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46o火熱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215章分享-ijrvk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其实我很在意。”林潇说。
“除了暴躁的野生动物之外,这里充满了田园牧歌的氛围,为什么?”
“因为预算与人手不足。”红阎魔说。
“啊?”
‘迎击需要费用和人手,然而本部压根不提供补助金和帮助。’
“而且现在是淡季,没什么客人,所以旅馆的麻雀和战斗麻雀都外出打工去了。”
‘就算抓住你们也没有人将你们护送过去,只好让你们自已前往了。’
“所以可能的话,我并不想和你们扯上关系哦”
“接近本部据点居然如此艰难,天空神隐**英情况不太好。”
“自从统领换成阿斯塔大人以后经费就越来越紧张了。”
‘由于阿斯塔讨厌无所谓的开销,过于认真底层的到场不断倒闭。’
“那个笨蛋是个纸上谈兵的家伙。”
“既然遭遇了通缉令上正义的不法之徒就只有战斗了,拔剑吧,让我来和你夶”
‘请等一下,为什么红老师会在这里精英,一定有什么理由吧。’AX说。
“闭嘴,你我都有各自难言之隐,这从者宇宙光靠人情义气是无法生存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别以为一刀不挨就可以逃脱,虽然贫穷,但也是有尊严的。”
“如今无需手下留情也不要高评价,随便你们怎么放马过来。”
“没问题,既然如此,那就由我来担当你的对手吧”林潇说。
“尽管厨艺完全不行,但是用刀的技能还算勉强可以。”
“等一下,我可不是在展示自已的厨艺,能不能不要这样断言。”伊士塔尔说。
“这种小事情,只要战斗就一清二楚了。
你似乎除了中餐之外完全不行。”
“你为什么要加入太空神隐流。”
“因为广告上写了,可以提供便宜的家庭安保服务。”
‘令人震惊的一百年合约。’
“契约上是要成为六剑客。”
‘我是笨蛋,上面是英语。’
“这行为太恶劣了。”
‘只要放任不管,我期待你们打倒太空神隐流,这样我就可以金盆洗手,然而正是虚妄的。’
‘我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话说你也是天空神隐流的牺牲者。’
对吧所有事情一笔勾销,只要你将我们来访的事情,对上满保密,我们就会直接前往太空神隐流那边。
“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件双赢的好事情吗?”
“然而,我并不可以这么做,即便是麻雀也要重情重义。”
‘’但是不管客人们在休息室做什么ꓹ 身为老板娘我都没资格责怪。”
那边有一台老旧的电脑,里面有用来给新门徒用来观光的东西。”
“打算去本部的门徒用那个检索就行了ꓹ 只要搜索太空神隐流就行了。”
“谢谢你老爸。”
“没有什么比被客人感谢更重要的了。”
“接下来怎么做就取决于你们了”
“万幸的是,宇宙要塞黑暗马安娜,似乎正好来这附近。”
红阎魔说。
“对方就在我们眼皮底下ꓹ 大家快回去,趁着他们离开这里之前ꓹ 追上他们。”伊士塔尔说。
“谢谢,红阎魔ꓹ 等事情做完以后ꓹ 下次一定来你这住宿。”
‘这固然令人非常高兴,但安娜的系统可是非常安全哦。’
“只要接近就会遭遇迎击,你们没有什么对此吗?”
