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hs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十億次拔刀》-第七百零五章 考驗分享-wg72o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凉亭内……
沈侯白腰板挺直中,看着此刻抬头看向自己的沈如歌,看着沈如歌眼中那坚定的目光。
似乎自己今天不表态,她就不会让自己走。
良久,沈侯白‘嘶’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才说道:“我现在对儿女私情没有什么兴趣。”
听到沈侯白的话,沈如歌心下一凉道:“你……你这是拒绝我了?”
“如果这样能让你放下,那你可以这么认为。”沈侯白直言不讳道。
“这沈侯白……竟然拒绝了宗主,这……”
远处,听到沈侯白所言的沉融月,一双明眸瞪圆的同时,显现出了一抹不可思议。
因为在她看来,根本没人可以拒绝的了自家的宗主。
“哎,没戏唱了。”
此刻,帝天也听到了沈侯白的回应,所以心下不由得一阵无语。
因为他也很难相信,沈侯白竟然会拒绝沈如歌,毕竟沈如歌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还是一宗之主,这样的女人,谁能拒绝的了。
然而,沈侯白竟然拒绝了,可以说帝天想破头都想不通,沈侯白怎么会拒绝,这可是送上门的美人儿啊。
况且……他也不是没有女人,何妨在多一个呢?
看不懂,想不明白,帝天着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
事情似乎还没有完。
此刻,听到沈侯白回应的沈如歌,心下一凉中,显得有些患得患失,她没有想到她一个女人,都已经这么主动了,沈侯白竟然拒绝的了。
也使得此时的沈如歌会有一丝不甘心……
可能是越想越觉得不甘心,于是……让帝天,沉融月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这时,沈如歌似下定了决心,她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ꓹ 然后一把揪住了沈侯白的衣襟,接着ꓹ 玉手用力……
怎么说沈如歌也是一名神格级的存在,而且还是神格级中实力属于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她一用力ꓹ 触不及防下,沈侯白便被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这……”
沉融月的一双小手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小嘴ꓹ 连带着的是她那双因为吃惊而瞬间瞪圆的明眸。
因为就在这一刻,沈如歌在将沈侯白拉到自己的面前后ꓹ 足下脚尖一垫ꓹ 随着她的脑袋扬起,她便将她那晶莹的红唇贴到了沈侯白的薄唇上,伴着‘呼哧,呼哧’急促的呼吸声,沈如歌的一张俏脸已经绯红了起来。
“啧啧。”
“女人主动起来还真是可怕。”
帝天此刻看着沈如歌主动亲吻沈侯白的情景,他一边说,一边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羡慕之色。
当然ꓹ 以帝天的实力,倒贴他的女人也不会是少数ꓹ 但是像沈如歌这样等级的女人ꓹ 那还真是一个都没有。
约莫数十息的样子ꓹ 沈如歌才放下了踮起的玉足ꓹ 然后伴着‘砰砰砰’剧烈的心跳声,她的喘息依旧非常的粗重。
“你……这又是何必呢。”
看着沈如歌娇羞的低下脑袋的模样ꓹ 沈侯白无语的说道。
听到沈侯白的话ꓹ 沈如歌重新抬起了脑袋ꓹ 然后掷地有声的说道:“越是得不到的东西,本宫就越是想让人得到。”
“所以……你越是拒绝本宫ꓹ 本宫就越是想得到你,所以……本宫是不会放弃的。”
听着沈如歌告白般的宣誓,沈侯白只能以摇头来回应她。
亦就在这时,沈如歌面庞发烫中看向了帝天与沉融月所在的地方,然后娇喝道:“你们还要在那偷看多久?”
随着沈如歌这么一说,帝天和沉融月,一个摸着鼻子,一个低着脑袋,双手置于小腹前缓缓走了过来。
其实沈侯白也早就察觉到了偷看的帝天和沉融月,不过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也就没有点破。
田言蜜語:王爺,來耕田 語十七爺
“我也会去禁地,不过在去前,我需要准备一下,如此……我先回去了。”
不等沈如歌说些什么,在帝天,沉融月到来的同时,沈侯白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当沈侯白消失后,帝天已经来到了沈如歌的面前,随即露出一抹微笑道:“啧啧,没想到我们的如歌为了男人也会这么不要脸啊。”
“帝天!”
