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edi小說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線上看-0600 這也太狠了!相伴-ywzdf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小說推薦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眼前,阿森纳排出的人墙,有点豆腐渣工程的狼狈意味。
毕竟之前叶枫在德甲经历过很多长人林立的人墙,相比之下,阿森纳的人墙就好像被人生生抽条了一样。
也就范佩西身高还凑合,剩下无论沃尔科特还是威尔谢尔,都非常影响人墙的质量。
瞄准了沃尔科特的头顶,在裁判鸣哨示意叶枫可以开始罚球后,叶枫猛的起步,一脚重重在皮球上。
酋长球场上空的电梯惊魂!
纵然沃尔科特奋力的跃起,纵然沃尔科特两侧的范佩西和阿尔特塔也同时跳起把头摆向沃尔科特头顶,好像三个脑袋凑在一起集合所有力量去阻挡皮球。
可结果是,皮球依然从三个脑袋上面呼啸掠过,那恐怖的劲风刮的三个脑袋头皮生疼。
而更可怕的是,皮球越过头顶后,如同撞墙一样发生折射生生改变运动轨迹向下急坠,就好像地球上的物理定律已经完全无法束缚一样。
禁区内阿森纳球员没法阻挡,阿森纳门将倒是有所准备,弯腰侧身扑向了皮球。
然而皮球的运动轨迹之诡异,让阿森纳门将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皮球就好像一个顽皮的精灵一样从他的双手下方钻进了球门。
3:0
这一刻,在如同死寂一般的酋长球场,叶枫爆射站在原地那握拳高高举起的双手就好像希腊众神手中的权杖,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顶礼膜拜。
比赛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悬念。
对叶枫来说,比赛已经圆满而没有任何遗憾。
拜仁赢了,自己也有进球,比赛后还能收获一件对手的球衣,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当然,如果能再进一个球就更好了。
队友们疯狂而至,将还在装逼的叶枫摁在身下,尽情蹂躏起来。
而酋长球场的嘘声已经显得中气不足,哪怕再厌恶,也提不起劲头去做什么了。
比赛进行到现在,哪怕阿森纳再忠诚的球迷也不会失去理性的认为阿森纳还有翻盘的机会,至少这场比赛是这样。
而问题是,在主场都被拜仁踢得稀碎,那么去到客场,和送菜又有什么分别呢。
你好ꓹ 你点的外卖到了!
拜仁挺进欧冠四强仿佛已经没有悬念,唯一的悬念好像就是坏人会以何种程度的胜利闯过这一关。
上一轮淘汰赛ꓹ 对阵巴塞尔时候,拜仁已经创造了新的大胜纪录。
那么,拜仁有没有可能在阿森纳身上创造新的记录呢?
对阿森纳来说ꓹ 这固然是无比屈辱的,可决定权并不在阿森纳身上ꓹ 阿森纳也没有多少的反抗能力,一切都凭拜仁的意愿。
等比赛重新开始之后ꓹ 所有人都知道大势已去。
因为阿森纳已经失去了进攻的锐气ꓹ 哪怕是在防守中都显得士气低落,被拜仁疯狂贴脸输出。
得理不饶人是拜仁一向追求的宗旨,很多时候,他们并不会去顾虑对手的心情,总是自己踢嗨了算。
婚期77天 秋在雲上
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有拜仁的地方总有惨案发生?
不是对手愿意输得这么惨,而是拜仁非让他们输得这么惨。
我欲成魔之東北喬四
当然,你不能说拜仁队中某个球员争强好胜才影响了拜仁的整体氛围。
实际上ꓹ 拜仁每个球员都是那货。
叶枫就不用说了,以刷钱为己任的他要不是实在觉得比赛没有意思ꓹ 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
多一个进球ꓹ 是好几万欧呢!
而拜仁有叶枫这么一个牲口也就算了ꓹ 其他球员也都是这一路货色ꓹ 一丘之貉。
曾有人做过非常有意思的统计。
虽然叶枫在场的时候,是拜仁统治力最强的时候ꓹ 但却未必是拜仁进球效率最高的时候。
叶枫在场ꓹ 对手没有太多抵抗能力ꓹ 很快交枪投降。
而往往这个时候,出于自己的考虑ꓹ 吕滕会将叶枫换下来休息。
当然,几名核心球员也都有轮换休息的待遇。
而本来核心球员下场后,球队的统治力也是会相应下降。
可问题是,替补登场的牲口可不知道什么叫收敛,上场后就无比珍惜这属于自己的出场时间,踢得那叫一个卖力。
而对手本来就已经失去抵抗意志了,面对更加如狼似虎的对手,怎么可能挡得住?
