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rac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第803章 千刀萬剮讀書-hsks6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雨过天晴。
广州城里,卫国公秦琅公开宣判处决邪教教主以及其一众党羽。
全城围观,万里空巷。
表面为光明教主,暗里是鹰巢刺客之王,这个曾经在广州地下称王三十载的王者,今天却被历数数十条大罪,然后被判公开碎剐。
三世早就被刑讯的几乎毁容,那张脸血肉模糊看不出本来面目。
刑台上,一群刽子手站在那里有些为难。
秦琅的要求是得剐足一千刀,还不能让他死早了。
一个须发皆白的瘦弱老头子上来,“如今的年轻人啊,连凌迟都不会了。”
“师爷。”
一群刽子手见到老头,连忙恭敬行礼,这是同行老前辈,金盆洗手多年,想不到大都督府把这位都请了过来。
老刽子手虽然身形佝偻,走路都颤微微,可看到那绑在刑台上的鹰王,眼里还是闪出精光。
“老夫当年金盆洗手的时候,这光明王还没来,这三十年尽听他的威名了,想不到如今却也要在这刑台上受刑了。哈哈哈,老夫临死前,能剐这么一个大人物,也过瘾了。”
“取我家伙事来!”
老子的曾孙背着一个箱子上来,打开,里面零零碎碎数十种工具。这位家传的行刑刽子手职业,世代传承。
千刀万剐,这可是非常考验刽子手功底的,一般人都没这本事。
凌迟处死,也叫千刀万剐或碎剐,并不在大唐五刑之列。
虽然唐律里不见凌迟列入正刑,但凌迟依然还是会有。
一般来说,能行凌迟的都是极重的罪,甚至一般的十恶重罪都并不会凌迟。谋反大逆,杀一家非死罪三人,肢解人、采生折割,杀死祖父母、父母、外祖父母、夫之祖父母、父母,奴隶谋杀家长,妻妾因奸情同谋杀死亲夫,一般只有犯有这些极其违背伦理纲常,影响恶劣的罪犯,才有可能被凌迟。
凌迟要求公开处罚ꓹ 将犯人零刀碎割,让其极尽痛苦而死ꓹ 而对民众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
很少凌迟能真正做到千刀万剐。
许多犯人都会很快流血而死等,根本割不到多少刀。
唐門毒宗
老刽子手换上了一件大红袍,系上红色抹额ꓹ 整个人都精神焕发起来。
秦琅与一众官员们坐在观刑台上,冷眼瞧着这一幕。
刑台前ꓹ 港口,无数的蕃人胡商都被赶来见证这一幕。
“太残忍了!”
常平使贾务本对儿子漳州刺史贾润甫叹气ꓹ “看这样的好戏ꓹ 就应当配上一坛子好酒,再来几个下酒菜,这才看的有味道嘛,这样干坐干看,实在是残忍啊。”
贾润甫对老爹这番言论撇撇嘴,不好回答。
老贾当年是隋朝军官,跟着张须陀南征北战ꓹ 打过突厥,征过高句丽ꓹ 平过吐谷浑ꓹ 还曾与张须陀随史万岁南中平过爨氏之乱ꓹ 随杨广平定南陈ꓹ 随杨素平江南之乱。
隋末之时,与张须陀在中原击灭了一股又一股的蚁贼乱军ꓹ 最后自己还上了瓦岗ꓹ 这辈子打了大小上千场仗。
“想当年啊ꓹ 前朝为震慑蚁贼乱军,什么法子没用过啊。碎剐真不算什么ꓹ 真的。你知道我们当年中原剿贼,数千人面对数十万蚁贼围攻的时候,箭尽粮绝,怎么活下来的?”
贾润甫的经历没他老爹丰富,但当年也是年纪轻轻便也到张须陀麾下效力的,跟秦琼罗士信他们一起并肩子战斗过。
“吃人肉啊,天热不好保存,于是得拿盐腌,放火上熏,这样既能多保存些时间,还能去掉些人肉中的酸味呢。罗士信这小子,当年最喜欢吃人耳朵,串一串放火上烤一烤,烤到焦脆,一口一个。”
“叔宝当年就总吃不下,大家都关照着他,经常为他找些老鼠啊麻雀啥的充饥。”
小贾想起自己当年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经历,曾经他们不仅吃人肉,甚至在穷困之时,大家还争人肉呢。
他就为了一条腿,跟好几个兵打起来,现在肩膀上还有一个争斗时留下的疤痕。
“阿耶,当年的事就没必要老提,一提我就反胃。”
“哼,你还矫情起来了,当年你跟人争条腿差点被打死的事不记的了?”
