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zfw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盡成悔-第1091章又遇故人,仙釀酒分享-hgi6h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这北落城是有严格的划分。
城池分别以天照、地星、安州以及平峪四块地区为划分。
而公羊策所在的位置,便是安州。
安州以北为狮虎,一夜星辰落满院。
这句童谣形容的便是安州之景。
它的北边领土划分犹如狮虎,而南边则有一半坐落于大海上。
形成星星点点之光景。
徐子墨走在安州的街道上,眼前是四通八达的街道。
这街道上,繁华之景呈现在眼前。
“卖包子喽,刚刚出笼热腾腾的包子。”
“安州面,正宗的安州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
徐子墨已经很久没见这么热闹的城池了。
“老板,我要一串冰糖葫芦,”正在这时,一道悦耳的声音传入徐子墨的耳朵。
这声音莫名的有些熟悉。
徐子墨转头看去,只见一名扎着辫子,穿着花式长裙的女子正站在一旁。
一手拿着冰糖葫芦,正一脸笑吟吟的看向他。
“镜姑娘?”徐子墨诧异的说道。
“徐公子好久不见,”镜姑娘笑道。
她缓缓将冰糖葫芦放在面前,微微弯下身子,笑道:“吃不吃?”
“你怎么会在这?”徐子墨问道。
“在等你啊,”镜姑娘笑道。
“等我?”
“师父说会有人今天来找他,便让我出来接待,”镜姑娘笑道。
“你师父是………公羊策?”徐子墨瞬间反应了过来。
“你才知道呀,”镜姑娘笑道。
“你师父在哪?”徐子墨紧蹙眉头,问道。
“他让我来告诉你,他不愿见你,”镜姑娘说道。
“你的问题他也回答不了。”
“他知道我想问什么吗?”徐子墨笑道。
他不相信这世上有真的什么都知道的人。
哪怕去过命运长河,也不尽然。
或许是羽皇几人提前通知了公羊策也不一定。
不过这种几率很小。
“你不是想问轩辕剑嘛,”镜姑娘笑道。
“你师父不愿说,那你知道吗?”徐子墨问道。
“我道行太浅,这种大事还得我师父出马,”镜姑娘摇头说道。
“你来这就是专门跟我说这来了?”徐子墨问道。
“当然不是,我这不是想帮你嘛,”镜姑娘回道。
“怎么帮?”
“那我最起码要有好处吧。”
“你想要什么好处?”徐子墨问道。
“传闻瑶池圣地有一株万年雪莲,我要你摘下来送给我,”镜姑娘说道。
看着徐子墨沉默不语,镜姑娘再次笑道:“你若是不愿意倒也罢了,反正这世上除了我师父,你很难找到轩辕世家的。”
“你威胁我?”徐子墨微微抬头,问道。
“知道你这人不受威胁,”镜姑娘笑道。
“我可以先帮你找到轩辕剑ꓹ 然后你再看心情要不要去瑶池圣地。”
徐子墨思索少许,微微点头。
“跟我来ꓹ ”镜姑娘温婉一笑,走在前面带路。
網遊之創世劍神
从安州繁华的闹市走过,这里人来人往ꓹ 一片盛世所在。
虽说没有统治者,但这里却出奇的安宁ꓹ 很少有人会在这里闹事。
因为这座城池十分古老。
聖職者的靈氣無限 不搖鈴鐺
谁也说不准街边一个卖菜的老人或许就会是隐世的高手。
所谓卧虎藏龙便是如此。
…………
“你来到九域后便一直待在这?”徐子墨问道。
“当然,这里可是我的家ꓹ ”镜姑娘回道。
“那你之前去元央大陆干什么?”
“这是个秘密ꓹ ”镜姑娘笑了笑,身影停在一处酒楼前。
这酒楼有百层高,直入云层,一眼望不到尽头。
酒楼的装饰之辉煌,恐怕比起皇宫都丝毫不逊色。
武神毀滅系統 破空斬
純陽真仙 ek巧克力
“呐,”镜姑娘指着酒楼,说道:“这里有一种仙酿酒ꓹ 是我师父最爱喝的。
你若是能得到,想必我师父一定会愿意见你的。”
“仙酿酒ꓹ ”徐子墨喃喃自语了一声。
问道:“你不进去?”
“我要回去交差了ꓹ 免得我师父生气ꓹ ”镜姑娘摆摆手ꓹ 说道:“祝你好运。”
看着镜姑娘离去的身影,徐子墨眉头越来越紧。
他一直对镜姑娘的身份有所怀疑。
如今水落石出ꓹ 但他依旧有些怀疑ꓹ 内心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不过目前还是先解决轩辕剑ꓹ 破了魔心,再说往后的事。
另外ꓹ 巫妖的事,这一世他既然来了,便要去看看。
……………
走进酒楼内。
气势恢宏的酒楼牌匾上,写着万古第一楼几个大字。
太子萌寵,天降妖
火影系統異界縱橫 少黎
在阳光下冉冉生辉。
情深難婚
这酒楼与印象中的不同,它是被分隔成一间间的雅间。
客人们都是坐在雅间内吃饭休息的。
徐子墨走进去后并没有人理会他,唯一一名伙计正在柜台前算着账本。
“我要一壶仙酿酒,”徐子墨走上前说道。
“朋友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伙计抬头笑着说道。
“怎么?还有什么规矩?”徐子墨问道。
“万古第一楼虽是酒楼,但这里只提供交易场所,我们不售卖东西,”伙计笑着说道。
“朋友想要仙酿酒,不如去仙酿岛的雅间看看,她们有没有售卖的。”
抗日之鐵血戰王
说到这,伙计又提醒道:“不过仙酿酒很珍贵,一般都是供不应求,就看你运气了。”
徐子墨微微点头。
他朝酒楼的里面走去,有一条很清静的过道,这些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
快穿之做好事不留名 糯米水晶糕
根据那伙计的指引,他来到了一间名字上面刻着“仙”字的雅间面前。
轻轻敲了敲门。
房间的旁边打开了一扇小窗。
“何时?”只见一名丫鬟装扮的女子看向外面,问道。
“我买仙酿酒,”徐子墨回道。
“这月的仙酿酒都没了,下个月再来吧,”丫鬟回了一声。
随即准备关掉小窗,不过却被徐子墨给拦了下来。
“我等不到下个月。”
丫鬟看了他一眼,说道:“那我们也没办法,仙酿酒的数量有限。”
“你有办法的,”徐子墨说道。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给我一坛仙酿酒。”
“你这人莫名其妙,”丫鬟看了他一眼。
她想要关小窗,但窗子被徐子墨用手挡着,无论怎么用力都关不下。
“你这人怎么这样,”丫鬟埋怨道。
“仙酿酒我必须要,”徐子墨重申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