结果就是,叶枫下场后拜仁的进球效率好像更高了。
现在阿森纳怎么办呢?
也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哪怕在欧冠历史上,淘汰赛第一回合3:0输掉比赛后,并没有第2支球队在第二回合实现过逆转,可至少有理论上的机会吧!
但如果阿森纳再丢球,那么可能连理论上的机会都保留不住了。
不出意外,吕滕在下半场进行到72分钟的时候将叶枫换下了场。
重生之都市殺神
这个比分足以让吕滕有底气去做任何事情,哪怕他脱掉西装换上队服亲自下场去踢,好像都改变不了阿森纳最尴尬的局面。
叶枫走下球场的时候酋长球场的嘘声大作,就好像要用魔鬼般的嘘声给叶枫刺激到心肌梗死一样。
不过叶枫却浑不在意,脸上笑容如沐春风般的对着四周看台上拿着拿球迷挥手致意,态度就好像面对自己真正的球迷一样。
阿森纳球迷本来是需要刺激叶枫的,结果却被叶枫的风轻云淡给刺激了,有好几名上了年纪的阿森纳球迷差点抽了。
就好像一个接受众人欢呼的英雄,叶枫走下球场的时候还不时和路过的阿森纳球员打招呼,勉励一番。
被他如此对待的阿森纳球员恨不得当场将他踹翻,这特么可太气人了!
不过沃尔科特倒是远远的用眼神和叶枫完成了对话。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交换球衣!”
叶枫点点头,是以自己收到!
对于送上门来的福利,岂有不收之理?
等叶枫下场之后,比赛也逐渐进入了尾声。
虽然拜仁的统治力下降了,但球员们依然表现得生龙活虎,进攻是疯狂让阿森纳始终吃不消。
不过因为运气等原因,拜仁并没有能够再取得进球,阿森纳将0:3的比分守到了全场比赛结束。
就这样,欧冠八强淘汰赛第一回合的比赛,结束了。
客场作战的拜仁慕尼黑以无可争议的完胜比分战胜阿森纳,取得了第一回合战争的胜利。
一个星期之后,两队将移师安联球场,进行第二回合的最终决战。
三國之棄子
当主裁判吹响全场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酋长球场已经哀嚎遍野,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只不过在地狱里受虐的已经是阿森纳球迷了。
场上阿森纳球员们耷拉着脑袋,好像人生已经失去了方向一样,孤魂野鬼一般的在游荡着。
叶枫从替补席上站起来,脱下自己的球衣走向球场方向。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还有重要任务没有完成了。
沃尔科特也早早的跑向叶枫,仿佛生怕其他队友和自己争抢与叶枫交换球衣的机会一样。
“你的表现还不错,很期待你以后的发展。”叶枫将球衣递给沃尔科特,随后笑着勉励几句。
当然,这不过是场面话,走个过场而已。
毕竟已经给自己贡献了一件球衣,叶枫总不好当面贬低沃尔科特吧。
可实际上整场比赛沃尔科特真的没有什么特别抢眼的表现,阿森纳全队都很迷离,沃尔科特就更不用说了。
他的速度都没有对阿拉巴造成太大的冲击。
拿到叶枫的球衣后,沃尔科特很兴奋,就好像得到了偶像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分开之后,叶枫忍不住替沃尔科特感到可怜。
恐怕赛后他要遭受英格兰媒体的一致批评。
这和比赛本身无关,重要的是,输掉比赛之后还兴致勃勃的跑去交换球衣,这会让球迷们怎么想?
至少叶枫是做不出这种事。
他只会在赢下比赛后去和对手交换球衣,他喜欢以胜利者的姿态去面对对手,而不是让赢球的对手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勉励自己。
好吧,他就是这么的双标!
在对待别人和对待自己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天壤之别!
