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m0tt熱門言情小說 校園熱戀季 ptt-0103 美好結局(大結局,七千字)熱推-zg8xa

校園熱戀季
小說推薦校園熱戀季
第一百零三章 结婚了
“媛萱,想不到你才是煜祺的妹妹呀!真的是没有想到呢!”凌菲为夜媛萱整理着头发,看着镜中的夜媛萱,她的心里有着丝丝羡慕。
此刻的夜媛萱一身纯白婚纱,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不错,今天就是她和皇甫懿轩结婚的日子。按夜媛萱的要求,参加婚礼的只有两家的亲戚,并没有大办!
“凌玥,那你和凌菲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呐!”夜媛萱笑的有些娇羞,看了身后的两人一眼。
“煜祺说,等你可以接受你妈咪的时候吧!”凌菲微带不满的眼神看着夜媛萱,好似祈求般得看着她:“媛萱,你可就是我呃衣食父母!你救救我吧!”
“臭丫头,竟然敢取笑我!”夜媛萱闻言微怔,随后收起心中的不自然,赏给凌菲一个爆栗。
凌菲捂着自己的额头,嘟着嘴看着夜媛萱:“好痛哦!我们不急,只是你等不了!”凌菲瞪大眼珠,挑眉好笑的看着夜媛萱。
“哼,我叫哥哥不要娶你了!看你怎么办?”夜媛萱故作生气的双手叉腰,怒视着凌菲。
凌菲赶紧换上一脸讨好的笑意,非常狗腿的蹭着夜媛萱的手臂:“大小姐,你就饶过小的吧!奴婢甘愿下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您老!”竟然还假装抹了一把没有眼泪的眼睛。
“就知道贫!快点让化妆师为媛萱化妆了,你别捣乱,耽误了时间,你看煜祺和懿轩会不会放过你!”凌玥看着一旁等急了的化妆师,赶紧将凌菲拉开,抱歉的对着化妆师笑了笑,才转过视线,瞪了凌菲一眼。
“夜小姐,可把你脖子上的钻戒取下来么?”年轻的化妆师为难的看着夜媛萱,她要为夜小姐换上配套的饰品才是。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安能憶
夜媛萱不语,伸手缓缓的抚过那一对被红绳穿起的钻戒:“不用了,就这样吧!”化妆师只好无奈的走开。
“媛萱,你······”凌玥蹙眉,看着表情不自然的夜媛萱,今天是她和懿轩结婚,不取下来,懿轩见了会不会······
“凌玥,你就放心吧,懿轩没有那么小气啦!”夜媛萱见凌玥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转过身来,拉着她的手:“我只是想要在炫也看见我幸福,这样他就可以安心的走了!”说到这里,夜媛萱的眼里不禁蒙上一层水雾。
“嗯,知道了!”凌玥轻轻将夜媛萱的头压在自己怀里,心里还是心疼夜媛萱的,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她是那么了解夜媛萱的性子,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处境,她的为难。
“好了啦,不许哭哦,不然化好的妆就该掉了!”凌菲不喜欢这样压抑的气氛,只好不是很聪明的说了个理由。后者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这些化妆品都是防水的,怎么会轻易就调妆!
“媛萱,你今天真的很美!”凌菲看着本就绝色的夜媛萱,经过化妆,更显的成熟,妩媚。
“难道我平时就不漂亮吗?”夜媛萱蹙眉的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不会呀,和平时一样吗?
“都结婚了还这么小孩子气!你一直都很美!”凌玥无奈的摇摇头,扳过她的身子,为她理了理微乱的发。
夜媛萱和凌菲相视一眼,吐了吐舌,想不到凌玥倒是比他妈显得更为懂事些,从小就想大姐姐般得照顾她们两个。
门外的萧雪兰就站在门边,小心翼翼的看着里面几人的互动,眼里蓄满泪水,她的女儿就要嫁人了,可是她却不敢上前为她梳妆。她想要和女儿说话,可是女儿见她就跑。她知道她是不敢面对她,因为她将自己的女儿伤的太深,太深。
听见她们说到安在炫,萧雪兰的心里无比的愧疚,那么优秀的男子,都是因为她的自私,才会离开。她的心里是感谢他的,命运他,贝贝就被她自己亲手害死了。萧雪兰擦擦眼泪,转身落寞的离开,她的女儿以后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在出门前,佐藤泽一、萧昊宸、寒煜祺三人将皇甫懿轩拉到一旁,三人的眼神直直的看着皇甫懿轩。
“你们怎么啦?”皇甫懿轩蹙眉,有些不太自然的看向三位好友。
寒煜祺和萧昊宸一致的看向脸色不明的佐藤泽一,伸出手指了指,示意只是佐藤泽一找他。
皇甫懿轩蹙眉的看了眼楼上,想到夜媛萱还没有这么快下来,干脆就安心的坐下:“佐藤,有什么事吗?”
