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up4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洛瓔花落-花,落了-djjmf

洛瓔花落
小說推薦洛瓔花落
那是来自地狱的血盆大口,它嘶吼着,不顾一切的想要把他卷进它们的世界。
他来不及躲闪……
如果这是注定的宿命,他也只能微笑着承受。
就像樱花。花期一过,便会随风凋零。
谁也拯救不了这已被上天安排好的命运,花如此,人亦如此。
钟翼给管露娜打了很多电话,可是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没办法。钟洛璎还病着,他不能这个时候把这件事告诉她。
况且这是绑架,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母亲一错再错下去,钟翼是她的亲生儿子,或许只有他的话,才能挽救她。
赌一次。就一次。给她一个机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如果她愿意放下金钱和权力的诱惑,如果她愿意好好的、负责任的做一个母亲,钟翼又何尝不想原谅她。
钟翼抚摸着钟洛璎的脸颊,轻轻的说,“筱美和乐凡会没事的。等我回来。”然后毫不犹豫的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跑了出去。
西亚端着一碟点心正要给钟翼送上去,“少爷,您去哪?”
“帮我好好照顾洛璎。”
红色的宝马飞奔在去禹秀山的路上。
他从没觉得这条路,原来有这么长。
钟翼拨通了钟洛珊的号码。
“我知道乐凡和筱美在哪了,你们不要再找了。”
“什么?哥,你怎么知道的?孩子们现在在哪啊!?”钟洛珊焦急的追问着。
“洛珊,别问了。相信我,我会把他们平安带回家的。”
挂了电话的钟洛珊在听到钟翼的话之后,本应该会松一口气的,可是不但没有,反而变得更加不安了。
相信谁也解释不清这种微妙的感觉,可这的的确确就是血缘之间的感应。
人生就是如此戏剧,有人回来,就一定有人离开。
柯晨坐在出租车上兴奋的不得了,他回来了,他可以回到她身边了。
天知道,这一刻,他是多么急切的想要见到他。
他好想好想她。
“洛珊,知道你姐姐在哪吗?为什么她的手机,公司,还有家里的电话,都没有人接呢!?”
“姐夫?!你回来了?!”钟洛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柯晨焦急的说,“快告诉我你姐姐在哪里啊?”
钟洛珊突然结巴起来,“她…呃…她在钟家。”孩子们还不知道下落,她该怎么向他和姐姐解释呢?
幸好柯晨没有再问下去。
有何用?‘幸好’却也只是侥幸,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钟洛璎睡醒了,揉了揉眼睛,只见身边空无一人。
一眼瞥见沙发上的手机闪着光,她拿了起来,竟看到好几个未接电话。
原是钟翼怕吵到她休息,才帮她调置成了振动。
看到是柯晨打来的,她很是惊讶,又非常欣喜。
看到底下一行,已被接听过的来自管露娜的留言,她收起了笑容。
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听到了那番威胁的话,就像被烫到了手指一般,只觉得痛,一直痛到心。
怎么会?早晨,她的孩子们上学前,还在和她微笑着说“妈妈,再见。”
仿佛只是一瞬间,这两个孩子的命运就**控在了别人的手上。
叫她如何相信?
钟洛璎神色慌张的跑到了楼下。
“小姐。”
影視大盜 秋鑲壁澗楓
“西亚,钟翼呢?”
“他出去了。”
“有多久了?他是一个人出去的吗?”
