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se8x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全職藝術家 我最白-第三百二十八章 我今天忘了吃飯分享-sl6z7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已经赢了!
面对疾风吧!
飞龙骑脸式输出!
曹得志从业以来第一次笑的如此胜券在握,感觉自己终于扬起了男人的雄风,有了堂堂推理部门主编的霸气——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稳”。
而此时。
外界还不知道楚狂的新书是何面目。
关于楚狂与冷光这场文斗的结果,正引发推理界的大小争议。
然后在忽然的某一刻,所有争议都消失了。
如果把网上的人们聚集到一间教室内,大概效果就是同学们正在自习课上热火朝天的聊天。
軍王狂後之帝君有毒
吃零食的吃零食,谈恋爱的谈恋爱。
忽然,老师来了。
然后,教室安静了。
鬥蒼天 北飄
区别在于,人们看到《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宣传时,产生了片刻的失神,而不是对老师的恐惧。
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卡特:这是蓝星推理界可以排进前十的作品。】
【获得推理协会92.4分,成为推理史上评分排名第七的作品。】
【楚狂新作,《东方快车谋杀案》,这可能是一部完美的推理小说。】
宣传大概就这三句话。
冷妃難訓:邪王追妻跑
但对推理界而言,却无异于深水炸弹!
轰隆!
推理界炸的四处开花!
从推理作家们到喜爱推理的读者们,无一不是被鱼雷炸起的浪花!
“推理界排进前十的作品?!”
“我本来想说,卡特是不是收钱了,但后面那条宣传告诉我,卡特说的似乎是事实,我现在感觉脑子有点乱,楚狂的新作就这么猛?”
“推理协会打出了92.4分!?我人傻了!”
“这个分数在推理史上可以排到第七名,今天所有推理爱好者都见证了历史,毕竟能进推理评分排行前十的作品可不是每年都会出现的。”
“上次推理协会给小说打九十分以上还要追溯到五年前……”
“我没记错的话,《公寓》的评分没破八十。”
“文斗?还斗个鸭儿呦。”
“冷光:年轻人不讲武德,拿一部推理协会打了九十多分的作品来打我!”
“这是一面倒的屠杀吧……”
“我去,楚狂到底写了啥,咋让卡特老师和推理协会都沦陷了?”
“就离谱!期待了一万年的文斗,结果楚狂还没正式出手,光老师感觉已经不行了!”
“先手必败,古人诚不欺我!”
“……”
炸起的浪花虽然会落回水面,但震撼的波纹却迟迟不能散去,就像是涟漪一圈圈的扩大,最终波及到推理界的所有人,那是推理界集体升腾起的期待——
对楚狂新作的期待!
要知道,推理协会还是很公正的,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出现过推理协会打分和公正相去甚远的情况。
况且ꓹ 还有卡特和推理协会相互印证!
如果说《东方快车谋杀案》是可以载入推理史的作品,那卡特就是推理史上可以排进前十的人物!
他哪怕是为了自己的招牌ꓹ 也不可能给楚狂打这种虚假广告。
所以一个必然的事实是,楚狂的推理新作,可能真的是经典级!
……
要说银蓝书库的宣传在炸鱼ꓹ 那此刻的推理界人人皆是鱼,包括文斗的苦主冷光。
苦主这个词ꓹ 是大家刚给冷光套上的头衔。
主动跟楚狂提出文斗,要进行关于推理的对决ꓹ 结果人家的作品还没发布就得到了业内顶级卡司的认证宣传ꓹ 而且一上来就是“载入推理史”这种评价,你让人冷光怎么想?
就输了?
我连他的书都没看到,你告诉我,我就已经输了?
楚狂还没正式出手,我就倒下了?
冷光想说:
我不服!
但转头看看推理协会给《东方快车谋杀案》打出的评分以及卡特给出的评价,冷光无奈的发现,自己真的输惨了。
这已经不是年轻人不讲武德的问题了。
愛妃太搶手 夜風
这直接就是“文斗”成为一纸空谈的问题了。
蚂蚁和大象会有决斗的说法吗?
答案是不会。
推理协会的评分和卡特的评价已经提前宣布了结果ꓹ 冷光有些憋屈。
不可能不憋屈。
但同时冷光又真的有些好奇。
这是一份属于推理人的好奇,至少这份好奇里ꓹ 不掺任何的杂质。
他想知道ꓹ 那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
或者说ꓹ 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
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就太冤枉了。
雲中歌2(大漢情緣)
好在这不是属于冷光和楚狂的虚空对决ꓹ 这场文斗虽然已经变相有了结果,但终究还是要落实到具体的文字上。
载着无数人的期待ꓹ 《东方快车谋杀案》发布了!
后来。
有人把这一天称作是推理界的“楚狂元年”。
就在这一天。
冷光因为起床晚ꓹ 连续跑了周围三家书店ꓹ 都没能成功买到《东方快车谋杀案》。
冷少,你不懂愛 歡寶
不少书店,都是当日售罄状态。
最后回到家ꓹ 冷光发现自己收到一份银蓝书库特意寄来的快递。
婚暖柔情
里面包裹着一本《东方快车谋杀案》。
没有去恶意揣测银蓝书库的用意,冷光第一时间回到书房,打开《东方快车谋杀案》。
扉页是卡特为小说写的序:
“我忘了第一次看推理小说是什么时候,但我记得第一次看推理小说时是如何的激动与震撼,多年之后我成了小有名气的推理作家,却发现自己很难再找到可以打动自己的推理小说,我以为是我的推理之心正在逐渐麻木,但当我打开《东方快车谋杀案》,我知道不是我的心麻木了,而是推理界太久没有出现新的经典大作,以至于我们的感官太久没有受到新的刺激,我不想让大家在一篇序上耽误过多的时间,因为精彩是不容等待的,愿你们享受这趟东方列车。”
很短的序。
都是些褒奖。
在其他小说里很常见,但因为这是卡特写的所以有了不同的意义,反正就冷光对卡特的了解,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卡特这么夸同行。
“开始吧。”
平静的午后,冷光打开了一本《东方快车谋杀案》。
阅读到最后一个字,他把小说小心翼翼的合上,放到了自己最容易接触到的书架。
“小时候我功课不好,不喜欢写作业,第二天就找借口说忘了写,老师总会骂我一句,那你怎么没忘了吃饭?”
“现在我想对老师说一句,我那天真的忘了吃饭。”
这是冷光后来接受采访时说出的一番话。
采访地就在这个书房,背景的书柜里,放着一本显然的《东方快车谋杀案》。
后来,这个采访莫名其妙的火了,直接导致蓝星的文斗,有一个著名而体面的认输梗叫:
“我今天忘了吃饭”。
输掉文斗的人都喜欢这么说,委婉得表达自己对对手的钦佩与服气,同时给自己保留一份体面。
网友翻译过来就是:“我认输了。”
重返十三歲 金面佛
————————
晚宋
ps:莫名把冷光的形象脑补成老罗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