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nl8都市异能小說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討論-第五百一十四章:諾曼的談判(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讀書-3css5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对不起,节哀。”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凯再次坐在了里昂的面前。
当听到凯这么说之后,里昂先是整个人愣在原地,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一动不动。他坐了好一会,用手捂住脸,一点点的十分用力的,好像要把一层皮,一缕情愫,一段日子都搓下来。
凯在旁边,突然觉得,这家伙还算讲义气。
“我能见见她吗?”过了好一会儿,里昂才再次开口说话。
凯却愣住了。
“她?”英文中男女的第三人称,读音完全不同。凯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女性的‘她’?
里昂也愣住了。“不是她?”
凯才明白,他刚刚没说清楚:“我说的是老托尼!”
里昂的第一反应是庆幸,他松了一口气:“哦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可说着说着,他又觉得不对劲,特么的,老托尼可是他二十几年的老朋友!哪怕老托尼背叛了他,但……这么说不太好……嗯,不太好。
这算是见色忘义吗?
生產企業免、抵、退稅從入門到精通 王春如
凯一脸古怪的看着他。
“托尼……怎么回事?”里昂突然觉得脸烧的慌。这太尴尬了,刚刚还在巴巴的说他和托尼之间的故事,结果……
“被灭口了,我们找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凯对这一点有点没预料到。
里昂的情绪突然低沉了下来,虽然二十多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一个只相处了十几天的小姑娘,但骤然听到托尼的下场,里昂还是很伤心。二十几年啊,老托尼是和他说话最多的人。
“知道是谁做的吗?”里昂低声问道。
“不知道……你应该能想到,会要他命的人实在太多了。”凯无奈的说道,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直接把老托尼抓起来。在警局里,那些人至少会克制一点。
倒不是可惜了老托尼这个人,这种人被干掉ꓹ 实属正常。
凯可惜的是,少了老托尼的证词ꓹ 很难给古斯曼定罪。
也是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敲响。一个警察沉着脸走到凯的耳边,告诉了他另一个坏消息。
死亡谷 塞上
马利吉欧被杀了ꓹ 就在他常去的那家餐厅里。
“法克!”凯低声咒骂了一声。
看来有人打算杀人灭口了。
而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古斯曼。
……
就在凯将目标锁定在古斯曼身上的时候ꓹ 古斯曼这会儿,也不消停。
诺曼来找他了。
南区的一间公寓楼底层的一个房间内。诺曼带着他手底下的几人赶到了这里。
有个匪徒就想上来搜身ꓹ 却被诺曼一把掰住他的手指头ꓹ 用力一拗:“这可是我的新西服,滚远点。”
咔嚓一声,这匪徒惨叫起来,抱着手退出两步。
屋内的所有人都皱起眉头。
但古斯曼却默然片刻,只是挥挥手,他身后的四个手下就放下了摸到枪柄上的手。
诺曼走到他不远处:“古斯曼,好久不见ꓹ 最近好吗?”
“还那样,忙ꓹ 忙的连和家人相处的时间都没有了ꓹ 最近我老婆一直在抱怨ꓹ 说我忽视了家庭。”古斯曼是一个光头壮汉ꓹ 看上去就是那种不好惹的角色。他叼着一根雪茄,略带恶意的反问道:“你呢?怎么样?听说你最近麻烦不小ꓹ 被警察到处跑?”
诺曼有点神经质地笑了起来:“怎么ꓹ 你也想落井下石?”
