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qwu火熱都市小说 蘭若仙緣 愛下-第四九三章 指地成鋼相伴-cwhbe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军师,王兄,这些金银之物你们是不会看在眼里的,就送给我了。”
“唉,给我留些。”无生道。他以后倒是可能会用到这些银钱。
“这个给你!”他扔给无生一袋子金叶子。
“够不够?”
“过了。”
剩下的东西一样样小心翼翼的都装进了自己的如意袋中。
除了这些宝物之外,他们在山洞的最深处还发现一座坟墓,看那墓碑上的名字知道这就是那位张青阳的坟墓了。墓碑还在,但是后面的坟墓看样子被扒开过,墓门已经被打开,一旁墓室石块塌落,有草草的堆上的痕迹,还能看到里面的棺椁。
“这个妖怪真是没良心啊,学了人家刻在石壁上的道法,这位修士好歹也算是他的授业恩师了,连坟墓都不放过,迟早遭报应的!”叶知秋叹了口气。
无生走到跟前,朝着墓葬里面看了一眼,这就是很普通的一处坟墓,里面的棺材盖都没有合上,隐约能够看到了一架白骨。
应该是这位张庆阳给自己做好的坟墓,在将死的时候自己进入了墓室之中,了此一生。
只不过死了都没能安息,实在是让人唏嘘。
无生暗自念了一声佛号,然后伸手一挥,一声轻响,棺材合上。他又将这坟墓重新堆砌好。然后将那占满了灰尘的墓碑清扫干净。
“你做这些他又看不到了,也不会给你什么好处。”叶知秋道。
他现在是心满意足了,这一次收获丰厚,正如他所言,绝对的不虚此行。
“不是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得到好处才做的。”无生笑着道。。
“咱们走吧?”
无生突然一下子愣住了。
叶知秋看着无生从那墓碑前的供石下面拿起一小块毫不起眼的石头。
“这是什么啊?”
无生也没说话,而是催动法术,一道金光过后,那块石头外面的石衣掉落,露出里面的真容,乃是一块玉石,上面还有一些细微的小字。
“你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叶知秋见状道。
适才无生只是觉得这块石头隐隐然有些怪,就拿起来看看,不想一拿在手中便感觉到了其中的异常。
无生仔细的看着玉石之上的文字ꓹ 这上面记载的却是两门厉害的神通。
一为浅渊缩地,一为指地成钢。
前者乃是土遁之法ꓹ 却比无生现在所修行的土遁之术不知道要高明多少,练到高深处,于土中遁行ꓹ 可瞬息千里。
后者正如其名,一旦施展ꓹ 可将一方土地变得好似钢铁一般坚硬,专克土遁之法和地行之术。
这两门法术乃是传说之中三十六天罡神通其二。
这一块小小的玉石给了无生大大的惊喜。
“这玉石ꓹ 我收下了。”无生笑着道。
“此物当与王兄有缘呢!”华源倒是洒脱。
“唉ꓹ 每次和你在一起,大的好处总是归你。”一旁的叶知秋无奈的摇摇头。
他也想要那两门法术,但是却是个知进退的人,更何况他已经将无生当做自己的朋友。朋友得到了宝贝,那应该替对方高兴才对。
“这里是个风水宝地,但是不应该成为妖怪的老巢。”无生站在洞口看着这个山洞。
他们离开之后那妖怪定然还会回来,到时候这里又会成为它们的巢穴ꓹ 那位死去的修士也不愿意看到自己葬身之处变成妖怪的洞府。
说完之后他便挥剑将这山洞的洞顶直接斩碎,大量的山石从洞顶落下ꓹ 很快就将这山洞封死。
“它就是回来也不未必愿意清理这山洞了。”
三人离开了这里ꓹ 返回了小城之中庭院。
他们离开之后没过多久ꓹ 一阵风吹过ꓹ 树林之中露出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正是先前御使妖风的那个妖怪ꓹ 他小心翼翼的来到山洞近前一看。
蘭生情
“哎呀ꓹ 山洞怎么塌了!大王知道了一定会暴跳如雷ꓹ 这该如何是好?”
