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4mf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 txt-第六百零三章 人心各異看書-mdkxi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科苏特的心情很糟糕,不过这可以理解,换做是你成天被舆论指着鼻子骂,见天的有抗议的民众在你办公室下面问候你祖宗十八代,更有曾经勾肩搭背跟你烧黄纸斩鸡头结拜的兄弟开始背地里搞你的名堂。
如果是你要面对这一堆堆的烦心事,你的心情也好不起来。
修真界來客 依海聆風
科苏特现在完全是硬撑着,他强迫自己继续坚持,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强迫自己继续战斗
如果不是这口气在,科苏特早就崩溃了,不得不承认在意志上科苏特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问题是光靠意志支撑解决不了问题,按照这样的局势走下去,哪怕他能够一直支撑,他的党派和支持者也撑不住,迟早会放弃他。
“法国人也开始跟保守派接触了,”贝尔塔兰小心翼翼地对科苏特报告道,“这些混蛋果然也是见风使舵,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跟他们合作!”
重生女相師
对于这个消息科苏特倒是异常平静,他只是淡淡地回答道:“法国人本来就不是贞洁烈女,朝三暮四捧高踩低再正常不过了……他们又跟包贾尼接触了吗?”
我的老公不是人 裟欏雙樹
腹黑少爺霸道愛
贝尔塔兰回答道:“那倒不是,他们邀请萨恩特他们五个去参加沙龙,我看就是背地里蝇营狗苟……肯定是包贾尼觉得现在跟法国人接触太敏感传出去不好听,这才让萨恩特他们当代表,哼!什么玩意儿!”
科苏特依然很平静,因为他知道政治本来就是这么点儿事,大家都是利益动物,称兄道弟携手合作不过是各取所需,一旦需求有变化背后捅刀子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前妻不好追 不知流火
“那你有打听到他们都谈了些什么吗?”
贝尔塔兰叹气道:“没有,他们做得很隐秘,不过听小道消息好像接触得蛮愉快的!”
贝尔塔兰特意在蛮愉快上加重了语气以表示自己的轻蔑和不屑,只不过这话怎么听都是酸溜溜的一股子醋味,连科苏特都听出来了他其实羡慕嫉妒恨,如果法国人联系的对象是他,恐怕他就不是当柠檬精而是神清气爽志得意满吧!
天道信用卡 笑談一下
这让科苏特更是郁闷,一想到自己即将众叛亲离他就觉得有口气堵在胸口怎么也吐不出去,那叫一个憋闷啊!
当下里是更没兴趣也没有精力跟贝尔塔兰继续说话,只是挥了挥手让对方出去,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科苏特想要安静,贝尔塔兰其实也不太愿意继续伺候了。就像科苏特之前想到的那样他确实也是利益动物,如果有得选他也会跳槽到保守派那边去,因为当下的局势已经很清楚了ꓹ 科苏特是大势已去即将倒台,现在唯一还挺科苏特的也只有那些最狂热的支持者了。
但贝尔塔兰并不是科苏特最狂热的支持者ꓹ 他只是一个卑微的利益动物而已,之所以继续给科苏特通风报信,除了他已经被打上了深深的金牌烙印保守派根本不会接纳他之外ꓹ 还因为他想接收科苏特的政治遗产。
作为科苏特的副手,作为激进派的第二代言人ꓹ 科苏特倒了自然就轮到他当家作主。虽说科苏特将激进派折腾得半死不活,但老话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ꓹ 他多少能继承一笔遗产ꓹ 比出去自立门户单干有保障得多
反正贝尔塔兰现在就等着科苏特下台的那一刻了,一应的准备工作他都做好了,可以说只欠东风了,而他也相信东风很快就会来了!
东风比贝尔塔兰想象中还要来得快一些,当天下午他就收到了最新消息,法国人忽然邀请了调查专案组内激进派的五个议员参加沙龙,名义上是讨论难民安置问题ꓹ 但贝尔塔兰却很清楚,这很不对劲!
腹黑王爺在上:… 十三姨(書坊)
名門貴妻:冷少強寵午夜新妻
因为法国人的举动太奇怪了ꓹ 明明之前已经跟萨恩特把酒言欢ꓹ 很显然是谈判顺利ꓹ 怎么一眨眼又跟他们激进派勾勾搭搭呢?
贝尔塔兰可不相信法国佬是又听到了什么风声觉得科苏特还可以抢救所以又改旗易帜了。因为这一类的风声他是一点儿也没听说ꓹ 如果真有这样的趋势,没道理他这个派系内的二把手会不知道反而让法国佬抢了头筹。
贝尔塔兰觉得法国佬之所以联系他们激进派在专案组内的代表ꓹ 原因只有一个ꓹ 那就是帮助保守派拉拢和收买他们ꓹ 如果专案组这五个关键议员反水了,那就等于是给科苏特的钉上了棺材板ꓹ 科苏特是一点儿救都没有了!
这顿时就让贝尔塔兰激动了,因为这意味着科苏特的时代结束了,他可以开始接收遗产了,属于他的时代终于来临了!
情深意動:總裁高攀不起
他激动了亢奋了,真心想立刻冲进科苏特现在的办公室,直接就给科苏特扫地出门,他眼馋那间办公室很久了,他太想试试坐在那张硕大的办公桌后面究竟是什么滋味了——应该很爽吧?
浮想联翩中的贝尔塔兰还在做着美梦,就在他爽到飞起跃跃欲试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了,议员拉文特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失声惊叫道:“出大事了!佐尔坦死了!佐尔坦死了你知道么!”
贝尔塔兰愣了,换谁在美梦中被惊醒都会有点懵逼,愣了愣他问道:“你说什么?谁死了?再说一遍!”
拉文特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不是自顾自地冲到酒柜边灌了一大口雪莉酒,差点给自己呛死了。
龍珠之綾葉傳奇
贝尔塔兰急道:“你倒是快说啊!究竟谁死了!”
拉文特又灌了一口酒,一边咳一边回答道:“佐尔坦死了,就在保守派的混蛋提审他的时候突然死了!”
贝尔塔兰愣了,佐尔坦虽然是个混蛋,但却是一个健康的混蛋,那个家伙身强体壮一顿能吃一锅炖牛肉喝两磅威士忌,简直比牛还要壮,怎么可能说死就死,而且这个混蛋才刚刚四十岁,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不能说没就没了啊!
“你确定?”贝尔塔兰很怀疑地问道。
拉文特却一口咬定道:“千真万确,保守派正在提审他,然后忽然这个家伙就脸色发青,直接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