佐藤泽一眼神微闪,随后叹口气,轻靠在椅背,直直的看着皇甫懿轩:“我只是代在炫传递一点意思而已!”
“安在炫?”皇甫懿轩蹙眉,说实在的,他心里是感谢他的,却也是害怕的,因为他在夜媛萱的心里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
“是!在炫曾经和我说过,他知道,与媛萱走到最后的,一定是你!他想要看着媛萱幸福,但是想不到他没有等到这一天。”佐藤泽一微闭双眼,他和安在炫都是黑道上的领袖人物,两人也是多年好友。
皇甫懿轩、寒煜祺和萧昊宸对视一眼,他们真的不知道佐藤泽一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以为没有他,你可以那么顺利的从韩国跑出来,还刚刚好的赶上媛萱的婚礼吗?”佐藤泽一眼神微怒,在炫做这么多,他们却都不知情?
“什么意思!”皇甫懿轩眼睛危险的眯起,虽然他和佐藤泽一是好友,但是并不代表他可以任由他如此的取笑以及鄙夷。
“一切都是安在炫在背后操纵,他逼着媛萱嫁给他,故意将消息传给萧雪兰,让她会韩国给你爷爷报信,再让你在最后一天及时的‘逃’了出来,都只是为了激起媛萱的勇气,让她不要再逃避自己的心。再让你好好看清自己的心,以免将来再有伤害到媛萱的行为!”
佐藤泽一喟叹,安在炫呀,你精心的布置那么多局,最后,却连自己也赔了进去,说实在的,我心里既羡慕你,也嫉妒你。羡慕你可以为了心中的爱,执着到生命,嫉妒你可以在媛萱的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可是我却没有这个胸襟,是我爱的太软弱,还是我爱的不够深!
“那场车祸也是?!”皇甫懿轩微微思索,问的肯定,他完全相信是安在炫安排的!
“是!”佐藤泽一回答的毫不避讳,把玩着手中的戒指,看向皇甫懿轩:“确实是在炫安排的,你明白的!”
是呀,他是明白的。他那次根本就不算数受伤,看来他还是要好好的拷问拷问魏启英了!
“因为他了解媛萱的性格,他早就知道了结局,却还是甘心的陷下去!我曾经和他说过:‘遇见她,是他一生的劫;爱上她,是他一生的悲;放开她,是他一生的痛!’但是,他却和我说‘遇见她,是他一生的幸;爱上她,是他一生的福;放开她,是他一生的爱!’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放手,只是因为爱,太爱,所以愿意看着她飞,看着她幸福!”
佐藤泽一眼眶湿润,在炫呐,一直冷情的你,可以爱的那么无私,爱的那么坦然!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也爱,和你一样的爱!因为小媛值得,值得我们这样的爱着她,值得你无悔的付出!遇见小媛,是我生命中的意外,美丽的意外。
皇甫懿轩闻言,默默不语,寒煜祺和萧昊宸也是淡然不语。面对安在炫,他们心里都是知道的,安在炫对夜媛萱的爱,有多深,他们看在眼里!
也许感觉到现场气氛不太好,佐藤泽一苦涩的勾起嘴角:“好了,礼物已经送到,我要走了!懿轩,好好照顾小媛!”佐藤泽一起身,拍拍皇甫懿轩的肩膀,转身离开。
看着佐藤泽一的背影,皇甫懿轩心中喟叹,佐藤,谢谢你!我会的,你们的退出,才让我和小萱幸福的牵手,你们的付出,才让我的小萱安然无恙!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无悔的爱!
皇甫懿轩看着缓缓下楼的夜媛萱,起身向她走去,嘴角上扬,从今天开始,小萱就是他的妻子,还有他们的孩子!
轩辕夜牵着夜媛萱的手,笑看着皇甫懿轩,推动轮椅,将夜媛萱的手手放在他的手心:“希望你说到做到!”
皇甫懿轩笑着点头:“放心,小萱也是我心里的宝贝!”是呀,这么多人将小萱当成自己的宝,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他有岂不是一样!