“没关系,我们可以逃脱婜。”
‘按我就没有说什么好打’
隋唐伊夢
“老板娘保重哦。”林潇说。
“但是就算入侵了安娜,里面等待着他们的还有那个敌人。
六剑客之强的齐格鲁德,还有柳生,到底他们是否可硬呢。”
‘出发吧ꓹ 大家准备上来。’
‘话说高文做的是灵魂的味道。’
‘承蒙你夸奖。’
‘没什么只是头脑受到冲击,既然没有死亡当然可以复活’
“只要每天都吃土豆泥就好了。”高文说。
“这说明你已经结实到享受每天烹饪那个井并吃下去的水平了吧ꓹ 是不是颠倒了因果关系。”
“哈哈你说的有道理ꓹ 但既然结果是一样的ꓹ 那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另外我旁听了各位和老板娘的对话。”
“没有想到老板娘居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加入了太空神隐流ꓹ 这是我高文医生的失误。”
‘我打算继承这里,毕竟还要报答麻雀们的救命之恩。’
“在这期间还要和老板娘比试厨艺ꓹ 各位也请务必再次光临。”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
“或许会是一场精彩的对决ꓹ 但是我们就免了。”
“相信你一定可以为不列颠料理增加新的菜色。”
“来了ꓹ 伊士塔尔,我的半身正在接近。”阿斯塔说。
“什么ꓹ 我没有受到类似报告。”柳生术。
“我凭感觉就可以明白,厌恶到指尖开始颤抖了。”
“原来如此,这是个好事情。”
‘哪儿好了,小心我将你杀了。’
‘说明她们将触媒也带来了。’
‘在原初宇宙,一切条件都凑齐了,但赏金猎人已经没用了,在宇宙世界配置了五十家战斗姬。’
“夺回除灭,就将他们将统统化作宇宙的碎屑。”
煞費心姬 翎羽菲
“没有这个必要,伊士塔尔将由我亲自惩罚。”宇宙凛说。
“用小型飞机包围他们的宇宙船,夺回触媒。”
“将触媒带去牢房,将伊士塔尔带到我这里来。”
“那就按照您的吩咐来办。”
‘话说回来,以当前位置来看,在接近安娜之前,应该会经过绿色厨房才对。
“红阎魔到底在做什么。既然没有受到报告,说明对方是直接穿过了绿色厨房,或者是她没有看通缉令。’柳生说
“为什么红阎魔是非常认真的,就是有钱没有钱。”
‘我们偶尔去那边疗养但是也没有事吗亲啊。’
‘’恩么着会这样,我一直思考着它们我才能够哪儿而来。
‘我一直灭与偶办法。’
‘我先去吩咐计划了,阿斯塔请等候成功就行了。’柳生说。
“等待触媒抵达以后就举行觉醒仪式,在这之前还请你稍微休息。”
“不知为何,内心的惴惴不安始终无法消除,就像是全身都在遭到煎熬。”
“不仅仅是因为对宇宙凛的恐惧,还有其他原因。”
‘在吗,齐格鲁德。’
“有什么事情柳生”
“那个家伙正在接近这里,等你夺得触媒以后,立刻干掉碍事的家伙,仿佛随便你选择。”
“明白了尽管这违反统领的命令。”
‘这当然是最好一旦俩个人凑齐,真正的存在就会决心。’柳生说。
“我们还没有愚蠢到唤醒无法操控的对象。”
‘原初的女神只要保持阿斯塔的样子就好。’
“跳出成功了,迪达拉赤红荒野的王冠。”
‘那就是要塞。’
‘’大本营到了,另外对方也不知了战斗听。
‘只有全速前进了。’
‘抓紧了林潇。’
‘看来是因为林潇在,才不会坠落。’
‘通过甲板进入里面。’
“抵达要塞目标,我呀哦发射武器了。”
‘可以的。’
‘交给我了,早就习惯这些了,一定完美挡住’
“全体出击,抓住阿斯塔,擒贼先擒王。”伊士塔尔说。
“有谁站在那里。”林潇说。
“欢迎你们,我是六剑客,其他人请回吧。”
“阿斯塔大人的半身迎战都吧。”
“求之不得你是最后一个六剑客,我要打倒所有人结束这些。”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淺年華
‘为何要带上那个女人简。’
‘简可是你的敌人,她封印了女神。’
“在下用魔剑形式将女神的灵核打的分数。”
“如果没有太空兵简的观察力,是不可能讨伐女神的。”
‘’封印了远处女神的人,为什么会和你这个分身在一起。
齐格说。
这是什么情况?”林潇说。
“没出,我最后打算杀了伊士塔尔,因为她是原初女神的半身啊。
怎么可以留下她活口。”简说。
“时成做的事情莫名其妙,居然特别将她作为女儿长大。”
“没有危险物品使用拿执照的学者太给人添麻烦了。”
“但是这件事情和现在的问题没有关系吧。”简说。
居然在战斗前说这种事情,齐格鲁德也退步了?”
