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ykj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愛下-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初步成功分享-itjlz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皇宫,太医院。
筹备了足足五天的时间,第一场开颅手术终于是要开始了。
一切都是如预想般的进行。
所有的御医都是闻讯而来,站在一旁看着,不少人都是议论纷纷。
“你们觉得这次能成吗?”
“未必,这安国公在旁边如此的指导,成功的机率相比从前定然是要提高了不少的。”
“我看悬……安国公虽是手术之法的开创者,但是这开颅之法却是有所不同,稍微出了一些差池,便是万劫不复之地,不到最后,谁又能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别吵了,都安静些,安国公来了。”
众人转头看去,果然是见到安国公从不远处缓缓地走来。
身旁还跟着两个金吾卫,金吾卫押着一个人,那人看上去已经是上了年纪,脸上满是风霜,头发却是被人剃了个干净,此时此刻,一脸的生不如死。
有御医见了,先是一怔,随即面露讶然:“这是……礼部侍郎姚休姚大人!”
“姚大人?”
御医们对于京都府的权贵都还是比较熟悉的,听见有人提起,仔细的看了看,果然是前礼部侍郎。
奉天承運
“这……”
众人面面相觑,表情都是变得有些奇怪。
堂堂的前礼部侍郎姚大人竟然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实在是没有想到啊。
他们看着那个走在前面的身影,全都是一颤。
心道:千完不能得罪安国公啊!连前礼部侍郎,到了地牢里面都没能安宁,可见这安国公有多么的记仇,有多么的可怕。
方休走在前面,却是压根没有看那些御医一眼,只是看向扁池,问道:“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扁池道:“回方师的话,都准备好了。”
方休点点头,迈步走进了小隔间。
扁池和两个金吾卫和姚休也都是跟了进去。
五人在小隔间换好了衣服,又是用酒精消了毒,然后才进到手术室里面。
手术室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只是一个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的东西,还有一个特质的椅子ꓹ 乃是能够把人固定在上面,不让人乱动。
这椅子ꓹ 便是两个金吾卫见了,都是觉得有些悚然。
姚休见了,更是吓的差点昏死过去。
不过ꓹ 他知道就算自己真的昏死过去,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ꓹ 最后还是要被送到椅子上的。
既然自己做这个开颅之法,乃是为了陛下的安危ꓹ 那便咬咬牙ꓹ 出来以后,说不定还能回到原先的礼部里去,总比待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面要好,实在不行,大不了也就是一个死字!
絕世聖尊
自己死了以后也不会放过方休这个狗贼的!
他这么想着,已经是送到了椅子上面。
重生—天才音醫師 相思如風
掌珠
扁池则是拿出了一个小罐子,连解一个软管ꓹ 然后放在了姚休的鼻子前,说道:“呼吸……”
姚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玩意ꓹ 有些恐惧ꓹ 但是咬了咬牙ꓹ 还是照着扁池的吩咐做了。
闻着味道有些奇怪ꓹ 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了。
姚休这么想着。
扁池和方休ꓹ 还有两个金吾卫都是站在一旁ꓹ 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很快ꓹ 姚休感觉自己好像逐渐变得迷迷糊糊的了。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姚休已经晕倒了过去ꓹ 不省人事。
没错,这罐子里面装着的正是那材料研究院从曼陀罗花中提取的一种物质,若是长时间的闻它,便会陷入长时间的麻醉中,足够扁池完成这场手术的了。
虽然如此,为了以防万一,金吾卫还是把姚休给固定了起来,免得麻醉失效,他忽然乱动,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接下来,扁池又是取出了一个罐子,和之前同样的方法,塞到了他的鼻子里面,然后看向金吾卫,吩咐道:“你们注意着点,每隔一炷香的时间便要换一个罐子,万万不可出错了。”
金吾卫点了点头,应道:“明白。”
然后,就是开始开颅。
这是一个力气活,这扁池习得手术之法也是有了一段时间了,什么力气活在他的眼里,都算不上什么。
很快就开颅成功。
方休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感觉有些恶心,可是还是强忍住了,一脸淡然的把工具递给扁池。
因为这姚休乃是没有蛊虫的,因而费尽力气开颅以后,便不需要什么了。
唐宮奇案之血玉韘 森林鹿
扁池只是观察了一下内部的形态,然后便开始把颅骨重新按回去,然后又是固定,然后又是缝合。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休都是感觉自己快要累的虚脱了,方才结束。
警花吾妻
然后,扁池看着两个金吾卫,吩咐道:“这几天,你们几个盯着他一些,若非是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什么都不要让他做,吃饭只吃粥,你们派人喂他,动作要轻柔,吃喝拉撒睡,你们也要小心伺候着,这都是为了陛下,你们明白吗?”
金吾卫点了点头:“小的明白。”
然后,几人又是在手术室待了一会。
一直到姚休苏醒。
看上去他的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没有出现什么痴呆的情况,思维还很清晰。
第一句话就是:“成功了吗?”
说完以后,他便感觉自己的脑后突如其来的传来一阵疼痛感,这疼痛感就如同被人切开了一道伤口,然后这伤口上有无数的虫蚁不停的叮咬一般,令人十分的难受。
他想要伸手去碰,却是发现自己被禁锢住了,什么都动不了。
这个时候,扁池开口说话了:“若是你按照我之前吩咐你的生活,便是成功了……最起码现在来看,结果是很好的。”
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当然,最为关键的还是要看接下来的几天。
之前有几人也都是如姚休这般,结束了以后,表现的很好,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情况急速恶化。
他推断是因为这个过程中,有细虫进入到了颅脑之中,引发了疾病。
按照方师的说法,叫做感染……
这一次,为了防止感染,他们用了很多的手段,包括这琉璃的屋顶,小隔间,新酿的专门用于‘消毒’的酒……
只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了。
扁池这么想,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