小贾苦笑。
“宁做太平狗不为乱世人啊,当年我们还好点,想那伪楚王朱粲那才是吃人恶魔,手底下裹挟了十万人马,结果也不占地经营,只是一味的劫掠,劫不到粮食,便劫人,驱赶着活人充当军粮,甚至把攻城略寨时打死的尸体也全都带走,直接拿盐腌人一车车拉着,走一路,吃一路,被他们吃掉的人有几十万之多。”
新歡難愛 嬰兒藍
“那个朱粲更是只吃孩童的心肝,恶魔啊。”
秦琅在一边听着这爷俩回忆当年往事,都不由的感觉牙酸。
吃人这玩意,终究还是突破了人类的底限了。
得在多么残酷的环境下,才可能如此啊。
对于老贾爷俩来说,从地狱走来的他们,碎刮真的不值一提。
隋末乱世,啥样的没见过。
杨玄感叛乱,杨广擒了杨家兄弟后,就让人将杨家兄弟车裂五马分尸,又让所有官员一人一箭射死杨家人,那场面,人都成了一座箭山。
各地官府为了震慑叛乱的百姓,各种各样的杀人手段都用上了,碎剐也只是一般般。
“当年齐郡有个很厉害的老刽子手,那是真正能活剐犯人一万刀的,连剐九天九夜,犯人日夜哀嚎,只求一死,却求死不得。”
“这手艺,估计如今已经失传了。”
欠東風 鏡臺塵
“这老头看着好像也挺厉害啊!”
“岭南终究是岭南,再厉害能厉害的过中原?我估计这老头鼎盛时也最多能割个四五千刀,现在嘛,顶多三千来刀,能让犯人三天不死就了不得了。”
程处默和牛见虎等在一边听的不敢吭声,他们虽也是瓦岗出来的,但当年瓦岗正盛时,他们跟秦琅一样,都还只是小屁孩,在金墉城里骑竹马扮将军打仗呢,哪里真正经历过什么惨烈残酷。
处默也算是在河套镇守过几年,经过了不少风霜之人,今年攻高句丽剿流求,也以为了不得了,现在贾家爷俩一番话,让他们都老实了不少。
這崩壞的女主gl
跟他们比起来,自己还太嫩了啊。
“朝廷正式刑法最高为斩首,腰斩都算是加刑了,现在这般千刀万剐,想必二三十年里,蕃商都不敢再乱来了。”市舶使王承恩坐在秦琅旁边感叹着道,在这次秦琅的行动里,他倒是挺配合,但也没过多参与。
本以为那光明王不是那么好搞的,谁料到秦琅只用了一个来月时间,便把那光明王连根拔起,连人都给擒来了。
他没怀疑秦琅找了个替身来行刑。
重生之秀色田園 素顏問花
秦琅对光明教的行动十分成功,到现在前后侦破清剿的光明教和鹰巢的据点等已经有几百处,抓获了上万人。
这是相当惊人的。
在广州以及岭南,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庞大的地下王国,其实他这个市舶使也有失职之罪了。
现在秦琅肯给他加一个剿贼协助之功,他已经感激不尽了。
更何况,秦琅清洗光明教和鹰巢之机,也把许多汉蕃海商牵连进来,大批的商货或被没收,或被清税,或被常平司低价和买,秦琅让老贾给市舶司也分了许多奢侈海货。
让市舶司一下子就提前完成了今年的和买采购任务,甚至花费极少,这无疑也是一件政绩了。
靈車
刑台上。
鄭 奉旨把
老爷子正在跟一群年轻刽子手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只懂的些皮毛,凌迟也只会八刀。八刀算什么凌迟,凌迟也叫寸磔,那是要一寸一寸的割的,没割个三千六百刀以上,都不叫凌迟。今天爷爷我就给你们好好展示一下,什么叫凌迟,好好睁大眼睛学学吧,这门手艺以后只怕也要失传了。”
刑台上,白眉鹰王想要挣扎,却被全身固定住。
一名刽子手拿来一张渔网。
“拿这玩意来做什么?”
“听说把渔网罩在犯人身上勒紧,待其身上的肉从网眼中突出来,正好一刀一片。”
老刽子手不屑,“真正的刽子手谁用这玩意,拿走。”
他拿起一把锋利的尖刀走到鹰王面前,嘿嘿得冷笑,“这身肉倒是不肥不瘦,挺好下刀的。”
说完,他拿出一个葫芦,往鹰王嘴里灌进了几口药水。
“祖师爷,这是什么?”
“嘿嘿,这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要想割上万刀,割上数天犯人而不死,这可是很有讲究的。”
他笑了笑,提起锋利尖刀只见动作熟悉的一闪,鹰王都没感觉到痛楚,然后胸口就被片下了一片又薄又细的肉。
末日小兵
老刽子手把这第一刀肉往天上一抛,大喊一声。
“第一刀肉,祭天!”
接着,不等那片肉落地,老刽子手手腕又一抖,鹰王眼睛上方头皮被划开,却又还稍稍相连。
老刽子手刀轻轻一挑,两块肉皮便耷拉下来,刚好摭住了鹰王的两只眼睛上面。
“看好了,这叫遮眼罩!”
“老祖师爷,这刀又是什么讲究?”
“哼,省的下刀时老被盯着,免的将来你半夜梦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