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yba5超棒的言情小說 忘記許願的夏天笔趣-16我的夢想是做一名出色的記者看書-5thec

忘記許願的夏天
小說推薦忘記許願的夏天
接下来的几天,在教师里我几乎都是低着头度过的,因为之前在林航肩膀上睡着了,还流了口水,所以面对他的时候总觉得异常尴尬,总不敢抬头去看他,任他有心无意的冷嘲热讽,我都尽量当作听不见,不去反驳,也算是为了兑现我的诺言——尽量不跟他吵架。而为了兑现对徐晓然仨损友的诺言,考试的时候我是尽量低头不去看她们,把试卷尽量往桌边放,让她们来取经。我不知道徐晓然是否能看到,总之她很努力在看就是了,我也不知道后面的骆冰有没有看,倒是坐我前面的吕洁很轻易地把答案抄了去,就连林航似乎也看到了,但是,他看也就看了,还总是一抹嘲笑挂嘴边,笑我平时假正经,考试同样帮舍友作弊吧。
期间我的后背直冒汗,监考老师每次从身边有过,我的心都拔凉拔凉的,害怕被抓现。但也没办法,吃人苹果替人消灾不是吗?幸好考试只考三天,不然,我这头一直就这么低着,迟早得弄出个颈椎病来。
短短的三天下来,我没有一天不被那种犯罪感压着,有时做梦都梦见作弊被抓到,还记过啊,处分啊,开除啊什么的,吓得我从梦中惊醒。我想,这也太折磨人了吧,以后打死我也不干这活了。
考试结束后,我把所有被压在五脏六腑,都快把我压出内伤来的气吐了出来。徐晓然一边收拾着考试工具,笑得心花怒放的:“小可,真的太谢谢你了,我请你肯德基。”我摇头:“不用了。”
“那麦当劳,这可是慰劳你的,总不能让你白帮忙一场不是?那样我良心难安啊。”但是,她那得瑟的样儿,哪里有半分不安?丫一看就一未来的奸商,得了便宜还口口声声说要公平。
“真不用了。”如果我迟了,那我就真的是良心难安了。
吕洁用手肘撞了撞徐晓然,说:“哎,你抄了多少?”
神醫狂妃 蘭幽默
“嘘……”徐晓然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她不要大声嚷嚷,前后左右张望一眼,见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这才稍稍放心,“你不用出声我也知道你是白痴,隔墙有耳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吕洁用力点头:“我听说过啊,可是邻班的人也都走了吧,就算没走也不可能听到啊,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长一双狗耳朵。”
“听着,吕大爷。”徐晓然叉着腰对吕洁说,“你说这话之前请清楚得认识自己,你知道你那嗓子的穿透能力有多强大多恐怖吗?我就是一聋子也让你给震得听觉恢复正常了。”
虽然夸张了点,但我还是点头认同,因为吕洁说话的声音即使不是很大,也很有穿透里,我怀疑过她的声带构造是不是异于常人。
吕洁忍无可忍:“徐晓然,我身上有没有一点是不让你厌恶的?”
徐晓然的目光在吕洁身上打转,由上到下,从左到右,然后说道:“有。”
我和骆冰的好奇心都被钓了起来,骆冰走了过来,和我一起问:“是什么,是哪里?”
徐晓然说:“脑袋。”
吕洁在琢磨她话中含义,我问:“为什么?”
徐晓然说:“因为她长这么一个像馒头一样不带褶的脑袋,对比之下,让我觉得自己的智商都快赶上天才了,我就特有优越感和成就感。”
我和骆冰忍俊不禁,吕洁的额头华丽丽的画上无数黑线,她狂翻白眼,大叫:“神啊,干掉我吧。”
我少得可怜的同情心这时苏醒过来,于是乎,我对徐晓然道:“晓然,不要再挤兑吕洁了,她长一构造这么简单的脑袋还有勇气活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就不要再为难她了。”结果,徐晓然和吕洁都看着我,骆冰说:“林可,瞧不出你竟然是背后放冷箭的人,看来以后还得堤防着你。”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
吕洁展示狮子吼:“林可,我恨你。”
“我这不是为了舒缓一下大家的心情吗?这刚刚考完试的。”
“那也不能用我来舒缓心情啊。”她还是吼,吼得我耳朵嗡嗡叫个不停。
叱咤江湖 幾米陽光
“好了啦,好了啦,不开你玩笑就是了。”徐晓然拦下想要抽我的吕洁,说,“吃饭去吧,不过说好了AA制,否则我填不饱你那无底洞一般的胃。”
“好。”只要不是请我吃肯德基麦当劳什么的我就放心了,“骆冰,一起去吧。”
“你们去吧,我到饭堂随便吃点什么就好了,还有事。”她受我影响,也把餐厅改叫饭堂了。
“你能有啥事?”吕洁问。
我的如意老公
“笨蛋,你不用在我们面前展示你的智商下限。”徐晓然敲一下她的头,“当然是去画室啊,你外星人啊?”
骆冰不承认也不否认,默默收拾东西。
出了教学楼,吕洁回头看看教室,说:“你们说骆冰这么天天往画室里跑,会不会和苏澈擦出什么火花来?”
我和徐晓然相视一眼,徐晓然说:“日久生情,干柴烈火,有可能。”
鏡·神之右手
“骆冰本就一美人胚子,又才华横溢才高八斗什么的,苏澈,这下你跑不掉了。”她说也就罢了,还握起她圆嘟嘟的拳头,那样子要多阴险有多阴险。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芊水寒
“我说吕大爷,怎么我听着骆冰像一白骨精,而苏澈成了唐长老了?”
“不过,他们的确挺般配的。”我点点头,眼睛扫过公布栏,可惜那距离那字体大小以两百度近视的眼睛是看不清楚的。
吕洁道:“要不要打赌,我说骆冰肯定是我们302第一个打破单身的。”
“无聊,我才懒得打这种赌。”我走近去看公布栏。
“如果你说打赌谁是最后一个,我肯定跟你赌,我赌的就是你。”徐晓然讽刺她一句,走到我身边。
青燈鬼話 君子無醉
“咋了?”吕洁也凑过来,看了公布栏的内容,念道,“学生会招新成员?这事儿咱又没兴趣?走吧。”
“谁告诉你我没兴趣?”我看看她,又看看徐晓然,问:“你们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她俩不约而同地摇头,我说:“我要成为一名记者,一名优秀的记者,我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
“可是……”徐晓然看了一眼公布栏,再次确定,“好像采访部不缺人吧。”
“也不一定要是采访部,我觉得我胆子还是小了点儿,脸皮还是薄了点儿,锻炼一下也不错。”
徐晓然伸出她的手指按按我的脸,然后看看自己的手指,几秒钟后,说道:“硬邦邦的,你不用拐弯没角给我们介绍你的优点,我们知道你脸皮厚。”
“徐晓然,我杀了你。”我只想抽丫,她拉着吕洁就跑,我撒丫子在后面穷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