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ztg火熱都市小说 正德崛起 線上看-第一千零八十二章它在國外啊!推薦-4e0uo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乾清宫中。
弘治皇上眉头紧皱。
冷目注视着殿下的闵效曾。
心中却在思索着他之前所言的种种。
尤其是那闵效曾方才提到的孙凯,更是引起了弘治皇上的注意。
而跪伏在殿下的闵效曾,此刻却是眉头紧皱,细细回味思索着大明皇上之前的话语。
素手奪宮
按着他方才所理解的意思,大明皇上称呼他方才所言之事是为谣言,君无戏言,闵效曾还不认为大明皇上会在这种事情上面蒙骗自己。
所以此刻的他,也开始静静思索起来,那孙凯将这般言语告知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自己将这件事情闹上朝堂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可是任由闵效曾想破脑袋,他也没有发现这一切的缘由所在,反而越想越认为对方的这般作为,没有丝毫意义。
一旁的礼部官员,心惊胆战的跪伏于地,不敢发出只言片语,心中却对一旁的高丽主使闵效曾恨得半死,还有那个挑起这一切是非的孙凯,也被他列入到了咒骂的名单之中。
就当大殿之上一片安静,众人神情尽皆各不相同之时。
坐于龙椅之上的弘治皇上,盯着殿下的闵效曾看了一会之后,轻轻呼出一口浊气的他,又朝着殿外眺望了一眼,心知萧敬所安排的小太监,不会这么快有回信的他,稍稍沉吟之后,对着殿下的闵效曾开口说道:
“闵爱卿,方才你所言之事,朕之前未听到丝毫风声,但是即便如此,朕依旧会派人查证此番谣言的源头,以正民声!”
闵效曾听到弘治皇上的话语,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赶紧磕头谢恩。
“外臣闵效曾,谢大明皇上恩典!”
弘治皇上看到闵效曾的举动,轻轻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
還珠格格第三部之天上人間(中) 瓊瑤
“好了ꓹ 闵爱卿可还有他事,若是没有的话ꓹ 退下就是!”
闵效曾听闻此言,知道自己该说的话语已然说出,虽然答案没有得到确定。
但是听大明皇上的言辞ꓹ 明显就是他对此事也毫不知情,所以已经将此事定义为一场闹剧的闵效曾ꓹ 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在弘治皇上话音刚落之后ꓹ 又磕头行了一礼ꓹ 方才起身退出了乾清宫大殿。
而跟在闵效曾身旁的礼部官员,见状更是紧张万分起来,按着规矩和闵效曾一同起身的他,也随着闵效曾的动作,慢慢朝着殿外行去,心中更是害怕,害怕待会听到弘治皇上召唤他留下的旨意。
礼部官员就这般惶惶不安慢慢退去ꓹ 直到他彻底走出殿外之后,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了下来ꓹ 心有余悸的朝着身后的乾清宫大殿看了一眼ꓹ 接着就仿若如避蛇蝎一般ꓹ 快速朝着宫外行去。
至于原本被他带进来的闵效曾ꓹ 此刻的礼部官员更是没给他好脸色,一路呵斥招呼他疾行出宫就是。
……
大殿之上。
弘治皇上神情冷峻ꓹ 沉默不语。
几息之后ꓹ 弘治皇上对着一旁的萧敬传旨说道:
“萧敬ꓹ 传朕旨意,命礼部、会同馆下次再有使臣想要进宫面圣之时ꓹ 一定要提前问清楚对方觐见的缘由,诸般事项一定要提前盘问妥当,什么可以问什么不可以问,都提前给他们划定好了范围。
今日的事情,朕不想再发生第二回,另外传旨礼部,将这次负责高丽使团进宫觐见一事的相关人员,一律贬谪就是,朝廷不养白丁,但是也不养这般做事稀里糊涂之辈。”
弘治皇上的冷言冷语,开始在大殿之上回荡。
躬身站立于旁边的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话语之后,躬身行了一礼之后,开口答道:
“奴婢遵旨,奴婢马上就差人将口谕传达下去。”
弘治皇上听闻到萧敬的答复,未做言语,稍稍沉吟了片刻的他,眉头又开始皱了起来,满面思索之色的同时,对着萧敬继续说道:
“那个孙凯,朕以为他应该是在说完那些话语之后,就找了这么一个有故交老友到来的消息,继而不知道逃到哪去了。
不过眼下这事才刚刚发生,那孙凯就是逃离,估计也并未走远,所以你马上派出人马,定要将这孙凯捉拿归案,朕到是想要看看,这人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奴婢遵旨!”