西亚想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分钟了。对了,少爷是开着您那辆红色的宝马走的。我还奇怪呢,他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车。”
钟洛璎的心跳的厉害,她迅速的跑到了车库。西亚有些担心,也跟着她跑了出去。
果然,她那辆红色的宝马车不见了。
钟洛璎差点昏倒在地上,幸而西亚在一旁扶住了她。
“洛璎!”柯晨刚进门口就看见了这一幕。手中的行李往旁边一扔,赶忙走到了她的身边。“生病了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快!快去救钟翼和孩子们!”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出什么事了?”柯晨一头雾水的看着她的眼眸。
没想到管露娜恨她到了骨子里。
钟洛璎轻轻地呼吸,试图让自己的情绪镇定一些。然后拿出钥匙递给了柯晨,指着那辆好久都没有碰过的黑色林肯说:“把车开出来,我在路上告诉你。”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禹秀山亭在禹秀山的半山腰上。
钟翼刚刚驶进禹秀山,所以离那个小亭,还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钟洛璎在给钟翼打了十几个电话之后,终于放弃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这让钟洛璎更加紧张了。
“你怀疑车被动了手脚?”柯晨瞪大了双眼,猛踩油门。
“管露娜在留言中的强调,让我不得不这么想。”
“钟翼也不傻啊,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
“别担心,也许是我们多想了。”
“但愿吧!”钟洛璎在心里为他祈祷着。
幸福在这一刻,显得微不足道。
我盼望着,只是单纯的盼望着,你此刻,能够平安无事。
柯晨开的很快,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追上钟翼了。
时间,时间果然能够带走一切。
管露娜叫人把孩子们绑在了禹秀山亭的石柱上。
她准备事成后,就把这两个孩子扔在这里,让他们自生自灭。
“可怜啊!”管露娜讥笑着叹道。
絕寵法醫王妃
孩子们倚在石柱上熟睡着,脸颊上还有明显的泪痕。
为什么?大人们之间的恩怨,总要牵连到他们这些无辜的孩子身上。
網遊之召喚天下2
为什么?
钟翼想开窗透透气,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他想靠边停住车子,才发现,就连刹车也不管用了。
车门打不开,想跳也跳不出去。
他开始紧张起来。
钟翼拿起座位旁的手机拼命的打电话。
多可笑啊!
怎么会连电话也打不了了呢?
高手無賴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纳闷的很。
在出了一身的冷汗之后他终于想明白了。
那个女人,果真是无可救药了。
“完美的杀人计划。”他嘲笑着自己,是他太相信管露娜了。
钟翼也暗自庆幸着,幸亏坐在这里的人,是他。
他借用转弯的力量想要擦边停下,可是,简直是白费力气。
汽车上的所有系统,就像被人操控了一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钟翼的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也许下一秒,他就会直接开向地狱。
输了。没想到他的人生,输给了他的亲生母亲。
这也是注定的吗?
如果他没有听到留言,如果他没有这么冲动的跑来挽救孩子们和他的母亲,如果他没有选择这条离开人世的不归路……
那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他打开手机的录音器,录下了一句话,然后摘下了脖子上的天使项链一起攥在手里。
可是该怎么扔出去呢?
钟翼在车上翻找着,只有一个瑞士军刀。
没办法,只能试试看了。他拿着瑞士军刀用力敲击着车窗玻璃。
开始只是砸出了一个小洞,之后慢慢的,慢慢的,就变成了一个球的大小了。
如果他能爬出去,该多好。
可是没人掌握汽车的方向,只怕不被压死,也会被摔死了,说不定还会连人带车一起掉下山去……
叔途同婚 愛笑的小魔王
钟翼用自己的外套裹住了手机和天使项链,然后扔出了车窗外。
会被人看到吧!他在心里默念着。
要转弯了。
既然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再要他了,那他的存在,也就是多余的,毫无意义的了。
我到明朝開特區 宸翕
亲眼看着钟洛璎幸福,他会为她开心,但也会为自己痛苦。
亲生儿子不能与他相认,在他心里,也是一种煎熬和折磨。
还不如早早的去地下陪他的父亲,以此来赎他母亲在这世上犯下的罪过。
双手慢慢脱离了方向盘,此时的举动,连他自己也惊愕了。
且不如说是死神在召唤他。
他无可选择。
顿时,一声巨响,响彻了整个禹秀山。
花落了,落得无声无息。
我清楚自己,更清楚你。
你选择离去,是对我幸福的惩罚和逃避。
我记恨你,更怨恨我自己。
“那是什么声音?”柯晨感觉怪怪的。
貼身保鏢俏校花
“快点!快点!”钟洛璎哽咽了。
管露娜在小亭内疑惑不解,“你确定他把车子调到这里吗?”
“阿杰说了万无一失!您大可放心!”
“嗯,那就好。我可是要亲眼看着她死。”
十分钟后,他们看到了路边上的那件黑色外套。
钟洛璎慌慌张张的跑下了车,差点摔倒。
她捡起衣服,手机和项链都掉了出来。
手机被摔亮了,她看到了屏幕上的录音器。
“这是…这是…”
她撕心裂肺的痛哭着。
他的声音,这个声音,永生难忘。
为什么连柯晨也为你流泪了?
为什么不等等我们?为什么?
