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3p6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御九天-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展示-t876l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傅长空微微一笑,事儿终归是他门下的科尔列夫惹出来的,能早点平息自然最好:“我没有异议。”
巴尔克是有些迟疑的,倒不是不赞成安柏林当极光城城主,这个无所谓,关键是这本是一个泼保守派脏水的大好时机,难道就这么过去了?
可汉库拉和傅长空此时都统一了意见,急于平稳极光城,议长和自家那位大人又不在,单单只巴尔克和那些革新派成员,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嫡女王妃性本善 程筱晨
“我没意见!”巴尔克只能悻悻的说道。
“附议!”
“附议!”
‘老王战队’
虽然勉强能辨认出来,但那古怪的字体看在眼里多少还是显得有些别扭,坷拉站在那牌匾下端详了一阵,竟然渐渐的有点亲切的感觉。
训练室里其他人都不在,队长已经是下午惯性‘失踪’,玛佩尔白天一般也不在训练室这边,范特西好像是约会去了,早上的训练结束后就没了影子,温妮则是跑了去做指甲。
明天就要出发去曼加拉姆了,温妮说是要做一个最惊艳的指甲,好好震震曼加拉姆那些土包子,亮瞎他们的九十九度魂晶狗眼,还约坷拉也一起去,坷拉当然是敬谢不敏的,不是坷拉不爱美,只是她并没有温妮这样轻松的心态,毫无疑问,这次挑战,胜负不说,她和乌迪绝对是众矢之的,不过,她丝毫不惧。
坷拉轻轻关上大门,正要锁上,却听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坷拉、等等!”
九叔首徒
跑过来的是乌迪,他跑的满头大汗,喘着粗气,急急忙忙的说道:“坷拉,我想再试试炼魂阵ꓹ 你先走吧,一会儿完事儿了我自己关门。”
“你早晨的时候不是才刚炼过吗?”坷拉怔了怔:“队长说ꓹ 过于频繁的使用炼魂阵并不是修行,只是让身体受罪而已。”
“明天就要去曼加拉姆了……”乌迪有点紧张,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违背队长的交代ꓹ 虽然只是一点小事,他紧张的搓着手ꓹ 但又不愿意放弃:“没事的坷拉,你放心ꓹ 我身体受得了!”
“正因为马上要去曼加拉姆ꓹ 才要更好的调息身体状态……”
“我就是想再试试!”乌迪脱口而出,随即脸就感觉有点发烫,他不但违背了队长的命令,竟然还和坷拉顶嘴了,连他自己都有点惊讶,看来真是像队长说那样,自己被范特西带坏了……不不不ꓹ 自己不坏!
于是他连忙又红着脸解释道:“坷、坷拉,我不是这个意思ꓹ 不是ꓹ 我就是这个意思!哎!”
说着说着ꓹ 他自己倒急了ꓹ 嘴太笨解释不清楚,一张脸涨得通红ꓹ 不停的搓着手。
坷拉拍了拍乌迪的肩膀:“一个人太危险了ꓹ 我陪你一起!”
…………
极光城的事儿ꓹ 在老王战队临行前一天时,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刀锋议会最新的命令下来了ꓹ 消息是中午传到极光城的,任命安柏林为极光城新一任城主,全权负责新极光城交易市场的项目,远洋商会、陆行商会、金贝贝拍卖行将重新凑集启动资金用于交易中心的开发,同时产生了利润要有限赔偿当初的投资者。
消息一出,极光城还是非常热闹的,总算有了着落,而且安柏林在极光的信誉相当好,他说了一定会补偿就一定不会错,那个傻逼城主可以死,但安柏林和他的安和堂还在,极光的混乱和彷徨也迅速平息下来。
当然刺儿头也不是没有,比如怎么分,还有想拿大头的没脑子的货,不外乎还有一些图谋不轨的,带头闹事的一帮人迅速的就被刀锋银卫抓了起来,下了大牢,所谓的抗议民众也被直接瓦解。
议会当初不敢动武,主要是因为闹事者中牵涉了海族的王族,是因为美人鱼公主克拉拉!人家堂堂海族公主,和你刀锋联盟的城市政权签订了协议,现在事儿砸了,人家蒙受损失了,也没怎么的,只是牵头要求你刀锋联盟给个解释,这简直就是合理合法,你难道还敢抓人家?那就真是闹大了,那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家海族是傻逼吗?就海族那暴脾气,心比天高,真遇上这种事儿,就算不直接和你开战,估计人类所有涉海及海岛上的生意,都要被海族以此为借口直接给明抢一遍,五十亿?让你损失五千亿都打不住!