他又四下张望了一番。
“都怪那几个该死的修士!”
回到小城之中,叶知秋又将酒菜热了一下ꓹ 三个人继续饮酒。
“华兄可曾去过琼州?”无生沉思了良久才问一旁的华源。
“琼州?没有,你怎会突然问那里?”
“我想去看看。”无生道。
这几日,他一直在思索,现在天下的确是乱的很,阴司之中甚至有人派出了黑棺,他们目的之一就是寻找罗刹王的肉身。
东海之乱,七王入京,边关烽火,这些事情其实真的和兰若寺的关系并不大,他们最大的隐患一直就是被大阵镇压在下面那尊罗刹王的肉身,现在随着黑棺的降临,这个风险变得更大了。
追查黑棺的下落,然后消灭其中的鬼物,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黑棺没有可能还回来其它的鬼物,但是如果罗刹王的肉身被毁掉了,综使来了其它的鬼物他们也可以专心对付,不至于分心对敌。
现在他已经联系了这么多的人帮助寻找黑棺,那么他就可以考虑下一步,去寻找神火,毁掉罗刹王的肉身。
现在他知道的存有神火的地方有三个,京城的万宝阁本身就是戒备森严,守卫重重,以前都号称人仙去了都未必的能够全身而退,现在那位皇帝更是到了人仙之上,京城之中更是危险,可定是去不得。
重生香江之1978
另外还有一道神火在蜀山峨眉,那地方只要有一个剑圣,这世间就没有任何人敢去撒野。剩下的那个地方就是琼州了,传闻那里乃是九天雷火的诞生之地,只不过其中还有一个修行门派。
以前无生的修为不够,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去不得,现在他修为已经精深了很多,而且现在形势严峻的多,有必要去看看了。
时机已到。
“琼州孤悬海外,自古少有人烟,传闻那里常有风雨,多有雷电,其上还有一个修行的门派,名为神宵门,修行的乃是雷法,极其厉害,但是极少在九州出现。”
华源说的这些与空虚和尚在兰若寺和无生说的基本上差不多,可见他也是知识渊博之人。
“王兄为何要去那琼州呢?”
“去寻一样宝物。”
“宝物,什么宝物?”
“九霄神雷。”
“什么?!”华源听后脸色大变。
“你去寻那九霄神雷做什么?要知道那神雷可是万分的危险,甚至传闻能杀死人仙!”
“久闻大名,就是想去见见它的威力,而且传闻这神雷最能克制阴司之中的鬼物。”
“的确如此,雷法乃是所有法术神通之中破坏力最强的术法,天雷之中蕴含这天地之间至阳至刚的力量,鬼物最怕的就是雷法。王兄该不会是想去神宵门求取他们的雷法神通吧?”
