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2ii优美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八百三十三章 曼清重傷求上門看書-fw9be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随着曼清被轰飞之后。
春语与冬雀二人根本不停留,直接纵身飞退,往着抱着九儿的龙玉追了过去。
当下。
九儿才是最重要的。
曼清反到是次要的了。
至于街上的行人,像是早已预料到有高手拼斗一样,只是惊了惊之后,就开始散去。
从此情况,就能看出。
这是慈航殿所布的一个局。
而且这个局涉及到的人员甚多。
连普通人都买通了。
可见这慈航殿为了得到九儿,真可谓是不惜一切了。
受伤倒地的曼清,眼瞅着自己的女儿被龙玉抢走,心中悲愤不已。
随即一拍地面,腾身而起,往着龙玉所离去的方向追去。
九儿。
在曼清的眼中,乃是自己最为宝贵的。
如失去了九儿,曼清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活下去。
犹如没了目标一样。
就好比几年之前,被罚到苦寒之地那时一般。
而此时的龙玉。
抱着九儿,一路急奔,往着北部方向奔去。
追击在后的春语和冬雀二人,见龙玉所离去的方向,心中生疑。
原本的计划,可不是往着北部去的。
早先。
她们就已是与龙玉商议好了。
在肃州城、甘州城、凉州城三地其中之一州城内动手。
只要龙玉从曼清手中抢夺到了九儿之后,龙玉就把九儿交给春语她们,由着她们带回慈航殿。
而后。
由秋丽一人押回曼清回慈航殿。
可如今。
龙玉却是往着甘州城北部方向而去,乍一看还以为龙玉是回慈航殿的。
可往细里想,这绝无可能。
因为。
龙玉已是转道东边急奔去了。
这让春语冬雀二人心中大恨。
二人也不再想龙玉为何要这般行事了,只得催动着内气,加速追向已是远去的龙玉。
而此时。
落了好一段时间的曼清,这才追击到城门口,瞧着已是远去的龙玉身影,心中担忧着九儿,也是不要命的催动着内气,往着龙玉所去的方向追去。
正当曼清这才刚出城。
突然之间。
一个身影截住了曼清去追势,“曼清,停下吧,跟我回去,九儿以后你就不要再操心了。”
来人正是慈航殿的四位长老之一的秋丽。
秋丽的任务。
自然是要把曼清押回慈航殿了。
身为慈航殿人,无论如何都得押回去。
更何况曼清曾经还是慈航殿的圣女,甚至还是九儿的母亲。
随着秋丽的出现,曼清却是一言不发ꓹ 手中之剑已是递向了秋丽。
此刻的曼清。
除了恨,就是恨。
没有任何的东西。
一切以把九儿夺回来为目标。
所有眼前的一切ꓹ 均不在她曼清眼中。
隱世高手在都市 傾城武
即便自己身死,也要誓死夺回自己的女儿。
“呛呛呛”
身为先天之上六层的曼清,三年来时间一寸未进。
哪里敌得过早已是先天之上九层的秋丽。
这不。
几剑之下。
曼清就已是落败ꓹ 甚至身上已是有了不小的伤口,“曼清ꓹ 殿主和我们已是商议好了,只要你跟我回殿ꓹ 不插手九儿之事ꓹ 你可以继续在偏院生活。否则的话,我们定当把你打下苦寒之地五层不可。”
“啊!!!”落败的曼清,一听到九儿名字后,再一次的拿起剑来,咬了咬牙,发出惊天的恨意。
秋丽见此刻的曼清像是一个疯子一样。
虽能理解,但秋丽却是并未把曼清放在眼中。
“呛呛ꓹ 砰砰”
随着曼清再一次的杀向秋丽后,又是没几招就再一次的落败ꓹ 跌落在城外不远处。
惊得城头之上的将士们都惊惧不已。
秋丽瞧着地上的曼清ꓹ 眼神凝厉。
她知道曼清因为失去了九儿而恨意满满ꓹ 也知道曼清此时已是失去了理智。
有道是。
谁的女儿被她人所夺ꓹ 哪有不会疯狂的。
而此刻的曼清,就是如此的疯狂。
落败。
受伤。
跌落在地。
拿起剑。
再杀向秋丽。
重复重复ꓹ 再重复。
几个重复之后。
秋丽都烦了。
而城门之上的将士也好ꓹ 还是出城进城的百姓瞧见此状况后ꓹ 也都纷纷为那不识的女子暗自叹息。
此刻的曼清。
身上早已是遍布血迹。
就连内伤也开始越发的多了起来。
而每一次的攻击。
曼清都是拼尽了全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可每一次的攻击ꓹ 得来的都是落败,跌落,倒地。
嘴里,牙缝,脸上,等等。
到处都是血迹。
如此一个女子,在这甘州城外,被另一个中老年年纪的女人打成这般的模样。
估计是谁都看不下去了。
可谁又敢出声说一句话?
