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bud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788章 不能任由新羅人坐大展示-mhuyu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李世民出征高句丽,动静没有搞的杨广那么大。
再加上班师回朝的时候,有一半的将士都就地转入了辽东生产建设兵团,另外还有一部分要留守在各个要害城池。
所以李世民只带了不到两万大军回长安。
“春天出征,秋天回朝。只不过是半年时间,就解决了悬在大唐东北的重大危害,陛下的赫赫战功,远胜前朝啊。”
盛世紅顏 舊歲安
眼看着辽东城渐渐地从视野中消失,房玄龄也颇为感慨。
虽然出征的时候,他被留在长安城辅助李承乾,但是在后面他还是赶到了辽东,协助安排战后的事情。
这一次的出征,如果把缴获的那些物质算上去,户部居然没有出钱。
难怪唐俭最近都脸上笑眯眯的。
特别是将士们的奖赏,比唐俭想象的要少很多。
当然,不是因为李世民小气,而是通过其他方式已经完成了奖励。
“整个北边,已经没有谁能够给我们大唐带来威胁了。但是往西域而去的话听说丝绸之路还不是非常顺畅;往西南而去,也有吐蕃国和六诏不服我们大唐。朕要做的事,还有不少呢。”
虽然李世民心中很是得意,嘴里却是难得的谦虚了起来。
“六诏那边,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着实不大听话,反倒是那个蒙舍诏,今年派人主动来长安,表达了臣服大唐的意思;如果陛下要对付六诏,微臣觉得楚王殿下的拉一批、打一批的策略,其实也可以用在六诏上面。
至于吐蕃国,那个松赞干布在松州吃了大亏之后,已经收敛了很多;不过据说他们调整了扩张方向,倒是吞并了周边好几个小国和部落,国力在不断的增强。并且,这两年长安城的吐蕃人也变多了,他们通过各种方法把大唐的货物运输回去,把一些新的技术带回去,如此雄心壮志的松赞干布,吐蕃国倒是很可能会成为一个麻烦。”
普通人的幸福 默無尋
房玄龄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作为尚书左仆射,他接收到的各种消息也足够多,能够对大局有一个比较整体的把握。
“这几年先把辽东开发出来,到时候我们大唐的国力必定更上一层楼。不管是吐蕃国还是六诏ꓹ 如果再对我大唐阳奉阴违,那朕就直接灭了他们。”
这一次的大胜ꓹ 让李世民对大唐的军力有了新的了解。
嫡妃有毒 西茜的貓
同时,这一场战争之后,李世民支持大唐皇家军事学院发展的想法也更加坚定。
“对付一个国家ꓹ 直接灭了是一种方法,但是像是楚王殿下在半岛里头那样的安排ꓹ 其实也未尝不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高的利益,楚王殿下在平壤城的布局ꓹ 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
房玄龄本来就跟李宽关系比较好ꓹ 再加上李宽做的确实不错,这个时候房玄龄自然也要支持一下李宽。
当然,哪怕是房玄龄什么都不错,也不会影响李宽什么就是了。
“高句丽一个当世大国,辽东地区的国土全部都丢失了不说,自身也分裂成高建武的南高句丽、高藏王的北高句丽和渊盖苏文坚持的‘高句丽’三国,也是够有意思的。宽儿这一次独自领兵ꓹ 朕原本还有点担心,没想到结果比最理想的情况还要好。”
李世民虽然很自负ꓹ 但是对于李宽在半岛上的骚操作ꓹ 他还是表示支持和佩服的。
换成朝中任何一个将领去做平壤道行军大总管ꓹ 都不可能做的比李宽也好。
“是啊ꓹ 不仅高句丽变成三个国家,进入了三国混战的局面;更加特别的是楚王殿下把倭国引入到了百济的领土ꓹ 如今正打的如火如荼ꓹ 百济完全没有精力去应付新罗人的进攻。”
