得耐得住寂寞,受得住性子。”
“走了朗哥。”张星宇挎住我的胳膊拉扯两下。
“给我个合适的价位,不然他能干的事儿,我也可以,而且保证干的比他更没人性!”我瞟了眼方豪庭,然后又手指小富冷笑两声。
“王朗,我最佩服你的就是总能扭亏为盈,明明身处劣势,却总有办法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小富似笑非笑的咧嘴:“光凭这一点,李倬禹和贺来就拍马不及,敖辉说鹏城早晚是你的天下,以前我没理解什么意思,今天看来,你真的有这份能耐。”
“听你吹牛逼,还特么不如买个收音机。”车勇粗鄙的抓了一把裤裆,而后大大咧咧的问我:“整他不?整,我马上带队,姓方那小子死了活了跟咱们一点关系没有,不整,咱马上找地方米西米西,折腾了将近两天多,我也确实饿的前胸贴后背。”
“王先生,高抬贵手!晚一点,我一定给你个合理的答复”方豪庭双手合十的作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