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ksm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暖了流年夏了夏天 愛下-暖了流年夏了夏天推薦-c7sh4

暖了流年夏了夏天
小說推薦暖了流年夏了夏天
壹.好久不见
夏暖看着何映清离开的背影,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不追,她舍不得三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追,她怕追上了他的人却追不上他的心,最后反而践踏了自己的自尊。
大唐極品閑人
十九岁的夏暖,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因此,那仅存的自尊心阻止了她想要迈出去的步伐。直到何映清的背影消失不见,夏暖才意识到,这一次,她真的失去他了。
明明是那么美好的夏天,天气晴朗的像个活泼的小孩,阳光洒在发梢上,微风吹拂着裙摆,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可夏暖却感到了一丝寒意,甚至觉得无法呼吸。
“余夏!”就在夏暖不知所措地呆在原地,不知道要怎么办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女声。
夏暖循着声音看去,一个长相甜美,身材娇小的女生,正将一大束鲜红的玫瑰狠狠地扔在地上。女孩对面的男孩背对着夏暖,夏暖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觉得,他此刻肯定是难过极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同情心,夏暖情不自禁地向男孩走去。
“余夏,”夏暖伸手从背后抱住男孩,虽然明显地感受到男孩战栗了一下,她仍旧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声音散懒地说:“原来你在这儿。”
夏暖的下巴刚好可以支在余夏的肩膀上,余夏的肩膀不算宽厚,磕得夏暖生疼。扔花的女孩看到这一情景,愤怒的表情一下变成绝望,下一刻,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掉下来,然后转身跑开了。
“暖暖,”女孩跑开后,男孩开了口:“好久不见。”他的声音没有了儿时的稚嫩,清脆得像夏天的滴雨声,听起来那么干净。
听到他说好久不见,被强行忍住的泪水突然如河水决堤般涌了出来,连那些还来不及封锁的悲伤也倾巢而来,压得夏暖喘不过气。
夏暖没有放开男孩,她抽泣着,泪水打湿了男孩的衣衫。男孩也不再出声,只是任由她这样付在他肩上哭泣。
良久,夏暖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放开男孩,擦干眼泪,缓缓地说:“余夏,好久不见。”
贰.我失恋了 我知道
大一的假期跟高中比起来,真是漫长得让人有些不习惯。
夏暖和余夏在六年后再次正式相遇后,一起回了曾经的小学。
慈祥的女班主任还是那个慈祥的样子,只是鬓间的白发显眼得让人无法忽视,时时刻刻提醒着大家,时光荏苒,当年不复。
“夏暖啊,当年怎么就考了二中了呢?老师和同学们都以为你会考一中呢。”一阵寒暄之后,班主任提起了夏暖最不想提起的话题。
夏暖转动着手中的茶杯,余光瞟向身旁的余夏,看到他正面不改色自顾自地喝茶,夏暖才暗地里松了口气:“那时候年纪小,对自己不太自信。”
夏暖说完,心虚地喝了一口茶。班主任还想说些什么,上课铃却突然响起来。夏暖和余夏不想耽误班主任正常上课,于是便自觉地起身告别,说要到学校四处转转。班主任虽然舍不得,可也深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夏暖看着站在主席台上的余夏的背影,思绪突然回到了小学的时候。
夏暖和余夏作为转学生,在同一年转入了四年级(3)班。第一次期中考两人便拿下了班里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当然,余夏是第一。
那个时候的余夏,人虽然小,可脾气却大得很。从不跟同学们亲近,总是一副大人的模样,鄙夷同学们幼稚的行为。同学们当然也包括夏暖。
夏暖跟他可不一样,才半学期就跟班上的人打成了一团,跟每个同学都可以有说有笑的。
大家虽然不喜欢余夏,可因着他的好成绩,倒是老师们眼中的宝。因此,每一年开学典礼,都可以看到余夏作为学生代表站在主席台上发言。那气场,一点也不比校长弱。
想到这儿,夏暖轻声笑起来。
“笑什么?”余夏转过身,波澜不惊的表情简直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突然想起小学的时候,你真是高冷得很。”夏暖打趣地说。
“再冷,不是也被你捂热了吗?”余夏直视着夏暖的双眼,认真的目光让夏暖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急忙移开了视线。