“洛璎,好好活着。一定要幸福的活着!柯晨,照顾好我的樱花。”
有生亦有死,人生,也许就是如此。
钟洛璎抱着钟翼的衣服,手里紧紧的攥着项链和手机,她在路边寻找着,呐喊着。
恐怕就是喊破了喉咙,也再无人回应。
“钟翼!钟翼!你在哪?!听得到吗?回答我!钟翼!”她已经耗费了太多力气。
“洛璎!”柯晨从背后抱住她。
“是我害了他。”
泪已决堤。
钟洛璎模糊的看见山下有一团红色,她揉了揉眼睛,“柯晨!你看!那是不是我的车?”
柯晨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好像是。”他四处张望着,“那有条小路,我下去看看。”
“我也去…不!我去接孩子们!”
“你自己见她会很危险,在这里等我吧!”
“好。”
钟洛璎赶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和警察来,在柯晨下去的空当,她独自一人开车去见了管露娜。
管露娜在小亭里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当她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心里非常纳闷。
钟洛璎下了车,怒视着她。
管露娜极为震撼,但依然佯装镇定,“哼!你倒是不傻!没走进我的圈套!”
“乐凡!筱美!乐凡!”钟洛璎走了过去。
“站住!”
“你把我的孩子们怎么了!?”
“你放心!他们是我的筹码,我怎么会伤害他们呢?只是他们实在是太吵了,我就给他们吃了一点安眠药。”
钟洛璎狠狠的咬着牙,“你会得到报应的!”
“是吗?”管露娜走进了她,“你信不信,我现在可以让你死。”
“我迫不及待。”钟洛璎闭上了眼睛,“我死了,钟家所有的财产都会捐赠给福利院。你尽管动手吧!”
管露娜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你可以试试!”
“钟洛璎!你以为我不敢吗?”管露娜拿着刀抵住了她的脖子,一脸狰狞。
“你,不配做钟翼和洛珊的妈妈!”钟洛璎忽然像疯了一样的抓着管露娜的手,“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开那辆红色的车吧?!我告诉你,那辆车在我出门之前就已经被人开走了!而那个人就是你的儿子!亲生儿子!钟翼!”
管露娜怔住了,然后笑道,“你以为编这种谎话就能让我放过你!笑话!”
钟洛璎打开了钟翼的手机录音。
那带有一丝绝望的声音让管露娜泪水狂流。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钟翼是我害的!但是你,才是罪魁祸首!”钟洛璎的表情冷冷的,“你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刀子滑落在地上,管露娜瞪大了双眼,“怎么会!!怎么可能!是你!都是你害他的!”
“我知道他为什么选择来单独见你而没有报警,那是因为他对你还抱有一丝希望。他觉得,你还没有坏的那么彻底!他曾经拜托过我,叫我放过你!你知道吗?其实在他心底,是多么想原谅你!可你不懂!你从来都不了解他!”
“你了解?哼!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叫‘吃不饱,穿不暖’吗?你体会过那种苦吗?”
“托你和小叔的福,那些我都体验过!”钟洛璎冷笑着,“再穷再苦,只要有家人陪在身边,无论怎样都是幸福的!你明白吗?富有和幸福是毫无关联的,钱可以买来你想要的一切,却买不来快乐和幸福。等你的钱多到几辈子都花不完的时候你才能知道,什么是一个人的寂寞,孤苦。”
“我不想听你说教!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放了你们。”
“钟翼,真的是信错了你!”
钟洛璎的手机响了,她战战兢兢的把它放到了耳边。
“洛璎!你在哪!?”
“救护车到了吗?”
“到了,医生说…”
钟洛璎的心抽搐了一下,“说什么?”
“洛璎,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说吧!”
“医生说,钟翼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钟洛璎扔掉了电话,“不!”
管露娜好像听到了些什么,脸色突然变的苍白,“你哭什么?你说话啊!你哭什么?!”
她摇晃着钟洛璎的肩膀,钟洛璎突然掐住了管露娜的脖子,“是你!是你杀了他!是你!”
管露娜的人抓着钟洛璎的手,用力地推开了她。
“我儿子不会死!我儿子不会死!”
就在这时,警车的声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管姐,警察来了!”
“管姐!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们在管露娜身边提醒着。
“你们走吧!她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要和她同归于尽!”
