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m6t精华都市言情 大周仙吏-第147章 女皇的困惑看書-yggfn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李慕看着桌上那道符箓,若有所思。
这个时代的符箓之道,起源于上古,是从符箓派的道页中传承下来的,后人大都只是继承沿用,也只有符箓派的符道天才,才有推陈出新,自创符箓的能力。
如果这道天阶符箓,真是周仲所创,那么他在符箓一道的天分,不输符道子,甚至还在符箓派诸峰首座之上。
这样的人,在修行界不会籍籍无名,然而周仲之名,被众人所熟知,只因为他是旧党的爪牙,萧氏皇族的走狗,而不是因为他的符道天赋。
某一刻,侍郎衙外,传来和缓的脚步声。
周仲走进侍郎衙,目光望向李慕,问道:“李大人什么时候回神都的?”
鳳臨
李慕道:“刚回不久。”
周仲走到桌案后坐下,问道:“李大人向来无事不登门,这次来,有何要事?”
李慕问道:“安义县令、天河县丞遇刺之案,周侍郎可曾知晓?”
周仲略一思忖,点头道:“本官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两件案子。”
李慕继续问道:“两名朝廷命官遇刺,刑部为何屡次三番懈怠查案,若不是丹阳汉阳两郡,数次呈禀无果,这次直接绕过刑部,将折子递到了中书省,这两件案子,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周仲不急不缓的抿了口茶,解释道:“李大人知道ꓹ 前几个月,因为书院学子之事ꓹ 以及崔明一案,刑部公务繁忙,神都的案子ꓹ 尚且顾不过来,更何况是遥远的丹阳汉阳两郡ꓹ 之后又因为科举,耽搁了许久ꓹ 以至于本官将这两桩案子忘记了ꓹ 直至今日李大人提起才想起,此案,本官会立刻派人去查的……”
李慕的职责,只是督促和提醒刑部,既然周仲已经应允,他也没有什么话说了。
三省六部,分工十分明确ꓹ 中书省负责制定政策,但具体施行ꓹ 却是尚书六部自己做主。
李慕走出侍郎衙ꓹ 看到对面的值房外ꓹ 站了一道人影。
魏鹏曾经是神都最典型的纨绔子弟ꓹ 然而今日的他,却让李慕刮目相看。
两人对视一眼ꓹ 都没有说什么ꓹ 他们虽然曾经是敌人ꓹ 但往日的恩怨,早已随着时间ꓹ 烟消云散。
侍郎衙内,周仲看向刑部郎中,说道:“丹阳郡和汉阳郡的案子,就交给你负责吧。”
刑部郎中躬身道:“是。”
他脸上的表情顺从,心中却在暗中抱怨。
这两件案子,当初不让他管的是周侍郎,现在让他管的,还是周侍郎,案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显然是线索最多,最容易查的时候,现在小半年已经过去,那两个人的坟头都长草了,他应该怎么着手去查?
这不明摆着是把他自己疏忽忘记的锅,甩给自己了嘛……
抱怨归抱怨,该干的活,还是得干,谁让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郎中,在合适的时候,主动为上官的错误背锅,是作为下官的自我修养。
刑部郎中走出侍郎衙,看到站在对面值房门口的一道人影,忽然灵机一动,说道:“魏主事,你过来……”
魏鹏走过来,问道:“杨大人有何吩咐?”
刑部郎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是喜欢办案吗,本官这里,正好有两件重要的案子,交给你办,限你三个月内,查清安义县令和天河县丞遇刺一案,如果查不出来,扣你两个月俸禄……”
侍郎衙。
周仲提起笔,在纸上写了几道符文,这符文歪歪扭扭,根本无法构成符箓。
这是书符时无法静心的结果。
啪!
他将毛笔拍在桌案上,将那张纸攥在手中,手背上青筋根根暴起。
……
离开刑部,李慕便回到了李府。
道钟身上的裂纹,还差一点没有修复,他还在搜寻新的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的法术,助它早日完整。
只有完整的道钟,才能发挥出他的绝对防御。
哪怕有一道细微的裂缝,在高阶修行者眼里,也是巨大的破绽。
李慕现在才意识到,那帮老狐狸,这么轻易的就让他带走道钟,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不完整的道钟,对符箓派的用处并不大,而若是靠它自己慢慢修复,恐怕至少也得等十年甚至数十年,李慕以为他占了便宜,其实他又亏了……
除非他能将道钟永远的留在身边。
李府之内,时而下雨,时而落雪,时而打雷,但因为有阵法的阻挡,灵气和法力的波动,并没有传到府外。
道钟兴奋到了极点,干脆变成丈许高,将李慕完全笼罩,裂口处的金色光点,在一点点的修复着钟身上的裂纹。
片刻后,李慕收了法术,道钟重新化成巴掌大小,悬浮在他的肩膀上。
女皇从虚空中走出,望着围绕着李慕欢快旋转的道钟,问道:“可以让我看一看它吗?”