是啊,再冷的冰,也有被融化的一天。而那时的夏暖,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足够将余夏融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暖和余夏成了前后桌。
夏暖不论坐到哪里,都跟周围的同学相处得很好。这一次,遇到余夏这块冰,她也识趣的不去招惹他。只是,她跟余夏的同桌打得更火热了。
夏暖经常跟余夏的同桌打闹开玩笑,有时候觉得好笑得不行了,两个人就会爬在桌上边拍桌子边哈哈大笑。
而余夏通常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完全当她们不存在,丝毫不受影响。
刚开始,夏暖以为余夏肯定是因为生活不顺或受了刺激才是这个样子的,可后来,她才知道,有种东西,真的就是天生的。
夏暖以为,她一辈子都不会和余夏这样的非人类有交集。然而,所有的以为,都不过是以为而已。
那是一个不太炎热的夏天。早上放学后,夏暖一群人嬉闹着离开学校,直到出了校门,夏暖才想起自己有东西落在教室里了。
她让同学们先走,自己一个人返回教室。
美女校花的貼身高手
开门的时候,夏暖还在因庆幸自己掌管班级钥匙而开心的笑着,然而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夏暖的笑却凝固在脸上。
余夏坐在教室里,靠窗的位置让阳光将他衬得干净又好看。
夏暖看着他的时候,他也看着夏暖,目光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惊喜或感激。
“你怎么还在这儿?”夏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余夏没有回答,收回目光后拎着自己书包向门口走来。
夏暖不自觉地给他让了位置,余夏理所当然地走过去。在他与夏暖擦肩而过的瞬间,夏暖觉得,他周围的空气,真是冷的可以。
“下次锁门的时候,先看看教室里还有没有人。”夏暖低头在桌箱里找东西时,门口突然传来余夏的声音。
“啊?”夏暖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一不小心撞在桌子上,接着又“啊!”了一声。
“噗——”倚在门口的余夏突然笑起来。
“原来你也会笑啊!”夏暖忘记了疼痛,有些惊讶地大声说,脸上还堆着不可思议的笑容。
她还想再说什么,余夏的脸却突然垮下来。夏暖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转身离开了。
从那以后,夏暖觉得,其实余夏也没那么讨厌了。
她开始在下课的时候,用笔狠狠地戳余夏的背,等余夏黑着脸转过身来,她便将桌上的数学题往前一推,一脸讨好的模样让余夏教她做题。
久而久之,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夏暖成了除老师以外余夏唯一愿意搭理的人。
“当年,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余夏略带磁性的声音将夏暖拉回现实。
“那个——”夏暖知道余夏是在问她当年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自己要考 二中,夏暖本来是想给他好好解释一下的,可一开口却成了:“这些年,你为什么对我视而不见?”
说到底,她心里也是有气的,自从小学毕业,余夏上了一中,她上了二中之后,余夏就再也没有理过夏暖。毕业典礼上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上中学时偶遇过几次,他也装作没看到她。上了高中更气人,明明两人考进了同一所高中,高二考试时很巧地被分在同一个考场,可余夏也没理她。
“回答我的问题。”余夏的声音不大,却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余夏,”夏暖的目光落回余夏身上,忧伤地说:“我失恋了。”
“我知道。”余夏说完,转过身去,继续眺望操场。直到今天,他还清晰的记得当年的夏暖站在哪里。
夏暖不知道,每一次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时,目光都始终落在她身上。
终于,这一场答非所问的对话以余夏的沉默而告终。
叁.因为我才是最喜欢他的人
“嘿,介意聊一下吗?”夏暖一走出商场,就被人伸手拦下来。
不等夏暖开口,拦下她的女生又接着说:“我叫顾荫。”
夏暖认出她就是那天扔掉玫瑰花的女生,突然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昂首挺胸地说:“我是夏暖。”
“我知道你。”顾荫意味深长地说。
夏暖不得不承认,顾荫除了人长得漂亮有气质身材好外,眼光也是挺不错的。就她挑的这家奶茶吧,让夏暖非常满意。
夏暖一时有点想不通了,明明眼光那么好,为什么就不识货呢?余夏那么优秀的人,她怎么就不好好珍惜呢?
