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g6n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大唐再起-第八百七十四章入倭-2s1cq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平安京,其寓意“和平与安定之都”,由桓武天皇效仿隋唐长安和洛阳建设而成,将两座城市合二为一,左边为长安,右边为洛阳。
不过,由于建都和征夷两件事太过于损耗国力,加上右京(长安)又是池沼星罗棋布的低洼地带,呈现一片“人家渐稀,几近幽墟,人去无回,屋坏不修”的景象,所以平安京真正的繁华只在于右京洛阳。
所以,日本战国时期,大名去往京都勤王,被称作上洛,就是这般道理。
其规模庞大,约为长安的四分之一,如今的右京洛阳,约莫八分之一,虽然看着小,但说来好玩,这是东亚第二大的城市,仅次于开封。
而李嘉所在的长沙,甚至比不上渤海的龙泉府。
平安京呈长方形排列,朱雀路为轴,贯通南北,分为东西二京,中间为皇宫,正面是罗生门,宫城之外为皇城,皇城之外为都城。
城内街道呈棋盘形,东西、南北纵横,布局整齐划一,明确划分皇宫、官府、居民区和商业区,神宫坐落于北方,完全继承了唐朝的精髓——齐整。
琛進飛退 與無論比
御所。
随着唐国大军到来金山城,让整个日本都喘不过气来,虽然藤原实赖已经成为了摄政关白,但他依旧不敢专权,仍旧遵从村上天皇。
刚开完一场朝议,众朝臣皆无可奈何,只能选择对战ꓹ 村上天皇最后无奈去了御所北面的相国寺,为日本国运祈祷。
其他的低阶朝臣ꓹ 只能选择各回各家了。
数百人离开御所,浩浩荡荡,车马齐动ꓹ 回到了皇城之中。
權少追妻:億萬千金歸來
“什么,物价何时这般高了?”
源高明回到家中ꓹ 听闻管家说一石米需要两贯钱,这让他大吃一惊。
他本就只是皇子出身ꓹ 降为臣籍ꓹ 比不上那些世代相袭的公卿,又权力不大,投限纳土的豪族不多,家产不富,所以对于钱财很是敏感。
億萬契約霸愛冷總裁 微深霧
“如今聚集在洛京的武士,已经超过了十万,整个京都也不过二十来万人ꓹ 人吃马嚼,粮价大涨。”
管家跪着低头道。
我的仙女老婆
“你先下去吧!”源高明感慨了一声ꓹ 然后言语道:“我等公卿还有所依持ꓹ 但普通平民又如何生存?武士这般多ꓹ 怕是不妙。”
花都極品富二代 僵男style
随着时间的推移ꓹ 来自于各地的豪族武士越聚越多,京都城都容纳不下ꓹ 只能一股脑的丢向了荒无人烟的左京长安ꓹ 省去了麻烦。
但ꓹ 洛京承载人口有限,武士的增多ꓹ 就代表不少的麻烦,藤原实赖痛并快乐着。
知味記 坐酌泠泠水
倭国并没有水师,濑户内海中,只有一些水匪罢了。
但就是这些水匪,好似被招安了一般,螳臂挡车,竟然自不量力地妄图抵挡海龙军。
周奎心中毫无怜悯,让大船不顾一切地碾压过去,一一摧毁,弑杀,见着血染海面,他淡淡地说道:“徒增一些麻烦罢了,不曾想,这伙水匪,竟然还有这般的忠君之心。”
话虽如此,但海龙军依旧无可阻挡占据了淡路岛,作为存放粮食的基地,然后又跨过海峡,的来到摄津国,登陆其所谓的川边郡,大坂湾。
“大坂湾,乃是摄津国的要塞,水路交通要道,与高丽贸易一直在此出发,如今的摄津国守藤原栋世……”
一旁的带路党,某个落魄的公卿子弟,正站立在周奎身边,风度翩翩地言语道,仿若自己在带人游玩一般。
“藤原栋世?”周奎摇摇头,问道:“可是关白藤原家族的后裔?”
“正是如此!”男人轻声道:“藤原家族势力遍布天下,摄津国乃是京都要道,自然逃脱不了藤原家的势力。”
“看来,藤原家族,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周奎赞叹着,心中却想,这个藤原栋世还是有点用处,可不能杀死。
大军占据了繁华的泥崎城,守军不战而溃,周奎却让人扎营城外,不得入城,更是不允许兵卒劫掠百姓了。
他言语:“王师此来,是为了教训僭越的倭国的,而不是来祸害百姓的。”
此言一出,泥崎城瞬间就安稳下来,许多豪族、公卿私底下派遣了许多人使臣过来恭维,甚至许多粮食酒水,都源源不断地前来供应。
这让周奎心中瞬间就有了底气:“看来许多贵族也不看好京都的倭国。”
而,伴随着唐军占据泥崎,京都瞬间震动。
随即,藤原实赖任命堂弟藤原定忠为统帅,带领十万武士,出征摄津国,对抗唐军。
之所以没有守城,而是因为平安京太大,无险可守,完全与长安洛阳一脉相承,所以只能对抗。
藤原定忠心有戚戚地带着大军而动,来到了摄津国,到达能势郡,就不再行走了,明显的想以逸待劳。
周奎不以为意,平安京就是个筛子,一切的消息都遗漏出来,他早就清楚了倭军的实质,知晓是一群乌合之众。
或许是倭国太平日久,无人登陆进贡,亦或者公卿们崇尚文化,重文轻武,导致军纪废弛,战力难保。
一群武士,与僧兵打斗,还有来有回的,压不住,周奎实在瞧不起,不由得摇摇头,道:“既然他不来某就去吧,这地方长久地待着,并不是一件好事。”
倭国一切都比大唐小一号,床榻,屋梁,道路,城墙,铠甲等等,周奎分外的不喜欢,也不习惯。
两万大军,以御营为主,金山等地的兵马为辅,浩浩荡荡而来,直接北上,朝京都而去。
两军相隔五里而立,建造了营寨。
周奎登高而望,只见倭军杂七竖八地林立着,十万大军的确浩浩荡荡,但却极为混乱,甚至连军纪都没有,自由散漫而出入。
甚至,他还见到许多人赤身而跑,由于产铁需要技术,日本自然产量不高,着甲的人低得可怜。
如此矮小,散漫,军队,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
周奎这还是听说因为几十年前的“承平、天庆之乱”,导致军队训练勤奋了些,才有了这般景象,不然会更糟糕。
“一群混乱江山的文人!”
醫妃嫁到王爺快跑 綠葉之光
周奎不屑一顾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