轩辕夜满意的点头,看着夜媛萱:“今天,哥哥的宝贝就要嫁人了,真的舍不得!”轩辕夜拍着夜媛萱的手臂,双眼湿润。
“哥哥!”夜媛萱终究还是忍不住,蹲下身子埋首在轩辕夜的怀里,这个她靠了十七年的怀抱呀,还是一样的温暖。
“好啦,等下眼睛肿了就难看了哦!”轩辕夜轻拍着夜媛萱的头,嘴角上扬,露出好看的弧度。“以后,轩辕,永远是你的家!”尽管不会再需要了,这里永远是你停靠的港湾!
夜媛萱笑着点头,哥哥,谢谢你,谢谢你的成全,谢谢你对妈妈的接受,不计较!红着眼眶看向轩辕夜身后的洛克:“洛克,以后就麻烦你要好好照顾哥哥了!要提醒哥哥的作息时间,不让他太累了!”
“小姐,我会的,这是我的职责!”洛克微微点头,总裁这些年的感情,他有岂会不知!他只能说,他们只是在错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始终还是缘分的错过,不让,总裁这么多年的霸道,有怎么会让小姐这样的走开呢!
“好了,以后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们不是还会经常见面的吗?轩辕财阀还有靠萱儿好好打理呢!”轩辕夜不想这继续这个话题,他害怕他会后悔,会舍不得就这样让她离开他的怀抱!
“是呀,快走吧,客人都要等急了!”萧昊宸难得的上前拉着凌玥的手,凑近夜媛萱的耳边:“你等会儿抛花的时候可要注意点哦!”扬了扬手中的手,挑眉看着夜媛萱。
夜媛萱递给他一个明白的眼神,深深的看了眼轩辕夜,随后挽着皇甫懿轩的手,不舍的转身,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家!
走到门口就被一抹亮丽的身影拦下,夜媛萱和皇甫懿轩相视一眼,蹙眉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寒淑颍,身后的人也都停下了嬉笑。
“呵呵,你们都要结婚了呀!”寒淑颍笑着走进两人,亲密的拉着夜媛萱的手,“我和你说点事儿!”
夜媛萱蹙眉的看着皇甫懿轩,随后想到她也是爸妈收养的孤儿,当年有着一样的命运,也就对紧拉着她的皇甫懿轩点头,与寒淑颍走到一旁。
秘制初戀,總裁太薄情
“你要说什么!”夜媛萱首先打破沉默,看着一直盯着她看,又不说话的寒淑颍。
“你说,当年都是一样的,现在怎么会相差这么多?”寒淑颍蹙眉的打量着夜媛萱,想不到她倒是越来越像寒煜祺了!
夜媛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年劫匪的话,她都是听到了的,对于她,她的心里满是愧疚:“对不起!”不是她的话,或许那个小女孩的命运不会如此。
哪知,就在夜媛萱愧疚的低头道歉时,寒淑颍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匕首,对着夜媛萱就要刺下去了。
帝宮東凰飛
“小心!”
痞妃駕到,王爺發瘋了
皇甫懿轩一干人急切的上前,想要阻止寒淑颍疯狂的举动,奈何距离太远,根本就来不及。就在所有人心急的时候,一抹纤细的身影,猛的拉过夜媛萱,使她避过一劫,伤了自己的手臂。
“妈!”寒煜祺惊呼上前,扶着萧雪兰,这是他的妈妈,这才是他的妈妈。,一直宠爱着小颖的妈妈!
皇甫懿轩赶紧扶着愣住的夜媛萱,危险的眼神射向寒淑颍,她怎么可以想要伤害他的宝贝!
立即有人制住失去理智的寒淑颍,她却还是不断的在挣扎着,眼神变得凌厉,她还是没能成功是吗?
“为什么!”夜媛萱眼眶微红,走向寒淑颍,吸吸鼻子,不解的看着她。就算当年是她对不起她,但是这十七年来,寒家对她如何,还不足够弥补吗?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寒淑颍疯狂的大笑:“要不是因为你,我有怎么会小小年纪就被他们拉去做非人的整形,不是你,我有怎么会在寒家小心翼翼的活着,不是你,我有怎么会要忍受一切,去活在一个陌生人的影子下,不是你,我有怎么会连最基本得爱,都得不到,不是你,懿轩又怎么会离我而去!都是你,一切都是因为你!让我一无所有,让我无家可归,让我从来就只是为了另一个人而活着!”说到最后,寒淑颍竟然咆哮出声,多年来的泪水,像决了堤般得在她脸上肆意流淌。
“对不起,对不起你的是我,是我太过偏激,你冲着我来就好,为什么要伤害我的贝贝!”萧雪兰捂着受伤的手臂,缓缓走向寒淑颍。
“就是因为她,你心情好时,就对我百般呵护,心情不好时,对我拳打脚踢!我恨你,更恨她!”寒淑颍眼里满是恨意:“我那么的努力讨好你们,可是她一回来,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寒淑颍愤愤不甘的咆哮着。
“将她带下去吧!”皇甫懿轩看着沉默的一家人,只好无奈的挥挥手,示意保安将失控的寒淑颍带下去。
虽然出了点意外,却也没有阻止两人的婚礼,萧雪兰也只是被划伤手臂,微微包扎后,就面露喜色的为夜媛萱和皇甫懿轩的婚礼忙乎不已。
晚上,皇甫家,萧家,寒家,凌家,轩辕夜和安泽旭共聚一堂,欢乐融融!
