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lnd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問丹朱-第二百八十一章 出行看書-5svnk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哗啦一声响,东宫里,站在殿外的几个内侍吓了一跳,听到内里传来“殿下,奴婢该死。”旋即啪啪的掌嘴声。
福清太监的声音恼火:“怎么这么不小心?这是陛下赐给太子的一套茶杯。”
“行了。”太子醇厚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别吵闹了,下去吧。”
片刻之后一个太监退出来,手里捧着摔碎的茶杯,脸上还有红红的掌印,低着头急步离开了。
其他的内侍们你看我我看你,立刻向远处站了站,免得听到内里不该听的话。
福清再次斟茶过来,轻声道:“殿下,消消气。”
太子的面色很不好看,看着递到面前的茶,很想拿过来再次摔掉。
“真是今非昔比了。”他最终按下燥怒,“楚修容竟然也能在父皇面前左右朝政了。”
福清低头宽慰:“还是仗着陛下怜惜他。”
太子淡淡道:“上一次是仗着陛下怜惜他,但这一次可不是了。”
上一次不过是一个小女子去留,事关的也就那么两三个人,三皇子撒泼打滚以死相逼,皇帝哄孩子就算了。
这次事关朝政大事,诸侯王又是皇帝最恨的人,虽然碍于宗室血脉宽恕了,太子心里清楚的很,皇帝更愿意让诸侯王都去死,只有死才能发泄心中几十年的恨意。
这次终于有机会了。
没有人能阻止皇帝了,但为什么三皇子——
“他怎么能?他怎么能?”太子咬牙对着福清道,“他难道单单靠着怜惜就说动了父皇?”
福清轻叹一声,他当然也知道,因为这次打动皇帝的不是怜惜。
“经过一系列的事,先是士族寒门士子比试,再接着负责以策取士。”他低声说道,“三皇子在陛下心中除了怜惜,又多了其他的印象,越来越重,他说的话,在陛下眼里不再只是可怜无助的哀求,而是能思虑能推行的建议。”
太子站在桌面,面色木然,因为看重,三皇子说的话被皇帝听进去了,又因为怜惜,皇帝愿意给三皇子一个机会。
“最终朝议结果出来了吗?”太子问。
福清低头道:“陛下让三皇子率兵前去齐国,问罪齐王。”
这里的率兵跟先前商议的征伐完全不同级别了,这些兵将更大的作用是护卫三皇子。
“三弟这辈子除了迁都,这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太子似笑非笑,“而且不仅仅是皇子的身份,还是天子之使者,真是今非昔比了。”
福清道:“殿下,再让人劝阻陛下吧?”
最终这句话刺激的太子,再也压制不住愤怒,抓起茶杯扔在地上,伴着碎裂声的遮盖,从牙缝里挤出“谁能劝阻?孤又怎能劝阻?孤的好弟弟是要去替孤讨伐齐王,孤的好父皇的心事不可捉摸,不可违背。”
福清看着地上碎裂的茶杯,跪下去高声道:“奴婢该死!”抬手打了自己的脸。
太子冷冷道:“不用遮掩了,孤相信外边的人不会乱说话。”
在他身边的敢乱说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福清应声是,抬头看太子:“殿下,虽然今非昔比,但来日方长。”
摔裂茶杯太子眼中戾气已经散去,看着窗外:“是的,来日方长,好了,你退下吧,孤还有事做,做完了,好去送孤的好弟弟。”
福清应声是,捡起地上的茶杯退了出去,殿外看到原本侍立的内侍们都站的很远,见他出来也只是飞快的一瞥就垂下头。
能在宫里当差,还能抢到东宫这边来的,哪个不是人精。
福清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其实这巴掌打不打也没啥意思。
相比东宫这边的安静,后宫里,尤其是三皇子宫殿热闹的很,人来人往,有这个娘娘送来的药材,哪个娘娘送来护身符,四皇子躲躲闪闪的进来,一眼就看到二皇子在殿内站着,正对着收拾行李的太监指指点点“这个要带,这个可以不带。”
“二哥。”四皇子顿时心安了。
二皇子看他一眼,摆出兄长的样子:“你也过来了?”
四皇子忙将一个小匣子拿出来:“这是我在城中搜刮——不是,买到的一个豪商的珍藏,说是穿上了能刀枪不入,我来让三哥试试。”
二皇子笑了笑:“你先拿着吧,三弟在和父皇说话呢。”
父皇又在这里啊?四皇子羡慕的向内看,不仅父皇常来三皇子这里,听母妃说,父皇这些日子也常留在徐妃宫里,他的母妃将珍藏的珠宝拿出来借口送给徐妃,得以在徐妃宫里坐了坐,还跟皇帝说了几句话。
热热闹闹并没有持续多久,皇帝是个雷厉风行,既然三皇子主动请缨,三天之后就命其出发了。
陈丹朱坐在椅子上,一下一下的搅动着甜羹,抬眼看床上斜躺着的周玄。
她问:“三皇子就要出发了,你怎么还不去求陛下?再晚就轮不到你带兵了。”
周玄一手撑着头,一手挠了挠耳朵,嗤笑一声:“又不是去杀人,这种兵,我才不带呢。”
不是杀人倒也不奇怪,那一世三皇子就让皇帝停下了征伐齐王,但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三皇子竟然亲自要去齐国,三皇子对皇帝的请求和建议,已经传开了,陈丹朱自然也知道。
这样说来齐王就算不死,肯定也不会是齐王了,齐国就会成为第一个以策取士的地方——这也是前世未有的事。
“喂!”周玄喊道。
陈丹朱回过神看他:“又怎么了?”
周玄指了指她手里的甜羹:“能吃了吗?你搅了多久了。”
陈丹朱撇嘴:“你不是说不吃吗?”
周玄道:“我现在又想吃了。”
陈丹朱起身走过去,将甜羹碗递给他,周玄不接,手撑着头躺着:“怎么?事情落定了,用不着我打听消息了,就不管我了?”
陈丹朱失笑,拿起勺子狠狠往他嘴边送,周玄毫不躲避张口咬住。
“咬坏了就没得吃了啊。”陈丹朱笑道。
正笑闹着,青锋从外边探头:“公子,三殿下来找你了。”
他的话刚说完,就被竹林一脚踹开:“丹朱小姐,三殿下从山下路过,来与你话别。”
竟然今天就走吗?陈丹朱忙将甜羹碗差点塞周玄嘴里,还好周玄及时用手接住,再看陈丹朱已经急急的向外走:“该是我送行才对。”
周玄拿着碗喊住她,没有骂她,而是问:“你给三皇子准备送行的礼物了吗?”
陈丹朱没好气:“我哪有时间准备礼物,都是你耽搁的。”说罢蹬蹬走了。
周玄在后满意的笑了。
陈丹朱走出道观就看到三皇子在山路上站着,戴着白玉冠,穿着浅蓝曲裾深衣,背对道观看山景。
“殿下。”陈丹朱唤道。
三皇子转过头,看到走来的女孩子,微微一笑,在浓浓春意满目翠绿中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