……
不管赛后舆论如何,赢球后拜仁马不停蹄的刚回了慕尼黑,4月份的赛程无比密集,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浪费。
穿越之歸園田居 錄仙
甚至就包括叶枫在内,他和他的拜仁慕尼黑夜店天团,都不得不减少了去夜店的频次。
他们也有点儿要撑不住了!
反正赛季结束之后的整个夏天,他们都有大把的时间去过自己想要过的放纵生活。
但前提是,他们要在这个赛季里打出最好的成绩。
要不然,就算在海边,身边全是比基尼美女,玩的也不会痛快!
对于他们而言,阿森纳只是一个匆匆过客,他们不能和阿森纳过于纠缠,这会让他们停下脚步。
我為yy狂之絕對強者 暗影聖騎士
重生田園發家記
如果让阿森纳知道拜仁并没有太把他们放在眼里,恐怕他们会愈发的悲愤。
周末回到联赛里,吕滕又一次果断采用轮换,几名主力球员无奈又庆幸的坐在替补席上,如果比赛没有大的波澜起伏,那么大概率是没有他们的出场机会了。
叶枫每每都在轮换之列,往往只有两种球员才有这类待遇。
要么是踢得不好,主裁判越看你越生气,所以干脆早早换下眼不见心不烦。
要么就是主教练的亲儿子,生怕你在场上多踢一分钟就受伤。
第九條尾巴
至于叶枫是哪种,就需要你们自己去体会了。
下半场的时候,叶枫还真的得到了出场机会。
当然不是局面糟糕的叶枫不得不出场,而是李成实在受不了叶枫在他身边上蹿下跳就好像猴子一样。
上半场纽伦堡就已经被拜仁踢得没有了脾气,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都已经这么惨了,拜仁居然还把核武器叶枫派上了场。
这也太特么狠了!
要不是真的打不过,恐怕纽伦堡会选择和拜仁同归于尽。
当然,叶枫急着上场的目的肯定是要刷进球,对他而言,现在每一分的出场时间都无比宝贵。
如果和梅西C罗的差距太大,叶枫也就认了。
可要是到最后发现只有一球两球的差距,就这么输掉了欧洲金靴的争夺,那么叶枫绝对会哭晕过去的。
所以在现在这个最后的冲刺阶段,在始终对欧冠留有余力的情况下,叶枫不想错过每一分钟的出场时间。
而真正对于叶枫熟悉的人来说,他的出场就意味着进球。
无论那时候拜仁是领先还是落后,都并不妨碍叶枫大有作为。
于是出场仅仅几分钟,叶枫就完成了既定任务,攻破了纽伦堡的大门。
每场比赛至少一球是叶枫的保底目标,当然多多益善,不过不能为了进球而什么都不顾。
眼看着对手有点要发疯的样子,叶枫觉得暂时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进球去和对手死磕。
要是他们真的使坏给自己来一下,叶枫还真承受不起。
他可没有伤病豁免的特权,系统也没有给他这份殊荣。
一个赛季的努力如果因为最后的伤病而落空,恐怕叶枫会从安联球场最顶层跳下来,活活摔死算了。
踢完了纽伦堡,拜仁马上又迎来了阿森纳的上门挑战。
一周三赛,对任何一支球队来说都是吃不消的任务。
不过唯有拜仁,倒是颇有经验去应付密集赛程。
吕滕的轮换终于见到效果了。
试想一下,上周末和这个周中的两场比赛,叶枫总上场时间也就是90多分钟,相当于其他人踢了一场比赛。
生生将一周三赛变成一周双赛,这就是轮换的优势所在。
至少叶枫没有一点疲惫感,感觉自己生龙活虎的,随时能在场上暴走,给对手来一个狠的。
阿森纳抵达的慕尼黑,哀兵之姿所带来的备份仿佛已经弥漫在慕尼黑的上空,让人无比同情。
对于很多球队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明明是两回合决胜的比赛却在第一回合分出了胜负,而输得一方恰恰是自己。
好难受啊!
阿森纳一点都不认为他们能在安联球场掀起多大的浪花来。
那么多的豪门面对拜仁都死得不能再死了,阿森纳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能从拜仁手中逃出生天呢?
至少现在他们绝对没有这个底气!
所以,这场比赛他们大概是来争取一场平局以挽回颜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