“哈哈,想不到最为冷漠的懿轩竟然先结婚了!”萧昊宸的父亲——萧飞扬大笑道。
“舅舅,你可以筹办昊宸的婚礼了!”夜媛萱笑看着萧昊宸和凌玥:“是吧!懿轩!”转头对着皇甫懿轩挑眉。
“是呀是呀!这昊宸不是最风流了吗?早点结婚就早点安定下来了!”寒德曜也是挑眉,好笑的看着萧昊宸。
“你们不要光说昊宸呐,这煜祺也老大不小了,和媛萱同岁,妹妹都嫁了,作为哥哥的要好好努力才是哦!”寒语容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皇甫振海推了推安泽旭的手臂:“老家伙,我看我们还是走开吧,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安泽旭点头,看了一大桌子的人,起身与皇甫振海相继离开,确实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在炫,你看见了吗?现在的媛萱真的很好,很幸福,你该安息了吧!
轩辕夜见此,也是推动轮椅,跟了出去,说实在的,他还是不习惯这样热闹的气氛,他比较习惯于一个人的孤独!
“是呀,秉国呀,我看,找个时间就将孩子的事办了吧!”皇甫青纭看了眼凌秉国,在看看寒煜祺和萧昊宸身边的凌玥、凌菲。
“是是是,看来是要抓紧时间了!”凌玥凌菲的母亲——柳善惠搓了搓丈夫凌秉国的手臂笑道。
凌秉国点头:“是呀,尽快哦!”眼神暧昧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眼神瞄了瞄夜媛萱的小腹。
“知道啦,老爸!”萧昊宸大笑着搭上凌玥的肩膀,看来是要好好加油了:“咱不能什么都落在懿轩后面,是吧!煜祺!”可是他的话,却让后者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只好讪笑着挠挠头,他怎么忘了,他这个兄弟就是典型的恋妹情节。
“懿轩,我先出去会儿!”夜媛萱看着轩辕夜的背影,她知道,哥哥定是不习惯的,跟皇甫懿轩打了声招呼后,也跟着轩辕夜出去了。
轩辕夜双手交叉的放在膝盖上,看着外面的夜景,任由海风吹着他的脸。
“哥哥,怎么了,不习惯吗?”夜媛萱蹲在轩辕夜身前,双眼满是愧疚。
“傻丫头,怎么这样看我呢!都说了与你无关了,那是我自愿的!”轩辕夜揉揉夜媛萱的头发。
“哪有,我只是心疼哥哥,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娶个嫂嫂回家!”夜媛萱俏皮一笑,拉着轩辕夜的手。
“会的!”是呀,会的,等他愿意的时候就会了!只是,他要怎么去娶,不是他爱的人,他不屑!“你先进去吧,小心着凉,我再一个人待会儿!”
“嗯,那我就先进去啦!”夜媛萱起身,随后离开,她知道哥哥现在需要冷静的想清楚,她只是他的妹妹,希望他可以放开自己的心,好好的接受属于他的爱。
轩辕夜一个人坐在那里,良久都没有动一下,知道一个小身影来到他身后:“轩辕哥哥,我推着你走走吧!”
“好,谢谢你!”轩辕夜微怔,看着女孩类似她的笑容,微微点头。
“其实,我们这里的别墅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后面有秋千,还有花海,有一个小型游乐场哦,我带你去看看吧!”皇甫馨笑着边走边说,轩辕夜只是静静的听着。
他仿佛有回到了那个夏天,背着女孩,在花园中奔跑,女孩说:哥哥,我们明天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有山有水有人家 野花艾菊
他说:好,明天就带宝贝去。
第二天,他却因为公事儿耽误了,从那以后,懂事的女孩,就再也没有要求过男孩要去玩的事情。
哥哥,你快点,就要追不上我了!
哥哥,你真笨,怎么老是输给我,只是打老鼠的游戏嘛!
哥哥,不要抽烟哦,对身体不好,还有不许你喝酒,伤身体的。
哥哥,你不要老是冷着一张脸嘛,同学都不敢和我说话了!