“你是余夏的——”顾荫没有问完,她在等夏暖开口。
夏暖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在心里嘲笑自己,她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在余夏心中是什么位置。
最终,夏暖蹦出:“同学”两个字。
“哦,同学啊。”顾荫笑了笑,似乎对夏暖的回答很满意。
她喝了一口奶茶,动作优雅得像个公主。直到顾荫放下杯子,夏暖才突然回想起那天她从背后抱住余夏的情景。
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感觉给余夏丢了人,于是急忙补充说:“我喜欢他很久了。”
夏暖看到顾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心里得意起来,心想余夏那么优秀,你不要是你的损失。
“你没资格!”顾荫突然说。
“为什么?”夏暖有些气恼,你不喜欢余夏难不成还不让别人喜欢,有这么恃宠而骄的么。
蜜愛鮮妻:冷情帝少,寵入骨!
顾荫将脸凑近夏暖,认真而又忧伤地说:“因为我才是最喜欢他的人。”
听她这么一说,夏暖开始蒙圈了,正想说什么,顾荫却将奶茶泼在了自己身上。
夏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顾荫委屈的尖叫声:“夏暖,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只不过是喜欢余夏而已。”
“啊?什么?”夏暖顿时不知道这演的是哪出。
就在夏暖以为自己不属于这个星球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一瞬间恍然大悟。
小貪修仙傳 散鶴
“暖暖。”余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夏暖回头,一脸的不知所措,她在想要怎么向余夏解释,他才会相信她没有伤害他喜欢的人。
“过来。”余夏看向夏暖,眼里没有愤怒,却溢满了隐藏不住的忧伤。
夏暖看出他的难过,听话地走过去。
夏暖以为余夏会说些什么,可他没有,他只是在众目睽睽下牵起她的手,一步步向门外走去,一点儿也不理会身后顾荫歇斯底里的叫喊。
走出一些距离后,夏暖将手从余夏手里抽了出来。余夏的手很温暖,温暖得让人不敢贪念。
“我,我没有——”
“我知道,”余夏打断夏暖的话,他似乎一点儿也不关心她和顾荫之间发生了什么:“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只是你的同学吗?小学同学?”
“啊?”夏暖疑惑不解,现在的重点应该是顾荫才对:“那个,顾荫——”
“她不是我喜欢的人,她不是!”
顾荫从初中就追着余夏跑,上了大学仍旧不死心。那天还给余夏送玫瑰花,别说余夏是如此高冷的男生了,就是一般的男生,也不会收下。加之那天余夏又再次表明了态度,说他们之间绝不可能,所以顾荫才一气之下扔掉了玫瑰花。
可眼下余夏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只是接着说:“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夏暖的不在线状态终于让余夏忍不住恼火起来。
他似乎是想发火,可向夏暖冲来的失控的单车顿时浇灭了他一身的怒气。
“小心!”余夏将夏暖拉进怀里,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他尽力保护着夏暖,让夏暖摔在他身上。
夏暖压在余夏身上,听到“咔嚓”一声,余夏的手骨折了。
夏暖急忙爬起来,一面将余夏扶起,一面带着哭腔问:“疼不疼?余夏你疼不疼?”
