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etx火熱小說 夢迴大明春 線上看-513相伴-mqw36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五位内阁大臣,包括王琼在内,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良久,毛纪开口道:“王尚书,也不能这样算。边商开中,需长途跋涉,来回成本大大增加,朝廷还得给他们引价补偿。”
王渊冷笑:“开中还剩多少,诸君心知肚明。若开中制真有效果,弘治朝叶尚书(叶淇)就不会搞运司纳银制了。”
毛纪沉默,这问题真的无解,说实话他也想改,可牵涉的利益团体太多。
杨一清说道:“改革一事,需慎之又慎。叶尚书当年改革盐政,短期内为国库纳银百万两,却导致开中制被彻底败坏,同时还催生出囤户这个顽疾!王尚书,你可有全权之策?”
现在谁掌控大明盐政?
不是朝廷,而是囤户!
叶淇改革出于好心,但官商勾结太会玩了,竟把盐引搞成类似于“食盐期货”的东西。
大明小皇帝
盐商已经细化为边商、水商、内商三类,边商开中运粮获取盐引,将手中的盐引卖给内商,内商凭借盐引向官府购买食盐,再通过水商运送到各地贩卖。
这套模式似乎没啥漏洞,偏偏叶淇改革之后,内商可以直接向官府购买盐引。
内商里面的一群财大气粗、背景深厚者,突然蜕变成囤户,趁机大量购进盐引,因为盐引每年有定额,导致普通内商弄不到盐引。
接着,这群囤户又大量支盐,导致普通内商有盐引也买不到食盐,更无法让水商运去给边商。
边商手里握着盐引,却无法换成食盐,只能把盐引贱卖给囤户。内商发现边商没盐引了,也只能向囤户高价买盐引ꓹ 再拿着盐引去购买食盐出售。
囤户等于啥都不干,就是疯狂囤盐引ꓹ 再勾结官府控制食盐出货量,人为造成阶段性盐引、食盐奇缺,以此压榨边商和内商赚取差价ꓹ 盐引已经被他们玩成了“期货”。同时,每年朝廷发放盐引ꓹ 实质上变成囤户发放盐引,整个国家的盐政都被操控在囤户手中!
囤户是哪些人?
以徽商为主ꓹ 特指两淮盐商ꓹ 包括跟王渊做生意的黄崇德。他们背后又有无数权贵撑腰,比如黄崇德的靠山,便有王渊在内!只不过,黄崇德没给王渊输送贩盐利益,他囤积盐引是勾结的其他权贵。
就像杨一清所说,改革必须谨慎。
叶淇当年改革,初衷是很好的ꓹ 也确实取得效果。却催生出“囤户”这种怪物,还他娘不如不改呢!
而且这群囤户还没犯法ꓹ 人家只是在搞期货操作ꓹ 即便官商勾结扰乱市场ꓹ 大明也没有相关的法律在约束。甚至ꓹ 人家修桥铺路、办学兴教、乐善好施,在家乡的名声好得很呢。
严嵩以前当了好几年户部主事ꓹ 正好分管天下盐课ꓹ 他虽然不知道怎么改ꓹ 但对盐政积弊却知之甚深。
太子妃手劄 梵榡
王渊跟严嵩经常讨论相关问题,由此整理出一套改革方案ꓹ 他说:“第一,降低课税!”
内阁大佬们都听迷糊了,说好的想增加盐税呢,怎么张口又要减税?
明朝相比于宋代、清代,盐税已经定得非常低了,还减税简直无法想象。
狐鬧大唐 我不是雪芹
“为何减税?”杨廷和问道。
王渊说:“此税并非商税,而是灶户的课税。灶户辛苦烧盐,为朝廷缴纳正课,按照大明规制,余盐应该向他们高价购买。可实际如何呢?灶户辛辛苦苦缴纳正课,余盐还被朝廷低价强行买走。如此,灶户苦不堪言,只能偷偷贩卖余盐,这些余盐卖出去全是私盐,朝廷根本收不到盐税。改革盐政,首先要从根子抓起,让烧盐的灶户有活路。否则不论如何改革,都是他娘的瞎搞乱搞!”
无人接话,降低灶户盐课,比之前的改革盐政更可怕。
历史上,整个明朝多次改革盐政,没有一个官员敢降低灶户盐课的。因为所有盐税项目中,灶户盐课最好收取,是非常稳定的税收,怎么可能拿这玩意儿动刀子?
越到后面,越不敢动灶户盐课。
不要以为盐税逐年降低,大明盐税是逐年提升的,国家财政越紧张,盐税就能收得越多。正德年间,中央盐税收入不足百万两,只相当于中央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到了崇祯年间,中央盐税已增长到二百五十万两,占据中央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
因为其他税收不上来,万历、崇祯等皇帝,只能对着盐税动手。万历朝为了收盐税,为了打击囤户,甚至搞出盐商世袭制,囤户确实被打击了,垄断经营却造成更大的麻烦。
王渊说道:“第一,全国灶户正课降一成,减轻灶户负担。第二,灶户所产余盐,允许卖给商人,官府不得强行低价收购。正盐给引目,余盐给小票,下场关支,招商收买,价银解部(上交户部)。”
三生輪回訣
啥意思?