古斯曼摇头:“不ꓹ 再怎么样,我们都是老朋友。我最多幸灾乐祸而已。”
说着ꓹ 恶型恶像的笑了起来。他的小弟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修非常道
诺曼脸色一变,凶戾之色一闪,手指抽动,好像随时要拔枪的样子。
古斯曼身边的手下,一直都盯着诺曼,所以也马上做好了防御姿态,只要诺曼敢做什么危险动作,他们会立刻拔枪射击。
诺曼咬着牙看着古斯曼,一股‘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凉感。
冷情少爺的逃婚小妻子 一葉清城
看着诺曼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古斯曼顿时感觉一阵快意。要说诺曼这个人怎么样……所有人认识他的人都可以负责任的告诉,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球,除了麦基等少数人之外,没人能忍受他。
古斯曼就是如此,他每一次看到诺曼那副嚣张跋扈的鸟样,就想拔枪对着他那油腻腻的脑袋开上十枪八枪。
但他不敢。
古斯曼身后有其他的底子,倒也不至于对诺曼畏畏缩缩,但炸刺?是真不敢。
就因为诺曼身上披着一层DEA的皮。
那层皮,凯无所谓,可对他们这些毒贩,这层皮就非常可怕了。
所以哪怕再不爽诺曼,古斯曼还是得忍着。
可现在……特么不用忍了!
没了DEA那层皮,古斯曼彻底不怕诺曼了。
古斯曼冷着脸,眼底露出一丝狰狞和戏谑:“诺曼,我们听到风声,你杀了兰多一家。”
奶娃後媽粉嫩嫩
诺曼则满脸阴沉,可却不敢露出丝毫软弱:“怎么,你想给他报仇啊。”
古斯曼摇头:“不,他再死几遍都跟我们没关系。但我听说,他是因为吞了你的货才倒霉的,对吧?”
诺曼:“是,不过我没杀光他全家,他还有个女儿刚好不在,我没能把她一起干掉。”
想到那女孩,诺曼就恨的牙直痒痒,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斩草除根,结果他的一时疏忽,导致满盘皆输。现在居然让一个自己看不起的贩子给威胁轻视了。
古斯曼露出一丝冷笑:“兰多和你们有交易。结果他刚吞掉了你们的货,我们要的99%纯度,就变成了90%纯度。诺曼,你不觉得这事有点巧吗?”
诺曼面露不屑:“一手钱一手货,当面结清,这是行规。我每年卖好几吨的货,从没有人敢在事后耍花招。你在我这里拿过多少次货了,这道理你不懂啊?”
在毒品行业,的确有这种行规。毒品交易中,风险最大的就是运输过程,一般来说,卖家出货之后,后面发生任何意外,他们都概不负责,如果你被坑,那你活该,毕竟谁也无法保证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交易双方,一旦钱货两讫,就意味着这次交易彻底结束了。
古斯曼哼哼两声,语气变得危险起来:“诺曼,我们做了七八年的生意,我是信任你才没依次检查的,你就这样坑我?”
嬌妻如夢行
诺曼彻底阴沉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丝危险的冷笑说道:“那想怎么样?”
“当然是赔偿!”
古斯曼知道诺曼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事求自己。古斯曼也很鸡贼,既然诺曼落难,那他一点不介意落井下石,从他身上捞上一笔,至于到时候敢不敢掉诺曼……那还不是看自己心情。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毫无征兆的,诺曼突然狂笑起来,这下不仅古斯曼的手下吓一跳,连诺曼的手下也有点莫名其妙,难道又犯病?“你想和兰多一样死全家?”
古斯曼脸色立刻黑了:“你威胁我?”
诺曼嗤之以鼻:“你这种卖药的,我一脚就能踩死一大堆。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不想死就乖乖闭嘴。想要找我麻烦的人多的是,可这么多年了,你看我这不还活得好好的?”
诺曼别看他贩毒,可实际上他顶看不起那些贩子。或者说,他从来没把自己和那帮贩子当做同类。哪怕是现在,也一样。
“你……”
“你不会以为我敢来找你,会没有后手?”诺曼根本不给古斯曼说话的机会。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打开手机,点开里面的视频播放器,一段录像播放了出来,正是诺曼和古斯曼交易的画面。
“你阴我!!!”一看到这个,古斯曼哪还不知道这是诺曼早就准好了的,也就是说从很早以前,他就有了准备。
超品俠醫
诺曼都懒得解释,和他们这些贩子打交道,留一手不是常识吗?有什么可激动的。
“这些录像我复制了上百份,只要我出事,这些东西会立刻公布出去。到时候……我想那些警察非常乐意把你送到地狱来见我。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看着手机上播放的录像,古斯曼心中念头转动,在动手干掉诺曼与忍一口气,保住生意之间犹豫着。
诺曼这变一行五个人。他要是想动手,就得把诺曼和他的手下都干掉。
一旦动手,能不能成功都先不谈,只说要干掉他们必然会损失巨大,而且还不一定能达到目的,他就有点犹豫。他是有点不相信,诺曼真的把这视频复制了几百份放在别处。但万一呢?
