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e4c优美玄幻小說 木葉之賊手 星期日是開頭-第六百九十七章 面見展示-539wi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午后,微雪。
如今已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了,大雪之后又接小雪,寒风吹拂之下,外出活动的人较之以往少了很多,就算是出门也要裹上厚厚的棉衣,缠上柔软的围巾。
烈愛新婚:總裁你認輸吧 華麗誘惑
重生之嬌妻來襲
即使是傲慢的宇智波也不例外,那略微臃肿的穿着,瑟缩畏寒的姿态,倒是令他们似乎少了几分生人勿近的冷漠,多了些许平常的亲切感。
当然,这仅是表象而已,并且是无人在意的表象。
宇智波族人天然散发着傲慢的气质,尤其是在与外人交往之中的表现,通常一眼就能辨别出来,令人感觉亲切的其实才是这一族之中的异类。
宇智波富岳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名典型的宇智波,尤其他也曾被冠以天才之名,加之后来成为宇智波的族长、木叶警备部队的队长,久居高位培养了他一身威严气势,更远非寻常宇智波可比。
然而又有谁知道,这位宇智波的族长,心里有着怎样的烦恼呢?
餐厅里,宇智波富岳规整的放下餐具,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看向坐在对面的妻子与次子。
至于长子的鼬,昨夜的时候就接到了暗部的紧急征召,所以没有办法陪家人吃早餐。
这种情况对忍者而言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况且鼬如今还是暗部的成员,与寻常忍者就更加不同了。
只是暗部的召集命令,却为宇智波富岳的心再次蒙上一层阴霾,对接下来要去拜见那位的事情,愈发期待并且急切了起来。
当然,即使如此,他依然维持着宇智波的气度,陪着家人如常般吃完午餐。
“下午不要再外出了,佐助也一样。”宇智波富岳开口道。
歡樂英雄 古龍
“嗯?”宇智波美琴诧异看向丈夫,随即也不多问,眼眸里的温柔神色稍微严肃了些,点头应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对家族里的事情她虽然大多只是耳闻,可作为身为族长的宇智波富岳的妻子,就算耳濡目染她也了解很多寻常族人不清楚的事。
不过作为一名合格的妻子,此刻即使她并不知道宇智波富岳要去哪里ꓹ 或者是去做什么事、见什么人,她都无条件信任对方ꓹ 对于一名几乎完全投入在家庭中的女人,丈夫和孩子就是她的一切。
只是这样的叮嘱,却令佐助有些犯愁。
邪少混官場
他的眉头紧皱起来ꓹ 抓着筷子瞥了几眼宇智波富岳,终究是欲言又止ꓹ 最终将郁闷发泄在了食物的身上。
这些小动作当然瞒不过宇智波富岳的眼睛,他站起身来ꓹ 原地停顿了几秒ꓹ 脑海中回想起之前佐助想要学习豪火球之术的时候。
總裁慢點追 蘇聞櫻
“佐助,下午在家修炼,之后我会考校你。”他对佐助道,“如果有所长进,我或许能抽出时间来教导你学习火遁之术。”
“真的吗?”佐助闻言双眼大亮,满脸欣喜地叫道。
空間之農女的四季莊園 依蘭
“吃饭呢。”
宇智波美琴连忙按住佐助的肩膀,否则说不定他现在都蹦到桌子上去了ꓹ 没忍住嗔怒地拍了下他的头。
离开了家,宇智波富岳走到一条偏僻的巷子ꓹ 片刻之后从另一边走出ꓹ 但直接走出来的却只是掩人耳目的影分身ꓹ 其本体早已经走特殊的道路ꓹ 朝着木叶村的郊区地带而去了。
寒风吹拂着飞舞的雪花,在树叶落尽只余下光溜树枝的林中飘飞。
这里远离村民居住的区域ꓹ 四周都格外寂静ꓹ 仿佛从来没有人迹涉足过一般。
不过宇智波富岳却敏锐地察觉了一道气息ꓹ 随即停下循着感觉望去,只见一名暗部打扮的忍者ꓹ 正站在一根结实的树杈上看着他。
“请随我来。”
语气淡漠的话语传来,那名忍者转过身去,将背影对向宇智波富岳,然后纵身跃出。
没有迟疑,宇智波富岳紧随其后,片刻后,穿过一道结界,林间的景象立即随之变幻,眼前出现了一道通往地下的入口。
幻术结合结界术,没听说结界班开发出了这种手段,是那位吗?
宇智波富岳默默地想着那位的情报,心里如此猜测。
沿着昏暗的道路深入地下,根部的忍者终于在一道厚重朴素的门前停下,然后侧身让开,只以行动示意宇智波富岳进去。
看着面前的大门,宇智波富岳面色淡然,微微颔首之后,抬脚向前走去。
吱呀声中,大门敞开,里面空旷的景象映入眼帘,随即便是坐在高座之上的那道身影。
朴素厚重的门在轻微闷响声中关闭,宇智波富岳停下脚步,恭敬而不气度地道:“多谢夏树大人给予的机会,让我能亲身来此面见您。”
他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显得格外清晰有力,而听到他的话语,高座之上的青年则轻微摇头,放出一声轻叹,似乎有些什么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确实没想到来你会如此坚持,竟然第二次递来拜帖。”夏树皱着眉,语气低沉道:“告诉我,宇智波富岳,你不是代替宇智波来宣战得!”
这话一出口,这处温度阴冷的空间仿佛突然凝固般,强烈的杀气与威压从高座之上倾泻而下,尽数汇聚向宇智波富岳的身上。
鎮壓諸天
受到这种外来的影响和刺激,宇智波富岳身体不由一震,同时眼眸里猩红之色闪过,旋即就被他强大的自控力强行压制。
他低下头去,轻轻呼吸着道:“绝无此事!”
“哼哼!有没有你心里清楚。”夏树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冷睨道:“如果你来此就是为了说这么句话,便转身直接回去吧,做没有意义的事,到最后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这话的语气冰冷,只是除此之外,似乎还蕴含着一些失望。
听到这话,宇智波富岳心中不禁着急,不过还是斟酌了一瞬才再开口道:“请您息怒,夏树大人,我迫切请求面见,就是为了我族的现状。不过宣战之事,我则绝无此心。”
“那也仅是你罢了。”夏树毫不留情道,“虽然拥有族长之名,但在宇智波一族里,你的想法又有多少人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