“我没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就是想去看看,如不能成也不会强求。”无生笑着摆摆手。
“无论是去神宵门,还是九霄神雷都太过危险,你一定要慎重,三思而后行。”
“多谢华兄好心提醒。”
看着华源这般真心关心自己,无生也觉得胸中暖暖的。
“来,喝酒。”
“喝酒。”
三人畅快喝酒,一直到了深夜。
无生第二天便和这二人分开,然后直接回了兰若寺。
空虚和空空和尚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无生找到了空虚和尚,和他说了自己准备去琼州找那九霄神雷,也就是九天雷火的打算。空虚和尚听后沉默不语。
“去那里还是太过危险了,而且你手中的琉璃灯盏未必能经受的住那九天雷火。”
“总归是要试试的,”无生道。“放心师父,如果事不可为,我绝不会强求。”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便去看看也好,说不定会有一番机缘,但是万事以自身安危为第一位。”
“知道了,师父。”
在山中呆了两天之后,无生再次下山,一路向南,直奔琼州。这一路上他并未耽搁,很快就到了湛川。
这里已经临近琼州,他在这里停了下来进了城中,想打听一下那琼州以及神霄门的消息。一天的时间也确实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琼州多雷电,虽然于这湛川相隔数百里之遥,但还是偶尔会有神霄门的弟子出现,他们穿着青色或者紫色的衣服,袖口上会绣着云霄的图案,很好辨认,那些神霄门的弟子多半沉默寡言,好似木头一般,也有人见过他们施展法术,挥手之间便有电光从掌中飞出,落在人的身上,一下子就将人打死,被杀之人浑身焦黑,如遭雷击一般。
福運來 衛風
这附近的人一旦发现神霄门的弟子,一般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被他们一掌打死。
每月隔着十天,海边会有船去琼州岛。
三國美人異傳
无生仔细的算了算时间,还有两天就是乘船出海的日子。他决定再等两天的时间,在这湛川城再看看。
这座城可能是因为地处京城极远的缘故,并未受那冬日祭天太大的影响,还算是安静,他来着的这天虽然天上也有云彩,但是音隐约可以看到后面那发白的太阳。
这里的长生观实在是破落的很,虽然也在这座城池生门的位置,但是一看就是年久失修,墙头上还长着几株野草,随风飘摇。天高皇帝远,到了这里,长生观似乎也不怎么好使了。
当无生站在这道观外面的时候不知为何,突然间笑了。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金金江南
有趣,有趣,
无生站在长生观外驻足了好一会方才离开。
他来湛川的第二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天空就下起了雨,还有阵阵雷声。
无生在一家客栈之中静静的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风雨之声。
风雨颇大,半空之中时时有雷鸣。
闭着眼睛的无生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样的风雨夜,还有人出来忙碌啊!”
不远处的一处屋顶上,有一个黑衣人,他人在半空之中轻轻一跃从这个屋顶就飘到了那个屋顶,就好像是一小片的乌云。
无生躺在床上没有出去,却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听上去似乎正朝着他所在的这客栈而来,最后那声音还真就落在这客栈之上。
“不会吧,这么巧!”
嘎吱一声轻响,客栈之中临街一扇窗户打开,一道人影飘了出去,来到了屋顶上。
“你怎么来了?”
“跟我回去!”
“我不会去,我要去琼州!”
“你疯了,你这是去送死!神霄门的人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屋顶上的两个人在低声谈话,他们之间谈话声完全被这风雨遮盖住。
“小妹不能就这么白死了,我要去杀了那个人!”
“你这是送死!”
“我不去,心中恨意难平,这半年来我一直在搜集神霄门那个该死东西的情报,他不是内门弟子,也不在神霄门所在的东山岭上而是在珠崖城,那里虽然也有神霄门的人,但是要松散的多。”
风雨声中,两个人对视。
“你就算是这次把我带回去了,我还会再逃出来,除非你把我的腿打断。”
“这个你留着,记住,莫要冲动,万事小心!”
嘎吱,窗户被打开,一道人影飘进了客栈之中,屋顶上的那个人一蹬,人飘到了半空之中,不一会的功夫就远去了,消失在了风雨之中。
无生又闭上了眼睛。
两天之后,海边,海风呼啸,一艘破船停靠在海边。
付了钱,无生上了船。
一艘船,十二个乘客。
无生靠在边上,静静的望着海水,今天风浪很大,吹着帆船走的极快,其实以他的神通修为,完全不用坐船,以他神足通的威能,过去不过顷刻功夫,只是看到了这艘船,突然改变了注意,就坐船过去。
海面上风很大,船行在海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有茫茫大海。
回到三國當猛將
无生坐在床中,望着其中一个人,一身青衫,二十多岁年纪,看上去模样还算是清秀。
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位昨天夜里从客栈出去了那位了,准备去琼州找神霄门人报仇,是个修士。
居然也坐船,要么是和无生这般有什么想法,要么就是修为不够,无法横渡这数百里得海域。
发现无生盯着自己的,那年轻的修士抬头看了看无生,然后转头望向船外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