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p5z熱門小說 白首妖師 愛下-第一百八十九章 三件事-46495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那是……”
“是一颗狗头,天啊,那是犬魔的脑袋……”
在看到了那一颗被钉在城墙上的狗首之时,清江大城里面,所有赶了过来看热闹的百姓,皆微微愣了一下,整体的气氛显得有些沉凝,虽然犬魔被斩之时,已经没了最初现身时的巨大体魄,但牛犊子一般的脑袋,仍然极有冲击力,呲牙咧嘴,血眼枯竭,看着极为骇人。
但这稍稍的沉凝之后,忽然便有无数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顿时引发一片欢呼狂潮。
犹如大海一般,所有的百姓们皆争相叫喊了起来,甚至有人激动的痛哭流涕……
实则,犬首为祸的小太川一带,乃是处于清江与乌河的交界,距离清江大城的百姓甚远,绝大多数的清江百姓,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只犬魔为祸,却连听来的消息都不知真假,更不用说亲眼见到那惨状了,但这犬魔,乃是近几年里,为祸最为猖獗,凶名也最盛的妖魔,尤其是,六宗斩犬魔的前后经过,清江百姓都看在了眼里,自然而然,便有一种参与感。
于是,无法形容他们看到了犬魔首级高悬城门之上时的这种激动心情。
欢声如海,哭声连片。
而在一众百姓们激奋欢呼声里,守山宗那一艘法舟,已然驶到了清江大城之前,这一次却没有入城,而是缓缓浮在了半空,然后就见得舱门打开,走出来的,左边那个身材枯瘦,右边那个腆胸凸肚,正是守山宗青松寒石两位长老,皆一脸肃穆,凝重的向百姓们看了过来。
而在他们身后,一众守山宗弟子也被小青柳撵了出来,却只见得模样都有些狼狈,身上原本光鲜的袍子,破破烂烂,有像是撕扯的,也有像是火烧过的,便是背上的剑匣,也或是破损,或是干脆就拎着半截儿飞剑,与出发之前,那神采奕奕的模样,当真是天翻地覆。
这袍子与飞剑,确实都是中看不中用的,一触就损,不损,也得让它损了。
“诸位百姓有礼了……”
两位守山宗长老神色严肃,缓缓揖拳,向着下方百姓行礼。
清江城正有着无尽欢呼的百姓们,顿时声音微微一静,皆激动的看着他们。
青松长老道:“呵呵,我守山宗为百姓考虑,奋不顾身,血战八千场,终于还是……”
寒石长老声音猛得提了起来:“将这犬魔斩了!”
“哗啦……”
听着他们的话,一众百姓忽然间高呼,声沸盈天,激奋难当。
无法形容,这两位长老所代表的守山宗炼气士形象,已然在百姓们心间高到了什么程度,只能看了出来,这些百姓看着这两位一身正气的长老,以及他们身后,那些衣袍破烂,法宝残缺的守山宗弟子,便已经可以想象,这守山宗为了斩这犬魔,究竟经历了何等惨烈大战!
那一身破烂衣衫,残破飞剑,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再看其他几宗,呵,衣袍上一点烟尘土灰都没有,一看就没怎么出力!
“啊这……”
而看着守山宗那两位长老沉浸在了无数百姓的欢呼声中,五宗长老与弟子,皆脸色难看。
这要真严格说起来,守山宗弟子们根本就是出来捡了个漏啊,尤其是,堂堂一宗,近乎上下齐出,斩一只强弩之末的犬魔,还废了不知多少功夫,这怎么说都是件丢脸的事情呢,可是在这时候,却是谁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皆只是默默的,看着守山宗享受着光彩。
谁让那只犬魔,自己确实不敢杀呢?
……
……
也在这一片欢呼声中,南方天空里,那位从别院里赶来的老仆人,便已经不敢靠近了,无奈的转头看去,见范老先生这时候也正踏了腾云,慢慢的向着清江大城方向赶了过来。
这位老先生,原本是想让自己的仆人阻止六宗入城,或说是阻止他们将这只犬魔被斩的消息公布出来,却没想到,守山宗竟不听令,二话不说,便已将那犬魔的首级钉在了城墙之上,而一众百姓欢呼之声已起,没奈何,他也只有现身,神色阴沉,缓缓飘到了城前。
“方家二郎,你做的好哇……”
谁也不知这一句话里,有着何等复杂的情绪。
众人只知道,范老先生已经多年没有运转法力,加重声音威严的事情了。
而忽见得范老先生现身,下方百姓也顿时声音低了下来,皆满面期待的向空中看来。
倒是五大宗门长老,还有正在一众百姓的欢呼目光之中享受着这份荣光的守山宗两位长老,心里皆是微微一沉,莫名觉得有些心虚,谁也不知道这时候范老先生心里窝着多大的火,也不知道这位老先生,看着城门上那一颗犬首,这时候心情正处于何等复杂的状态……
听着是赞了方寸一声,可这一声赞,怎么都像是满浸了怨气呀……
“呵呵,多谢老先生夸奖!”