房玄龄发现整个半岛上ꓹ 现在虽然有六个势力,但是真正不大受大唐控制的ꓹ 其实只有新罗和百济。
新罗现在是大唐的盟友,名义上大唐还真不大适合做什么拉后腿的事情。
至于百济,虽然国土面积不算大,但是人口不少,国内的兵力也不少。
李宽不想让唐军做无畏的牺牲,所以就引入了热情十足的倭国人去跟百济打擂台。
反正倭国人、南高句丽、北高句丽要什么,东海渔业就贩卖什么,价格也还算公道。
但是,百济想要从大唐买东西,那就不可能了。
至于新罗,早些时候跟大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几乎是什么器械都可以找东海渔业购买。
不过,现在情况也开始发生一些变化。
“倭国现在就像是宽儿养的一只恶犬,让它去咬谁,它就咬谁。如今好不容易在百济那里站稳了脚跟,他们肯定是会拼命的守住。短时间内,百济应该还是没有精力去干别的了。”
“不过,最近新罗人的发展势头有点猛,微臣其实甚是担心。”
“新罗人?”李世民立马就想到了当初新罗圣骨金胜曼出使长安的情景。
吃惯了山珍海味的李世民,猛然看到一个小清新,还真是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不过,人家是新罗使臣,李世民的小心思没有办法实现,于是在当年就将宫里头跟金胜曼非常相似的徐才人给敕封为婕妤。
“没错!新罗的实力本来就仅次于高句丽,比百济还要强上几分。高句丽和百济联军攻打新罗,因为陛下御驾亲征而给打断了,新罗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相反的,高句丽却是元气大伤,几乎到了灭国的境界;而百济也有倭国人在制衡,发展不起来。所以,眼下半岛上面,倒是新罗人哟独爱你坐大了。”
“哼!朕打下的江山,可不是为了让新罗人坐享其成的。宽儿不是希望半岛上陷入战国一样的局面吗?那朕就彻底让他全权负责半岛事务。只要跟这几个国家有关的安排,他都可以做主。朕倒是想知道,最后半岛的局面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我们大唐能够从中得到多大的好处。”
李世民现在对李宽可谓是信心十足。
只要事情安排给了李宽,不管是很简单还是很复杂,结果都会让人满意。
这种臣子,不管是哪一个帝王,都是最喜欢的啊。
奉旨懷孕:追捕逃孕小萌妃
“陛下圣明!把半岛上的事务交由楚王殿下处理,不失为一招好棋!”
……
哇!哇!
一群乌鸦在天空中盘旋,将浓浓的秋意给加强了几分。
而在一座山城之中,渊盖苏文却是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站在城墙上面眺望着远方。
“阿耶,我们真的要跟他们合作吗?当初可就是唐人出兵,我们才会落到如此局面啊。”
渊男生有点担忧的在一旁说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的局面,别看我们占据的地盘比高桓权和高藏王都要大,但是基本上是土地贫瘠的山地,没有什么产出。不管是刀剑弓弩,还是盐巴香料,亦或是御寒物资,都需要从别处购买。如今大唐主动表示想跟我们做生意,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啊!”
渊盖苏文经历了这一次失败,务实多了。
作为高句丽典型的勋贵后代,渊盖苏文的前半生都是过的非诚顺利。
他父亲去世之后,渊盖苏文就顺利的成为了高句丽军权的实际掌权人。
不二大道 文刀手予
最关键的是,跟其他的勋贵子弟相比,他确实有几分才华,一身武艺更是少有敌手。
戰神王妃:廢物惑天下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当初乙支文德可以带着大军抵抗隋朝的百万大军,自己害怕大唐的几万人不成?