所以当时的议会头疼啊,事涉国际纠纷,靠暴力根本就解决不了!可现在金贝贝拍卖行和议会已经达成了新的协议,要重新开发交易市场,她不出来领头闹事儿了,那其他那些大小商会也好、散户也好,在议会眼里基本就是个屁!敢闹事,统统给你抓起来,敢不服,打到你特么的服,还真当刀锋议会是开善堂的花架子呢?
帝世紀
很快极光城就恢复了繁荣,这么一折腾,大家甚至觉得前途更光明,此时在金贝贝拍卖行的三楼大厅,此时却是灯火通明。
这是一场相当丰盛的私人宴会,各种平时根本看不到的珍稀海鲜流水般往宴席上端过来,长桌上包括克拉拉这主人在内,也只有四人入座。
王峰、安柏林、乌干达。
王峰和安柏林,克拉拉是很熟了,乌干达虽然是第一次见,但这位陆行商会的幕后大佬,兽族十二长老之一的大名,却也早就是耳熟能详的。
酒局的名目自然是庆贺,庆贺科尔列夫下台、新城主安柏林上任。
此时酒已经喝过了一巡,客套话也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老王给克拉拉递了个眼色,克拉拉立刻摒退左右,大厅中只剩下四人,克拉拉、安柏林和乌干达此时都笑吟吟的看向王峰,今儿庆功只是表面,分赃才是内核,戏是已经演全套了,可后续也得跟上啊。
别的不说,那五十亿银里欧的去向,可是在场其他人都很关心的事儿,都是出了力的人,克拉拉和乌干达还掏钱了,何况现在还涉及后续的投资,不拿出来分点,说得过去?当然,各自一开始选择帮王峰时,都是有自己的盘算的,就算王峰一分钱不分,大家也无话可说,现在也就是等老王一句话了。
“在场的都是自己人,今天咱们总算是功德圆满,”老王慢条斯理的倒着酒,笑着说道:“这都离不开大家的帮助,小王借花献佛,可得好好敬大家两杯!”
无论是乌干达,还是克拉拉,又或是安柏林,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这大概才是王峰的本性,一声小王,听得克拉拉忍俊不禁,那风情,饶是安柏林和乌干达也有些心驰神往,这美人鱼魅力真不是吹的。
“老乌。”他先是给乌干达和自己倒了一杯酒,笑着举杯说道:“如果没有兽人兄弟的码头势力,这连接银库的地道就绝对挖不出来,我先干为敬!”
这件事儿里,兽族确实是头功,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条地道,但缺了它可就是一切休提。
亂世佳人真娘傳
乌干达微微一笑,和老王对饮了一杯。
“这第二杯,得敬公主殿下。”老王给克拉拉满上一杯,自己也举杯起来:“如果没有来自公主殿下的外交压力,议会方面就绝对没那么好说话,放权是不存在的,商户们也闹不起来,此事大概率会不了了之,所有后续的新交易中心、新城主之位也无从谈起,论功劳,公主殿下也是关键。”
克拉拉也喝了,今天她穿着一身玫红色的长裙,比起往日单独面对老王时的随便,今儿是既性感又尊贵,美人鱼公主殿下的气场展露无疑。
“第三杯得敬咱们的新城主,老安,哈哈,现在得叫安城主了。”王峰给安柏林也满上:“如果没有安城主站出来振臂一呼,议会方面找不到放心的突破口,这边也无人主持大局,极光城的内乱恐怕还会持续,到时候说不定连咱们的根基都会随之动摇,这可是非同小可。”
安柏林举杯示意。
三杯敬完,大家都微笑起来,克拉拉笑着说道:“王峰,好听的就免了,别吊胃口,局是你组的,现在外面的事儿是完了,可按你的说法,咱们的事儿可才刚刚开始,乌长老、安城主还有我,可都在等着你的下文呢。”
“就你心急。”王峰哈哈一笑,克拉拉回了个妩媚的眼神,丝毫不掩饰和王峰的亲近,乌干达和安柏林不是不关心,而是毕竟脸皮还薄一点,这一大笔财富可不是闹着玩的,说白了,他们有这个地位,也是要养人的,弄不好真会出乱子。
“放心吧,东西现在已经到了海上,老安,我们还是要摆摆样子,四处寻找,前期的投入还是要大家出,等风声一过,你来发现就成了,这些钱除了拿出一部分补偿那些普通的投资者,其他的我建议全部投入极光城的建设,老安新官上任,要烧上一把大火,极光城好了,大家的生意才是真的好,钱这东西,留着不用就是废物,大家觉得如何?”