降低灶户需要缴纳的正课,禁止官府恶意压价收购,提高灶户的生产积极性。正课之外的余盐,以前不得私卖,现在可以卖给商人。
为了顺利收税,商人获得的每张盐引,都搭载相应的余盐小票。商贾拿着盐引向官府买正盐,凭小票直接去盐场收购余盐,这样余盐也能顺利收税。否则的话,余盐全都得流进走私市场。
我的鬼帝姐姐你惹不起 脫寒
如此,直接让食盐出货量翻倍,而且余盐不经过官府,囤户很难再官商勾结制造阶段性盐荒。没有阶段性盐荒,边商手里的盐引,就能顺利与内商交易,打破囤户对市场的操控,激发整个盐业市场的活性。
这个方法看似简单,前提是要提高灶户的生产积极性。提高积极性就得降低正课,而正课又没人敢动,因为牵扯到边镇军粮,因此对大明官员来说是无解的。
只有王渊敢冲破阻力,直接从根子处开刀。
此言一经说透,不但杨一清、王琼赞许,就连毛纪、蒋冕都心生敬佩。当然,他们不敢自己动手,一旦出事儿承担不起。
而且,敬佩归敬佩,利益归利益,囤户能够操控市场,怎么可能没有权贵罩着?
毛纪提醒道:“王尚书,盐政之事,非同寻常。灶户正课,直接关系九边军粮,你降低正课就是减少军粮供应。稍有差池,九边不稳,你可担待得起?”
王渊冷笑道:“开中制在纳银制改革之后,早就可有可无了,能供应多少军粮?边商手里的盐引,有几分是运粮所得,又有几分是权贵出售?别说减一成灶户正课,就算减他三五成,九边军粮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
杨廷和此时万分纠结,他很想按王渊的说法改革,但又怕改革失败背锅。即便改革成功,也要得罪无数太监、勋贵、外戚、武将和文官,甚至杨党内部许多官员都会仇视他。
“此事,再议吧。”杨廷和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王渊怒道:“什么再议,此时就在议,何必再寻他日!”
蒋冕出声道:“王尚书,此乃文渊阁。你身为礼部尚书,藩国之事可以建言。盐政之事属于户部,等你当上户部尚书再说。”
王渊说道:“吾乃大明之臣,大明之事自可议之。吾虽无权在文渊阁议事,却可回去上疏朝廷,你还能堵住我的嘴巴吗?”
毛纪叹息,开始掏心掏肺说话:“王尚书,我等知你心意,谁又不想一心为国呢?可改革盐政,关系重大,稍不注意就要弄得沸反盈天。你就不为自己的身后事考虑?若是满朝皆反,你这礼部尚书又如何当下去?”
混在韓國的靈師
“哐!”
王渊突然站起,踢开椅子,疾呼道:“*******,*******!汝等身为大明重臣,国家积弊至此,竟不思改革之事,反而想着如何笼络人心、稳定朝堂。十年之后,百年之后,尔等都是大明罪人!”
内阁大臣,面面相觑。
總裁追妻很上心
漫獸競技場
杨一清本身就是支持改革的,他年轻时还自己改革了马政,很快恢复过来,拍手赞道:“*******,*******!好诗,好句!凭这两句诗,我也该支持改革盐政。”
王琼说:“我也支持王尚书。”
都是神鞭惹的禍 付之一笑
王渊又说:“改革盐政,第三步,地方论斤纳税,不再论丁纳税!”
狂妃有毒,妾居一品 雲沐晴
杨廷和的脸色更难看,得罪权贵了还不停手,王渊这是要把地方官也得罪完啊!
盐税有很多种,从烧盐灶户那里就有盐课,这是盐税的起点,相当于生产税。
而盐税的终点,则是地方官府卖盐,征收零售增值税。最低一级是县,乡镇级别不允许开设盐铺。按照每个县的人口数量,固定征收盐税额度,即按丁缴纳盐税。也即是说,地方官府不管卖了多少盐,只要上交固定税额,剩下的都能自己分掉。
这简直属于扯淡,大明规定,十年一次人口普查,而地方怎么可能真的去查?报上的户口人数,跟百年前没啥差别,地方盐税也是按百年前的人口规模收取。
王渊想要按斤纳税,等于盐政改革中的“摊丁入亩”,直接从地方官手里划走一块大蛋糕。
清朝中前期,也是按人口纳盐税,直至乾隆四十七年才改成按斤。单拿梅县举例,乾隆改革之前,全县盐税几百两,改革之后猛增至七千四百量,中间的差额全被地方官吃了!
杨廷和被“盐政版摊丁入亩”吓到了,连连摆手道:“此事再议,此事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