“你没事就好。”余夏看着夏暖担心的表情,难得地笑起来,他用没骨折的左手轻轻摸着夏暖的头,安慰到:“没事了,没事了。”
“对不起。”从医院出来后,夏暖低声给余夏道歉。从小,她就爱给余夏惹麻烦。
“当年,为什么没考一中?”余夏停下来,认真地问。
“那时候爸妈每天吵架,我学习状态不太好,怕考不上。”夏暖虽然这样说,但她
深知自己当时叛逆的想法,他们既然喜欢闹,那她就让他们更不称心。
所以当她瞒着所有人去考了二中时,她心里其实挺雀跃的。现在想想,觉得那时的自己真是幼稚。还好自己初中三年没有荒废了学习,不然肯定要后悔死了。要知道那个时候,二中的条件跟一中简直没法比。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余夏又问。
“大人的事,小孩子……”
“我是说你考二中的事。”
“余夏,”夏暖对上余夏的目光:“不要告诉我你六年不理我就是因为这个。”
“还不够吗?”余夏情绪激动起来:“当你因为一个人而选择去一个地方,最后才发现那个人根本不在那里;你最在乎的人一声不响就消失在你的生活里,难道还不够吗?”
“余夏,我……”夏暖意识到自己理亏,顿时没了底气。
“毕业那天我一直在教室等你,等你回来给我一个解释,可是你没有,你知道当我看着天一点点变黑,当我一个人走在操场上时,我有多绝望吗?”余夏看着夏暖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声音缓和下来:“本来家里安排到C市上中学的,可后来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你,知道你在二中,就想着这样离你近一点也不错,虽然你不在,但就这样离你近一点也不错。没叫你,是因为我还在生气,可是你呢,你又为什么没叫我,如果你先迈出那一步,会是今天这样吗?”
“对不起,余夏。”夏暖不知道自己一时叛逆的行为竟会给余夏带来如此大的伤害,她既愧疚又心疼。
或许,像余夏这样很少付出感情的人,一旦付出,便是全部吧。
余夏没有再说话,他终于将这些年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他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夏暖上去。
“你呢?”夏暖见余夏没有要上车的意思,探出头来问他。
“我想一个人走走。”余夏情绪缓和过来,又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余夏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嘴角上扬起来。这么多年,夏暖,总归是回来了。
肆.我们分手了
夏暖在镜子前转悠了许久,寻思着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要怎样才能让何映清眼前一亮。在换了一套又一套之后,夏暖放弃了。
她突然明白,当一个人不再在乎你的时候,你再怎样光鲜亮丽,在他眼里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明白的同时,夏暖也很难过。她跟何映清高二时在一起,何映清对她很好,两个人的感情一直不错。夏暖不明白,为什么上了一年大学后,就什么都变了。
異世之小小法師 莫默
班长安排同学们先聚餐,聚完餐后再去唱歌。
夏暖到的时候,何映清已经入席了。
“夏暖同学,”夏暖一踏进包厢,班长就凑上来,拉着她朝何映清走去:“来来来,跟你们家映清坐在一起。”班长这么一说,同学们都开始起哄。
看样子还没有人知道他们已经分手了。有那么一刻,夏暖甚至有点开心,因为至少现在,她和何映清,还可以假装在一起。所以虽然有些尴尬,夏暖还是微笑着在何映清身旁坐了下来。
夏暖用余光偷瞄着何映清,他的脸上带着刚刚好的微笑,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何映清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夏暖夹菜。
有时候对一个人好太久,似乎就会变成一种习惯,很难改掉了。何映清现在就是这样,虽然知道两人已经分手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照顾她。
基金會大遊戲 妄想境界
也许,他还是喜欢夏暖的吧,只是,夏暖那强大的自尊心,让他累了,他真的累了。
“映清,你这次跟夏暖怎么不是一起来的?”坐在何映清另一边的李萱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
来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同学这样问过何映清,但他都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大家都很久没见了,一时太开心也就没怎么在意,现在李萱这么一问,大家都盯着何映清和夏暖看。