克拉拉倒是无所谓,她想要的已经拿到了,极光城越繁荣,她的利益就越大,她在女王那边就越有牌面,安柏林和乌干达都是懂行的,尤其是安柏林,这对他是大利啊。
至于乌干达,兽人现在是完全以极光城为轴心,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怎么会离开,而且,极光城越好,对他们也越有利,还有一个城主罩着,那兽人的春天就来了。
三人都心动了,但是看着王峰,忽然发现,似乎就这人什么好处都没捞着,这似乎……不是他的风格啊。
“你呢?”克拉拉忍不住问道。
王峰笑了笑,“有你们在,难道还能少了我一口吃的,再说吧,身为圣堂弟子,助人为乐,牺牲奉献那是我的灵魂,也是我的品德……”
三人都听不下去了,别的还好,这个就算了,搞得老王格外的不爽,啥,老子可是有名的诚实可靠小郎君啊。
“王峰,这里告一段落了,你真的要挑战八大圣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外面都不看好你们玫瑰,这要换作以前,我也不看好。”乌干达笑着说道:“连战八大圣堂,这毕竟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既然王峰你是认真的,我倒是相信会出现奇迹了。”
“老乌,你也太有信心了。”安柏林哭笑不得:“前面几个还好,以这小子的弯弯绕,不至于吃亏,但后面四个,难!”
“谁说不是呢?”克拉拉今儿倒没撩骚,毕竟有外人在,但也不是一本正经的性子,她笑着问道:“王峰,你到底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反正这里没外人,要不说来听听?”
“一个说要相信奇迹,一个说是投机取巧,一个说是阴谋诡计……”老王白眼一翻:“我说三位,好歹咱们也是自己人,怎么就这么看不起我呢?我王某人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取胜?我们玫瑰很强的好不好?”
三人都笑了起来,克拉拉说:“信你就有鬼了!说真的,现在刀锋联盟为这事儿开盘口的可有不少,要是你十拿九稳,我倒不介意去赌两把,赚上他一大笔,但前提是,你得让我相信你可以赢啊。”
聖手三國殺
“我可是凭真本事去赢!你要是对我有信心就去赚,对我没信心就拉倒。”老王老神在在的说道:“话又说回来,我要是输了回不来,你们捞船都不知道去哪里捞,白白丢三十亿,还差现在去投注那点钱?”
“居然有点道理……”
“说到赌,怕是没人比我更清楚。”乌干达笑着说道:“开盘口的地下赌场大多都是我兽人产业,现在买王峰连胜八家的赔率可是一比九百。”
“这么高的赔率怎么来的?”老王瞪大眼睛:“那要是我赢了,哪怕只投个百八十万,乌大哥你岂不是也要倾家荡产?”
“赌场开盘口其实只是中介而已,我们只抽成,赔率多寡由赌池决定,输赢都与我们无关。”乌干达笑着说道:“不过赌池太小,买这个的赔率的都只是玩玩,那赢了才赔多少?根本没赚头,你要真投个百八十万进来,那赔率瞬间就得翻车了,赚不了什么大钱的。”
“蚊子小也是肉啊!”老王笑着说,他现在倒是不在乎这点小钱了,但估计阿西八会很感兴趣,算是发红利:“回头我就给你的赌池填平!”
“看来是真有信心。”乌干达大笑,举杯说道:“那就我们大家一起预祝王峰你旗开得胜、凯旋归来了。”
“干杯!”