萧敬躬身应下,又稍稍等待了片刻的他,见到弘治皇上再无其他的旨意说出之后,直接就躬身退到一旁,招呼过来几个小太监,在后面开始低声吩咐起来。
没消片刻,数名小太监就快步朝着宫外跑去。
……
皇城之外。
伴随着弘治皇上的旨意下发。
街道之上顿时骁骑雷动,最先抵达会同馆的东厂众人。
在搜查无果之后,直接又按着会同馆中众人所提供的住所。
冷魅死神的小甜心
快马加鞭赶到孙凯住所之后,没有丝毫影踪不说,家中的一应贵重之物,也已全无。
东厂众探子见到这般情形,在其家和会同馆全部安排好了人手之后,即刻派人告知了各处城门,接着就开始在京师的茶馆饭庄之中搜寻起来。
全城搜寻还未待进行太长的时间,东面的永定门城门处,就有东厂探子送回消息,说之前有人看到这孙凯从东门出去,然后至今未归。
听闻到这个消息的东厂探子,分出人员顺着官道搜寻的同时,城中的一应查找依旧没有丝毫停止。
就这般继续了半天的时间过去,一无所获的东厂探子,在搜索未停的前提下,差人将这个消息报至了厂公萧敬,等待着他的后续决断。
乾清宫中。
弘治皇上因为心中有事的缘故,今天的奏章几乎就未批阅过多,每每批阅一会就朝着殿外眺望一眼,这般分心之下,批阅奏章的速度又如何能快的起来。
躬身侍奉在旁的萧敬,见到弘治皇上这般神情之后,心中也是焦急万分,不断差人出去催促,可是却都得到无果的消息,得知这般消息的萧敬,又怎会自讨没趣上弘治皇上面前奏报,所以也就只能在后面干着急起来。
突然,一名小太监顺着偏门走进了殿中,萧敬见到小太监朝着自己走来,心中顿时一喜,快步朝着那小太监迎去的他,谁想到得到的结果,居然还是和之前一样,听闻到这个奏报的萧敬,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
就当他想要传命小太监,让他出去带话给东厂那些档头,告知他们没抓到人就不用奏报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弘治皇上的话语声。
“萧敬,是宫外送回来的消息吗?”
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话语,赶紧躬身答道:
“启禀皇上,奴婢手下的那些探子,截至到目前依旧一无所获,有人曾在永定门处,看到这孙凯带着包裹离开京师,但是随后就没了踪迹,不过纵使这般,京师内外对这孙凯的搜捕,依旧没有停歇。”
弘治皇上听闻此言,眉头顿时一皱,沉吟片刻之后,开口下旨道:
陰山鬼魅之冰棺女屍
“派人前去辽东都司,问询他们近日可有高丽之人偷渡过境,另外下令会同馆,这些时日不许放高丽使团离开京师,一个人也不行!”
“奴婢遵旨!”
萧敬躬身接完旨意之后,就转身冲着一旁的小太监开始吩咐起来。
龙椅之上。
弘治皇上满面冷峻,苦思不解其中缘由的他,至今仍未想清楚,那孙凯从何处获知的消息不说,又为何将此事告知高丽使团,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想到这里的弘治皇上,皱眉思索了片刻之后,开口对着萧敬继续吩咐道:
“差人将这个消息送去天津卫,让太子殿下速速安排前去治理高丽一事,告知他一切只需要做好安排,具体执行让他交于手下人去做就是,毕竟日后他是要做皇上的人,若是全部事必躬亲的话,那他这皇上当的还有何意思。
告知他如今高丽兵事方平,切莫胡作非为,以身涉险,跑去高丽胡闹!识人重用、任人唯贤,让太子老实待在天津卫统筹安排,运筹帷幄之中就是。”
“奴婢遵旨!”
