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rqf精彩玄幻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討論-第353章 風物長宜放眼量相伴-cnux7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没有购买就没有销售,没有销售就没有生产,没有生产就没有拖拉机厂的扩大再生产动力,就没有发展。怎么办?
政|府有的中办法!一家买不起?那就把五户或十户农民的财力集中起来添置一台共用。还是买不起?贷款呗!农民资金信用合作社就是搞这个的,通过五户或十户联保,先把设备拉回家里用。这样,通过大家的集资,让它的大规模使用成为可能。
农闲时闲置怎么办?出租啊!在闲暇时间,一些脑筋开阔的人用它做起了运输。便利、可承受的价格,使东北拖拉机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其使用率在全球也是顶尖的,同时也迫使交通情况得到好转—-需求导致政|府的作为,花大力气铺设的公路不就是让大家发财的么。
因为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进行规模化生产,从而降低了单位成本;因为增添的必要性和方便性,老百姓们欢天喜地地纷纷抢购,很多地方出现一机难求、排队预约的局面。
市场热情饱满,拖拉机厂的生产红红火火,这种场景,是致力于工业救国的薛广森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他觉得自己为国家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对于继续研究不同地形下使用的拖拉机也有了激情。
而如果不是限于当前的资金及设备,奉天拖拉机厂完全可以扩大它的规模,以更好地降低成本和造福更多的老百姓。
当然,为拖拉机的落户立下汗马功劳的两位少帅岳家人也得到了极大的利润:通过主管大规模粮食交易,使黄奉廷敏锐地认识到拖拉机这一能够使可耕地数量有大幅增加机会的机器的远景,也是在他的牵头下才顺畅地成立了奉天第一柴油机厂。黄家的又一次致富,正是由此开始拉开帷幕。
而于翱舟,则是代表东北农业银行的最大出资方。他的利润之大,你懂的。
不怕人有私心,水至清则无鱼。张汉卿不会要求别人有他那种悲天悯人的觉悟,只希望能够跟随他的脚步让国家发展得再快一点,适当地取得好处也是必要的。有好处不给自己人,傻吗?自己要坐稳地位指点江山,没有强大的力量是不行的。
通天神血 打死都要錢
不要强求那种天下为公的理想,后世的政治书和事实告诉我们,历史的发展有其固有的轨迹。无论现阶段国家怎样发展,总会出现一个或几个利益集团控制国家的命脉—-在后世的美国,有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和庞大的中产阶级;在后世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中国,同样有一小批人主导着国家、社会和舆论的话语权。这种局面,在短期内不会改变。
而且现在可以做到子承父职,像自己的前身那位就是血泊里继了奉系大统而被时人认为理所当然。但是这个局面会改变的,随着皿煮化的政治制度越来越深入人心,那种万年老大、世袭总统是注定不符合时代的,后世执政|党不是废除了干部终身制吗?连国家最高|领导人都只有两届任期!
没有人甘心自己退出,至少张汉卿不是这样的人。理念需要人贯彻,理想需要人传承,这些都需要有影响力,而且是长久的。在资本时代,最有影响力的就是掌握资本,这就有话语权、有影响力、有自己的声音。
何况现在生逢乱世,连自己的命都运都不由自己支配。奉系只露出雏形,自己在奉系也只是算作有所作为,没有自己的力量,那些宏图大业,只能是纸上谈兵。
所以对于自己的绝对支持力量,他深恨不能够再强大一点。只要自己的初心不改,总有机会在未来做出修正,或者创造出一个相对公平的世界的。
逆天太子 木含香
且放长远。
所以,对于财富开始有向两位岳家集中的倾向,他是抱着乐见其成的心态的。无论是农业银行还是黄献廷私下成立的东北粮油公司,自己都是有股份的。钱在自己人手里,总比在别人手里用着要方便些吧?而且这些钱,目前走的都是正道。
前任攻心記
集中了全东北粮食的东北自治政|府,将粮食大量卖到关内:京津、上海、济南,赚回不少银子。靠这些方法,东北新政有了财政支持,建设领域开始拓宽到重要的且需要长期才能见效的交通和教育方面来。
妖妃愛爬墻:狐王,上榻玩
铁路交通方面,成立安奉(丹东—-奉天)、平齐(四平—-齐齐哈尔)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打通奉天南北以及绕开北满铁路另建吉林连接黑龙江的通道,以加快对辽北势力真空的控制。由于都是政|府财政支持及政|府控制下的东北银行出资兴建,并不对外借款,所以日本人所谓的优先借款权无效了。
百媚生
水运方面,以松花江流域为中心建立内河水运系统,并组织专家规划该流域的水利设施。这个区域将兴建若干个水库,以有效地灌溉农田及减旱排涝。为此,东三省水利委员会经过长达一年的调研,完成了《松花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报告》和《松花江水力发电计划概要》这两份极有份量的开发指南。
海运方面,开始举东北之力开发葫芦岛并在此建设船坞、货运码头和船舶修理厂。未来将进行适合于内河及浅海的船舶建造,为中国造船业的发展奠定基础。
之所以放弃建设更重要的营口港,是因为离日本控制的关东州太近,而且日本有让当时中国望而生畏的海军,张汉卿自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建立可与日本相媲美的海上力量,与其花费精力钱财便宜日本人,还不如在苏俄境内—-历史上苏联政时期并未对东北提出进一步要求,相对雄心勃勃要灭亡的日本来说要安全得多—-虽然在本质上与日本是一丘之狢—-从正史上苏联在挤出东北前大肆掠夺可见一般。
财政方面,统一税制,分鸦片税(非常时期,鸦片仍然保留,这可是财政收入大户)、烟草税、农业税、牲畜税、营业税、关税、户口税。以工业为地方政|府投资为由,收入全归东三省。地方土地因由政|府借款“赎买”,以政|府需“还”利息为名,将税收收入的大部分划归地方,国税仅占所收税项的9%。当然,就是这一部分算起来微薄的税收,竟支撑了中|央政|府运作了很长时间—-其它很多地方的税收状况极差,当地入不敷出,又拿什么交给中|央?