没有人。
也不可能有人。
秋丽缓缓走向曼清,眼神之中越发的不快。
正当她欲开口说话之际,不远处奔来几个慈航殿的弟子,“秋丽长老,春语长老令我前来通告你,让你赶紧往东边去追击龙玉,龙玉已是抱着九儿往着东边逃了。”
“什么!!!”秋丽本来想着把曼清押回去,这一趟出来的任务,也就该结束了。
可没想到。
弟子所传的消息,却是成了计划之外的转变了。
魔幻修神 淡淡的幸福
秋丽没有想到。
龙玉却是在抢夺了九儿之后,敢自行抱着逃离。
九儿可是她们一直在谋夺的对像。
而今计划却是大变,秋丽二话不说,也不再管曼清了,直接纵身往着东边追击了过去。
随着秋丽离去。
那慈航殿的弟子却是走近曼清,一掌拍向曼清。
金夫
龍語獸修
与此同时。
曼清也是聚集体内所有的内气,奋力一掌反击。
“砰”的一声。
那慈航殿的弟子倒飞了出去。
反观曼清,被这一掌也是轰得内伤加剧,一丝的内气都提不起来了。
“你!!!你!!!”那被轰飞而去的慈航殿弟子,也没想到曼清还能爆发出如此的攻击力。
還魂草 香溪河畔草
直接把自己都轰飞了出去,更是使得她丧失了战斗力。
论境界。
二人可以说是相当了,同为先天之上六层之境界。
可她却是没想到。

自己一时疏忽,却是被曼清一掌给轰得体内内气翻腾,受了重伤。
而此时的曼清。
眼中布满血泪,恨恨的瞪着那慈航殿的弟子,艰难的爬了起来。
随即。
曼清转身回城。
曼清所到之处,观望的人群纷纷散开,像是见到一个魔王一般。
不久后。
撒旦總裁,你好毒! 天上玥
曼清就已是消失在甘州城中。
而此时。
龙玉抱着九儿,往着贺兰山方向急奔。
春语以及冬雀二人,以及众多慈航殿的弟子一路追击。
这一追,就是一个时辰。
依着龙玉的纵身术,断然是不可能逃得了多远的。
这不。
龙玉这才奔到沙漠之时,还未赶到贺兰山之前,就已是被追击而来的春语一剑给刺伤了。
为此。
怀中的九儿,被春语夺了过去。
“哼,不自量力,把这小贱人给我带上,待回到殿中后,我定要让这小贱人好看。”春语对龙玉这种不自量力的行为,着实恨及。
而龙玉却是哈哈大笑,“老贱人,我龙玉此生都不会放过你。”
龙玉的怒声,没有谁会在意。
一个先天之上一层的小人物,在慈航殿中,根本不够看的。
至于龙玉抓回慈航殿后会如何,估计会直接扔在苦寒之地四层吧。
是死是活,全凭龙玉自己了。
龙玉的行为,那是背叛慈航殿,没有当场被格杀,就已是烧了高香了。
随着龙玉被抓。
而此时的曼清却是消失了踪迹。
回到甘州城的春语她们,又是一路查问,打探,追踪。
可依然不见了曼清的身影。
这让春语她们顿觉疑惑。
而她们并不知道。
此时的曼清,已是不知从哪里换下了一件衣裳,躲在一队往着唐国方向的马车之内。
而车队乃是利州商团的车队。
利州商团,可以说到如今已是遍布全唐国了。
上到金银珠宝,下到百姓常用之物,比比皆有。
而这个利州商团的车队,正是从西域运送白叠子的车队。
而曼清正好藏身,这才免去了被慈航殿人的追查。
况且。
利州商团的车队,说来只是普通人的车队。
慈航殿人也并未去关注普通人的车队。
虽说曼清的踪迹消失,可慈航殿依然派出了不少弟子出来追查。
至于春语她们这些长老,却是抱着九儿,押着龙玉返回慈航殿了。
此时的九儿,早就是泪流满面。
从小一起生活的母亲不见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母亲被人打了,除了哇哇大哭之外,别无他法。
数日后。
利州商团抵达陈仓。
曼清经过数日时间的疗伤,已是恢复了一丝。
为此。
她在车队抵达利州商团位于陈仓的营地之后,就悄然离开,趁着夜色,往着利州方向奔去。
女儿被夺。
身为母亲的她,自然是悲伤不已。
可曼清身知自己能力太小,斗不过慈航殿的人,所以在甘州之时,她就已是生出要去龙泉观找钟文救回女儿的想法来了。
曼清知道。
钟文乃是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
虽说几年前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这件事情虽说让她曼清心中对钟文生出了一些恨意。
封界仙王
可此时女儿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几年前的那一夜,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虽说曼清的伤已是恢复了一些,内气也恢复了一些。
从陈仓到龙泉观的距离看起来并不远。
可曼清依然花了三四个时辰,在天刚刚麻亮之时,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到了龙泉观。
“曼清?”当陈丰打开观门之时,见到拍门的乃是曼清后,先是一愣,后是一惊。
陈丰瞧见曼清身上有着不少的伤口。
“我,我要找九首,快让九首去救九儿。”曼清在见到陈丰后,眼中得开始有了一丝的期盼来了。
陈丰听不明白曼清嘴中的话,赶紧扶着曼清入了观内。
顺便说了钟文目前在闭关,更是说了钟文闭关已是好几年了。
曼清听后刚才那一丝的期盼,又开始降低了一些。
闭关好几年。
这对于曼清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