钟洛璎听到这话,又哭又笑,像疯了一样。
眼看管露娜举起刀子冲向了小乐凡的身边,钟洛璎才收住了笑容。
“我想钟翼可能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管露娜没有理会,扬起了胳膊。
“孩子是他的。”
刀子及时停在了乐凡的胸口。
“你说什么?!”
钟洛璎瘫坐在地上,“我非常不愿意承认孩子们和你这种人有血缘!”
管露娜不可置信的捂着脸,“不!不!这不可能!”
就像他们刚刚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一样,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管露娜跪在了地上,她做了什么?她到底做了什么?
害死自己的儿子!绑架自己的孙子!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胡言乱语,“血!血!”
警察扶起了钟洛璎,救了孩子们,给管露娜带上了手铐。
血,都是血。
人命和罪孽,永远是擦不掉的。
它活生生的扎在我们脑子里,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我们却只能用自责和愧疚当作内心的洗涤剂,擦拭着,分分秒秒都擦拭着。
三天后。
仙路無敵 淚孤星
“洛璎,吃点东西好吗?”
钟洛璎不说话,眼睛呆滞的看向窗外。
“不怪你。真的不怪你!”柯晨抱紧了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着钟翼被抬进棺材,被火化的。
想想几天前,他还在床前呵护备至照顾着生病的她。
老天你是否太儿戏了?
为什么总是慢慢夺去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爸爸妈妈,何晴阿姨,奶奶,还有钟翼。
“他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拿走我的生命啊!随时随地,怎么样都可以。为什么总是伤害我身边的人?为什么总是夺走我最亲的人,钟翼究竟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连他也不放过!?”
难道就只是因为,我们曾经,相爱过。
“跟你没有关系,别再胡思乱想了好不好?那是命运,上天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
改变不了。
的的确确。
“洛璎,我会替钟翼好好爱你,用我的一生,照顾好你和孩子们。”
如果没有遇见你,你会在哪里?
如果没有爱过你,我不懂什么叫回忆。
如果没有命中注定,我想樱花它不会孤苦无依。
安雅圣陪着钟洛珊去了精神病院。
她疯了。真的疯了。
“血!有血啊!”管露娜披散着头发,使劲搓着自己的双手,“怎么洗不掉啊!好多的血!”
钟洛珊偎在安雅圣怀里,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妈妈!你看看我!我是洛珊呀!”
“血!血啊!”管露娜自言自语,没有抬头看钟洛珊一眼。
“怎么会变成这样?!”钟洛珊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又过了几天,钟洛璎恢复了自己,开始去上班了。
她的正常,反倒让大家觉得,有点不太正常。
所以大家都谨言慎行,在她面前绝口不提钟翼,格外的小心。
總裁危情:嬌妻帶球跑
“味道怎么样?”
“甜而不腻。”钟洛珊塞了满嘴的法式点心,“跟哥哥做的一样好吃。”
话说过后才想起,那个名字,早已离去。
“当然。这是你哥哥教我的。”钟洛璎脸上呈现淡淡的笑容。
“对不起。”
“傻瓜。”钟洛璎像以前一样摸着钟洛珊的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漢生指南
钟洛珊摇了摇头,握住了她的手,“姐姐,我们以后,好好的在一起生活,好吗?”
“好。我们一家人,好好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钟洛璎笑了,像以前一样,发自内心的笑了。
忘不了的,就不要忘。
生活并没有因为你的记忆而停下来。
所以我们,都不要悲伤。
“你…你怎么在这里?”钟洛璎一进种植园就愣住了。
柯晨把自己弄的灰头土脸的,“很奇怪吗?呵呵,这里以后是我的责任了。”
“它们都落了啊!”钟洛璎捡起了一片樱花花瓣。“也是,都这么多天了。”
“明年,还会再开的。”柯晨抱住钟洛璎深情的吻了下去。
突然跑进来的两个小家伙打断了此情此景,“爸爸!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
天使项链在乐凡和筱美的颈间闪烁着,极为耀眼。
钟洛璎害羞的红了脸。
那一年,那一天,是永生难忘的一个瞬间。
即使你已远去,即使你不在尘间,我们都无时无刻的挂念着你,把你放在心里,记在心尖。
是因为爱,让我们学会了这些。
也许时间会淡忘你的模样,可是,却不会抹掉你在我们身边的每一天。
再见了,明年的樱花!
到那时,再让我看看,你微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