大家此时都笑着举起杯来,晶莹的玛瑙杯中,红彤彤的海果酒轻轻晃荡,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曼陀罗帝国
深夜,观星台上,吉祥天仰望着星空,她的手触摸向天空,魂力拔动了命运的琴弦,十七道星光猛然落向观星台上,一个精妙的预言术在吉祥天的眼中展开,无数数字在她身前不断展开,那是一个个的时间节点,有过去,也有未来,这些时间节点,按照一个奇特的顺序分布,从主干到分支,最终,形成了一棵参天的大树。
天族大预言术——时间之树。
吉祥天看向被层层迷雾遮扰的未来枝干,指尖再次轻点,一缕温柔的魂力拔向迷雾,只见迷雾稍稍散开,露出了模糊的一串时间数字……
就在数字快要可以辨认之时,吉祥天心脏猛然一震,强烈的心悸从心底深处冲起,瞬间让吉祥天失去了对大预言术的控制,瞬间,整棵时间之树崩解消失。
吉祥天深吸口气,强压下纷乱的心跳,从回到曼陀罗后,这已经是她第十一次施展大预言术失败了。
不过,并不是没有收获,第一次,迷雾几乎无可撼动,今天,在她的拔动之下,她已经可以看到第一个关键的预言时间。
只要知道了时间,就能针对那一天,进行更精准的大预言术,也许,这就能揭开老师留下的谜底……
至少,可以让她知道,为什么最后的希望会在人类的那一边。
吉祥天再次深深呼吸,今晚,除了施展大预言术,她还要尝试沟通汲取第十八预言星“摩天”的星力。
天空中的万千星光,只有二十四颗星,是已知的预言之星,现在她的预言术,已经可以沟连其中的一十七颗,每次施展大预言术,吉祥天都是从这十七颗预言星中借取命运之力。
今晚,是一年中,“摩天”最靠近九天大陆的时刻。
想要沟通摩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是一颗隐星,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会在万千星光中展露出它的光辉,必须掌握了十七种星光,才有可能得到摩天的青睐,也有一种说法,必须以十七种星光作为诱饵才能引诱到摩天之光。
此时,吉祥天的身上还汇聚着刚才大预言术召来的十七颗预言星光,吉祥天将这些星光分向了观星台的镌刻法阵,一束星光,随着她的指引,朝着空中摩天所在的方位反射过去。
空中,摩天的星光露出一丝动摇,吉祥天的心神立刻感应上去,瞬息之间,她看到了躲藏在暗影中的“它”,很难形容那是什么,没有形状,也没有实体,但可以确认,它就那么躲在了吉祥天的心神之前,吉祥天的意识触角朝着它抚摸了过去,它先是好奇,然后迅速的逃了开来,但是吉祥天并没有放过,十七道星光猛地加持在她的身上,她再次朝它触摸过去。
这一次,它犹豫了,那十七道星光,深深地吸引住了它。
一瞬间,吉祥天成功的触碰到了。
第十八预言星!
摩天之光!
……
音符在山下的神堂当中等着吉祥天,小手托着尖尖的下巴,她是来问吉祥天姐姐,可不可以为王峰师兄占星预言一下的……
回到曼陀罗后,音符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想极光城,想念玫瑰圣堂。
以前,她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曼陀罗更好的地方,八部众在统一的信仰体系之下亲如一家,在天族帝释天的带领下,各部各司其职,帝国的大小事务,一切都井然有序。
可是,现在……音符却感觉到在曼陀罗华丽的秩序背后,是一种没有生机的枯燥,她回来这么久……不对,准确的说,在去玫瑰圣堂之前,她没有遇到过一个会讲笑话的人。
以前,她对这些事情没有一丝感觉,每一天她都要努力的学习乾达婆的各种乐章,还要精习各族的八部神曲,每个人都告诉她,她是乾达婆百年以来最出色的乐师,终有一天,她能够再现乾达婆一族的巅峰乐技。
婚色交易,豪門隱婚妻
所以,她去了玫瑰圣堂,因为要再现乾达婆城,她必须学会符文,她才更深刻的与乾达婆的符文琴相连接。
然后,就遇到了第一个和她讲笑话的人。
王峰师兄……
希望师兄能够顺顺利利的……一定会的,师兄那么机灵,应该是有把握才会行动。
就像摩童,师兄明明打不过摩童,可师兄总是抓住摩童的弱点,占到上风。
想到那些好玩的事儿,撑着下巴的音符眼睛不由自主的弯了起了……
人性禁島一:絕戰荒島(全本) 破禁果
就在这时,神堂的门被推了开来,戴着面具得吉祥天了走了进来。
“吉祥天姐姐,怎么样,怎么样?”
吉祥天微微一笑,“放心吧,王峰没有生命危险。”
音符的小脸儿一下子苹果红了,“不是的,我是想问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玫瑰,我的符文课还没上完呢……”
“是吗?”
音符把头点得飞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