诺曼看着他的神情,笑了起来。
上当了!
诺曼其实只有这一份录像,他又不傻,录像上面还有自己呢!他怎么可能把能危害到自己的录像给别人。所以他就是吓唬吓唬古斯曼。
似乎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胸有成竹,诺曼还不紧不慢地从胸前掏出一个三分之一手掌大小的铁盒,他放在耳边摇了摇,听着那细微的撞击声。打开了小铁盒,他从里面的七八颗胶囊里拿起一颗,塞进了自己嘴里。
咔嚓!
他咬破了胶囊,把里面的粉末咽了下去。
片刻后,他缓缓仰起头,双肩前后扭动了几下,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了起来。
他低下头,看着对面的古斯曼:“按照我的要求做,否者,我不介意拖着你一起死。”
古斯曼心中原本快被现实压下去的怒火,腾地生起:“你……”
獨寵調皮皇後
可惜,他到底不是诺曼这种疯子。
“你想怎么样?”
诺曼脸上的笑容扩大了。
他就知道这些贩子上不得台面。
胆子小的要死。
“我要离开洛杉矶。我知道你手底下有一条走私通道,我只要你把我们送出美国,去哪都行。”诺曼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古斯曼手上有一条走私通道的事,连他自己的小弟都不清楚,可偏偏诺曼这个黑警居然知道!这让古斯曼感觉到羞辱的同时,也对诺曼的忌惮更深了。
“我明白了。”
……
古斯曼妥协了,他不仅没能从诺曼手中敲上一笔,还被迫帮助诺曼逃亡。想想都丢人。
诺曼和手下在古斯曼的手下的带领下,通过城市的下水道网络,来到了一个外界从来都不知道的世界。
地底世界!
这当然不是什么西幻小说,会跑出黑暗精灵之类的东西。
这里的地底世界,指的是城市下水道。
西方城市都非常重视下水道的建设,特别是那些历史长的城市,下水道更是因为时间的沉淀,形成了一个犹如魔幻世界一样的地下都市。比如巴黎,更是经历了数百年的建设,导致巴黎的下水道均处在巴黎市地面以下50米,水道纵横交错,密如蛛网,总长竟达2347公里,规模远超巴黎地铁。
而洛杉矶更加夸张,洛杉矶仅地下排水管道长达10460公里。最大的管道,你甚至可以在里面驾驶汽车,这些管网已经走过了100个春秋。
这也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穷人一个藏身之所。
据不完全统计,洛杉矶的下水道中生活着大约上万人,他们分布在洛杉矶百年下水道中,还形成了一个一个的社区。这里阴暗湿冷,远离阳光,地面上的繁华喧嚣也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越往里走,越是只剩下彻骨的黑暗与安静,唯有滴滴答答的流水,会伴随着你清晰而又踌躇的脚步声。
聚集在这里的人,他们大多数处于失业状态,有的是瘾君子,有的是曾经堕胎或滥交的女性,有的是刚刚出狱的“前罪犯”。
但不可否认,这里是整个洛杉矶最佳藏身地点。
古斯曼在地底拥有一个秘密据点,他甚至耗费了不少功夫,将一段废旧管道改造,成为了一个地下堡垒,专门用来避难和储存一些重要的物资……比如违禁品。
……
于此同时,佩珀却在托尼的别墅里,面对着满脸认真的托尼,认命地叹了口气,双肩也耷拉了下来:“你知道吗?你是我的一切,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
说着,她将自己带来东西放到桌子上,再拿起了托尼特制得破译下载器,转身离去。
托尼看着佩珀放下的东西,却是那个被替换掉的简易方舟反应堆。
此刻它被放在一个底座上,再罩上了一个玻璃罩子,如同一个奖牌。
他面色复杂,心中思绪杂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