道钟除了李慕,对其他人都比较抗拒,钟身左摇右晃,嗡鸣了几下,表示抗拒和不愿意。
痞仙
李慕在它头顶抽了一下,说道:“快去!”
道钟又嗡鸣了几声,这才不情不愿的向女皇飞去。
周妩伸出手,道钟悬浮在她的手下,并不落下。
周妩看了它一会儿,便收回了手,道钟又飞回李慕身边,她望了一眼道钟,说道:“此钟应该是上古时代的宝物,难怪有这种威能。”
上古时代,一般是指距今万年以前的时代。
近一千年,应该是修行之道迅猛发展的一千年,一千年以前,修行之道,经历了长达数千年的蛮荒时期,发极为缓慢,直到近一千年,才达到了一个巅峰。
但无数的修行者们,通过研究发现,在一万年以前的上古时代,修行之道,还存在另一个巅峰。
那是比当今的修行界,还要更为繁盛的,修行的黄金时代。
我把外掛修好了 我想吃肉
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无论是道经还是道钟,亦或是另外几个门派的重宝,都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那个时代的神通道法更加强大,符箓,丹药,阵法,炼器,武道也更加成熟,如今的修行者,只学到了皮毛,就能够开宗立派,那是一个当今修行者,最为羡慕和向往的时代。
盈空 江道卿
李慕看着眼前的道钟,它在这个时代,能成为符箓派的镇山之宝,但在上古时代,或许也只是一件普通法宝。
李慕感慨了一番,李府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柳含烟四下里看了看,问道:“这就是我们的新家吗?”
晚晚从角落里飞扑过去,抱着她的胳膊,高兴道:“小姐……”
李慕身影一闪,就来到了柳含烟身边,惊喜问道:“你怎么来神都了,还回白云山吗?”
柳含烟对他嫣然一笑,说道:“不回去了……”
然后她便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另一道身影,问道:“她是……”
李慕道:“这是女皇陛下。”
随后,她又为女皇介绍道:“陛下,这是臣的未婚妻……”
柳含烟从小生活在神都,比小白更清楚女皇两个字的意义,连忙躬身行礼道:“民女见过陛下……”
女皇看着他们,说道:“宫中还有些奏折要处理,朕便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她的身影,便在两人眼前逐渐虚化。
柳含烟很早就听小白说过“周姐姐”的事情,问李慕道:“陛下最近还经常到我们家里来吗?”
超級脂肪兌換系統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是挺经常的,她把小白当成是妹妹一样,经常来家里看她……”
柳含烟只是问了一句,便不再纠结女皇的事情。
时隔两年,重回神都,看似什么都没变,其实一切都变了。
李慕带她在家里走了一圈,柳含烟道:“这么大的宅子,住十几个人都宽敞,就我们四个人,是不是太浪费了?”
惡魔之吻:萌愛見習生 顧允歌
李慕道:“现在是四个人,以后也可能五个六个,七个八个,到时候就不浪费了……”
柳含烟抬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李慕道:“我的意思是,家里要不要招几个丫鬟下人,而且宅子大一些,以后来了亲戚朋友,也得有房间招待……”
柳含烟点了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不过还是不要丫鬟下人了,我不喜欢家里有外人,我们自己人住着就好……”
李慕牵着她的手,说道:“都听你的。”
柳含烟挽起他,说道:“你先陪我去妙音坊,我要去见见小七她们……”
长乐宫。
梅大人和上官离正在将各部递上来的折子分门别类,殿内空间一阵波动,女皇的身影凭空出现。
她看着二人,说道:“你们先下去吧。”
梅大人和上官离走出大殿,疑惑道:“陛下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上官离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梅大人想了想,说道:“你留在宫里,我去李府看看……”
长乐宫内,周妩平静的打开一封奏章,目光却微微有些涣散。
不知为何,她平静的心中,莫名得起了一丝波澜。
这是心魔作祟的前兆,这一次,她用法力,怎么都无法抹去这一丝波澜。
直到她默念清心诀,心绪才再次平静。
她脸上露出困扰之色,喃喃道:“朕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