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tzc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693. 二輪名單?五面國旗下的五選二讀書-4lpl8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秦键不确定这话是否有别的深意。
何静的口气他也听不出异样,他只照实回答:“决定好了。”
何静得到了答案,便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什么。
二人切了话题。
很快赶到了目的地。

最后一天的比赛,剩下的选手们也各有发挥。
或失误或精彩均有上演。
比赛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布兰哈诺在镜头前总结了第二轮比赛,他称本届选手们的发挥已经超出了预期,他期待下一轮的晋级选手们能呈现出更好的表现。
最后他公布了第二轮比赛成绩的公布时间,“明晚18:00,华沙爱乐音乐大堂。”
看完全部比赛,姐弟二人分开前秦键告诉了何静吃饭的地点。
何静回去接秦刚夫妇,他直接过马路回了酒店。
段冉下午就已经回来了。
一进门,段冉正从床边坐起。
踏雪無痕伊難尋 曼雨煢然
秦键上下打量了一番,今天的段冉显然是乖巧了许许多多。
纯色卫衣+背带裤。
裸露的脚踝上踩着一双浅色小单鞋。
清清纯纯的样子,脸上一点淡淡的学生妆看起来像是素颜。
男神成長記
首席大人,輕點潛
段冉张开双臂转了一圈,询问秦键的意见,“可以吗这样?”
秦键点了点头,“可以,你再带个帽子就是玛丽兄弟了。”
段冉色变!
“开玩笑开玩笑,”秦键忙道,“快走吧,我们先提前去餐厅等着吧。”
段冉晕晕乎乎的被秦键拉走了,她不想被当作玛丽兄弟。

到了餐厅秦键开始点菜。
段冉就在一旁琢磨着一会儿见了秦键父母应该怎么打招呼。
目光始终流连在餐厅门口。
她准备了很多词语。
但最终都没有用上。
当她看到那熟悉又全然陌生的两女一男出现在餐厅门口时,她起身的一瞬就把什么都忘了。
三人走来,秦键起身招手。
何静目光一直注视在段冉身上,她在段冉之前先亲切的叫了声,‘段冉,你好。’
行屍亂葬 心有明月
段冉下意识的颔首叫了声‘姐姐好。’这和她计划中先和长辈们问好的顺序完全不同。
可接下来的一切就像顺其自然了一样,她继续向一旁的两个大人问好,“叔叔阿姨好。”
“快坐快坐小段,别站着了。”秦刚急促的话语让段冉感到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坐啊姑娘。”方雪花拉着她坐了下来。
五人落座,随后沈清辞老酒保廖林君三人也赶到。
饭局开始。

整局饭比段冉想象中轻松很多,除了最后结束的时她被塞满的肚子。
回到酒店,段冉解放的躺在了床上。
秦键好气又好笑:“你说你也是,给你夹菜你就吃,你吃不下你就说啊。”
段冉不依:“阿姨和姐姐夹的菜我怎么能不吃完!”
秦键笑:“不过今晚表现不错哟。”
“真哒?”段冉一个翻身又坐了起来,期待问:“能打几分?”
“满分。”秦键比起大拇指,“看得出我爸妈很喜欢你。”
恭喜王爺之王妃有喜啦
“那姐姐呢?”段冉继续巴问。
“当然。”秦键觉的以何静的性格来说,今天她与段冉之间的一些互动对话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
“嘿嘿,我好幸福啊,秦老师~。”
再次躺到,小胖段觉得自己快被甜死了。

段冉乐滋滋的背过身去玩手机了,秦键猜她是给林朝歌汇报情况去了。
他想起沈清辞临走前给他说的话,借着上卫生间的功夫给对方拨过去电话。
“沈老师。”

“嗯嗯。”

“那就明晚吧?明天白天我还想练练琴。”
海盜的野望

“好,您还听听吗?”

“我知道了,嗯嗯,哎太客气了ꓹ 不用不用,他们早就想请你吃顿饭了ꓹ 一直也没有机会名,应该的。”

“行,您和林君姐也早休息ꓹ 明天见。”
挂了电话秦键回到屋里,“怎么了?”段冉听到了电话。
秦键也上了床ꓹ “老师明天要介绍一个朋友给我认识,顺便聊聊下一轮比赛的事情。”
段冉‘哦’了一声ꓹ “那我们明天还去练琴吗?”
“练。”
美姬妖且閑 袖唐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了个大早ꓹ 吃过早饭就去了琴房楼。
今天来练琴的人还不少,两人遇见了不少熟面孔。
分别开了一间,两人各自开始了自己的练习。
第三轮的曲目秦键纠结的时间虽长,但最终定下的每一首曲目也都是他深思熟虑的慎重决定。
眼见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必定能进第三轮。
所以剩下的就是一个冲了。
这也是他最初和沈清辞商定的计划,第三轮是通往决赛的最后一关。
20进10,他必须要冲出去ꓹ 还要冲的漂亮。
算算日子已经所有赛程已经过了一半多,明后大后三天一过ꓹ 第三轮比赛也要结束。
然后再休息一天就是决赛日了。
也就是还剩一周时间肖邦大赛就要落幕了。
“哎。”
“太快了。”
“也不知道最后能进入决赛的都有哪些人。”
甩了甩头ꓹ 他强行收回思绪继续练习。
抬手落指ꓹ 送葬奏鸣曲的旋律从他指下划出。
大半天的的时间很快过去。

下午五点整ꓹ 肖邦研究院二楼。
会议室。
十七位评委安静的围坐在圆桌四周。
一老一年轻,两位公证人员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等待着。
老公证员耷拉着眼皮ꓹ 有些困乏的看着投影仪ꓹ 他知道马上又要自己登场了。
投影仪上。
五名选手平票ꓹ 他们分别位列19名到23名,均获得了9个yes。
又是经典五选二。
塔里贝克看向布兰哈诺发声道:“拉法特。”
布兰哈诺起身环视了一圈ꓹ 最终目光落到了老公证员身上,他向对方点了点头。
總裁耍無賴 落雪晶瑩
老公证员起身在电脑屏幕上点了一下。
下一秒。
各种声音一瞬充满了整个会议室。
片刻。
安杰依平静的敲了敲会议室的桌子,“先安静一下,各位。”
他示意布兰哈诺继续。
布兰哈诺从投影上收回目光,但此刻没有人看不出他难堪的表情。
就像他身后的投影仪画面上——
两面波兰国旗,两面俄国国旗,中间还夹着一面孤零零的叙利亚国旗。
再次环视众人,布兰哈诺似是想从每个人的脸上寻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而一旁的安杰依再次提醒他,“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