夏暖本就不自然的笑一下僵在脸上,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已经分手了。”何映清看了一眼夏暖,说得云淡风轻,刺痛了夏暖的心。
同学们都很吃惊,因为大家都以为他们能走到最后,可是不到最后,你又怎么会知道那个人是谁呢。
大家都显得有些尴尬,班长举起杯来建议大家干一杯,并趁机扯开了话题。
那一顿饭,夏暖吃得好不自在。
唱吧包厢里,何映清正跟李萱坐在一起聊天,很愉快的样子。看到李萱开心的笑容,夏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高中时,李萱是很喜欢何映清的,后来夏暖和何映清在一起,她就跟何映清成了朋友。
想到过去的种种,夏暖便觉得闷得慌,于是便去了洗手间。
夏暖洗手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戴的是当年何映清追她时送给她的手表,她每次见何映清时都会戴这块手表,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今天自然而然地也就戴了。
夏暖将手表摘下来放在洗手台上,一边洗手一边想起了当年何映清追她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全班没有人不知道何映清在追求夏暖,包括他们的任课老师,老师们也私底下找何映清谈过,但都不起什么作用。好在他们两个人的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后来老师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夏暖生日的前几天,因为把妈妈送给她的手表弄丢了而很伤心。就在她生日的那天,她听到小石子敲击墙壁的声音,等她下楼来,便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小礼物,正是她丢失的同款手表。紧接着,何映清便出现了。
也就是那个晚上,他们在一起了。
“哟,还戴着这块表呢。”夏暖想得太出神,以至于不知道李萱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夏暖随意地“嗯”了一声,她现在不太想说话。
“我就知道你们走不到最后的。”李萱一面洗手一面说,说话的口吻就像自己是知晓前世今生的活神仙。
夏暖没有说话,她只是将手表拿起来,准备戴回手上。就在她要扣上表带的那一刻,李萱却突然抢了她的手表。
“夏暖,你就成全我一次吧。”说完,李萱便将手表狠狠地砸在地上,也不过一瞬间,手表便伴随着清脆的响声碎了一地。
夏暖还没反应过来,李萱就捂着脸跑了出去。她不知道李萱到底要干什么,只是木纳地跟着李萱进了包厢。
“夏暖,不过是一块手表而已,你就要对李萱动手吗?”夏暖一进包厢,何映清就黑着脸质问她。
李萱伏在何映清怀里,包厢里昏暗的彩光灯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同学们都看着夏暖,似乎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
她只是比李萱晚一步进来而已,世界就都变成了李萱的世界。
在短短的时间里,夏暖就成了两个苦肉计的见证人,并且她自己还是配合演出的一方。不同的是,一个什么都不问就相信她,而一个,什么都不问就质疑她。
夏暖觉得累了,她不想再解释什么,因为她知道,一个人愿不愿意听你的解释,不在于你的解释好不好,而在于他信不信你。
“再见。”夏暖说完,转身就要走,她的手里,握着那块被李萱砸坏的手表。
“夏暖,”何映清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跟你分手吗?就是因为你永远都那么骄傲,哪怕做错了也不愿意低头认错,就像现在,你连一句解释都不愿意说。你永远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会替别人着想,你就是那么自私的人。”
何映清的再次话刺痛了夏暖的心,原来在他眼里,她一直是这样的人,这样自私的人。
夏暖的拳头悄悄地握紧,碎玻璃扎破了她的手心,她可以感觉到鲜血的温热,但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痛意。
她强忍着泪水转过身来,正打算说什么,包厢里却突然冲进来一个人,二话不说就给了何映清一拳。
“你没资格这样说她。”余夏的声音不大,但这句话却被包厢里的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是你。”何映清看清楚来人后,说了一句夏暖听不懂的话,难道他们认识?