明眸一瞪,沈如歌瞪向了帝天。
“哎,你别这么看我,我害怕。”帝天看着沈如歌此刻瞪向自己的目光,立刻面露一抹怯怯的说道。
“宗主,你……你刚才好大胆啊。”
这时,沉融月来到沈如歌的面前,然后一脸玩味的说道。
“死丫头,关你什么事。”对沉融月,沈如歌也不客气,直接娇喝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的事,不过您好歹是我们广寒宫的宫主,这么主动,很掉价啊。”沉融月又道。
不等沈如歌说些什么,似话还没有说完,沉融月又道:“这沈侯白也是……。”
“我堂堂广寒宫宫主喜欢他,那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这么不识趣。”
“死丫头,你这是在笑话本宫?”沈如歌听到沉融月的话后,立刻不悦道。
说完,‘砰’的一声,沈如歌抬手就给了沉融月脑袋一个爆粟,使得沉融月不由得发出了一个吃痛的‘啊’声。
絕對調教之軍門溺愛
“滚,都给我滚。”
沈如歌看着沉融月和帝天又道。
见状,沉融月和帝天知道,继续呆下去只能自讨没趣,所以便一一离开了。
当沉融月和帝天离开后,沈如歌便‘哎’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声,同时捏着身下宫装的裙摆缓缓坐了下去,末了单手撑起小脸,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模样。
与此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慢慢抚上了自己的红唇,接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露出了一抹羞涩的微笑。
“原来亲吻是这种感觉啊。”良久,沈如歌喃喃说道。
……
回看此时的沈侯白……
他并没有受到沈如歌这一吻的影响,他也没有休息,也是休息够了,所以此时的沈侯白修炼起了拔刀,以便尽快的还掉积欠的拔刀次数。
转眼,第二天来临了。
按照沈侯白的计划,今天就要前往禁区了。
所以一早,帝天和沈如歌就在布的带领下来到了顶上禁区,来到了天庭的地下墓室……
是的,前往禁区的通道就在这最后的一间墓室之中。
此刻,来到墓室的并不是只有帝天,沈如歌,还有东镜,玄女,以及沈侯白……
似乎并没有受到昨天被沈侯白拒绝的影响,沈如歌显得很平静,但平静之中还是有些耐人寻味,因为从进入这里的那一刻,她就没有看沈侯白一眼。
当然,沈侯白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反倒是帝天,夹在两人中总感觉有些难受……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我的激情在燃燒 雲四海
当三人一同来到后,一直在墓室之中等待的东镜便朝着三人问道。
“准备好了。”沈侯白先声夺人道。
“那好。”
听到沈侯白的话,东镜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玄女道:“开棺。”
随即,玄女玉手一挥,东镜的衣冠冢,棺椁的棺材板便掀了起来,然后玄女与东镜一同走到了棺椁前,接着在三人的注视下,玄女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与右手,随着右手指甲一划,左手的掌心便出现了一道血痕,随之玄女左手掌心面向棺椁,伴着‘滴答,滴答’鲜血的滴落,玄女看向了东镜……
而这时的东镜,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然后来到了自己的嘴前,伴着牙齿的咬合,东镜的手便被他自己咬破了,接着滴血的手指对准棺椁滴下了属于他的鲜血。
在一段像是咒语一样的晦涩话语从东镜的口中说出后,伴着东镜的仙气注入棺椁,棺椁中便慢慢的出现了一个仙气所形成的漩涡……
当漩涡形成后,东镜便看向了沈侯白三人,接着说道:“通道已经打开,你们可以进去了。”
“切记,在三十六天里,每进入一天,时间都会加快,一旦察觉衰老的速度太快,千万不可留恋,立刻回来,否则……”
东镜的话没有说完,不过也不用说完,以沈侯白三人的领悟能力,应该会明白。
“记住了的话,进去吧。”东镜又道。
随即……沈侯白一马当先,走到了棺椁前,然后随着眼帘中出现仙气漩涡,他在扭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帝天和沈如歌后一跃而起,跳入了漩涡之中。
接着,帝天便跟着跳入了棺椁,最后则是沈如歌……
而当三人进入仙气漩涡后,玄女看向了东镜,接着说道:“一代,你说宗主能突破神格级吗?”