“稍微等一下,简你是以前的,为什么这样的人是父亲的助手。”
‘父亲被杀害的时候,一直鼓励我,是撒谎。’
‘’差不多,抱歉。
‘原来如此,你也在履行责任,那就战斗吧。’林潇说。
“好强,大家。”
“抵抗是没有意义的,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放林潇过去,除此之外,全部处决这是柳生的命令,但是。
超凡藥尊 神級黑八
’在下是侍奉阿斯塔大人的存在,所以必须领会阿斯塔没有出口的真心话。
“将林潇带走,其余人关进地牢”
“永别了加德还有女神的半身,不管是什么属性都要赋予其心态都可以得到缓和。”
在下欣赏时辰的做法,但是太天真了。”齐格鲁德说。
“居然将触媒带到这里离,齐格鲁德又肆意妄为了。”阿斯塔说。
“但只是顺序颠倒而已,没什么大碍。”
“哼,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呢,御主。”
“女王学院你的事情确实震惊到了欧文,尽管只有一瞬间,但是你居然强化了那个新手。”
“可这份力量毫无用处,在这里没有供你驱使的从者。”阿斯塔说。
“气氛好尴尬。”林潇说。
“反正我们也不需要对话,是呢,你可以说说迄今为止的经历。”
“你是如何和那个女人一起打倒六剑客的,身为总统领我要好好确认一下才行。”阿斯塔说。
“明白啦。”林潇说。
“其他人还好吗?”
‘她们被关进了地牢。’
“以上就是迄今为止的事情。”
醫錦 煙青色
‘真是浪费时间太过于无聊了。’
“那么接下来轮到欧文了,作为回礼,我呼说一些对你有用的话。”
‘你肯定不愿意被单纯的当成一只羔羊送上祭坛。’
“所以我会告诉你我们的目的,让你死的明白。”
‘’告诉你原初的宇宙,还有你的存在。
“你明白吧,我有些责任感”
‘作为女神讨伐队的幸存者,自然不可以放过原初女神的研究吧?’
简说。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道然居士
‘但是时辰不愿意终止,那我也只有成为他的助手观察情况。’
“从宇宙回来以后,他居然带回来了女神灵核,将其一分为二。”
“说要将她作为人类抚养长大,那我也只有负责照看到最后了。”
“如果成为传说中的复仇女神,解释我就从背后来一枪。”简说。
“但是刚才见到齐格鲁德之前,我都快要将这件事情忘记了抱歉。”
‘也就是说,你还是老样子,可以这么理解么。’AX说。
“话是这么说,但我确实隐瞒了这件事情,具体要看伊士塔尔怎么想了。”
‘那就没有问题了,我理解你的话,我才意识到我是个冷漠的人,’
“你这种时候视线飘忽不定,连我都要反省了。”简说。
“好了,更重要的是如何摆脱现在的困境,林潇被抓走了吧。”伊士塔尔说。
‘下载乃可不是磨磨蹭蹭的时候,砸门逃跑吧?’
‘我也想这么做,但是这个墙壁非常坚定,一般从者的宝具无法伤害其分好,好像特制的。’
“没出,暗杀者,这个要塞其实是人工几天。”
“换言之是古代神殿。”
“只敢隔着牢房门说话的的喜爱欧规,我并不想知道你的名字,但是作为最基本的利益,你应该报上名字。”
‘将名字告诉即将赴死的人业务是为了,我是天空神隐流的副统领柳生。’
‘是那位剑圣?’
‘没错,被震惊为剑圣,我对那位大人很有趣。’
‘你有何贵干。’
“没什么,你也是女神半身。”
‘那怕在这里要结局了你,也该让你知道以后会发生的事情。’
‘你时候说古代神殿,要让阿斯塔决心吗?’简说。
“不是难道,而是已经在进行,阿斯塔的觉醒已经开始。”
“当所有条件集合的那一刻,一切都开始连”
“女神经典已经说明了,阿斯塔大人必定会复活。”
“只要完成了觉醒,这片宇宙就会被原初宇宙得秩序替换。”
‘宇宙就此分为2段。”
“你是认真的吗如果发生这种事情,你们活不下去了。”伊士塔尔说。
“我们是女神的新兔,看来你父亲没有告诉你,原初女神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