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gax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討論-第707章 對弈7推薦-wefax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到目前为止,已经吸收了三团气运,基本上可以确定,周仙上界的几乎每个金丹修士都拥有气运,再往上境界的,现在还不清楚。
但在拱掉红相后,他感觉到的最大变化却不是气运的吞噬,而是黑卒旗!
在拱相之前,他的黑卒旗因为吃掉了两个子而达到三百丈的高度,现在拱相成功,沉底成功,黑卒旗暴长,一跃长成七百丈的大旗,是整个阵营中除去帅旗的千丈外,第二高的旗子,甚至比另外那个黑车旗的六百丈,还要高出一百丈!
蛟龍的神話崛起
这可不仅仅是个象征意义!这样的变化中,娄小乙忽然发现自己的视野也发生了变化,通过在黑旗中的沉淀,他的精神仿佛融进了黑旗中,历经数十万年棋盘中所经历的风风雨雨,铁血杀戮!
这个天地棋盘,本来就是个非凡的道器!是周仙上界数十万年下来,每一次的棋局较量的见证者,无数的对峙,无数的争雄,无尽的杀戮,无情的血腥!
当这一切汇聚起来,形成滔滔的凶威,两军对阵,无数怨魂的哀嚎,道尽的不甘!术法肆虐,剑气纵横,法相天地……没有受伤一说,在这个天地棋局中,只有生死,没有成败!
娄小乙的精神在短暂的时间中就仿佛经历了这棋盘数十万年的变迁!从中他豁然领悟了一种东西……
不良寵婚
脑海中响起了白眉的声音ꓹ “修行中事,唯无畏耳!我白眉行事ꓹ 虽有失无情,但你若闯了过来,我也不吝奖赏!
剑修道统ꓹ 唯战而已,岂有不领悟杀戮之剑修?
剑卒沉底ꓹ 这就是奖励!”
杀戮剑意!也是一种大道意境,究其本质ꓹ 还在势之上!势只能借ꓹ 而道境却是自己的,不依环境改变而改变!
对剑修来说,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道境,那么哪怕五行阴阳都要靠边站,最契合他们的就肯定是杀戮!
所以这份礼很重!没有白眉給他升旗至七百丈,没有放开天地棋盘的控制,他根本就领略不到杀戮的真谛;这也是形势使然ꓹ 身在局中,纵子过河沉底ꓹ 连斩三阵ꓹ 才有了这样的造化。
但娄小乙知道ꓹ 吃到甜枣后ꓹ 也就意味着之后更大的投入!白眉給了他领悟杀戮道境的机会,可没说这盘棋局就会保证他的安全!
在他面前ꓹ 仍然是血红的一片ꓹ 红方还有双士ꓹ 还有車马炮,这些ꓹ 都是他必须一一克服的难关!具体怎么走,是仍然死拱卒?还是换一种方式,他也不知道!
無賴公爵
娄小乙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别特-么的被放进将军的虎口里,那才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红黑双方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红方稍优,变成了现在的黑方占先,尤其是黑方现在多出了一只沉底车,对红方的威胁太大!
金老怪老辣得很,知道在棋子的布局上已经陷入了困境,所以干脆的弃子入局,迅速进入了将帅之争,到了这时,整个棋盘上的剩子已经不足十个!
这是天地棋局最后的规则,一方老帅不能让对方棋子看到!看到就是输!
决定胜负,永远也轮不到他们这些小人物!
前妻來襲
王妃不好追 雨落落雨
假戲真婚:首席男神領回家
真君之间的对抗,尤其是阳神真君的对抗,不是他们能理解的,甚至都不是他们能看的!
那是修士至高境界的较量,身在周仙上界,战斗可能已在宇宙虚空!
神控諸天 燃燒的蘑菇雲
时间很短,也不知最后的胜负结局,就只知道庞大的天地棋盘一收,红黑双方偃旗息鼓,金老怪把自己的棋子们一裹,飘然远去。
重掌大道
黑方还剩五个,一卒一马一炮一士一象,幸运的是,两个来自青空的奸细都还活着,娄小乙细数下来也不过参加了三场战斗,好像也不算多?看青玄有些狼狈,也不知道在最后红方的反击中,经历了几场恶斗?
“你们每个人都是勇士,最起码在棋局中为自己的生命而搏时是这样。我希望你们在其它情况下也能保持这样的风格,而不是为自己时勇猛如虎,在其它方面却诸般不堪。”
这五个修士,都是犯了周仙上界戒律的,当然,其中有两个还有所不同,不过也无所谓,小小金丹,不当什么,
周仙上界有旁门三千,道统繁复,千奇百怪,没人会去刨根问底;其中也总有些特别的,对他们九大上门来说,收进囊中就是,这也是九大上门保持门派活力的一种方式,
“你们两个,为何在裂缝彼端畏缩不前,瞻前顾后,犹犹豫豫?还不从实招来?”
青玄禀道:“真君莫怒,实在是身不由己!因为彼端出口处防范甚严,所以我们才拉了一个偶遇的流亡队伍共同闯关,由我们指引,大家一起冲出去。
但没有想到的是,这支队伍的道统有些奇异的能力,他们能做到把烈缝空间延伸,然后把防御者也拉入裂缝中,由此取得进入另一个世界的主动权。
我们三人一时不察,误中其计,结果这才冲出了裂缝,就又被裹了回来,裂缝出口已失,就只好原路退回……”
白眉不屑,“编完了?我知道你说的是实话,但我同样知道,就算是你们说的都是实话,只要挑挑拣拣的说,就一定能掩盖其中的真相!”
指了指他们,“既然已经冲出去了,为什么不尽快脱离,在那里等什么?
空间裂缝延伸,这不稀奇!但我就从未听说过延伸之后有不缩回去的!自然之伟力,不是人为因素能够影响!你敢说那些被裂缝拉进来的修士都和你们一样,永远就留在了裂缝里?
别人能出去,你们为什么不能?
是不能?还是不愿?”
阳神的判断一针见血,可不就是三人那时的真相?
白眉哼道:“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执行这样得任务,一辈子困居异地,还失了上境的空间,所以内心里百般的不情愿,所以故意借此留在裂缝中,就是在赌周仙会把你们拉回来!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我也是因此而定你们死罪,扔进天地棋局中自决生死!
你们敢说,我冤枉了你们么?”
青玄娄小乙拜愧,“真君火眼金睛,目光如炬,都是实情,我等存了私意,死罪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