听到玄女的问询,东镜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知道……”
太上仙旅 能優斯特
“虽然宗主天赋异禀,但神格级毕竟是神格级,如果能那么容易突破,我们人族的神格级也不会那么少了。”
“即使是强如伏羲那小子,也花了近三万年的时候突破神格级。”
“宗主就算比伏羲强,一万年总需要吧。”
“而一万年……”
“至少得进入大罗天才行。”
“而大罗天……即使是我都没有进入过,所以……很难……”
随着东镜这么一说,玄女便微微皱起了眉头,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为何一代你还让宗主冒险进入禁区,让宗主慢慢成长不是更好?”
“玄女,你记得你是怎么成为天庭之主的吗?”东镜突然话锋一转道。
闻言,玄女似想起了什么,她不由得说道:“一代,你的意思!”
“前往禁区是对宗主的考验?”
“没错。”
“没人可以那么简单就成为我天庭的主宰。”
田園小當家 藍牛
“如果宗主能够回来,那么……就没人可以质疑宗主的合法性了。”
说到这里,东镜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几张面孔,而这几张面孔,便是天庭的几代宗主……
虽然东镜已经将宗主之位传给了沈侯白,但还是有几位天庭宗主存在着一丝质疑,为了堵住这几位宗主的口,东镜便安排了这次前往禁区的考验。
说到这里,东镜身躯一转,然后看着墓室中此刻出现的几个阴影道:“如何?”
“如果宗主可以回来,你们是否就没话说了?”
闻言,几个阴影中,其中一个阴影‘哼’的发出了一个冷哼声。
然后,又一个阴影在这个时候说道:“如果他能回来,我就承认他是我天庭的第十四代宗主。”
“我也是……”又一个阴影附和道。
由此可以看出,至少有三名天庭的前任宗主还没有认同沈侯白的宗主身份。
一片锦绣河山……
此刻,沈侯白三人已经进入了三十六天中的第一天‘太皇黄曾天’。
‘太皇黄曾天’,欲界六天的第一天。
当沈侯白来到这第一天后,还未将周围看个清楚,他便感到腹下突然升起了一股燥热。
而这种燥热之感,早已不是chu子的沈侯白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沈侯白不禁皱起了眉头,皱眉之中,沈侯白盘膝坐了下来,只为平息此刻心中的欲望。
一旁,帝天似乎也察觉到了异样,随即和沈侯白一样盘膝坐了下来,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
而最后到来的沈如歌,看着突然盘膝坐下的沈侯白和帝天,起初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随着身躯突然间燥热起来,并且一阵口干舌燥,沈如歌便意识到了不对劲,便和沈侯白与帝天一样,盘膝坐了下来。
但是……
沈如歌不同于沈侯白与帝天,她还是chu子之身,和沈侯白,帝天这两个早就不是chu子的男人肯定不能比,所以俏脸酡红下,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并且不断的‘咕咚,咕咚’吞咽下唾沫。
然而,即使沈如歌想要平静下来,但她得喘息却是越来越粗重了……
听到沈如歌粗重的喘息声,沈侯白似察觉到了沈如歌的不妙,便扭头看向了她,然后提醒道:“保持心静,否则……你会陷入欲望之中。”
闻言,沈如歌不知是还在生沈侯白气,还是傲娇,她直接‘哼’的一声,冷哼道:“不用你管。”
餓狼纏身:老公,別過來
好心当成驴肝肺,使得沈侯白免不了的又微微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