哥哥,出国要记得加衣服哦,现在的英国可是很冷的!
哥哥······
仿佛那个女孩孩子他身后,他们一起追逐,一起玩耍,一起长大!只是,再也回不去了呀!宝贝,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幸福。
轩辕夜坐在轮椅上,看着坐在秋千上独自嬉笑的皇甫馨,变成了夜媛萱的身影!愣愣的,舅舅没有回神。
“医生,你倒是快点!”皇甫懿轩一手拉着夜媛萱的手,对着一旁流着冷汗的医生怒喊。
“皇甫少爷,这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呀!”医生抬手抹抹头上不断冒出的冷汗,求救的看向躺在床上紧咬着嘴唇的夜媛萱。
“懿轩,我没事儿!”夜媛萱好笑的看着紧张的皇甫懿轩,生孩子的是她,他怎么比她还要紧张:“妈妈说了,生孩子都是这样的!”
“嗯!”忍不住夜媛萱疼的低呼一声,想不到生孩子有这么痛苦,妈妈对不起,以前是我任性了!
“怎么样,怎么样!对不起,小萱,让你受苦了!”皇甫懿轩心疼的擦着夜媛萱额间的汗水。
“要不然,你就先出去等吧!”夜媛萱摇头,看着皇甫懿轩眼里的心疼,嘴角微微上扬。
“不要,我在这里陪你!”皇甫懿轩坚决的摇头,他怎么可以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呢,他可是她的丈夫。
“啊!”夜媛萱肚子实在是疼的不得了,还是忍不住的低呼出声,吓的皇甫懿轩紧张的站了起来,走到一名医生旁边,揪起她的衣领:“不是说快了吗?怎么现在还没有生下来!”
“皇甫少爷,我们是真的······”医生吓的脸色发白,急切的想要解释,却被一旁的助手打断,
“出来了,出来了,看见头部啦!”助手此刻就像是看见了希望的光芒。
皇甫懿轩只好放开医生,走到夜媛萱身边蹲下,医生就像得了特赦一般的溜走了,天知道刚刚她的心里有多害怕。
“哇哇哇······”不一会就传出婴儿的哭声。
“是个小少爷!”助手惊喜的接过医生手中的笑婴儿,转身看着皇甫懿轩:“恭喜皇甫少爷,少奶奶生了个小少爷!”
“还有一个!”医生看着正要出来的婴儿,喜笑颜开:“是个小小姐!”
“恭喜皇甫少爷,是对龙凤胎!”医生抱到皇甫懿轩面前,看着脸色缓和的皇甫懿轩微微舒了口气,这位爷,总算是没有急躁的脾气了!
皇甫懿轩看着已经累晕过去的夜媛萱,缓缓起身,接过两个襁褓里的小婴儿,嘴角总算是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看着可爱的娃娃,再看着夜媛萱的睡颜,示意医生将孩子抱下去。
坐在床边,心疼呃拭干她的汗渍,小萱,谢谢你,拥有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我们的孩子很漂亮,也很健康!谢谢你!
撿屍 老槍
看着医生抱出来的两个小婴儿,守在产房外的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在外面都听见了皇甫懿轩的怒吼,他们现在可是心有余悸呀。
豪門前妻:總裁,別碰我!
皇甫振海和安泽旭一人抱着一个婴儿,欢喜的离开,说好了孩子生下来有他们带的!以免他们后悔,他俩就先下手为强。
抗日戰爭中的川軍
“怎么样,好点了吗?”皇甫懿轩一直守在床边,看见转醒的夜媛萱,换上一片笑容。
夜媛萱摇摇头:“我没事,孩子呢?”借着皇甫懿轩的帮助,微微靠在床边。
“放心吧,啸天和灵羽有爷爷和外公看着呢!可把他们乐坏了!”皇甫懿轩笑看着夜媛萱,心中塞满了幸福的喜悦。早在结婚时,就说好了,男孩叫皇甫啸天,女孩叫轩辕灵羽,所有人都是接受的。
“嗯,让爷爷和外公带着吧,看他们那老顽童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对孩子的喜欢!”夜媛萱轻轻靠在皇甫懿轩怀里。
“小萱,谢谢你!”皇甫懿轩低头,看着小鸟依人的夜媛萱,忍不住凑上前,吻着她的嘴,借此来告诉她,刚刚他的心里有多害怕!
夜媛萱微怔,之后,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也告诉他,她的心里,也在害怕着。
房里的两人热情拥吻,房外的一推人捂嘴轻笑,萧雪兰赶紧将他们全数赶走,让两人享受着无比的喜悦。《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