没想到,大唐只用几万人,就把自己从平壤城赶出去了,差点还丢了性命。
高句丽更是四分五裂,变得连新罗都不如。
所以退守北方之后,他也开始了反思。
“阿耶说的没错,如今大唐坐山观虎斗,而新罗大军咄咄逼人,大有一统半岛的势头,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抵抗住新罗人的进攻。”
渊男产一直以来都是对大唐比较友好,觉得高句丽不应该跟大唐相对抗,否则不会有好下场。
无数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跟中原王朝对抗的边疆国家,最终都没有好结局。
可是,在高句丽中,他的话语权并不算大。
“阿耶,我算是看明白了,那东海渔业现在愿意把上等的钢刀卖给我们,其实也是存了不想让新罗人坐大的心思。大唐现在的实力,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但是他们很讲究所谓的道德,那新罗毕竟是他们的盟国,大唐也不好意思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所以就接着我们的手去打击新罗人。”
渊男建从辽东逃回来之后,就失去跟大唐对抗的勇气。
十几万骑兵,居然打不过大唐的几万人。
而大唐的兵力,据说直达百万,高句丽还怎么抵抗?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不过,大唐想站在一旁看热闹,占便宜,我们也不能让他们过得那么舒服。那个国内城的守军秦善道,据说非常年轻,如今大唐有意支持我们,那就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搞一批低价的物资过来。
刀剑之类的就不用说了,关键是那些盐巴和茶叶,平时的价格都比较高,我们这一次可以要一大批回来,从治下的百姓手中换更多的人参、貂皮之类的物资,然后继续跟东海渔业置换新的物资,如此循环,达到提升我们实力的目的。”
大唐打的是什么主意,渊盖苏文自然也是清楚的。
不过,这种事情,往往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大唐用的是阳谋,根本就不怕你拒绝。
“嗯,可以这样,但是东海渔业也不傻,我估计跟新罗的战斗,还是要打的,甚至最好就能把新罗人占据的原本属于我们高句丽的城池,夺取几个回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还是阿耶考虑的周全,如今半岛上,新罗人的势力最大,百济人也不差。至于高藏王和高桓权,则是低调的在自己的控制区域内消化吸收成果他,他们首先要彻底掌控治下的局势之后,才会有新的动作。”
“确实是,当务之急,我们就要抵抗住新罗的攻击才行,要不然说什么都没有意义。那帮新罗人也真是没本事,不去打高桓权和高藏王控制的南北高句丽,偏偏来骚扰我们。他们不就是觉得我们没有大唐罩着,好欺负嘛。”
渊盖苏文的话说完之后,几个儿子纷纷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为父还有一个主意,这也是东海渔业的联络人跟我提议的。”渊盖苏文想了想,觉得对付新罗人,没有必要那么仁慈,“登州刺史叫做淳于难,是当地一个豪族。说是豪族,其实他们家族现在最主要的生意就是贩卖奴仆,手下有不少捕奴队在倭国和半岛海域活动。我们可以跟他们合作,在新罗境内捕捉年轻的新罗女子,转手给到他们。”
“阿耶这个主意不错,听说长安城里,新罗婢的价格高的离谱。我们通过跟唐人合作,不仅可以挣到大量的钱财,还能改善关系。我看是看清楚了,大唐其实并不希望新罗或者高桓权,亦或是高藏王的势力过分的扩大,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处。既然如此,我们渊家干脆就独自立国,然后向大唐称臣,让那李世民册封阿耶为王。”
渊男产觉得重新恢复高句丽当初的局面,应该是不大可能了。
与其这样,干脆借着这个机会,让渊家也成为一个新的王族。
说不定因祸得福,反倒是让渊家更上一层楼呢。
毕竟,哪怕以前渊家在高句丽的势力再大,也只不过是一个臣子而已。
“三弟说的没错,我也支持跟那个淳于家合作。反正有东海渔业的人在中间牵线,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大唐不想自己直接对新罗人出手,但是我们就没有什么好顾虑了。”
渊男建跟渊男产的关系一直不说,自然也是支持渊男产的提议。
“合作是可以合作,但是也不能只是通过这一条路子,我们应该尽可能的引进一些大唐的匠人,看看能不能把我们自己的兵器制作水平给暗暗的提高。这么一来,有朝一日,大唐哪怕是想要出手对付我们,或者大唐发生了内乱,没有空关注半岛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借机统一半岛。”
渊男生作为渊盖苏文的长子,从小就是作为渊家的继承人来培养的,所以眼光也还算可以。
不过,想法是很好的,能不能实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以,凡是对我们有利的事情,不管是跟大唐合作,还是跟那北高句丽合作,都是可以考虑的。如果有人不理解,那就换上能够理解的人。”
渊家的这个家庭会议,渊盖苏文自然是有着一锤定音的权利。
很快的,渊家控制的区域内部,就陆续出现了东海渔业的人员的身影。
而国内城作为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大唐城池,更是每天都有人往返在两个国家之间。
当然,指望着通过这些手段就直接让新罗人实力大减,还是没有那么容易得。
更多的是通过此消彼长的方式,让半岛上各个国家之间的实力保持在一个相对均衡的境地,让他们谁也离不开大唐,谁也不敢得罪大唐。
这才是李宽最希望看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