“余夏。”夏暖疲倦地叫他一声,她现在觉得很累,她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房间。
余夏转过身来,包厢里的彩光灯照在他身上,给人一种模糊的感觉。而他身后的显示屏上正在放着陈晓东的《比我幸福》: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 再痛也不说苦 爱不用抱歉来弥补 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 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
虽然是静音,可夏暖却觉得自己听得很清楚,以至于后来每每想起余夏,她都会想起这首歌,伴随着隐隐的心痛。
“暖暖,”余夏叫她:“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余夏对她说“过来”,她都会觉得很安心。
余夏话落,夏暖就真的走近他。
余夏将夏暖流血的手握在手中,然后对何映清说:“谢谢你离开她。”
因此,又一次在众目睽睽下,余夏牵着夏暖的手离开。
走出唱吧后,余夏将夏暖的手抬起来,拿走了破碎的手表,并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他正打算替她清理伤口,夏暖却疯了似的想要把手表找回来。
“暖暖,”余夏拉住夏暖:“你不要这样。”
“放开我!”夏暖挣扎着,朝垃圾桶扑去。
“你要是喜欢,我再送你一块就好了。”
余夏话落,夏暖安静下来。
“什么叫再送我一块?”夏暖红着眼问他。
“我……”
余夏话还没说完,夏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夏暖看完手机后,泪水就止不住地流出来。
“余夏,你滚蛋!”夏暖对着余夏喊完这句话后就跑开了。
“暖暖。”余夏想追上去,却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顾荫阻止了。
“余夏,”顾荫激动地说:“你的手还没好,请你爱惜自己。”
“不用你管。”余夏说完,还想追上去。
“我把一切都告诉她了,”顾荫忧伤地说:“爱她就该让她知道。”
總裁大人請接招
伍.我不要再错过你
夏暖收到的短信是顾荫发的。
原来,那块表是余夏送的。
高二那一年,余夏知道两人在同一所高中,很开心。加上几年来,气已经都消干净了。长大了以后更加明白,一味的倔强只会让人失去更多,于是他打听了她的一切,想趁她生日的时候跟她和好。
那块手表,是他花了无数个午休的时间去找的,由于手表的年代有些老了,很难找。但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被他找到了。
在他将礼物放在门口,扔碎石子引夏暖出来,想给她一个惊喜的时候,顾荫来了。
顾荫说最后一次,说完她就走。余夏虽然不喜欢顾荫,却也不讨厌她,更何况人家都说最后一次了,他也不好拒绝,于是就跟顾荫到一旁说话。
等他回来的时候,夏暖已经跟何映清在一起了。
除了这个,还有很多夏暖以为是何映清做的事,其实都是余夏做的。
其实这一切何映清是知道的,只是,年少的感情都太自私。
这世界上的人有很多,像余夏那样的,太少。
那段时间,夏暖没有联系余夏,余夏也不敢去找夏暖。
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暑假也不知不觉地结束了。
开学那天,夏暖给余夏发了一条短信:
余夏,对不起。余夏,谢谢,余夏,再见。
余夏关上手机,微微笑了起来。随即定了飞往夏暖读大学的城市的机票。
“余夏。”在他排队登机时,顾荫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余夏转过身,还来不及说什么,顾荫就冲进了他怀里。
“余夏,对不起”顾荫紧紧地抱住他,就好像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要不是当年她偷偷改了余夏的志愿,余夏现在就和夏暖一个大学了。
良久,顾荫将他松开,微笑着说:“你放心去吧,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的。”
“谢谢。”余夏看着顾荫,就像看着过去的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点心疼这个姑娘,但仅仅是心疼而已。
余夏走到检票口的时候,顾荫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余夏,”她说:“一定要找到她。”
说着,她的泪便流下来:“因为,如果你找不到她的话,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了。”
“顾荫,”余夏转过身来,对顾荫挥着手:“再见。”
余夏登机前,给夏暖发了一条短信,他说:“因为年轻时幼稚的倔强,让我们错过了太多时光,这一次,我不要再错过你。”
他说,这一次,我不要再错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