这么会的功夫,弘治皇上已经接连下了几道旨意,萧敬在听到之后,即刻将此事传达下去,安排人快马加鞭将此事送去天津卫就是。
弘治皇上安排完这些之后,看着桌案上的奏章,越发没有心情批阅起来,干脆直接起身,朝着殿门的方向行去。
站立在大殿门口的弘治皇上,透过玻璃看着大殿之外的风景,沉默许久之后,对着身后的萧敬问询道:
“萧敬,你认为朕将高丽已经被攻下的事情隐瞒下来对吗?”
萧敬听闻到弘治皇上的问询,张了张嘴巴之后,到最后还是改口说道:
穿越之無敵王妃
“启禀皇上,奴婢认为,皇上所做的任何决断都是正确的……”
弘治皇上听闻此言,眉头微微一皱,直接冷声说道:
“能不能好好说话,朕是在问你问题,不是想听你的溜须拍马!”
萧敬听到弘治皇上的话语,身体顿时吓得一紧,身形又躬下了几分之后,大脑更是快速思索,几息之后,开口试探着答道:
“启禀皇上,奴婢认为,隐瞒不隐瞒都可。”
弘治皇上听到萧敬这般模棱两可的回答,眉头皱的越发紧锁不说,更是转过头厉目朝着萧敬看去。
萧敬注意到弘治皇上的动作,怕惹来了龙颜大怒的他,赶紧不再耽搁,开口继续说了下去。
“首先奴婢先说这隐瞒一事,皇上隐瞒此事,依奴婢来看,无非是因为这高丽刚刚攻占下来,担心此事一旦传扬出去,引来百官劝谏,天下非议,继而让高丽一事在横生枝节。
但是在奴婢看来,以上种种情况就算可能发生,但是也只是在我大明国内闹腾,只要他们走不过鸭绿江,那这闹腾就没有丝毫意义,根本不会影响高丽的诸般事情分毫,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高丽的事情早晚都有公之于众的一天,这般局面根本就无法避免,是此事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所以也正因为如此,奴婢才说隐瞒不隐瞒都行,要知高丽形势已然如此,已无翻盘的可能,天下人就是说又能说出什么来呢,再说晋城大君的事情,那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由头吗?
蔑视我大明朝廷,私自将大明朝廷册封过的高丽国王赶下王位,这般大逆不道的举动,难道朝廷不该派兵讨伐吗?”
弘治皇上负手站立一旁,萧敬方才所言的那些,弘治皇上的心中自是知晓,可是他所担忧的事情,却不是朝廷和天下百姓对此事的非议,弘治皇上沉默了片刻之后,直接对着萧敬问询道:
“那太子治理高丽一事呢,朕若是将高丽一事昭告天下的话,届时天下人的目光,岂不是都将集中到太子身上?到最后太子将高丽治理出一番成效也就罢了,可万一事情有点闪失,太子搞砸了高丽诸事的话,难不成到时候还要受天下人的非议?
还是说朕放弃让太子这次实践治理一地的机会?可是这般机会错过这次,下次想要再寻就将难上加难,天下虽大,可是上哪里去找这么一处适合练手的地方啊!”
弘治皇上一脸愁容,但是在其身旁的萧敬,却是眉头紧皱满面愕然,对于弘治皇上所言,更是满面的不解,几息之后,萧敬抬头朝着弘治皇上看了一眼,试探着说道:
“启禀皇上,您可以先不把太子殿下去治理高丽的事情说出来啊,反正你也不让他去高丽,一切都是政令传达而已。
等到了最后,真若有一番成绩的话,届时再广而告之就是,若是没有的话……
呸!呸!瞧奴婢这张臭嘴,太子殿下人中龙凤,他就不可能没有成绩!”
萧敬一时口快,差点铸成大错,所以一边收回出口的话语,一边用手扇着自己的脸颊。
而在其旁边的弘治皇上,在听闻到萧敬的话语后,却猛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此刻得弘治皇上方才反应过来,高丽是在国外,不仅隔着一条鸭绿江,还有辽东都司的兵马驻扎在边界上,其性质和大明内陆根本就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