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axe火熱玄幻小說 代號候鳥 姚皖閩-第八十六章 書頁夾層與氣壓推薦-059c1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他们两人小声交谈,很怕旁人听到似的。但坐在离吴同光和李梧桐的那两位青年男女想必能微微听见。吴同光隐隐约约地听见那男子喃喃道:“保密局……吴同光……”
李梧桐狠狠掐了吴同光一把:“见到美女,就忘乎所以了,你才没见过世面。”
吴同光笑道:“我堂姐包袱里的衣物还是不要打开的好。”
林雨桐带人逐一检查,他们是要搜什么?
坐在吴同光和李梧桐前面的青年男女欣然接受了检查,并顺利过关。
吴同光隐约听到那个戴金丝眼镜的男子问身旁的女子:“刚上车的时候你是不是动过我的书?”男子指着一本精线装订得很乱的书,书名是毛笔写的,字迹很潦草不容易辩认,认真细看应是“随行札记”四个字,原来这是一本自己书写的记事本。二人虽然声音很小,还是传入了吴同光的耳中。
女子立刻否认道:“没有。”
男子问道:“那为什么我书中第9页和10页间夹着的书签不见了?”
女子说道:“我之前闷热开窗户,可能风吹散了你的书,这样的话,装订并不结实,书页散了一地,我费了些力气才给你收拾整齐,书签可能夹到其他页里面去了。”
男子微微一笑以表示感谢。
列车快要进站了,已经开始减速。
女人別太壞,調戲惡魔總裁 花犯
男子起身去洗手间。
嫡女為尊
“这有些不对劲啊。”吴同光心中想。
他下意识地碰了一下李梧桐,李梧桐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像是他脸上开出花来。
李梧桐小声问道:“怎么了?”
“难道刚才这个戴金丝眼镜的男子就是我们要保护的雷音同志?”吴同光压低声音正要说出自己的疑惑,突然从车后传来一声枪响:“啪——”惊呆了车厢里所有人。
车厢里突然就混乱了起来,林雨桐等人立刻奔向了洗手间。
那名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男子已经倒在血泊中。洗手间的窗户开着,吹进了阵阵的冷风。
瞬间突变,枪声一响,坐在吴同光前面的青年女子,迅速做出反应,从靴子里掏出一支极其微型的手枪——这种手枪是德国制造,专门为特工人员使用,造型极其微小,难怪刚才林雨桐他们没有搜查出来。
東海龍嘯
吴同光认识这种手枪,这样的微型手枪最多只能装三发子弹。
辛魂
只见她打开窗户,望向窗边:一个黑影从列车上洗手间窗户的位置跳下。
“啪啪”,女人连续开了两枪,她没有打中,那黑影身法好快,已经隐入黑暗之中。
逃出百慕大
“ 快,快抢书!”吴同光快步上前,伸手去抓桌上的那本书册,那女子抓起了枪柄向吴同光头上猛砸。
事情到这种程度,李梧桐还是没有搞明白,但现在已经无法顾及那么多了,从后面扑向那女子,那女子身手敏捷,侧身就闪开。
吴同光脑中念头一闪,左手已经掐住那女子握枪的右手,右手抓住书,与此同时,那女人左手也抓住了书本,枪口对准了吴同光。
李梧桐大惊,从后面展臂用力把那女子握枪的手用力向上一抬。
“啪——”最后一枚子弹打在了车顶天花板上。
“哪路人马?”吴同光一脸的疑惑。
那女子一言不发,飞起一脚,踹开吴同光,吴同光死死握住书册不放,两人几乎同时发力,两相拉扯下,竟将书册撕成了两截。
此时车已到站,车厢里、车厢外乱成一片,那青年女子看苗头不对劲翻身上了窗沿,身手敏捷,如同一阵风,跳出窗外,迅速向人群中跑去。
吴同光腹上挨了一脚,忍痛快步跑到洗手间,只见那金丝眼镜男子头颅中弹,额前弹孔有鸡蛋般大小,颅后弹孔稍小一点。
林雨桐带来的人已经将整个现场团团围住,只听她说了一声:“恐怕是共 匪内讧。”
他见吴同光凑了过来,便伸手将吴同光拦在外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林雨桐都没有理由让保密局的吴同光来抢这个功劳。
吴同光急忙返回座位,拿起手中的半截书册,细细一看,封面上用钢笔写了三个字:李铭鼎。
吴同光收起那本书,“快跟上!”李梧桐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就被吴同光拽着跳出窗外。
接着,林雨桐也发现了问题,翻身跳出车窗,追了出去。
此夜難為情 白果果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梧桐问道。
死亡手稿 機動巴人
“雷音所带的情报不在车上了!”
“什么?”
“现在我没有办法给你解释,你只要知道那对男女有问题就行了!”吴同光边奔跑边说。
身后的林雨桐带着人拼命在追。
“秘密在这本书上,那对男女的对白你听见了吗?”
“那女的动过那本书?”李梧桐问道。
“对,这本书是毛笔写的,为什么封面上会有钢笔写,这钢笔字迹都还没有干,这说明什么?”
“很显然是林雨桐检查后不久才写的。”吴同光说道。
“李铭鼎又谁?”李梧桐问道。
“傅作义新编32师的师长,一旦开战,李铭鼎与我军正面交锋。”
李梧桐说道:“果然是和雷音有关。”可是她还是有些疑问,于是索性再问道:“你第一时间不去关心那男子枪击事件,而是去抢书,又是怎么回事?”
“那男子问女子是不是动过书,那女子在撒谎,她说开窗时,风将书页吹散,我就发现了问题。加速行进的列车,由于车内外气压差,风只会将书页吸出窗外,而不是吹进车厢将书页吹散!”
“这只能说明那个女子说了谎,可还能说明什么呢?”
吸血新
“那男的问9页和10页间夹着的书签不见了,你可知道每本书的装订,从封面开始数,任何前一个单数页和后一个双数页之前,也就是男子所说的第9和10页之间根本不可能夹东西!这说明那男子已经起疑,在试探那女子。所以这两个人根本不是一路人。”
“那跳窗离开的黑影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开枪打死了那个男子?”
吴同光说:“那男子头上中弹,前大后小,明显可以猜出是熟人开的枪,目前我还不知道这黑影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这车上发生的一切,一定和雷音携带的情报有关。如果情报还在车上,那黑影和女子又何必要跑?”
吴同光看了一眼身后追来的林雨桐,道:“林雨桐怎么知道这个车厢里会有异动?”
李梧桐立刻打起精神,“如果我们不追上这个女子抢回那半截书册,恐怕这些谜团都解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