而迎着范老先生的话,法舟之上,一身白袍的方寸也已现身,笑着向范老先生揖了一礼,朗声道:“斩妖除魔,本是份内之事,我等宗门晚辈,又如何敢居大功?这一切,都是依着范老先生的强令而行,老先生才是斩这犬魔的最大功臣,才是我清江郡的活圣人呐……”
“哗啦!”
而下方的清江郡百姓,则忽然之间,欢呼声响成了一片,甚至比刚才看到了守山宗弟子与长老们时还要激动,不知有多少人高呼着“圣人”“斩妖”“护佑百姓”等等的话,一片一片的向着范老先生拜了下去,那音浪之高,几乎要将这位老先生,直接给托到云巅去!
五大宗门长老,听着这些欢呼,脸色都已古怪至极。
而最难受的,自然还是范老先生,几乎要一口老血咳了出来。
哪怕是他,也很少受到这么多百姓,这么多发自肺腑的赞誉与感激,可偏偏,这所有的赞誉与感激声,听在了耳中,却只让他感觉异常的难受,仿佛都变成了刺耳的噪音一般。
若是那犬魔没有这样大的背景,该多好啊……
甚至说,若是自己没有阻止斩杀那只犬魔,该多好啊……
可偏偏,一切都走向了最糟糕的方向!
五大宗门的长老与弟子,皆已听到了自己当时阻止斩那犬魔的话,可偏偏守山宗又硬是将那犬魔给斩了,如今当着五大宗门的面,自己又如何承下这等赞誉,哪怕是想在百姓们面前作场戏,可是看着五大宗门长老与弟子向自己投来的目光,他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呵呵,随你们吧!”
终究,在无尽的欢呼声中,范老先生只是看了方寸一眼。
然后他轻轻摇头,便要驾云而走。
这时候无论是满心的怒火也好,怨气也罢,竟是一时都发作不出来了。
“范老先生好似兴致不高呀?”
一众百姓之中,也有人看出了范老先生竟无开怀之色,皆是有些不解。
“老先生请留步!”
也就在这时,方寸忽然笑着开口,唤住了范老先生。
范老先生只能强行停下,转头向方寸看了过来,目光里只有一片冷意:“还有何事?”
“三件事!”
方寸说这话的时候,也微微运转了法力,下方百姓欢声微低,皆能清楚的听到他的话,只见他笑着向范老先生道:“第一件,自然是老先生在命我们这些宗门出发斩妖之时,许诺的三十万功德奖赏,虽则斩妖乃份内事,但妖魔既斩,自然也该赏了这个彩头才是……”
范老先生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倒是下方百姓听得这话,自然也想起了范老先生之前的许诺,凑趣之人纷纷起哄。
然后方寸笑着道:“第二件事,便是我守山宗此一役非但斩杀了乌鸦山的犬魔,更救出了许多被妖魔掳走的百姓,如今皆已随我们过来,该如何安置,还要请示下老先生才是……”
“乌鸦山的百姓?”
范老先生脸色顿时一变,然后就看到法舟之上,几个木讷的身影显露出来。
一时之间,范老先生甚至感觉头脑都有些发晕!
你守山宗闯下了这等大祸,居然还要找我要那三十万功德?
尤其是,这些救了出来的百姓,直接放他们回去不就是了,须知道,当初他们都在那乌鸦山上,可也是亲耳听到了老夫阻止六宗斩杀那犬魔的话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说出什么来,本该让他们离得清江大城越远越好,你却偏偏要将他们带到清江城来,又是何意?
无法形容这一刻,范老先生心间的惊狂怒意,但他看着法舟甲板上方寸那张微笑的脸,看着下方一众百姓激动而惊喜的模样,终究还是强行压下了心间的怒意,冷声道:“既是守山宗斩了犬魔,三十万功德,自该赐下,这些百姓,流离失所,也自有我郡宗安置……”
说着话,微微一顿,冷眼看着方寸:“第三件事又是什么?”
方寸看着范老先生,笑道:“第三件事便是……老先生曾经答应,若我等五宗斩杀了那犬魔归来,便要设酒为我等祝贺,那晚辈现在便要问一问了,这酒宴,要设在哪里?”
“……”
“……”
“哗啦……”
下方无尽的百姓听着这话,皆高声欢呼了起来,声音几乎掀翻了天空。
而范老先生,则是险些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